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報復下的溫情(gl 18+

「你....呃....輕點...」月光將疊著的身影照耀在窗戶上,如哭似泣的呻吟迴盪在美妙的夜裡。

女人停下手上的動作,似墨的雙眸淡淡的望著眼角掛淚的對方。

「...今天就到這吧」女人推開身上的人兒,理了理凌亂的衣裳,頓了幾秒後又道:「接下來的幾天不用過來了」

曲殤握緊拳頭,加快腳步離去這令她窒息的房間。

明明憤怒的想毀了對方,可每當那人近在眼前時,卻又捨不得、下不了手。

明明那人把自己推入深淵時,她的苦苦哀求,也被當做了耳邊風,依舊冷漠的轉身離去,讓她在那煉獄般環境下生不如死的待著。

思索到此,曲殤沉下臉撥通了電話,薄唇微微啟著吐出了幾句話。

✦   ✧   ✩   ✫   ✬   ✭   ✮   ✯   ✰   ✡✦   ✧   ✩   ✫   ✬   ✭   ✮   ✯   ✰   ✡

幾名高大壯碩的男人押送著一個身著透明薄紗的女人進入人聲吵雜的環境。

那女人被麻繩所綁著,雙眸也用布給遮著。

男人們依序在女人坐的椅子後排開,雙手背在腰後靜靜的等著那人入場。

「把她的眼罩拿下來」來人輕聲道出。

女人瞇著眼適應眼罩被拿下後刺眼的光,隨後反應過來望著觀眾席上的人群,一抹不可思議的想法迅速掠過,不禁瞪大美眸:「小殤...!?」

「是,就是你想的那樣」她邁著腳步慵懶的朝觀眾席緩緩走去,從容而淡定。

幾聲下令後,椅子後的男人們脫去上衣,往釋放動物的出口區走去。

競技場內的觀眾隨著猛獸的出現而興奮吼叫,氣氛高潮迭起。

場子中心的女人雙眼緊盯著坐在觀眾席上、那熟悉卻又陌生的人,一向沉著冷靜的美眸滿是焦灼,但回應她的依舊是冷漠淡然,就如同那時候對待她的自己.....

女人臉上滿是苦澀的笑容。

是阿....自做自受....

如果這樣做能讓那個人從陰影中走出,又何嘗不可?

只是這樣骯髒的自己,似乎就再也沒有資格陪在那人身邊了...

眼看著猛獸一步步朝台上的人兒走去,曲殤握緊了拳頭,緊蹙著眉逼自己看那禽獸咬爛了那人身上的薄紗,緊接著是.....

女人緊閉著眸等待屈辱的來臨,卻沒想到聽到了一聲槍響。

她緩緩睜開眼望著那一臉怒氣走下觀眾席的人,那把槍仍緊握在對方手中。

「場內的觀眾幫我好好處理」身後是憤怒叫囂的群眾,曲殤對著手下道。

她能理解他們的憤怒,畢竟到這種地點的群眾是來發洩的,鮮血及淫亂會使他們興奮,然而突如其來的取消想必會引起他們的不滿。

接著她扯著衣不蔽體,幾近全裸的女人上了車。

「我恨不得殺了你」開車的人小聲說到。

「...我知道」女人縮在副駕駛座位上,垂下眼眸。

停紅綠燈的期間,曲殤轉過身子,溫柔的為對方撩開一絲擋住眼睛的髮絲,抬起那張蒼白美麗的臉蛋輕撫著。

女人身子僵了僵,這似乎是兩人再次見面有史以來第一次她對自己那麼溫柔的一次。

曲殤退開身子,眼眸裡的溫柔也迅速褪去,她攤開手掌,掌心上是一顆藍色的小藥丸。

「吃下去」

對方也不過問藥丸的來歷,乖巧的拿起吞入。

幾秒過後,她的身子明顯有了變化,「是...春藥....?」

「恩,忍到家裡不准出聲」曲殤抿了抿唇,接著道:「出聲的後果.....」

她相信那人明白自己的意思,腳踩著油門,餘光瞥見對方緊咬著唇蹙著眉隱忍的模樣,腹部不禁也有了些熱潮。

等車子到了家門口,副駕駛座上的人已是一片汗水淋漓。

曲殤放下副駕駛座的椅子,壓到了那人的上方,冷冷的望著身下的女人。

「別...別在這裡」對方說到。

「呵...可我當時也在同樣的地點被...凌虐過呢...」

女人抬起頭,紅潤的臉蛋上滿是汗水,她望著那張幾年前還是稚嫩,如今卻有了成熟風韻的臉蛋,緩緩閉起了雙眸。

曲殤勾起了唇角,低下頭一手固定住對方的後腦勺,吻著那張軟軟的唇,伸出舌頭在對方的嘴裡肆意橫虐,另一手則在她的胸口揉捏著。

「恩...」女人緊捏著身下的椅墊。

然而動作卻突然嘎然而止,她好奇的睜開雙眼,待看清對方手上所拿的東西後,嚇得動了動身子,「不...不要...」

閃亮的槍在陰暗的車子裡顯得耀眼,無奈女人卻緊緊的被鎖在那人的懷裡,無法動搖。

「不要...?呵...姊姊...這就是你所說的...贖罪?任我處置?」

低沉的笑聲一遍遍環繞在耳邊,曲以蔚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藥的作用而身子顫抖。

曲殤並沒有因為對方的拒絕停止動作,她拿著槍把摩擦著那早已濕潤的雙腿間緩緩推入,但並沒有因為下半身的濕潤而讓槍把好進入,因此曲以蔚緊蹙著眉小聲喊著疼。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意外的誠實」那人挑了挑眉:「換個人不知道是不是還一樣濕」

飽滿的胸口抵在自己身上,曲殤惡意的用衣服摩擦著硬挺的紅寶石。

眼看著曲以蔚在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身下洩了身子,她起身回到駕駛座上,隨手拿出一根針筒。

猶豫的望著癱軟在椅墊上的人兒幾秒,才下定決心又湊近對方。

曲以蔚緩過高潮後的軟勁,瞪大雙眼看著那根針筒,無助的搖著頭緩慢的移動身子,想讓自己離針遠些,卻無奈藥效還未完全結束,身體依舊無力。

她明白,那是會毀人一生的東西。

「沒事的,你看我不是還好好活著沒事嗎?」只是勒戒的過程會很痛苦。

無意間曲殤看見椅墊上深色且乾掉的血跡,她停住了原先的念頭,將針筒狠狠的扎在椅墊上後便丟下那人自行下車。

曲以蔚任由眉上的汗緩緩滴落,疲倦的在副駕駛座位上蜷縮起身子。

「小殤...」

✦   ✧   ✩   ✫   ✬   ✭   ✮   ✯   ✰   ✡✦   ✧   ✩   ✫   ✬   ✭   ✮   ✯   ✰   ✡

夜店是夜間獵食者的出入場所。

吧檯坐靠著一位美的讓人駐足的女人,她手握杯酒,慵懶的細品著。

看似悠閒浪漫,雙眸裡卻含著陰蟄。

「想要讓她好好嚐我受過的屈辱,卻又捨不得」女人苦笑著搖頭:「愛實在太卑微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