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吸血鬼搗蛋題:百年之後我會知道》

夜復一夜,幾百年的時間過去了,月光透過紗簾灑落在黑色的棺木。

喀滋~棺木的蓋子滑開,一個俊秀的少年坐起,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他的瞳孔漾著鮮豔的血色,逐漸沉殿為藍色瞳孔。他搔了搔黑色的短髮,拍了拍臉頰,直直的站了起來。

今天的氣味好像不太一樣,他的鼻子動了動,皺眉走到窗邊,然而沒有揭開窗幕,而是透過微風揚起的縫細去觀看。

街上熙熙攘攘充斥著人類,他們奇裝異服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套句女巫的話,他們的模樣才沒那麼奇葩呢!

想來今夜是萬聖節,人類扮成他們想像中的鬼怪,手拿著南瓜製成的提籃,挨家挨戶的問「Trick   Or   Treat?」,除了他的這戶。

他討厭人類,雖然他也曾經是人類,但是他不是人類後,他越發不能理解人類怎能如此惹人厭惡。

他不想被打擾,首先請小幽靈幫忙把自己的宅院搞成了鬼屋,結果愚蠢的人類反而爭先恐後搶著來鬼屋探險、直播直況等,門庭若市,搞得他氣炸了。

於是他催眠個議員買下這,還請了保鑣看守,隔天女巫便拿著報紙指著頭條說上報了,標題寫著某某議員買鬼屋只為金屋藏嬌,副標寫著多元成家的可能增加等等,他氣得撕碎了報紙。

最後他選擇買回房子,把所有窗戶的玻璃換成外面看不進來、裡面看得出去的單向玻璃,再砸重本裝了一層又一層的保全。久而久之,加上居民的加油添醋、以訛傳訛,他得到了寧靜。

他特別討厭萬聖節,雖然小幽靈跟女巫很喜歡,認為那是他們才有的節日很光榮。萬聖節可是那個女人的忌日,一個讓他分不清是愛還是恨的女人。

他名艾倫,本是個平凡的青年,一個小有名氣的裁縫師,還有個美麗的未婚妻麗莎,在結婚的前三天,他們違反村莊的禮俗夜會,遇到兩道黑影竄動,樹林裡的樹被纏鬥的黑影弄得東倒西歪。

他護著女友躲在樹後,不一會兒那交纏的黑影分開,一邊是少了一臂半人半狼,狼人結實的胸肌上充滿了利爪撕過的痕跡,一邊是位妖艷的女子,身上的衣料很少,倒不是她穿的少,而是她的衣物破碎到衣不蔽體。

「混蛋,老娘的衣服都碎了!」女子指著狼人破口大罵。

「你連本王的手都卸了!」狼人愣了一下後,額爆青筋。

「你再不逃跑,老娘連你的頭顱都卸掉!」女子冷哼一聲,揚起手,就往狼人方向撲過去。

「大話!」狼人吃力的閃躲著,顯然兩人的實力差距很大。

「啊!」狼人被挖去一塊肉後,躲在我身後的麗莎尖叫出聲。

「補給品!」狼人饑渴的撲向他們,眼神貪婪。

「我不想死!」我被推向狼人撲過來的方向,而她轉身頭也不回的跑了,另一端的女子趕了過來,卻不及狼人近距離的撲咬。

我的肩膀傳來劇烈的痛覺,咬牙將視線轉過去,我倒抽了一口氣,我的肩膀幾乎被咬走了,連骨頭都缺了一塊,我感受到血液從傷口衝出,失去意識。

「呃…你好,我是德古拉。」迷濛的張開眼,面容姣好的女子映入眼簾。

我環視周遭,是一處華麗奢靡的房間,我向窗外看,一片玫瑰莊園清晰可見,再向外是廣大的森林。

等等,為什麼我可以看得那麼遠?我想到昏迷前的記憶,轉頭看了一下肩膀,完好無初。她說她是德古拉…那不是吸血鬼伯爵的名字嗎?

「你不是德古拉,你是誰?把我怎麼了?」

「愛蓮娜,為了救你,只好把你同化了。波及到你實在是不好意思呀!」她對我揚起微笑,一股怒氣沖上來,我揚手打了她,她被我打飛卡在牆壁裡。

「知恩不報,看來老娘要好好教你規矩了。」她堅難的從牆磚中爬出,一個閃身,到我身前,把我打趴在地,身上的骨頭還被拆成一節一節的。

她說死不了,會恢復的,就坐在我身上開始娓娓道來。

她說她聽聞有個打破協議濫殺無辜的狼人在附近,想說去教訓教訓。

她說她以為吸血鬼的統稱是德古拉。

她說吸血鬼只能晚上出去,白天皮膚被太陽照到會燒傷,而且好的很慢很慢。

她說吸血鬼咬人可以只喝血也可以同化,不過同化並不一定會成功。

半個夜,我斜眼瞪著她,和她的右手手腕上如玫瑰花瓣的紅印。待我身體好後,她搔了搔頭,忽略我滿腔的恨意,說她教我如何當個稱職的吸血鬼。

我嘆了一口氣,表示要先去找麗莎報平安。

剛到村莊外的森林,我便知道不用進去了。因為我在森林的暗處,發現麗莎與我店裡的學徒,光著身子交纏在一起,空氣瀰漫著兩人作噁的氣息與喘息聲。

我轉身回到那有著玫瑰莊園的古宅,愛蓮娜什麼也沒說,只是讓給我一個空間。

直到某一天,她踹開房門,將我從那棺材拉了出來,接著拉開窗簾。

在我與她快燒死的時候,她闔上窗簾,對著我說,痛才是活著。

我跟她纏著紗布當木乃伊將近兩個月,其間她夜夜踹門,教導我一些吸血鬼的事情、坊間的新聞趣事,介紹同族或別族的人給我認識,還將名下的財產都過戶給我。

我並不是沒有疑問,只是她不說,我便不問。

我與她共同生活了三百年,年復一年,每天拌嘴互毆,我想我是憎恨她的。

因為她,我失去了原本的所有。

認識她的第三百年零一天,我在睡夢中感覺有些吵雜,並未上心。

到了我張開眼的時候,我出不去棺木,只聽見外頭激烈的戰鬥聲。

「尤金,你當真要殺我?」

「不是我要殺你,而是神要驅逐你。」

「你一世又一世入教為神父追捕我,也是某種赤裸裸的迷戀呢!」

「願上帝憐憫你。」

我無力的趴在棺材板上聽著,直到隔天晚上,女巫將棺材上的釘子都拔掉,將棺材扛出地窖,哭喪著臉盯著我。

我才知道,她早就知道她這次會死。

當晚認識的妖魔鬼怪都來了,意思意思的奔喪一下,曲終人散後,我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古宅棺材中,我想念她了。

「Trick   Or   Treat?」我朝門口看了過去,那站著一個金髮灰眼小女孩,穿著黑色的洋裝,戴著黑色的帽子,用手敲打著我的門。

我僵了僵嘴角,她抬頭望向我,在我以為她瞧見我時,她又用力敲了幾下門,我倒抽一口氣,她的模樣幾乎是縮小版愛蓮娜。

「不給糖就搗蛋,識相點就拿糖出來打發老娘!」她對著我的門大吼。

我扶了扶額,不打算理會她。

但是過了半個小時,她還在我的門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好奇的看了一下,那小妮子拿著匕首在房子的門板跟門前的磁磚刻畫圖案。

「滾。」我拉開門扉,瞳孔漾起紅光,對她下了催眠的暗示。

但她並沒有像我想的就這麼走了,而是走了進來,拖了鞋,按下電燈開關,我不適應的瞇了眼。

「過得挺寒碜的。」她嘴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你……」我拎著她的衣領,正打算把她丟出去,門被踹開了。

「吸血鬼艾倫,上帝要驅逐你。」一個金髮藍眼的俊美神父拿著十字架造型的劍往我的方向刺。

「喔~尤金?」那個聲音……在無數個黑暗之中,想忘也忘不了。

「哼!」神父冷冷哼一聲。

「等等!」小女孩跳到我身前舉起雙手。

「人類別礙事。」尤金一腳踹開她,我們打了起來,吸血鬼的體能比人類好,但這個神父敏捷的不可思議,劍術高超,我居於下風,眼看下一秒就要被貫穿心臟了。

「吸血鬼並不一定自願是吸血鬼的,而且大部份人都挺好的!」我瞇起眼,愛蓮娜擋在我身前,她握住劍身一步一步向前走,不讓尤金抽剣,而尤金也愣在原地,接著我見她右手持著匕首刺入尤金的心臟,拔出。

那右手手腕的花瓣印記鮮艷如血,映入我的腦海,眼前的小女孩與愛蓮娜的影子重疊。

「愛蓮娜?」尤金皺眉,摀著濺血的傷口倒地。

「嘖,現在才發現…我來是要說,我欠你一個道歉,對不起。」愛蓮娜沒有抽出尤金的劍,倒地前回頭對我笑了一下,那是我見過最醜的笑容了。

我冒著反噬的危險,抽出劍捏碎,果然吐了一口鮮血。我咬了她,用她教我的方式同化她,不過她出現了排斥現象,命懸一線。

因為昨晚的騷動,引起注目,不得不徹夜搬家,我將她帶回了有玫瑰莊園的古宅,古宅早就修復好了,如同我們一起生活那三百年的模樣。

我不管她的體質抗拒,或任性的刻意忽視,每天對她進行同化,就這樣弄她個半生不死一年多。

「唔……」愛蓮娜緩緩的張眼,我對她揚起微笑。

「你好,我是德古拉。」

「艾倫?」她詫異的看了我一眼,接著摸摸胸口,怒視。

「這才是扯平。」我淡淡的笑了。

「你們居然都沒死……」被我扔在牆角沒什麼照看的尤金不敢置信的跳起。

他居然跟她同一天醒?我隱約的不太開心,認為他應該昏死久一點。

「嗯,你也是了。」

「我?」他翻了白眼暈了。

愛蓮娜,幾百年的光陰我依舊不清楚是愛你還是恨你,往後百年,我想我會知道。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