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毛毛偶像( 太監文分享 )

太監文分享第二彈~

原本預定要寫:有一天突然多出了獸耳獸尾的主角(受)在寄養人家(?)模特兒(攻)的幫助下,順勢進入演藝圈,引領流行成為獸耳偶像的故事。

嗯,大概4這樣。(嚼)

毛毛偶像

第一章 禍不單行

今天是許以諾這輩子最倒楣的一天,他自己在心裡這麼想著。

高中畢業後就出社會工作,雖然做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作,至少還負擔得起生活,還能每月多少分一些孝親費給爸媽。

然而,這樣的日子竟然因為公司人員過多,而讓他面臨了失業危機。

二十二歲失業不可怕,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捉弄他。在回家的路上居然還被一群不良少年給勒索,身上的錢不只一點也不剩,還被屁孩們打得滿頭包。

上述這些,再加上意外撞見自己現任女友和別的男人手挽手進賓館,忍不住上去大鬧一場又被揍了一頓,今天他可以說是集不幸於一日吧?

連借酒澆愁的資本都沒有,他只得窩在附近的涼亭稍作休息。

誰讓他一天被打了兩頓,爬回家都有困難。

出奇的,他沒有掉淚的欲望。

與其悲傷,他還要更擔心日後的生活該怎麼過。

不知道瞪著黑暗過了多久,樹葉被風吹的沙沙作響,連一隻阿貓阿狗的聲音都沒有。不知不覺地,月亮從雲層後探頭出來,皎潔的月光明亮了四周的景色。

回過神來,他竟然不小心在公園打起盹來?!誰知道他很有流浪漢的資質呢。

「喵--」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了細細的貓叫。

許以諾沒有在意,翻個身,即使夜晚的寒風簌簌也無法抵擋他濃烈的睡意。

半夢半醒間,貓叫非但沒有遠去,還越靠越近,數量也有增加的趨勢。

最終還是受不了,把眼皮撐起一條細縫看去--無數個黑影聚集在他身邊。

罵了聲,僅一瞬間就被驚醒的他坐起身來,身邊……不,放眼望去,公園內肉眼所集的地方都遍佈了黑影。

定睛一看,數量多到無法辨識的貓群圍繞在他身邊,無一不瞪著貓眼。

怎、怎麼回事?!這是在做夢嗎?對於這不可思議的光景,他很自然的認為這一切是夢。

就在這時,從公園林子裡無聲無息的人影仿如鬼魅般的「飄」出來。貓群為他讓開了一條道路,讓那人暢行無阻的來到他眼前。

月光將那人一雙綠眼照著發亮,瞪著他,。

因為是夢,所以他並沒有多想那人為何是綠眼。

明明應該是夢的,卻開始感覺背後開始發起一陣陣冷汗,張著嘴半天發不出聲音。

「許……以諾?」那人怪腔怪調的說著他的名字,像是在確認什麼。

而他依然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乾瞪著對方發毛的眼神。

眨了眨眼,那人影似乎對他伸出了手。

人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像是那人的手覆蓋住他的眼。他有如被人施予了定身術般,無法動彈。而意識,也漸漸遠去……

第二章 貓男

四周的視線漸漸恢復過來,想起方才的夢,不禁抖了抖,翻個身,再度窩進溫暖的被窩。

……被窩?

瞪大眼環伺四周,自己確實是躺在被窩中,但是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家。

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在自己所熟悉的環境,許以諾立刻警覺的跳了起來。

不說自己睡在一個像洗衣籃一樣的籃子裡,天花板也出奇的高。

--是還在做夢嗎?

正當他打算站起來時終於發現了不對勁。身體搖搖晃晃的根本站不起來,手也不知為何沒辦法放下。低頭一看,只見一坨灰白色的細毛。

還有粉紅色的肉掌。

肉掌?!

「喵!喵!喵!喵--」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有尾巴?!

哀嚎聲變成了貓叫讓他更不可置信了。

身體還有點疼痛,但是他顧不得那麼多,飛快的跳出籃子亂竄,尋找可以讓他看清自己樣貌的物品。

放眼望去,四周的家具就像電影般的巨大化。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他所熟悉的擺設。

室內無光,但他卻異常的能看清所有東西。儘管如此,成人後第一次像嬰孩般手腳並用的移動還是讓他東跌西撞的。

啪搭!亮起了鵝黃色的柔和光芒。

許以諾慌張的想找地方躲起來,聽著逐漸逼近的腳步聲,低身躦進了沙發下。

「晤嗯……」上方傳來男人的咕噥聲,睡眼惺忪的緩步走向被他給撞倒的東西,開始收拾殘局。

收拾好後,男人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開始四處張望尋找什麼。

八成就是尋找他這個罪魁禍首吧。

還來不及決定自首還是繼續躲著,男人就已經發現了他的身影。手一抓,輕鬆的就把他給從沙發下拖出來。

許以諾被迫抓起來與睡眼惺忪的男人平視,定睛一看,這男人長著一張有如雜誌男模般俊美的臉龐。

「……下次不能再這樣囉?」

連身為男人的他都覺得性感的薄唇開合著,下意識的立刻就點了頭。男人下一秒就把他像抱嬰兒般抱在懷裡,往臥房走去。

「晚安。」男人一個人輕輕說著,一閉上眼就光速睡去。

即使現在慌張也沒用,房門方才已經被男人給關上,以自己現在的體型也離不開這兒。

說不定睡一覺,醒來時發現自己其實還睡在公園也說不定。這麼想著,許以諾閉上眼強制自己睡去。

第二天許以諾是在寒冷與疼痛中醒來的。冬日的寒氣沁入肌膚,令他冷得直打哆索。

然而昨夜失眠一夜的他實在沒有清醒的欲望,瞇著眼睛繼續周公online。

突然的,在脊椎尾端傳來劇痛。痛得他一瞬間便清醒過來,還罵了聲髒話。

彈起來便看到昨晚那媲美男模的男人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只是不同的是,此時的自己不是在溫暖的被窩,而是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肌膚和磁磚接觸的地方冷得透紅。

……肌膚?回想起自己昨晚變成了毛絨絨小動物的夢境,和眼前昨晚出現在夢見中的男人,再低頭看看自己……

嗯……不能理解。

是要怎樣夢遊才可以從公園到別人家還一絲不掛的,讓他甚感不解,難道這人是會撿公園流浪漢回家的「善心人士」嗎?

還想不出所以然來,男人快速的起身跑到一邊的櫃子扒出幾件衣物,不說分由便套到他的身上,一條長褲被男人紅著臉丟到懷裡。

抓抓頭,這時感覺自己的頭跟平時的手感比起來似乎多了一些異樣感。再多抓幾下,頭上像是長出了不明所以的東西。

即使遲鈍如他也終於發現了現在的情況不對勁。在陌生男人戒備的眼神下僵硬的把褲子穿上。

兩人對視了幾秒,許以諾自覺尷尬的開口:「不好意思,可以跟你借下廁所嗎?」

男人看起來依然戒備的點點頭,一邊指示他出了門怎麼走。

無暇注意在他背後男人的眼神以及美輪美奐的室內裝潢,他快步走進跟他租屋臥室大小有得比的洗手間。

占滿整面牆的鏡子有如百貨公司才會出現,但令他震驚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在他頭頂憑空出現的貓耳!還有當他嚇到時一起豎起毛來的黑色毛尾巴。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