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瘋狗,落日狙擊手(六)

      我看見一顆子彈。

      不,不是一顆,是很多顆。不過這些子彈都打不到我身上,不是因為我看見了可以閃開,而是因為這些子彈大多數本來就不會命中我。

      黑暗中的森林,不是人人都可以一發命中目標。

      為了避免我自己被亂彈給射中,我還是選擇了躲進樹木之後,藏匿於黑暗之中。

      我專門衝到這裡,可不是為了和雜魚戰鬥啊!我是要殺死那個新人,告訴大家,他不過就是個徒有虛名的廢物。

      我們已經脫離了無名大道上的龍火遺跡,進入了矮樹叢林之間;算一算時間,現在迪哥和那隻黑馬說不定已經跑到了飛砂荒原了,要是逃到了塞外,大家恐怕也不好動手了。

      不過這些事情都跟我沒關係,計算他們兩個的動向,不過是為了猜測那個新人狙擊手的移動位置而已。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這些,而是我要怎麼解決眼前的敵人。

      衝鋒槍再度擊發,不過卻徹底往錯誤的方向射擊。看來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哪裡。

      雷歐家的走狗嗎?潘斯尼沃家請來的傭兵嗎?或是無名大道上偶遇的盜賊?不管是誰,都肯定只是恰好把我捲入戰火中的人而已,因為怎麼想,現在最值錢的目標應該就是迪哥才對。

      況且……,這些傢伙等一下都只不過是我槍下的亡魂罷了!

      我搓了搓我的手掌心,重新握緊了手中的步槍。

      沙沙。

      樹叢中一陣騷動。有人衝過來了?我還沒有思考,便先往後退了一步。

      猜中啦!本大爺的直覺真的是衝鋒戰場的最佳利器!

      就在我往後退之後,樹叢中便竄出一隻手,往我身上一抓。但是我早已經有了準備,在我的眼睛輔助下,加上早就拉開了半步的距離,我輕易的閃開了這隻手的攻勢。

      我舉起步槍,對著眼前的樹叢;我並不急著開槍,也許出來的人根本不值得我浪費子彈。

      接著樹叢被撥開,有一個尤薩族男子緩緩的走了出來。在昏暗的月光下,我只能隱隱看出輪廓,但他頭上的山羊角卻讓我馬上辨識出這個人的身分。

      「喔!閃開了我的攻擊,不錯嘛,瘋狗。」山貓笑著對我說。

      我討厭尤薩族可能跟山貓有百分之百的關聯,況且我現在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情陪他打哈哈。我毫不客氣的說:「快滾。我的目標不是你!」

      「你的目標應該跟我一樣吧?」山貓笑著對我說。

      「呸!誰跟你一樣,你動作再不快一點,迪哥就要到飛砂荒原了。你就算在會跑,也追不上貨車啊!」我對著山貓說。

      「迪哥?誰說我要殺迪哥了。」山貓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說:「我不是說了嗎,我跟你的目標一樣啊!」

      他也是來殺狙擊手的?

      「你有病啊!幹嘛專程來殺同行?」我不爽的問。但是我根本不是想要這麼問,我只是希望他不要搶我的獵物。

      「那你呢?你又幹嘛動手?只為了證明自己比較強?」山貓反問之後,接著大笑的說:「哈哈!得了吧!大家還不就想爭個名聲。傳說中的狙擊手,紅軍之女、紳士的徒弟、繼承了槍王的槍法。」

      這個新人原來這麼有來頭?看來,我真的一定要殺了他。血統在繼承王位上可能有用,但是在殺手界,血統不過只是噱頭。我可以輕易地殺死她,這本來就是我想要證明的,現在一切看起來更有證明的價值了。

      「如果你執意要搶我的獵物,我只好先殺了你。」我推開手中步槍的安全鎖,隨時準備好扣下扳機。山貓看到我的動作,便弓起了身體,雙手握緊住他的武器:虎爪。

      「正有此意。」山貓話一說完,我便扣下了版機。

      我的眼睛看見山貓的腳步一蹬,便用極度不科學的速度移動了身體,不只避開了我射出去的子彈,更在轉瞬間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即使他的動作已經快過了步槍的子彈,但是在我的眼中依然是緩慢的。而儘管我的動作跟不上他,但既然可以看清楚他的動作,我也沒必要比他快。我只是輕轉槍頭,便將準心對準了他身體的正中央,並再次扣下板機。

      子彈再度射擊,山貓身體往側邊位移。但一切如同我的預料,由於子彈是瞄準山貓的身體中間,儘管他已經大幅度的偏離原本的彈道,子彈最終還是從山貓的側邊腹部穿了過去。

      鮮血濺射的同時,山貓手中的虎爪也搭上了我的脖子。

      這傢伙是什麼怪物啊?他們紅皮膚的都這樣嗎?

      對於山貓的毅力,我驚訝歸驚訝,但是面對生死關頭,我還是作出了反應。我用右手拇指撥開手槍上的擊錘,並將槍口對準山貓的下巴。

      「你的武器可沒辦法讓人瞬間失去意識呢!」我笑著對山貓說。我要讓這愚蠢的傢伙想起來,就算他痛下殺手,我也還是有辦法在死前帶他走。當然,前提是他真的會怕子彈。

      「我們在繼續僵持,布萊克就要跑掉了。」山貓冷靜地回我。

      「你不會是想要談合作吧?你怕了吧?只有怕了的人才會講合作,呵呵。」我笑著說。我到底要不要扣板機呢?如果山貓也怕子彈,這一發下去,我也不用繼續跟他在這裡瞎攪和了。

      「我們繼續爭下去,可能獵物就被人拿走了。」山貓冷冷的對我說。

      甚麼?還有其他人?到底有多少人想要殺這個布萊克?

      「還有其他人?」我驚訝的問。

      山貓點點頭,然後說:「不然你以為剛才是誰在對你開槍?雖然大概也有看熱鬧的人,但大多應該都是衝著她來的。平常布萊克神出鬼沒,難得今天知道她的行蹤,想要出名的人應該都會想來試一下手氣。」

      「我以為是要來殺迪哥的人。」我坦承的說。

      山貓聳聳肩,說:「可能也有吧!不過都混在一起了,晚上的森林裡面哪知道誰是誰,更何況這裡已經快到塞外了,耀帝國政府幾乎不管這一代的治安。在這裡,只要有動靜就開槍,這不是常識嗎?」

      到底還有多少雜魚此刻在這裡?而且經山貓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順著錦蓉城的大道往塞外走,好像經過了龍火遺跡就已經算是無名大道?這樣瞎纏下去,我怕我就沒機會動手了。

      「可以合作,但是你敢相信我會收手嗎?我可不敢相信你,所以我不會先收手。」我掌心留著汗。雖然現在我只要動動手指,山貓的頭就會被轟飛,可是同樣的他只要動動他的指頭,我的頸大動脈就會血流如注,到時候我死掉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就在我們僵持不下時,一聲槍響。一發子彈從山貓的後頭射了過來。

      雖然子彈距離命中我們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對方肯定不會只有一顆子彈。

      我的腦袋瞬間飛快的思考;我該往後退開?還是扣下扳機?或者我應該兩者一起做?我需要遵守跟山貓做的約定?我有這麼做的必要嗎?

      根本沒必要嘛!

      趁著山貓注意力轉移的時刻,我已經往後退開,同時不忘記扣下手槍的扳機。沒想到山貓往後退的速度遠比我想像的還要快!我的子彈就這樣射空了。

      我驚訝於我的失手,山貓也似乎對於我不守約定的行為感到惱火,因此做了一個混雜著驚訝與憤怒的表情。

      我正打算笑著解釋,山貓已經一腳踢開我手中的步槍,我只感覺到左手的虎口一陣疼痛,還來不及用力握緊,步槍已經離開我的手。我只好舉起右手,對著山貓連開兩槍。

      可是山貓連步槍的子彈都閃得開,更遑論手槍;這兩發子彈不但沒有射中山貓,甚至連拖慢他的速度都沒有做到。一眨眼,山貓到了我的面前,手肘夾帶著驚人的氣,對著我的胸口頂了一下。

      我只感覺胸口一悶,回過神時整個人早已經撞進了樹叢中。

      幸好樹叢幫我化解了大多數的衝擊力,否則我正面受到嚴重傷害的同時,背部如果又撞到了堅硬的物體,說不定會直接死掉啊!果然本大爺的運氣也是一流的。

      雖然我想要馬上遁入黑夜的樹林中,可是身體的疼痛卻不容許我馬上動作;我只好倉皇的舉起手槍,對著眼前的不速之客與山貓。

      山貓沒有馬上追上來給我致命一擊,多半也是因為警戒這個不速之客。他的雙眼並沒有真的離開我,但他確實分了一半的注意力給這位闖入我們談話的人。

      「燕巢?」山貓對著眼前的來者提問。看來應該是認識,或是打過照面的人?

      被山貓稱為燕巢的男子一手提著吊燈,一手拿著一把手槍對著山貓。他看了我山貓一眼,然後似乎也看了我一眼,才說:「你們也是要殺布萊克?」

      「就算是我們三個人合力殺死他,我們也可以一舉成名。我們現在互相廝殺,可就來不及去殺布萊克了。」山貓馬上提議。說完後他又強調了一次:「而且這裡可是無名大道啊!在這裡打起來,真的太不明智了。」

      看來他真的很不想要在這裡打起來啊!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山貓極度的排斥在這裡開戰,讓我覺得孬的有點好笑。一個殺手竟然會害怕無名大道?

      「放心吧!她逃不掉的,因為她沒有交通工具。」燕巢緩緩地把吊燈放在地上,接著從身後抽出了第二把手槍。原先的一把依然對著山貓,新抽出來的一把則對準了躺在地上的我。

      我現在該把槍對準誰?我一會兒移向燕巢,一會兒又移向山貓。不過想一想,山貓雖然可能想殺我,但畢竟手中沒有遠距離武器,於是我又把槍口轉向了燕巢。

      「所以你堅持要在這裡打起來?這只是浪費我時間而已,最終活下去的只會是我。」山貓冷冷地動了殺氣,對著燕巢不客氣的說:「念在我們聯手過一次,我們何不把精力放在正確的目標上?」

      「也可。」燕巢這個傢伙竟然毫無主見的接受了山貓的提議,將兩把槍都對準了我,說道:「但是我可不想跟瘋狗走一起。」

      「他的話殺了倒是無所謂。」山貓冷酷的說:「不過這個臭傢伙還是我自己來動手收拾掉吧!」

      山貓對著我目露凶光,身上的殺氣明顯的暴漲。但是就在我準備好要率先開槍的時候,他卻突然問:「你知道布萊克在哪裡?」

      「我剛才得到的情報是在鐘塔上。」燕巢說完,馬上補充:「聽說鐵骨的凱曼正在跟她對射,算是把她牽制住了。所以我才想說騎車去撿個現成的,沒想到恰好撞到你們兩個人。」

      鐘塔?這附近唯一的鐘塔……,所以布萊克還在龍火遺跡那邊?那她肯定是追不到迪哥了。

      石魔看來是失算了,他應該跟著迪哥一起走就好的。

      「你騎車過來?」山貓向燕巢確認。燕巢點頭回應。

      「那你知道她有沒有交通工具嗎?」山貓再度問燕巢,這次燕巢倒是想了想,才回答:「根據我的情報,她沒有交通工具。」

      「欸老兄,你的情報可信嗎?」我對著燕巢說。我就是忍不住要說點話。

      燕巢對著我看了一眼,然後說:「我的情報員絕對可以信任。」

      「放心吧!他的情報員不是人族……。」山貓說完這句話,便問我:「你剛才是不是說,迪哥已經快要到無名大道上的荒漠了?」

      問這個幹嘛?我一邊點頭,一邊猜想山貓提起這件事情的用意為何。

      如果布萊克需要一個交通工具……,這裡不就有一個白癡拿著燈,在黑夜的林中,炫耀自己有一台機車嗎?

      我現在最想問燕巢的是,你剛才到底衝出來要幹嘛啊!可是我已經知道了山貓到底想要問甚麼,所以我只是急忙的用盡一切僅存的利器,盡可能鑽到安全的黑暗之中。

      一聲槍響,距離很近!

      燕巢頭劇烈的晃動一下,接著全身癱軟倒地。

      「這個白癡到底跑來我們這裡幹嘛啊!」山貓一邊大吼,一邊彎下了腰。

      槍聲再次響起。

      山貓整個人往後撲倒,接著不再有動靜。

      完蛋了!完蛋了!我急忙的往後爬了一點,讓自己盡可能離開燕巢帶來的吊燈燈光,接著才站起來,迅速的移動位置。

      我必須要繞到布萊克的死角,只有躲過狙擊手的眼睛,才可以生存。往布萊克開槍的位置衝,我就更有機會生存!

      對!我要趁著黑夜的掩護,想辦法靠近狙擊手,這樣我就可以製造更多的勝算!只要她悄悄的轉換下一個狙擊的位置,就不可能比我的速度還要快!

      我深吸一口氣,咬緊牙,忽視了身體的疼痛,迅速的彎下身子,在叢林間跑了起來。

      在黑夜裡不管使用甚麼裝備都肯定很難瞄準,我只要保持移動,她就不可能狙擊得到我。

      我迅速的彎身,轉身衝進了兩棵樹之間;接著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騷動。我來不及思考是甚麼聲音,已經轉過頭。

      我恰好看見從樹叢中翻滾而出的布萊克,對我扣下扳機。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