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迷路的愛

      「喂,您好?請問您是......什麼?警察局?好的,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接他。抱歉給您添麻煩了,謝謝,掰掰。」韓心允匆匆掛上電話,手忙腳亂地收拾著,搞得整個辦公室碰碰響,也引起徐樂希的注意。

      「小允,怎麼了?」徐樂希抬起頭,柔聲問道。

      韓心允是一個穩重幹練的女人,連身為閨蜜的徐樂希,見到她慌張模樣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希希,能不能准我一天的假?我爸阿茲海默症病情又更嚴重了,現在被送到警察局,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吵著要找我呢!我走啦!」語畢,韓心允便抓起包,急急忙忙跑向門口。

      徐樂希猛地起身,喊著:「等等!我送你去吧!」

      韓心允回過頭,露出一抹微笑,說道:「那就麻煩總經理了。」

      徐樂希和韓心允一到警察局門口,就聽見韓父大聲嚷嚷的聲音。

      韓父一抬頭,看到自家閨女,更是敞開喉嚨喊著:「小允,我買了妳最愛的巧克力給妳吃喔!要乖乖的,吃了就不要哭哭囉!」

      瞥見徐樂希,便一把抓住她,激動的對她大叫:「希希!妳媽媽春麗真的很後悔!妳聽我說,聽我說一個故事,妳聽我說……」  

      忽地,韓父像變個人似的,用平靜的語氣娓娓道出:「當時年少糊塗,不聽父親勸阻,結交幫派損友,拿著父親的血汗錢,整天花天酒地,卻因酒醉肇事而入獄。出獄後,才得知我父親的公司因財務危機倒閉,父親也過勞而亡,跌落負債深淵的我,只能打電話給那些和我父親合作過的合夥人,請求他們的幫助,唯一肯幫助我的,便是妳父親。他將我介紹到一家公司當員工,我的生活才穩定下來。但這時,妳父親卻因為他公司的財務問題而病倒了,不幸去世,我卻沒有能力幫助他……」

      淚水決堤,流露出韓父心中無盡的感傷。

      「希希,我知道妳和她有許多芥蒂,但還是回去看看春麗吧!唉!她也老了,忘東忘西的,我們倆真的都老了啊……」

      徐樂希啞然失聲,雖然她每個月都會按時寄錢給母親,但總是藉著工作繁忙推辭,沒空回去看母親,也不讓母親來打擾她。她究竟多久沒看見她母親了?   母親真的也病了嗎?

      雖然心中有著千百個不願意,但是心中的擔憂還是戰勝了她的倔強。

      坐上火車,徐樂希望著車窗外蔚藍的海岸線,把白色浪花激起的水滴噴濺在心口上的傷,冰冷的海水混著鹽粒刺痛那尚未痊癒的傷口。

      一段段屬於黑暗的記憶從傷口湧出,染上血色的藤條、自己身上的疤痕、同學們的冷嘲熱諷和母親尖酸刻薄的譴責,這些都令徐樂希頭痛欲裂,但她依然放任它們引領著她對母親的愛,離光明越來越遠。

      「吱呀!」徐樂希推開寂靜的屋子,那充斥著她童年回憶的地方。她的母親李春麗早已睡下,經過母親的房前時,她還是從門縫窺探裡面,最後忍不住走了進去。

      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卻令她想到記憶中那個臉上還掛著笑容的母親,但母親臉龐堆著的那些溫柔,隨著她父親的死,灰飛煙滅。

      徐樂希嘆了一聲氣,抬手將熟睡的母親身上的被子整了整,瞥見老舊的桌上有著一本未合的日記。

她用自己顫抖的雙手,慢慢的翻閱,上頭依然是屬於母親的清秀字跡。

「2002/10/17

      今天是我丈夫的忌日,我只能偷偷的哭,若讓希希見了,又該多擔心。我被迫板起臉孔,我還有太多事情還沒教會希希,我必須堅強。老公,你應該會支持我吧?」

        「2002/10/29

                      希希跟著同學去逛街,不敢告訴我,就自己翹了補習班的課。當補習班老師打電話給我時,我著急的在街上盲目的尋找她的身影,但怎麼都找不到她。失神的我,一看見她走入玄關,就拿起藤條狠狠的抽了她一頓,可是,打得愈大力,我心裡的血流的愈多。」

        「2002/10/30

                      今天希希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房裡,我從老師那裏聽見她班上的同學威脅她,若她不陪她們去逛街就不是他們的朋友,希希只好硬著頭皮去了。昨晚手臂被抽的痕跡又被她們嘲笑,看了我好心疼。我很後悔我打了她……」

        「2012/6/17

            希希考上北部的頂尖大學,我內心自然是欣喜的,但我卻又有點不捨。我總是逼她名列前茅,讓她被迫放棄最愛的舞蹈。但當我看見她不發一語,頭也不回的踏上離開我的火車,我開始自責我是否對她太過嚴厲,讓她不想要我這個媽媽了。」

      「2018/5/12

            希希,我好想妳。」

      徐樂希腦海中的回憶之門被敞開。

      小時候上學時,她無意間看見母親拿著廣告單,挨家挨戶的投入信箱,卻被住戶破口大罵,別再往他們家信箱丟垃圾;時常看見母親刻意背對著她,將手臂貼上痠痛貼布,再用衣袖遮住,直到一天偶然才發現母親下午還得去餐廳當洗碗工;母親總是早出晚歸,回家時身上總是五味雜陳,汗臭味夾雜著廁所芳香劑的人工香味,有時還會飄出些許排泄物的異味,原來母親晚上還要去公廁擔任清潔工。使母親溫柔的笑容灰飛煙滅的元凶,就是這些來自於生活的重擔與壓力,雖然沒有了笑容,但母親卻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抱怨。

      歲月在母親的臉上刻上了皺紋,稀疏的頭髮也成雪白,原本年輕力壯的身軀變成了蒼老的駝背,整個人染上了一抹憔悴。

      當李春麗一睜開眼,徐樂希便一把抱住她,哽咽道:「媽媽,對不起!我需要您!您可以來跟我一起住嗎?」她迷路的愛,在母親這顆北極星的指引下,找到出口。徐樂希在心中許諾著,她一定能成功的把母親的笑容找回來,這次,換她成為那顆最閃亮的北極星。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