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取名額招募中|打造完美寫作策略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仙途之上(2018虐心作品)

算是前置文(?

總之腦洞紀錄個,2018正式開坑的前置這樣(   ´▽`   )ノ

登仙道上,五道關卡,愛恨貪嗔癡。

癡者,癡心妄想。

嗔者,嗔怪怨怒。

貪者,貪念無底。

恨者,恨別離苦。

愛者,愛難廝守。

凡欲登仙,必過五關,方得脫俗仙途。

「神尊,您生來仙胎,何苦歷那登仙五劫?」衣袂飄飄的仙人苦口婆心的勸。

「正因生來仙胎,未曾歷劫,無嚐凡心滋味,是以闖過五關來試煉自己。」輕斂眼眸的仙尊嗓音淡然。

仙人還想再勸,卻聽得一道蒼老嗓音:「他若想去,便讓他去。」

「仙老。」仙人垂首,行禮如儀,退至座下。

仙老拄杖緩步行來,目光如炬望向神尊,「你可想好了?清虛。」

仙尊淡漠應聲:「是。」

仙老揮袖,「那便,去吧。」

登仙道前,仙尊踏雲而至,一身仙風,清逸超然。一飛身,便入了登仙關口。

癡心妄想。

「清虛,你果真是神仙啊?」脆生生的女聲輕快傳來,對方一雙慧黠的眸子流光四溢,燦若繁星。

「神仙,也能談情說愛嗎?」

神仙自然不能談情說愛,然為何他心裡會隱隱發堵,絲毫不願?

「神仙修行,需清心寡慾,何來情愛。」揚袍揮袖,眼前窈窕清麗女子消失無蹤。

嗔怪怨怒。

「清虛,你真的不在乎我啊?我都傷成這樣了,你也狠得下心。」仍舊是脆生生的女嗓,帶著埋怨,燦亮的明麗眸子水色泫然。

「清虛,你倒是看看我啊?」

咎由自取,他何苦關懷。然而他卻滿心焦灼,伸出的手在半空中硬生生僵住。

「不過作假,我何須當真。」嗓音轉冷,掌心一抹將眼前委屈的人影揮除。

貪念無底。

「清虛,你瞧,月色這樣好,你不留嗎?」還是脆生生的女音,如今帶著濃濃睏倦。素白小手輕揉朦朧雙眸,努力保持清醒。

「清虛,我想你留久一點啊。」

他是神尊,如何能停留在凡人女子身邊。然為何步伐難以挪動?

「我不能留,我不能留。」咬緊牙關,額際冷汗涔涔,他逼迫自己抬起腳步,轉身離開。然而連自己,也尋不出理由說服自己堅持。

恨別離苦。

「清虛,我走了啊。清虛,我真的走了啊。」依舊是脆生生的女聲,手握行囊的纖細身影單薄瘦弱。古靈精怪的眸子猶豫的望過來。

「清虛,你不挽留我啊?」

自然不能留,為何要留。於他而言,她不過是一介凡人。然為何,他眼眶酸澀,滿心疼痛。

闔上雙眼,他忽略眼角幾乎墜落的淚水,「仙途之上,本就分離聚散無常,毋須執著。」縱使他幾乎要拔腿狂奔,追回她來。

愛難廝守。

沒有聲音,沒有影子,只有一座晶瑩剔透的水晶棺,還有跪在棺旁的他。

「仙尊,你明知這是徒勞無功。」

「仙尊,你明知這於法制不合。」

「仙尊,你明知不能挽回一切。」

「仙尊……」

「仙尊……」

「仙尊……」

「仙尊……」

「閉嘴!」他放聲大吼。

明明絲毫沒有記憶,為何說出的話語如此熟悉。

「若不是你們、若不是你們,曉月會如此嗎!她不過一介凡人,你們竟動用七星罡天陣!」

曉月,是誰?

「仙尊,你也知曉此女乃凡間女子,為何仍執意於她。」蒼老的嗓音傳來,他雙目通紅望向仙老。

「曉月不同於其他人!她是!她是……」他張著眼,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仙老嘆息,「仙尊,你動心了。仙途之上,七情六慾如何能留。仙尊,你明知,卻故犯。」

「這如何能控制!不識情愛,不知不覺,一識情愛,教我如何割捨!」

緩緩起身,他手扶水晶棺,佈滿血絲的雙眼猙獰可怖,墨黑的青絲,自髮尾開始,逐漸霜白。

天若有情,天亦蒼老。

仙若識愛,仙亦成魔。

「我管它仙規為何,我只要你們給曉月償命!」

無法控制的思緒,無法掌握的行動,渡不了的情劫;過不了的情關,破不了的魔障。

一甩袍袖,蒼玄劍出,仙氣不復,只餘沖天魔光。

登仙道外,仙老嘆息,「清虛啊……終究沒能放下。」

仙人拂塵一甩,肅然大喝:「眾人備戰,擺誅仙降魔陣!」

登仙道支離破碎,魔氣滿盈的仙尊緩步而來,雙目腥紅,一身殺伐。

「曉月呢?」他問。

「曉月姑娘的棺材,被沉在東海最底。」仙老答,蒼老睿智的眼望過去,「清虛,冷靜。」

仙尊不睬,再問:「為何要封我記憶?」

「不為此,你定會入魔。」仙老闔眸,「你身上魔障太重,為挽回你,我們只能施以此法,抽出你神識中的記憶,奈何難以化消其中魔氣,只好將其轉化成現今的登仙道五關。」

「原來……」仙尊扯唇,狂笑,「你們都是害了曉月的人!你們!都是你們!」

飛身上前,長劍凌厲。仙人早有準備,一聲令下,誅仙降魔陣開啟,誅仙,降魔。

煙塵盡落,仙尊跪倒在地,一身血汙。

他抬眸,空洞的眼底一片黯淡。

「曉月……曉月……我是清虛……曉月……嘻嘻……」喃喃自語,無端輕笑,竟已是癡傻之狀。

仙人面色端肅,手中長劍抵上仙尊頸脖,「清虛仙尊,不守仙規,按律,該斬。」

仙老手一抬,「罷了,讓他走吧。」

無處可去的仙尊,一身仙骨已廢,連步伐都顛三倒四,踉踉蹌蹌的來到東海邊。

「曉月……曉月……」他記得的,有人同他說過,他的曉月在東海海底。

腳下一踏,墜入海中。

東海海底,沉埋多年的水晶棺依舊晶瑩,裡頭裝載的身影依舊窈窕,面容多年來未曾改變。

霜髮晶瑩的人影靜靜趴伏在水晶棺上,伸出的手恰恰如同擁抱模樣。最後一口氣已全然斷下,他早就沒了氣息。

登仙道上,五道關卡,愛恨貪嗔癡。

問世間,最難解是何物。

縱是神仙,識得情愛,也甘心生死相許。

大概是仙啊魔啊的虐心文,2018正式開坑,嗯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哎呀~好虐呀,單看前置就這麼虐了,正文不就是虐虐更健康(喂)
2017-07-12 16: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很虐,自己做大綱做到下不了手Orz
可是虐心怡情嘛~~~
2017-07-13 10:1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