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抱怨會死掉⋯⋯

莫名其妙⋯⋯⋯。

酸魚循覓一個秘密基地,鮮少人使用的空間,導致花盆裡雜草被土壤乾燥到生長不了,加上雨水在夏天大太陽下曬到生命力強盛的雜草枯黃,土壤裡有病連害蟲也活不下去的乾乾乾。

乾到懷疑是水泥塊的硬,接近下秋天的氣候變化,不是溫室能夠控制的環境,確定步驟先來除草再來養土(調整土壤裡的養分及排水性,冬天休息。)

酸魚就去除草了,雙手萬能的拔草,吼呦齁呦的拔草,要確定雜草根莖連了幾層,發下豪願鬆土大典開始。(蚯蚓發功。)

先確定要挖的深度,呵呵⋯⋯有位老先生拿著鏟子將其他的花盆整理好,鏟下來的雜草眼不見為淨丟在酸酸的隔壁長滿雜草的花圃,標準自鏟門前雪。

「要不要我幫妳⋯⋯。」

「不用。」酸酸才不管你是不是長輩不客氣拒絕。

「雜草很深不好處理⋯⋯。」

「⋯⋯⋯⋯。」淦,你鏟完的雜草廢棄在一角,自家門前漂漂亮亮的惡鄰居。

「要種什麼花?」

什麼叫做很難聊天,酸酸親自示範一邊。

「除雜草種雜草⋯⋯。」

「⋯⋯⋯,要借妳工具嗎?」

「我在養土冬天休息,春天不能沒有土。」為了鏟掉雜草1/2的土全沒了。

很難聊天,超級難聊天,非常難聊天,淦,噁心的自掃門前雪行為。

一臉有人幫忙還拒絕不懂事一般,酸言說出來:「妳拿小工具沒有用。」

沒有用,沒有用,蚯蚓同樣沒有用,鬆土就是一種有用自然方式,依賴現代化肥料。

肥。

莫名其妙不想走捷徑被當作是怪胎,跳下人性的坑,祝福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