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瀰濃-

炙熱的夏日,微風輕巧地吹過我的臉龐,田園裡短暫的生命稍縱即逝,孩子們手拿著捕蟲網,頭帶著斗笠,自由穿梭於田園小俓之間,迫不及待地尋找水裡游的,樹上飛的,地上鑽的未知生物,田園的溝渠如同羊腸小徑,可以從自家後院行經無數個未知旅程。還記得那一年,夏日的來臨,喚起了無數小生命在稻田中自由地暢遊稻穗後的秘密!那時的我才八歲,我走在兩條以水為界的灰色泥牆上,一邊種著檳榔樹,一邊種著青綠色的稻田,在不遠處清晰可見土地伯伯的家豎立於田野之中,當時稻苗剛豎立於土地上,灰色泥牆下流出無數新生命,黑頭圓扁留著一條利落於擺動的小辮子,以泥為家,以水維生。

      孩提時代玩心大發之時,每每回到客家人口中的『瀰濃』時,便曉知再次擺脫城市的喧鬧,來到人最初建立夢想的地方,沒錯,用中文說那叫『美濃』,最讓人直接聯想到的莫不過是:油紙傘.粄條.菸葉.花布.擂茶……,這一些都獨具客家特色,不過客家菜色總是以鹹味濃出名,油亮亮的控肉就是最好的例子,早期客家人從大陸一省翻山過海,定居的第一件事就是佔地為王,自然客家農民,必須做出長時間能保持住體力的美味佳餚,客家人一向以勤儉為美德,延續至今,故客家村的農民們,總穿著一件香蕉衫,帶著斗笠,肩扛著鋤頭,朝九晚五的工作,以供應生活的來源。

      現如今,美濃仍是一個純樸的鄉下,但跟我九年前經歷的有所不同,八歲的那年,我總跟表哥表姊們成群結隊,帶著撈網,提著桶子,蹲在稻田旁,捕捉蝌蚪寶寶的身影,有時一待,整個大中午,甚至下午,都沉浸在撈蝌蚪的喜悅當中,水中數千隻蝌蚪隨著漣漪點點踏啊點點踏,彷彿製造一場音樂會,如雨般拍打於水面上的波動,宛如大鼓敲擊出的震盪。但九年過去了,現如今我已老大不小的年紀,處在花漾年華的十七歲,每當回鄉時,總見著豪宅一棟棟豎立,蓋住美濃山的身影,心底如空城一般,被搶匪洗劫一空,感覺失去了方向,再也沒有當時孩提時代的快樂了。

      一年前的那時,我同時失去了我摯愛的外婆以及和我同居屋簷下的爺爺,自從一年前見過人生老病死的大場面後,媽媽似乎迷失回鄉的意義,再也無法隔夜住宿,只能短暫地交代守在外婆身邊的哥哥,好好保重身體,而隨著我的年紀增長,我也失去了回鄉和親戚玩樂的樂趣,到了現在表哥表姊們大了工作了,只剩我和表弟正值讀書黃金期。但每逢過年,親戚還是不免齊聚一堂,一起吃吃飯,修修頭髮,互相紅包問候;而在鄉下待的發悶的我,決定和表弟騎著破舊不堪的鐵馬,如浪人般,騎進未知的路間,一路上都是未見過的房屋,當下一個彎,便決定了旅程,兩人如浪人般隨性遨遊,當回程之時,我們倆迷了路,但卻找到了方向,看著遠方熟悉的建築,便不自覺被吸引過去,一條泥石混雜的康莊大道,不自覺地拜訪了先人的住宅,不自覺地看見了熟悉的家,不自覺地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那,是喜悅,找回了快樂的喜悅。

    如果你經歷過那美好的單純年代,想必你必經和同儕追趕跑跳,和父母乘坐在鐵馬上,行走於阡陌小路之間,懷念起來,真的令人又愛又恨的,如果能選擇,可否再一次體驗那無憂無慮天真純邪的時候,能當著朋友的面,大聲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能當著已逝之人的面,說一聲「我愛你!」

,但這一切人生只有一次,惋惜的是後悔,可惜的是沒有把握當下,嘆息的是不能重來,不過對於我來說,人生在世隨遇而安知。雖然天帶走了我的太陽與月亮,卻照亮了白天與黑夜;雖然歲月帶走了我的童年和容貌,卻帶不走我的堅持;雖然緣分就是如此短暫,卻留下了證據。而真相便是,時間帶走了外在,留下了屬於每個人的美好回憶,有些事要及時,愛要說出口,珍惜要用心,一旦擺脫了便了無遺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