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仙門丫鬟》 第四回

第四回   林中遇得老道人

        「筍兒,筍兒,你在哪兒?」哼哼唱唱,若嵐踏著輕快腳步在竹林裡繞啊繞的。

        清晨時分,露霧未散,若嵐一早便進草屋附近的竹林尋找筍子去,雖然基本的食物蓮軒君都會讓浩然從易家帶上山來,但若嵐更喜歡這樣自己尋尋覓覓。

        背上竹簍已有兩支新鮮的筍子,若嵐卻還想多找一些,好在入冬之前做些筍乾儲存。

        「姑娘,你是誰?怎麼會在這片竹林裡?」

        「咦?」一聲蒼老聲音響起,若嵐不禁背脊發涼,這一大清早的怎麼會有人?

        關於仙門的常識若嵐在與浩然的閒聊中知道了不少。

        修仙界有五大仙門,靈湖易家便是其中之一。這五大仙門為修仙界的翹楚,他們守護著真實存在的〝仙門〞,仙門的彼端並非仙人的領域,而是一個充滿妖魔鬼怪的世界。守護仙門是為了避免鬼怪禍害人間,但仙門裡充滿修道者追求的機遇,因此五大仙門定期會開啟,提供修士們歷練,而這之中難免會有闖出仙門的妖怪,所以人間多少會遇上一些。

        「小姑娘?聽見我說話沒?」聲音又呼喚了一次,顯然正是對著若嵐。

        身子僵了一會兒,若嵐鼓起勇氣,既然自己會來採筍,怎就不會有人跟自己一樣趁著露霧未退來採筍呢?索性回過頭說道「你又是誰?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是誰?」

        前方幾步距離的石頭上坐著一個白髮蒼蒼的小老頭,他捋著白鬚又問「這靈湖畔要不是易家修士便是靈湖山莊的居民,你是哪個?」

        打量眼前的小老頭不像妖怪,若嵐如鈴鼓般搖頭,非常誠實「都不是。」

        「那是敵人了?」小老頭瞇著眼又問。

        若嵐輕笑「倒也不是。我這麼弱小,根本不是易家道長們的對手。」

        「那麼...來靈湖求仙緣?」小老頭追根究底了起來。

        對於這個說法,若嵐卻僅是苦笑著「不瞞您說,一開始是,但看來是無緣了。」

        「緣一字,難懂難解。」小老頭瞧著若嵐,很是順眼。

        「也是。」這麼個緣字讓若嵐覺得沒必要兜圈子「其實我是讓蓮軒君帶進來的,目前就是個煮煮飯的丫鬟。」

        小老頭頓時明白。

        雖說他在易家總是見首不見尾,卻是極有地位的人,對於靈湖最近的重要事不會不清楚。蓮軒君帶了一個女孩回到靈湖,在易家可是鬧得沸沸揚揚,易家明面上沒有什麼爭論,但私下可就頗折騰蓮軒君了。

        偏著頭,小老頭看著若嵐露出感慨的神情。

        緣分,真的很奇妙。

        「能把你那兩支筍都給我嗎?」小老頭指著若嵐籃裡的竹筍問道。

        若嵐倒也乾脆「如果您需要就先給您,我再找就是了。」

        「謝謝。」接過筍子,小老頭指著身後一只用錦緞包裹的東西「能替我將那個拿過來嗎?」

        若嵐不疑有他的走到小老頭身後,東西不小,得用兩手才能抱起「老爺爺,您這樣拿的動嗎?」若嵐想到小老頭手裡還抱著兩支筍子。

        「那你能替我暫時保管嗎?」

        「可以是可以,但我們素昧平生...咦?人呢?老爺爺?」才回過頭小老頭卻不見了?竹林還算視野寬闊,但這會兒卻已看不見任何身影。

        「那是把好琴,你可要好好保管,琴譜也在裡頭,喜歡的話就學學吧!」風吹過,竹林沙沙作響中夾雜著小老頭的聲音。

        若嵐一慌差點弄掉了手中的琴「咦咦?等等!老爺爺您是誰啊?保管東西也得知道您是誰啊!」

        「真兒見到琴便會知道了。」聲音迴盪,顯然已更加遙遠。

        「真兒是誰啊?老爺爺?老爺爺?」若嵐呼喚著卻再沒得到回音,一臉茫然的站在原地,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真兒?難道是蓮軒君?若嵐想起來,蓮軒君就叫易真。那樣的輩分又能如此稱呼蓮軒君,大概是易家的長輩吧?

        不敢多作停留,若嵐馬上回草屋去,小心翼翼的將琴藏好,直到蓮軒君與浩然過來吃早飯時才又搬出來。

        沒有任何隱瞞,若嵐將早晨遇上小老頭的事一字不漏的說了一遍。

        將錦緞拉開,看見一把再熟悉不過的古琴蓮軒君顯然十分詫異,然而更令他意外的,卻是琴邊夾著的琴譜,也是若嵐口中老爺爺允許她學的琴譜。

        琴譜名為《靈音譜》是老祖〝易渠生〞的獨門功法,易姓徒子徒孫都未必能夠學習,是一部易家幾乎要成絕學的修仙琴譜。

        「師父?怎樣?是好東西嗎?」浩然已不客氣的扒起飯來,當然也不忘記湊過來。

        蓮軒君望了望神情不安的若嵐,緩緩開口「這是易家家傳之一的古琴〝日月沉浮〞,而你遇上的人恐怕便是人稱〝靈湖老叟〞的,我們靈湖易家的祖爺爺。」

        浩然差點把一口的飯給噴出「若嵐遇上老祖爺爺?老祖爺爺不肯露面都幾年了?竟然被若嵐給遇上?」

        不管浩然的驚訝,蓮軒君繼續說「既然祖爺爺允諾讓你學琴,那你便無需顧慮其他。」

若嵐受寵若驚的愣著。

        「琴譜會看嗎?」蓮軒君問。

        若嵐稍稍回神,點點頭「會些,因為我娘是...教過我一些。」

        聊過,所以蓮軒君和浩然都知道若嵐的親生娘是名妓女,而且還是某個城裡紅極一時的名妓。

        「《靈音譜》不是一般琴譜,是一門修仙功法,我會帶著你修練,所以不必太過擔心。」因為一些緣由蓮軒君接觸過《靈音譜》,是易家除了老祖外少數修練過此譜的人。

        「修仙什麼的...我...」在沒人肯收她為徒起,若嵐便不敢奢望自己能夠修仙,能有今天這般安靜閒適的生活她就已經滿足。

        「哎呀呀!我就說嘛!還是撞一個契機比較快啊!我在這附近悠轉這麼多年,怎就不讓我遇上老祖爺爺啊!」浩然放下飯碗,大呼不滿,同時用筷子指著若嵐說道「本公子遇不上,不能學,你可別說讓你遇上了,你還不學啊!這可會噎死本公子!」

        若嵐趕緊摀起嘴,兩眼眨呀眨的看著浩然。

        被浩然這麼一說,她倒真不敢說什麼自己沒資格學之類的推託之詞,撞上機緣的人都沒資格,那麼沒有撞上的,情何以堪?

        這樣的結果讓蓮軒君滿意,他撥掉浩然指著人的筷子,語重心長「你少偷懶些,免得哪天連若嵐都追上你了。」

        「那我就乾脆投河自盡算了!」浩然攤了攤手。

        若嵐慌張「我不會追太快的!所以小年你不要投河自盡!」

        浩然險些跌到椅子下「你這麼說我該怎麼回答?」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看起來非常和諧。

        蓮軒君安靜的看著。

        浩然是蓮軒君擅自帶回靈湖的異姓弟子,雖然性子不難相處,但就是與其他靈湖弟子不親近,看著他與若嵐的相處蓮軒君很是欣慰,心中不禁期望他們倆能在修仙之路上一直互相扶持。

(待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