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鬥拳拳王

      希泰爾頓是目前東大陸聯盟與西大陸聯盟的鬥拳拳王,衛冕兩個拳王腰帶。儘管希泰爾頓並不涉足那些隱藏在檯面下的戰鬥,但是在有規則保護、有其限制的競技中,希泰爾頓確實就是最強的人。

      而把一般人做為對手,自然是三拳兩腳就輕易打發掉。

      在酒吧挑釁,想要生事的幾個人不出幾秒鐘,已經全部都被希泰爾頓放倒在地上。

      希泰爾頓把手中的人給拋了出去,忍不住冷笑了出來。拿著幾把刀,就以為人族可以挑戰犴族的蠻勇?未免太過天真了吧?想要挑戰自己的話,至少也要拿把槍吧?

      「鬥拳是世界上最強的武術!」希泰爾頓桀敖不馴的放話:「而我的鬥拳就是世界上最強的!所以我就是最強的。」

      雖然希泰爾頓的話引來酒吧的人一陣歡呼,但是一個坐在吧檯的壯漢卻不領情。壯漢開口說:「你跟幾個人,還是普通人打架,就以為自己很厲害了嗎?」

      希泰爾頓看見壯漢如鮮血一般艷麗的紅色頭髮,明白這名壯漢和自己一樣,都是身體強度位列所有智慧種族頂端的犴族。

      「不是,我是知道自己很厲害,所以才這麼說的。」希泰爾頓對著自己同族說:「兄弟,就算是你,我也可以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喔?你知道我是誰?」壯漢轉過身,希泰爾頓這才認出了這個人的臉。

      希泰爾頓有些震驚,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在一個普通的小酒吧裡遇到這個人;這個人不是普通的犴族,他是曾經一度統一鬥拳四大聯盟的王者,是曾經被稱為世界最強犴族的存在,如今更是雲天門中的豪傑。

      「你是千手無慈。」希泰爾頓的語氣中不免多了一絲敬佩。不管是多麼狂妄的人,在面對值得尊敬的傳說時,總是會肅然起敬。

      「你還是覺得自己比我強嗎?」千手無慈問。

      希泰爾頓考慮了一下,最後決定不再顧及前輩的面子。他點了點頭,點得很肯定,也點得很堅定。

      「打一場,我就讓你知道鬥拳的缺點是什麼。」千手無慈放下手中的酒杯,並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說:「我甚至不需要用鬥拳,都可以打贏你。」

      「啊?你在說甚麼?」希泰爾頓不是沒聽過千手無慈的威名,更不是沒有聽過雲天門的傳說,只是對他來說,鬥拳就是世界上最強的,而自己就是駕馭這個武術中最強的。

      「你聽見了。」千手無慈緩緩的說。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強,但是你想不用鬥拳就擊敗我,那是不可能的。」希泰爾頓再一次重複自己的論調:「鬥拳是最強的格鬥技,而我是將鬥拳發揮得最好的。」

      確實,擁有極高攻擊性,以全身做為武器的鬥拳,在犴族的手中將發揮出百分之百的潛力,但是在千手無慈的眼中,鬥拳就是有著致命的缺點。

      「所以你想打一場嗎?」千手無慈沒有打算繼續閒聊,只打算行動。

      「可以啊!我會讓你搞清楚,你可以建立傳說,只是因為沒有遇見我而已。」希泰爾頓一講完,卻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急忙補充:「啊,等等,我可不打算玩沒有規則的廝殺,太沒有文明了。什麼摔酒杯之類的,我可沒有多大興趣。」

      「當然。」千手無慈點點頭,說:「只要規則沒有偏袒你,我就可以讓你見識鬥拳的致命缺陷。」

      「好!我們就來比一場!」希泰爾頓說完,便擺好了姿勢。他雙手高舉過頭,身體壓低,採取撲擊的姿勢,這在鬥拳中屬於積極搶攻的動作。

      千手無慈側身站著,右拳微舉、左手護在胸前。

      希泰爾頓衝了出去。

      碰!千手無慈一拳直中希泰爾頓的正臉。

      儘管希泰爾頓在最後一刻急忙停步,卻還是被千手無慈的刺拳打得正著;雖然希泰爾頓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但他確實是大吃一驚,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會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拳給打中。

      「這就是鬥拳的缺點。」千手無慈輕輕的晃動著自己的右臂,冷冷的對希泰爾頓說:「明明直立種族最直觀的武器就是雙拳,但是鬥拳卻忽略了拳頭的攻擊性,枉稱最具攻擊性的格鬥技,卻連揮拳都不鍛鍊。」

      「原來你所謂的缺點,就是拳擊啊!笑話,你以為我沒有應對拳擊的能力嗎?」希泰爾頓再次高舉雙手、壓低身姿。這一次希泰爾頓打算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姿勢貼近千手無慈,並進行壓制,直接進入地面戰。

      犴族可是被稱為大地遺民,當然要把大地當成自己最堅實的夥伴。這場私鬥的場地可不是正式的運動場,雖然木頭地板不夠堅硬,也難以利用摩擦造成撕裂傷,但已經足夠讓人撞成重傷了。

      「你應對過的,都不是我的拳擊。」千手無慈簡短的回應了一句,再次以側身站立,輕輕晃動的右拳,隨時準備應對希泰爾頓的衝擊。

      戰鬥再度開始。

      希泰爾頓把身體壓到刺拳不好揮舞的低處,並打算攔腰擒抱,但是千手無慈只是退開半步,便用一技上鉤拳壓退了希泰爾頓。

      希泰爾頓雖然退開,卻沒有打算停止進攻;身體才剛回正,希泰爾頓的腳已經對著千手無慈的小腿側邊踢了出去。

      面對踢擊,千手無慈甚至沒有打算用腳去防禦;當然不是不會,也不是做不到,只是千手無慈在這場戰鬥中並不打算這麼做。千手無慈想要貫徹拳擊,證明鬥拳的缺點就是應對拳頭的攻擊過於孱弱。

      千手無慈搶站希泰爾頓踢腳的另一側,讓希泰爾頓的踢腳動作無法完整踢出,而一腳踢出的希泰爾頓雖然只有一瞬間不能夠移動,但這一瞬間已經足夠讓千手無慈切入他的側身。

      側面勾拳!猛烈擊中希泰爾頓!

      希泰爾頓幾乎要吐了出來。身為肌肉密度極高的犴族,希泰爾頓原本有自信自己的身體強度絕對不會遜於任何一個同族,但是在千手無慈的勾拳下,他卻有那麼一刻以為自己要死了。

      我的肚子被開一個洞了嗎?希泰爾頓甚至這麼問自己。

      千手無慈的右拳輕輕貼在希泰爾頓的臉上。

      希泰爾頓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因為疼痛而停止了防禦動作;要是這並不是點到為止的切磋、要是千手無慈這一拳是用飽滿的全力揮出上勾拳,自己究竟還能不能活著呢?

      「鬥拳還有希望,它遠沒有到達終點,年輕人,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千手無慈拍了拍希泰爾頓的背,鼓勵這個後生晚輩。儘管千手無慈很清楚,放眼世界,這個『世界拳王』也不過只是檯面上的冠軍,就連黑暗鬥拳界裏面,比他能打的人都還有好幾個,更遑論雲天門所處,與世界頂級強者交鋒的領域了。

      「啊……嗯……。」希泰爾頓有些發愣,他仍然在消化自己像個初學者一樣的戰敗。

      「既然你打輸了,我的酒就給你請吧!」千手無慈說完,對還在發愣的希泰爾頓擺了擺手,又對酒保交待了自己的酒錢由希泰爾頓來付,便默默的離開了酒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