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如果我是兒童聖誕節目中的主角

各位好,我是兒童節目中,聖誕特別篇的主角。

嗯?你問我是哪部的主角?

告訴你吧,他們全部都是「我」,也都不是「我」

我是一個戲子,在螢光幕前演繹著他人的人生,便能讓你們或傷心流淚,或高興喜悅。

年復一年,每到了聖誕節,就是我工作的時候。

這個工作,無疑是枯燥無味的。只有傻瓜會把故事的劇情當真,不管它再溫馨美好又有甚麼用呢?不過是更凸顯人生的悲慘罷了。

至少,我本來是這樣認為的的⋯

*

        我站在螢光幕前,面對著一張張稚嫩的臉,我又看到了「他」。他是一個黑髮黑眼的少年,長相也並無非常突出,但是,他有一雙彷彿裝滿星塵的眼睛。不過,我之所以會注意到他,不是因為他的眼睛,而是另一件更匪夷所思的事。最近這十年來,我年年見他一次,可是他的面容沒有絲毫的改變,一直停留在少年的模樣。從我發現這件事後,每次表演,我的目光總忍不住往他身上瞥去。忽然,似是注意到我的目光,少年微微一笑,雙唇似乎動了一下,但我和他實在有點距離,所以聽不清他到底說了什麼。

        燈熄後,我伸了個懶腰,從容的步下舞台,準備回到我溫暖的小屋。這時,一個平時和我還蠻熟稔的配角大哥叫住了我,並意味深長盯著我,說道:「真稀奇呢!有人找你喔!」

        我知道他為何這麼說。像我這種一年只需要工作一次便能拿到足以讓我好好過完一年的薪水的人,在這個世界中頗易遭人白眼,所以願意和我做朋友的人不多,配角大哥大概是一個例外吧!這樣的生活方式,習慣了就好,習慣了,就不會寂寞了⋯。

        我順著配角大哥指的方向一路直走,走進一間會客室。原本坐在裡面的少年聽到了腳步聲,將原本面對牆的頭轉向我。見到他,我愣了一下。原因無他,眼前的少年正是那個我注意了十年的孩子。見到我,少年也是一愣,然後朝我走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停在離我一步之遙的地方,驚喜的看著我:「我終於見到你了!沒想到你原本的樣貌是一個小孩呢!好可愛!」

聽到他叫我小孩的瞬間,我立刻炸毛,狠狠的瞪著他:「我才不是小孩!我的年紀早就比你大不知道多少了!只是因為我是兒童節目的演員,才會一直維持著小孩的樣子好不好!」

「嗚啊!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呢?我喜歡你好久了!」

「喂!你⋯!」聽到他說的話,我雖然不滿,卻不知道該回他什麼。從來不會有人對我說這種話,也沒有人說過喜歡「我」。他們喜歡的,只不過是我在螢幕前的樣子,而非真正的我。這是第一次,有人對著真正的我說,他喜歡我。隨即我又想到了,他說的,應該也是在螢光幕下的我吧。但是,他指的是什麼?他應該沒看過我現在的樣子啊!為什麼他會這麼說?

我不解的看著他,突然,我注意到一件事,他明明是螢光幕前的人,照理而言,螢光幕前和幕後是隔開的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他到底怎麼進來的?

我抬起頭,仔細的打量他。少年的身子略顯單薄,在有些慘白的日光燈下顯得面無血色,甚至讓人一瞬間有種透明感。不知怎的,我想起曾流傳一時的傳說,在聖誕節前後,螢幕內外世界間的間隔會變小,有些在人間遊蕩的鬼魂們,有可能意外跑入這裡。我想,這也能解釋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了。

「你⋯已經死了,對吧?為什麼遲遲沒去輪迴呢?」我直勾勾的望著他的雙眼,有些不敢置信。他那雙眼睛充滿著希望的光彩,這不是一個會因執念而在人間徘徊的魂魄會擁有的。

聽見我的問題,少年有些無奈的笑了笑,猛地抱住我。我渾身僵硬的被他抱在懷中,正欲推開他時,他聲音悶悶的說:「別推開我好不好?先聽我說完我的故事,看著你,我沒法說出口…。」頓了頓,發現我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他開始敘說自己的故事…..

*

      從前,一對夫妻在聖誕節的夜裡,生下了一個孩子。本來,他們以為這孩子將得到主的眷顧,沒想到,孩子天生體弱多病,為了治好孩子,夫妻兩人傾盡家產。

      一天晚上,孩子忽然發了高燒,可是大半夜的,只有離家極遠的大醫院才有開門。萬般不得已之下,夫妻兩人帶著孩子到了開孤兒院的老醫生家。為了給孩子籌措更多的醫藥費,夫妻二人便將孩子託付給了老醫生。從此以後,孩子便在孤兒院中住下了。

      每天,孩子都喜歡倚在窗旁,欣羨的看著樓下玩鬧的其他人。沒有人可以陪他,所有人都害怕被他傳染。每年聖誕節,孩子都期待著父母的到來,可是每年他等到的,只有裝著錢的冰冷信封。打開電視,裡面家庭團圓的畫面也好似在諷刺他的孤單。

        時光飛逝,孩子好不容易長到了少年,正當大家都覺得他的身體已慢慢轉好,應該不久就可以下床走動時,他又大病了一場。這次,他沒有成功撐過去,就這麼離開了令他嚮往不已的人世。

*

「當時的我死掉後,本想在見見自己的父母一面,便參加了喪禮。沒想到,即使我死了,父母竟依舊沒有要來見我的意思。正當我打算離開時,一個陌生的青年出現,並在我的棺木前哭著道歉。從旁人的耳語我才知道,我的父母在第一年的聖誕節時,便在趕來看我的路上被喝醉酒的青年撞死了。或許是因為愧疚,青年每年都會在聖誕節時寄來一筆錢,並打算在我成年後來向我尋求原諒。他應該萬萬沒想到吧,我根本活不到成年…」少年自嘲的說著「當時的我,心情真的很複雜,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生命是這個人維持的,可也是他,帶走了我的雙親。頓時,我的心彷彿被人鑽了個洞,多年來無人了解的孤寂傾洩而出,淹沒了我,將我牢牢的鎖在人間。帶有負面情緒的魂魄是無法進入輪迴的,而每天都一個人待在人群中的我,就像被人在傷口上灑鹽一般,更加痛苦。可是,我遇見了你。本來很討厭看聖誕節特別節目的我,在看了你的演出後,原本對雙親的埋怨、對青年的憎恨、對世界的絕望,全部,都歸於平靜。你所演示的角色雖然都不大相同,但是我感受的到『你』的從容、自在。彷彿這繁華的大千世界中,無任何東西能擾亂你。所有悲歡離合,不過是一場場的戲,無需如此掛懷。那時,我忽然明白了。我不過,是戲裡的一個演員。我已經在那麼多人的幫助下,活過了那麼久的時間,沒在一開始便被趕離舞台,就是一種幸福了,沒什麼好恨的,只覺得感恩。感恩父母生我、感恩老醫生治我、感恩青年養我……,最重要的,感恩你讓我明白了這一切,解開我多年來的心結。」語畢,少年放開抱住我的手,退回了原本的位子。

「那麼,你怎麼還沒進入輪迴呢?」聽完他的故事,說實話,我有些不敢相信。我一直以為我的工作是世界上最沒意義的事,沒想到,卻意外地給眼前的少年帶來救贖。

「因為我在找方法進來和你道謝啊!找了那麼久,總算讓我找到了!」停頓了一下,他接著說「其實呢~我今天也是來和你道別的。」

「道別?」

「嗯!我原本就打算見到你後,便進入輪迴的。」一邊說著,少年的周遭微微泛起金光,他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謝謝你!讓我在最後的時間裡,見識到世界的美好。」

***

各位好,我是兒童節目中,聖誕特別篇的主角。

多年前,有個少年使我明白了我的工作最大的意義。如今,我站在螢光幕前,看著每張稚嫩的臉,皆有一雙雙充滿希望的眼睛,承載著傻裡傻氣的天真。恍惚間,我想起曾經有這麼一句話:

                     

                                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

也罷,為了你們這些小傻子,我作個瘋子又何妨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