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定8/17開放銀聯卡服務
HOT 閃亮星─禾風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謝謝妳,我喜歡妳

      看了看樓下行駛的車子,女孩坐在頂樓的欄杆上,正思考該不該從這棟高大的大樓跳下去。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復發,無論是家人朋友,甚至是自己,都不懂得自己的想法,只覺得,它就是「發生了」。

      問心理醫生嗎?沒有用的,藥物的副作用總讓人不知道,這是藥物的不適還是病的不適,告訴朋友、家人,換來的只是覺得自己太大驚小怪,可自己卻明確地知道自己已經病了。

      「妳是想從這裡跳下去嗎?」女人爬上欄杆,坐在女孩的左手邊。

      「走開......妳懂什麼?」女孩冷淡地回答她。

      「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我會好好地傾聽妳所說的話,不多說什麼。」女人激動地說。

      「嗯,音樂......我想做音樂。為什麼沒有人會支持著我?甚至還唾棄著我的夢想?」雖然嘴上說著話,眼神卻是空洞的。

      女人的右手將女孩的左手拉起,用拇指碰了碰上面無數條美工刀割過的痕跡。

      是啊,每當病復發,又加上旁人的閒言閒語,會因為被影響寫不出好的歌詞而煩躁不已,甚至是自殘,讓痛感給自己知道,自己還活著的感覺。

      「無論是在家,或是在這個世界,都很害怕著那些人的眼光,害怕被當成怪物。」女孩繼續說著。

      女孩一直以來都接受著同學們的排擠,及聽她歌的聽眾與家人的閒言閒語,女人是她唯一認同她且支持的人。

      女人看著她,默默地流下一滴眼淚,下定決心要這麼做。

      「看我。」女人把女孩轉向面對自己的位置。

      女人拿出美工刀,女孩愣住了。下一秒女人用力地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出一道傷口,傷口上流著一滴又一滴的鮮血,這讓女孩很驚訝。

      「妳看......雖然我不懂妳的其他狀況,但是這樣我......就懂妳自殘的痛了......。」女人面目猙獰地說。

      「我值得妳這樣做嗎?」女孩自責地問,眼淚不斷地從眼眶流至臉龐。

      「值得,妳非常值得,妳是人間值得。我只想要妳好好的活著,在我的身邊,我不希望妳消失,好嗎?」

      女孩緊抱著女人,女人用溫暖的體溫回應。女孩將下巴放至女人的肩膀上,不斷啜泣。

      「走吧,我載妳回家。」女人站起,望向遠方的天空。擺晃著雙手,似乎表示心裡大塊的石頭放了下來。

      「我不想回家。」女孩抓住女人的右手。

      「為什麼?」

      「回家之後還要聽到他們的聲音,聽到後情緒就會突然不好,或是他們會問一連串的問題......。不管怎麼樣,我只想在妳旁邊。」

      「那......妳家裡不是有鋼琴嗎,一回到家,妳可以不去管她們問的話說的事,只要直直地走向鋼琴,隨著妳的心彈奏就好。」

      「可是......。」

      「答應我,先回家休息,有狀況可以再打電話給我,我一直都在。」

      「好。」

     

      回到家後,女孩的爸媽問的所有問題,女孩全都不回答,只是靜靜地走回自己房間,彈著自己房間裡的鋼琴,似乎這樣她才能暫時忘記病的痛,同時也嘗試著女人提供她的方法。

      沒有規則,沒有照著琴譜彈奏,很自由,將目前的所有心情化成一個又一個的音符。

      女孩將鋼琴上空白的琴譜和筆拿起,寫到一半,女孩的病又發了。

      女孩把手上的譜散落在一地。

      「XX,沒有人會想聽妳的音樂,妳的音樂是多麼的垃圾,不該存在,妳怎麼會想創作呢?」腦子裡的聲音突然浮現了出來。

      「不要......拜託不要......不要在這個時候......停!快停!拜託妳......。」女孩的身體軟了下去,趴在了地板上。

      女孩緩慢地爬去床邊的抽屜,拿出大大小小的藥物,沒有配上開水,全部吞了下去。「好......好不舒服......。」

      「救......救我......。」女孩無力地躺在床上,受不了時,她吞了剩下的藥物。

      「美工刀呢......我的美工刀呢?」她又從抽屜裡拿出美工刀,用力地在自己手上劃出各種傷痕,鮮血不斷流出。

      女孩打了通電話,是打給她喜歡著的女人。

      「對不起,您所撥的電話將轉至語音信箱......。」

      女孩失望了,唯一能救她的人,沒接到唯一求救的電話。

      幾分鐘後,女人打開手機,看到了一通未接來電,是女孩打的,這時候她知道,這是女孩的求救訊號,所以女人回撥了。

      「嘟......嘟......嘟......」

      「啊......該死。」女人在心中祈禱著女孩不要出任何事情。

      女人跑到了女孩的家,激動到什麼也不管,直接打了開門,跑到了女孩房間,卻看到女孩的父母正抱著她痛哭著。

      「不......不可能的......。」女人軟腿著,跪了下來,馬上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叫了救護車。「明明說好要在一起的......妳給我活下來!」女人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的孩子呀!」女孩的父親這樣哽咽著說。

      女人起身,走近他們,便告訴她的母親:「為什麼你們沒有帶他去看心理醫生?」

      母親給了她一巴掌,說:「妳瘋了嗎?那是神經病在去的!我們的孩子才不是神經病!」

      「若妳的孩子沒有生病,她會變成這樣嗎?一直以來,她的狀況你們難道都不知道嗎?」女人大聲地對女孩的母親喊。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醫護人員趕到了現場,把女孩抬到了推車上,抬到了救護車上。

      女孩的父母親和女人也跟了上去,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話。

      「可能是用藥過度,也被割了重要的靜脈和動脈。」醫生這樣說著。

      「拜託醫生,求妳救活她。」女孩的母親這樣說著。

      「我們會盡全力救她的。」

      一兩個小時過去,在病房外的,有女孩的父母,和那個她。

      「拜託妳......一定要活下來。」女人祈禱著

      加護病房的門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請問我們家孩子怎麼樣了?」女孩的母親哽咽地說。

      「唉......我們真的盡了全力,還是沒能救活,對不起......」醫生低下了頭,摘下了帽子,情緒低落著。

      這晚的醫院,宣告了女孩的死亡,死因:憂鬱症。

     

      三人回到了女孩的家,父母因哭累了回房休息,只有女人無精打采地走進了女孩的房間,那個殘留的血,及女孩味道的房間。

      沾了血的美工刀,和散落的琴譜,女人把琴譜整理好。

      女人把琴譜看了一遍,發現這些是她為憂鬱症所寫的歌。

      翻到了最後一頁,發現上面夾著一張照片,是女人和女孩笑著的樣子,角落則寫著:

      「謝謝妳,我喜歡妳。」

      一滴、兩滴眼淚,落在了那張照片上。

      「下輩子答應我,別再那麼辛苦了,也別再那麼痛苦了......。」女人抱著那些譜,哭著、默默說著。

      這時從窗外飛進來一隻蝴蝶,並停留在鋼琴上,就像是女孩一樣,準備要彈奏似的,就像是她的化身。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