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紳士,死神的遺物(上)

      手機震動了一下。

      我一手拿著酒杯,另外一手則掏出了口袋裡的手機,打開手機螢幕後看了一眼。

      十組金幣。目標代號:紅軍。

      「動用了十組金幣啊……。」我不自覺的低語。反正在這裡,就算把工作時的機密說出來也不會怎麼樣。

      果然,沒過多久,整間酒吧裡陸續傳來手機震動或是通知的聲音,彷彿在這三秒內,整間酒吧裡面的所有人,都收到了這則通知。

      事實上,也確實真的有可能是在場所有的人,都收到了這則通知,畢竟這間酒吧本來就是「機構」的飯店附設的,不敢說來這裡的人就一定是會員,但起碼八成的人是,而剩下兩成的人多半也跟這些會員脫不了關係。

      坐在吧檯旁,看完簡訊後依然靜靜喝著酒的那位女生,就是人稱「蛇蠍貴婦」的卡特。血紅色的誇張風格旗袍與盤成奇特造型的深褐色頭髮,看起來格外的華麗,據說她殺人時也很講求排場。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想要動手的樣子吧?畢竟紅軍不可能是一個讓人輕鬆擊殺的目標,別說是大張旗鼓的搞一個大場面,弄不好就是被反殺也是很有可能。

      我後面的座位上,正在談天的兩個新西俄人,都是幫派「鐵骨」的人,其中一個應該是鐵骨旗下的殺手:凱曼。據說凱曼的槍法神準,是鐵骨第一射手;至於他身旁的人是誰?很有可能就是有著「神速」稱號的多納特了。

      坐在另一頭角落,看著手機若有所思,留著一小撮山羊鬍的年輕尤薩族男子,應該是最近剛出道的山貓。不過看他的眼神,應該是還在猶豫要不要動手。

      殺手沒有排名,也沒有排名的必要,但是如果在世界的某處,真的有所謂的殺手排名,那麼紅軍肯定常年霸占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畢竟在殺手界,紅軍自稱第二,就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紅軍根本就是一個活著的傳說。

      我一口喝掉杯中的威士忌,付了錢,便站了起來。

      當我準備要離開酒吧時,卡特舉杯對著我露出一個微笑,說道:「如果還有機會跟你喝一杯的話,我請客喔!紳士。」

      真是有趣。我對卡特點點頭,摘下我的帽子,禮貌地對卡特鞠躬,說:「我很期待。」

*       *       *

      殺手是一個奇妙的行業,他們可以前一秒喝酒,下一秒殺人;他們可能剛剛還有說有笑的,接著就拿槍相向,即使他們清楚子彈命中後,就有一條人命永遠地消失在世界上。

      每個人踏入這個領域的理由都大不相同,每個殺手的背後肯定都是一個不得已的故事,可惜的是,只有活著的人才有機會講這個故事。

      紅軍怎麼樣背叛了「聯盟」,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為了「聯盟」的十組金幣,肯定有很多人願意挑戰看看上個世代的最強。

      紅軍最後出現的地點是在大流士城上敦區的斯沃泰賭場渡假酒店,當我抵達現場的時候,戰火已經開始了。

      斯沃泰賭場度假酒店背後的經營者是倉木集團,雖然據我所知,倉木集團和「聯盟」沒有什麼瓜葛,但倉木集團本身畢竟是比較靠近地下的經營方式,所以應該還是會被「聯盟」要求配合才對;加上大流士城的政治氛圍比較特別,只要打點好,就算要把這間酒店變成戰場也可以。

      事實上,當我抵達的時候,原本豪華且高級的酒店,光從外觀來看已經跟戰場一樣慘不忍睹了。

      我站在酒店最外圍的庭園廣場入口,看著有點的主體建築物,考量著我到底要怎麼做。雖然現在看起來,酒店已經是一團糟了,不過我猜戰況只會越來越亂。現在應該只有違反「聯盟規定」的紅軍在對抗被「機構」的一百枚金幣吸引來的殺手,但是在要不了多久,「機構」就會連絡「聯盟」的上層組織派人出面,到時候來的人肯定會讓這一切更混亂。

      我還在盤算自己甚麼時候介入會比較合適,就聞到一股濃濃的煙味。我轉過頭去,便看到一個拉開領帶的禿頭中年大叔正坐在一旁的造景石頭上吸菸。

      「連你也來啦,紳士。」禿頭大叔對我打了聲招呼。原來是石魔。

      「你不進去嗎?趁現在紅軍應該還沒死。」我問。

      石魔搖搖頭,說:「進去幹嘛?又不是找死。我的能力被紅軍完美克制,去了也是白搭。」

      石魔的能力表面上是控制石頭,實際上是甚麼我不清楚;至於紅軍的能力,則是名為「扭曲邊疆」的能力,可以讓他周圍的物體改變移動的軌跡。即使是近戰武器也多少會受到牽制,但是飛行武器則絕對無法命中。

      「你怎麼還帶手槍啊?你是不是不知道紅軍的能力啊?」石魔問我。

      「哈哈。」我乾笑兩聲,然後好奇地反問:「你好像很清楚,那你還來做甚麼?」

      「來看戲啊!等一下一定會更熱鬧的!倉木集團雖然好像是被『聯盟』告知獵殺紅軍的事情,但他們一定不會讓飯店就這樣白白被破壞嘛!肯定要抓個替死鬼,或者乾脆自己請人來殺紅軍;現在就看『聯盟』的高手會先成功幹掉紅軍,還是哪個無名好手了。你看,貝氏的人已經來了。」石魔說著,抬了一下下巴,提示我貝氏的人出沒的位置。

      我回過頭去,看見了一個栗色短頭髮、個頭嬌小的尤薩族女子,正背著一個長方形的黑箱子,從渡假酒店外庭園的入口處走了進來。

      「是來執行聯盟的任務?還是他要來賺外快?」我好奇地問。

      「執行聯盟的任務吧?」石魔把菸蒂掐熄,然後說:「貝氏好像不太會執行個人任務?他們比較像是企業的運作模式,由上頭派任務下來。」

      「那怎麼還會派她來?她看起來是個狙擊手,可是狙擊對紅軍根本沒有用處。」我說的很肯定,因為我確定狙擊槍對紅軍根本沒有用。

      「距離夠遠,沒有讓紅軍發現應該就有用吧?」石魔想了想,說:「從這裡狙擊到建築物裡面,大概有六百公尺左右,紅軍應該不知道有人在瞄準他吧?只要避過了讓紅軍發動能力的時機,紅軍應該就死定了吧?」

      「你看著吧!」我發表完自己的意見後,也不等石魔反駁或是疑問,便已經說:「你甚麼時候到的?」

      「最一開始?我剛好在這渡假,嚴格說起來,算是看著紅軍衝進來的。」石魔說。

      「喔?那你知道紅軍為什麼會背叛「聯盟」囉?」我好奇地問。

      「在『機構』經營的飯店裡面開槍了。他把莫卡農殺掉了。」石魔說道。

      「莫卡農?『機構』的亞美分部代表?」我確認。雖然我覺得也只可能是那位莫卡農。

      石魔點點頭,說:「好像是莫卡農拿誰來威脅紅軍,紅軍就生氣了。詳細情況我不知道啦!欸不過,你是來聊天的不成?我以為你是來殺紅軍的。」

      「哎呀!」我對石魔揮了揮手:「整天殺來殺去的多累啊!我對於殺人才沒有這麼熱衷呢!十組金幣也不過一百枚,我又不是沒有,更何況金幣這種東西,除非你常作地下買賣,不然用處比錢還少啊!」

      「那你到底來幹嘛的?」石魔問我。

      我伸展了一下筋骨,回答:「跟你一樣啊!來看戲的。不過我打算靠近一點看。」

      說完,我就往斯沃泰賭場渡假酒店的大廳走了過去。

      咻!

      一發子彈劃過了夜晚的涼風,貫穿了貝氏派來的栗色短髮狙擊手的頭部。

      我回過頭,看著一臉訝異地石魔,笑著對他說:「看吧!狙擊對紅軍根本沒有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