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始終在這裡

第一章

「叮鈴鈴.......   叮鈴鈴.....」位於偏遠小村落的鄉間中學傳來響亮鐘聲,但這絲毫無法改變辦公室陰霾密布的氣氛。

眼見鼻青臉腫兩位同學,不服氣地道:「老師,明明是他先動手打人的,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子   。」

老師見狀,聲色俱厲詢問沉鶴:「你為什麼要動手打人呢?。」

沉鶴撇著稍微擦傷的臉龐,不吭一聲。

老師面對這樣雜亂無序的局面,嘆口氣道:「不管事情如何發生,在學校打架就是違規,你們全都給我留下來去打掃體育室。」

夕陽西下,寬敞明亮的體育室,只剩下掃把與地面來回碰撞所發生的窸窸窣窣聲音。

「喂!十四都是你害我們放學後還要打掃體育室。」同學A將掃具丟下的地面,滑至沉鶴周圍,本被堆積於山的垃圾瞬間散落各地。

沉鶴依舊背對著他們揮動著掃具,只是手稍茂青筋。

同學B見狀,變本加厲道:「你知道大家背後都怎麼說你嗎?說你是殺了你爸爸的殺人魔,大家都不敢叫你名字,只敢叫你學號,沉鶴,叫你的名字真讓我們其他人感到無比噁心。」

「那趁我這殺人魔還沒改變心意殺你之前,我勸你們最好趕快離開。」沉鶴轉過       身,露出猙獰的表情,但嘴角卻又帶點不屑。

「我…我們才不怕你呢,我要跟我家人說。」他們瞬間揹著背包往外衝,好像後面有猛獸追著他們似的。

獨留沉鶴一人留在空曠的會場,嘴中低喃:「懦夫。」

回家的路途,沉鶴發現一隻好像剛出生不久就被遺棄的小狗,牠有著白絨絨的毛,身體嬌小,而眼神水汪汪的。

那刻,沉鶴決定將牠帶回家養,並取名「小雲」。

他想,如果人生能像雲一樣自由、無負擔卻又消逝不見,那該有美妙。

第二章

那天沉鶴將小雲帶回家,本以為母親會不同意,但母親卻親易就同意,讓他感

有些意外,自從父親死後,他與母親就維持再如履薄冰的關係,那天的事彷彿就像被封塵起來般,誰也絕口不提。

  沉鶴買了條紅色的項圈就幫小雲繫上,不過幾天他們感情便好到形影不離,而校

園生活他依舊飽受師生的異樣眼光,但回到家小雲就會搖起尾巴迎接他,這讓沉鶴生活再次充滿動力,小雲就陽光般偶爾照亮了他。

某天下午,沉鶴像往常一樣帶著小雲去遛狗,遠遠地就傳來吵鬧嬉戲的聲音

來自班上欺善怕惡的那群人,沉鶴眼見下意識要迴避,但那群人則是故意擋住沉鶴的去路。

「不想到你這種人也會想養狗?」同學A嘲諷道。

而小雲似乎感受到他們非善類,低鳴並發出:「汪、汪、汪。」的聲響。

沉鶴不耐煩低嚇:「別擋路。」

「哎呀!口氣真大聲,你也不想想現在我們人比較多,我勸你不要得罪於我,

上次那筆帳好像還沒算清,要不你下跪道歉,我就當一筆勾銷。」同學B虛聲恫嚇道。

  同學A彷彿也很滿意同學B的作法,跟著起鬨,一下子就被下跪的字眼淹漠。

「我沒做錯事情,憑什麼要叫我下跪道歉?」語畢,沉鶴便硬擠至人群中,試圖找出路離開。

人群瞬間又將出路封住,同學A道:「你那天害我被教訓的很慘,今天我特地找我哥,如果不讓你這種人吃點苦頭,我真怕你這種人哪天是嗜血成性,危害到其他人怎麼辦?你說我怎麼可能讓你輕易離開呢?」

忽然,小雲就像不受控制般,彷彿怒氣衝至最高端,衝過去咬住了同學B的腳。

「啊!....   啊!......。」同學B叫了好大一聲,並用力的甩開了腳,小雲抵擋不住力道,便摔到旁邊的牆角。

「砰!....。」巨大聲響,小雲奄奄一息的躺在牆角,沉鶴見到這畫面,最後的理智線撤底斷掉,一個拳頭不加思索便往那群人身上招呼過去。

一陣混亂戰過後,沉鶴身上早已遍體鱗傷,忽然眼前一片濕氣,眼淚撲簌簌的墜落,也分不清是殷血還是淚水,好像自從那件事發生後,人生就注定不平靜,平靜真的好難啊.....。

沉鶴意識愈來越愈模糊,他似乎看見了母親,母親緊緊將他抱在懷裡,而

父親醉醺醺地回到家門前,門前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忽然父親就突然抓狂,兩方突然毆打了起來,母親痛的齜牙裂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父親忽然抓住沉鶴的肩頸,語無倫次地道:「是你媽先背叛我的,這不...這並             不是你的錯.....,你是無辜我明白,但是小鶴我真得沒辦法忍受,那痛了,真得太痛了.....,對不起小鶴.....。」

沉鶴剛經歷過那場面,驚慌到有點失措,便嚎啕大哭道:「這不是爸爸.....爸爸好恐怖.....。」

而父親卻又往母親倒地的方向移動,只是這時他手上多了把銳利小刀,他對她下手一次又比一次殘忍,彷彿每次都像要置她於死地一般,沉鶴擦乾淚水,立刻衝到父親面前,試圖阻止這慘劇發生,在搶奪過程中,不小心刀口刺向父親胸膛胸口。

沉鶴驚嚇之餘,便放開緊握在手中佈滿殷紅血跡的小刀,父親先倒下,而沉鶴也失去意識躺在一淌血泊中沉睡過去。

第三章

沉鶴睜開雙眸,發現白茫茫一片,一身病服,明白自己身在醫院病房內

勉強地想坐起,母親聽見喘息的噗哧的聲響,便連忙去攙扶沉鶴。

「小雲,沒事吧?。」沉鶴略帶沙啞,劈頭就問道。

「小雲已經送動物診所,目前並無大礙,只是需要多休養。」母親憂心道。

「沒事就好。」沉鶴語畢,便一直望向窗外。

母親望向傷痕纍纍的沉鶴,緩緩道:「你知道你昏睡這幾天,外面都亂成一團,和你打架的同學家長一直來索取賠償,我早已心力交瘁了,所以我想你離開這裡吧,我有一些積蓄,我讓你去外地讀書。」

沉鶴發現自己已經許久沒正視母親,母親髮絲有幾根白髮,容顏眼角魚尾紋也多了幾條,笑容和往常一樣只是多了些許蒼傷感,眼角好像濕濕的。他從小就明白母親天生麗質,不施胭粉仍舊美麗動人,這或許就是父親栽進去的主因,最後都把自己人生賠上去。發現她竟已年華老去,他突然不明白這些年都在做些什麼?他撇過頭,不讓母親發現那眼角的淚水。

「沉鶴,我知道你一直記恨於母親我,你怪我毀了這個家庭,我很抱歉,我負了你父親,我也一直為了這個錯誤反省,我明白你當初是為了保護我,我沒有怪罪於你,我真的很抱歉,讓你揹負著殺害父親的罪名。」母親低垂下頭,聲淚俱下道。

「媽,父親並不是他殺,是自殺的,你想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孩,怎麼可能控制得了那把小刀?最後造成的結果是有意的,因為那一剎那,我看見父親嘴角佈滿血絲,卻是微微上揚,那分明是一種解脫!!!那表情我現在還是都無法忘卻,就好像刻在我腦海中,一刻也忘不了。」沉鶴激動地訴說,肩膀免不其然跟著抖動。

母親聽到沉鶴的答覆,更是泣不成聲,不久,便哽咽道:「我想.....我.....欠你父親的這輩子都還不清了.....,但沉鶴你給我作為人母的一個贖罪的機會,去別的地方重新好好過生活吧,離開這個貼滿你標籤的地方,錯誤不在於你,是這世界對你先不公,最後我們是真的愛你,只是我們的愛太自私了。」

第四章

沉鶴的離去無法將小雲一同帶走,小雲彷彿也聽得懂沉鶴的話語。

但沉鶴一別離就是十年,好像沉鶴從此忘卻小雲存在一般,但小雲始終一直堅守承諾,等待著沉鶴的歸來,小雲也從嬌小的幼犬長大成茁壯的成年犬,但還沒等他歸來,便不久於人世。

等沉鶴再次回歸於此鄉鎮,是接到母親噩耗的消息,來辦理母親後事的相關事宜。沉鶴並沒有遺忘小雲,只是這鄉鎮承載著許多他不堪回首的回憶,他連想都不敢想,連看見小雲他也不願意。

沉鶴上香於母親墓碑前,低喃道:「媽,活了大半輩子,我發現我們人類才是這世上最自私的生物,我發現我愛世上萬有生物,但我最愛的還是自己。」

沉鶴嘴角堆砌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哀傷又諷刺。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