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貓女士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吸血鬼搗蛋題:拉斯維加斯之花】(特別企劃佳作作品)

多麼昏暗的氣息。

即使滿室流轉著鵝黃的燈光,即使各種叫好、喧譁聲此起彼落,那樣陰惻惻的氣氛仍是久久繚繞不去。

不過,拜那堆南瓜所賜,今天好像沒那麼死氣沉沉了。我漫不經心地想。

——萬聖夜啊。

儘管早已脫離能扮鬼上街討糖的年紀,可我也不得不承認,萬聖夜實在是個浪漫而帶有恐怖氣氛的好節日。不說我本人是個恐怖片粉絲,光是看一堆小正太小蘿莉扮起鬼來的可愛模樣,那畫面就萌的足夠我配上好幾碗白飯了。

——只不過,我千想萬想就是想不通,這樣充滿美好遐想的節日,怎麼會連充滿銅臭味的賭場都要來參上一腳?

是的,賭場。

我正端坐在熱鬧滾滾的賭場牌桌中心,身周圍滿了前來挑戰、看熱鬧的賭客。

除卻這些賭客,旁邊地板上空曠的地方,竟是擺滿了似笑非笑、神色詭譎的人面南瓜。

以及,天花板上結滿了破爛的人造蜘蛛網。

牆壁上釘著一具鑲有十字架的棺材。

就連我自己的胸口上也別著一隻勾著奸笑的蝙蝠。

……萬聖節與賭場。這樣的組合雖然聽起來違和,可當各種佈置全數擺上,我竟然感受到一種莫名其妙的協調。

就好像這樣的氛圍也沒什麼奇怪的,今晚照例會是正常的一夜,我依然必須周旋於那些投機醉笑的人群之中,任他們讚嘆我那精湛的不敗紀錄——

直到他出現在我面前。

我是一名荷官。

「荷官」這詞在維基百科裡的定義,是指在賭場內負責發牌、收回客人輸掉籌碼、賠彩的一種職業,也就是一般人所熟知的「莊家」。儘管這種職業看似不入流,但現今女性荷官的比例可是比想像中的多。

一名好的荷官不但得具備優秀心算、社交能力,甚至得擁有一定的運氣和手段,以便從客人手中賺取小費。

而,不是我要說,在這方面我可是個專家。

我從未輸給任何一名客人過。從來沒有。

初次踏入賭博世界時,我還不太能適應自己這種神一般的手氣,一開始是有點爽沒錯,但如今慢慢習慣,也差不多無感了。

要說是運氣也好,實力也罷,總之我的賭桌賠率始終維持在一比一百上下,該拿的賞金也從沒少拿。對於這種現象,最直接的好處便是老闆加薪總加得爽快,更有源源不絕的客人衝著我未嘗敗績的輝煌紀錄,慕名而來。

我總是無法理解這些人的想法。明明曉得會輸到脫褲,為何還要一窩蜂地湧上,並且打死也不肯收手?

也許那就是一種征服慾吧。棋逢敵手的征服慾。敗者對勝者的征服慾。

男人對女人的征服慾。

……我應該有說過自己是個女的吧?

總之,賭博就是這麼回事。即便明明知道會輸,卻還是忍不住想挑戰那刺激的拉扯力場,一次又一次。

就這點來說,我常常覺得,賭博和愛情實在很像。

一場甜美的賭局,就如同一場最甜美的愛情一樣。

總之,當我彎著笑贏下今天的第十名客人,賭桌邊難得的空檔時,他出現了。

會注意到他並非因為他非凡的容姿……好吧,那容姿確實也是挺『非凡』的,但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他人造的面孔慘白得可怕,血色的眼珠像是能勾出魂魄般深沉,尖利的獠牙暴出嘴角,身著剪裁俐落的黑色套裝。

肩上別著小小的蝙蝠,往下拉出一襲純黑色披風綴赭色寶石,劃出優雅的弧線,乍看之下竟給人超脫塵世的錯覺。

——哪來這麼閒的傢伙!居然扮吸血鬼上賭場,真是有夠不要臉!

話雖如此,今天本來就是萬聖節,這位仁兄愛怎麼演,我多半也管不著他。

不過,當他走進我的牌桌,惹得一群人投來稀奇與錯愕的眼光,我就不得不出聲了。

「這位少爺,今晚大駕光臨有何貴幹呢?」

因為實在不知道他要幹嘛,所以我只好先起了這麼一句。

吸血鬼沉默半晌,接著緩緩開口:

『Trick   or   treat?』

「……」

……

那一瞬間,眾人完全傻眼。

若不是感受不到半分殺氣,我也以為是隔壁賭場的荷官來踢館了。

這傢伙完全跑錯棚啊!

「很抱歉客人,本店並沒有相關的活動,若您是第一次光臨,是否能請您先聽……」

『Trick   or   treat?』

無雜質的清澈嗓音如同唱詩般,堅決著這句台詞,甚至不惜打斷我的話。

我瞪著他,不怒反笑。

很好,想玩是吧?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我放棄無謂的客靠話,從口袋掏出今晚為了搭訕小蘿莉而準備的糖果,抓了滿滿一大把。

接著將糖果扔在桌上,雖然不是多高級的款式,但拿來當「賭金」也足夠了。

「那就『treat』吧!只不過,既然來到我的牌桌,就請遵守這裡的規矩。」我笑吟吟地開口。

「——想拿到糖,你得先賭贏我才行。」

聞言,吸血鬼沉默半晌,狀似思索,接著吶吶地說了聲:「好。」

然後他真的就一屁股坐上賭桌,那血紅色的眼瞪得我發毛。

我吞了口口水,對於第一次光臨的客人,按照正式的慣例應該先解釋一下規則。

然而,突然又覺得,不過是賭幾顆糖果,哪需要什麼正式?

於是我乾脆跳過了解釋規則的步驟,給兩人各發了牌後,按照梭哈遊戲的規則攤開其中一張。

「開始吧。因為你沒有賭注,所以若是贏了就全拿。不過相對的,即使我輸了你也沒什麼好處。」

——沒說出口的話是,我不會輸。

「鐵支(Four   of   a   kind)。」

我說著,抹了把臉。

即使這麼高的牌型,也不過險勝他的『葫蘆(Full   house)』而已。

「你,真不簡單。」

「彼此彼此。」

僅是簡單的一次交手,我就能感覺到這傢伙如同出鞘之劍的銳利。即使他的舉手投足是如此沉穩,那樣的實力仍讓人難以忽略。

內行人都知道,一場牌局下來,比的不單單是運氣,還有計算能力與觀察的敏銳。

而他竟能讓向來不敗的我,感到如此沉重的壓力。真是有趣。

或許因為如此,本來對我胡鬧舉動有所不滿的人們,也安靜下來,屏氣凝神觀賞這場激烈交鋒。見我最後仍然贏了下來,他們紛紛露出不知該作何感想的微妙表情。

「是我輸了。糖果,請拿回去吧。」

此刻,吸血鬼的語氣終於透露出一絲委屈。

別問我是如何聽出『一絲委屈』這種隱晦的情緒,我就是覺得在他那張懾人的面具底下,他的表情必定有些許不甘。

終於,他站起身。漆黑的披風隨之飄揚,柔軟的布料盪起,又落下。

「謝謝您的光臨。」

我笑著說。雖然要糖果真的很不會看場合,但就原諒他吧。

——原諒這個掉鍊子的搗蛋鬼。

隔天,他又來了。

比起昨晚的驚愕不解,今天周圍客人們投來的眼光倒多了幾分看好戲。

姑且不論以糖果當籌碼是多麼幼稚,恐怕,兩名頂尖賭客的對決,本身便是令這群內行人期待萬分的精采戲碼。

「今天不是萬聖節了。」

比起他們的反應,我僅是淡淡地挑起眉,說道。

「妳的意思是,妳不打算陪我玩了?」他悶悶地反問。

「……我可沒那麼說。」

這不要臉的傢伙,明明臉上戴著如此兇狠的面具,竟還敢擺出令人難以拒絕的低姿態。我嘆了口氣,感到莫名懊惱,手上的洗牌動作卻沒停過。

二十八張紙牌切出俐落有致的聲音,優雅的撞擊是糖果的躍動。

「按照慣例,您先請吧。」

這樣的劇碼持續了好幾個晚上。

吸血鬼仍未打贏過我,但我越來越享受他上門的日子,沒有金錢負擔的交手,就各種方面來說,都算的上是無上的樂趣。

不過終究,瞞的了一時瞞不了一世,某日下班後,我無預警地被老闆抓去「談談人生」。

當然,我很有把握不會被他炒魷魚的——不管怎麼說,我還是他的搖錢樹呢。

「即使如此,這也有點太過份了,禮。」老闆皺著眉頭,「他一直霸佔妳的桌子,對我們來說損失不少。」

「……嗯。」

「已經有不少客人上門投訴了。請他走人,或是交出輸給妳的錢,否則免談。」

「我知道了。」

這小小的插曲意外地令人煩躁。

單獨一人的時候,我不停在思索要如何對他提出「別再來了」的要求,可是當他真正出現在我面前,一句台詞居然很順口就托出了。

「我不能再陪你玩了,少爺。你都不出錢,其他客人難免會芥蒂的。」

我抬起頭瞅著他,沒有表情的表情。

吸血鬼沉默許久,「我明白了。」

接著,他一把扯下他的面具。

那一瞬間連周遭的客人都倒抽了口氣。

和兇悍的面具不同,他的真實面容潔白沒有瑕疵,墨綠的眼眸雖透著溫和,但在最深邃之處,我能看出他眼裡蘊藏的鋒芒。

那是樂意冒險,關鍵時刻甚至敢於放手一搏的鋒芒。

薄薄的唇微抿著,幾縷黑色的髮絲落下,光是一眼掃過,便能攫住所有人的目光。

……不得不說,這張臉完全能刷新我對『帥氣』的定義啊。

「既然妳先提起了,我們就來打個商量吧。」他勾起淺淺的笑,「若我贏了這最後一場,妳必須答應我的約會,就一個晚上。」

「——而相反的,若妳贏了,這就是妳的小費。」

他不知從哪裡取出成堆的籌碼,往桌上一攤,我粗略估計了下,就我看到的部分,這價值已經兩萬、三萬都有可能了。

……該死。既然這麼有錢,為什麼之前都不拿出來?

場面頓時一陣喧嘩,客人們驚嘆地鼓譟起來。而我,或許是因為習慣這男人已經和『神展開』畫上等號的屬性,所以還能冷靜思考。

先遑論跟他約會的部分,他拿出的籌碼已接近我半個月的薪水,這點真的令人很心動。

何況,若我不答應下來,他肯定又會找機會繼續糾纏吧?

……再說我又不會輸。

「好。我接受你的賭注。」

我瞇著眼睛,每一步都在層層的思索中展開,竭力保持認真和專注。

身周的低語讓人難以集中精神,但當我對上那雙墨綠色的漂亮眼睛,頓時又覺得這世界怎樣都無所謂。

我陷入思緒的迷霧中。

今後真的再也見不到他了嗎?

若我贏了,我知道他必定會乖乖地退回去,可是那真的是我想要的嗎……?遇上這麼奇妙的對手,這麼奇妙的男人,實在太難得……

或許是在那一刻,我猶豫了。

然後事情就這樣發生。

「同花順(Royal   Flush)。」

來到終局,我掀開手上的牌,望著羅列的五枚菱形,心裡很明白這樣的牌型八成是穩贏了。

然而,俗話說的好——人算真的不如天算。

「真巧呢。同花順(Royal   Flush)。」他從容地跟著攤牌,「但很可惜,我是黑桃。」

抬起頭,他略帶愉悅的眼神,讓我腦袋一片空白。

吸血鬼贏過了我。有史以來第一次。

這代表……什麼?

然而,他下一個動作再度讓我無法思考——

在周遭難以置信的低呼聲中,他向前彎身,執起我的手,輕輕落下一吻。

「所以——」

我慵懶地倚在他的肩頭,「當年,你到底怎麼想出那麼奇葩的惡作劇?差點毀了我對你的第一印象。」

「一開始只是為了好玩吧。」想起過往,他也勾起絕美的笑容,「後來都是為了妳。」

聞言,我心頭不禁一陣暖洋洋的,轉過身封上他的唇,感覺奇妙的電流竄過全身。

他摟緊我,手指順過我的髮絲,「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主動啦?」

「當然是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啊。」

要知道,身為一個優秀的賭客——

——若是始終處於被動,可就拿不到自己最想要的東西了呢。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5)


沉魚的故事總是很完整,很吸引人呢~~
2018-05-09 21: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衣魚的讚美!
話說衣魚幾乎把我全部的文都看完了,真是令我感到榮幸///
2018-05-09 23:01回覆
很有趣的故事
剛剛注意到沉魚短文獲得佳作~
恭喜!!
其實去年我也是從短文比賽開始的呀~

男主脫下面具是個帥哥真是太好了~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身分,感覺還是很神秘~
2018-02-20 02: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林落的回應和鼓勵////
知道大神也是從這裡起步真是太好了XD
話說男主角的部分,因為我沒有很認真設定的原因,所以他基本上就是個來搗蛋的傢伙而已啦XDD

另外我居然這麼晚才回留言,真是抱歉(汗
總之感謝您的來訪囉!
2018-05-09 23:00回覆
互為勁敵的男女主之間的愛情感覺特別甜蜜w
我還滿喜歡這種充滿博弈與拉鋸的愛情///▽///
女主用糖果做籌碼,然而男主用賭博贏得愛情,真的好甜w
不過我當初真的以為男主其實是不諳世事的魔物,還是會要糖果的那種XDDDDD
2017-11-04 1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回饋!一個晚上收到三份回饋真的讓人好暖心!
好敵手夫妻聽起來就很棒啊////
至於男主角,並非不諳世事,不如說他只是玩世不恭吧~
2017-11-04 18:45回覆

好甜呀好甜呀~~男主角真是別出心裁XD
一開始很可愛,後面又深情的很甜蜜
2017-11-04 06: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石上月的回饋!
男主角確實很可愛,但我更覺得他像個神經病XDD
因為前面太認真了,所以我就想後面寫得甜一點吧!
2017-11-04 18:39回覆

賭場作為主題頗刺激呢!拿糖果當籌碼也是可愛。
最後一句結語我頗喜歡,有種畫龍點睛的感覺:)


2017-11-03 23: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啊大神竟然來回覆我www
我也覺得賭糖果這個梗不錯,而且比起柔和甜蜜的愛情,我更喜歡這種硬派的XDD
結語謝謝妳的青睞!
 
2017-11-04 18: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