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同人】 夜蝶 [其逸其]

從我女神團SNH48的MV劇情改編成的短篇

建議搭配《夜蝶》食用~~

1.敖子逸·再次見面

我站在昨天那棟陰森的大宅門口。

我看著恣意攀爬在圍牆柵欄上的藤蔓,這裡感覺就跟荒廢了沒有兩樣。

可抬頭看二樓的窗口,卻又好像隱隱約約能看到光。

昨天那個人,他到底,是人,是鬼?

我深吸了一口氣,推開了有點半掩的門板,裡頭還是像昨晚一樣的漆黑一片。

站在黑暗中,我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的對著空氣說話。

「有人嗎?這裡有人嗎?」

我越說越覺得背脊發涼。好想跑。

而且我覺得,我聽到了一些很奇怪的聲音。

轉向身後的大門,我抬起右腳,蹲低身子,微微向前傾,倒數開始。

我在心裡默數著,三、二、一!跑!

「誰!」

突然,昨天的那個聲音,凌厲的喊了一聲。右腳尖剛碰到地面的我差一點沒站穩給摔了。

我站直了身體,僵硬的轉過身去。  

「你⋯⋯你好⋯⋯」

我明白了,不作死就不會死。

我現在,是不是該去死一死。

看著眼前蒼白的人,我有點害怕。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他開口了。

他的語氣中摻雜著疑惑,更多的是防備。

我應該給他什麼好的理由原因?

「我回家順路看見門沒關好,就不小心進來了⋯⋯」

他眼神不變的看著我。我知道,這理由太扯。

我想了想,在身後扯下手上戴著的手環往身後一扔。

「啊,我昨天有東西掉了,我回來找找⋯⋯」我左看右看前看後看,裝作很驚奇的撿起手環,「哦,找到了,打擾了。」

我轉身就想往外走,他卻叫住了我。

「等等!」

我顫了一下,裝作若無其事的回頭看向他。

他不會要對我不利吧?

難道我就要命喪陰森古宅嗎?

不可以啊,我們故事的另一個主角連名字都還沒出現就結局會被觀眾毆打的吧?

再說這才剛開始不到三分之一呢!

「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

所以這個意思是⋯⋯

「呃,不,我,我叫黃其淋。」他有點慌亂,「今天的事一樣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哦。」

「我叫敖子逸。」我心中一直有個問題不知道要不要問,「那個,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我覺得這個問題真的有點蠢,一個鬼會跟一個人閒話家常嗎?

「你覺得我是什麼,我就是什麼嘍。」他微微笑了。

所以果然是人嘛⋯⋯

我還個問題。

「那個,你為什麼要住在這裡⋯⋯?你不覺得恐怖嗎?」

「恐怖?不覺得啊!因為是我家所以不恐怖。」

「你從一出生就在這裡了?」

我有點驚訝,我記得我出生的時候,這棟房子裡真的沒有人。

「不,是我爸媽後來讓我一個人住進來的。」

「一個人?」

「是啊。」他眼波流轉,「我啊⋯⋯」

突然一陣冷風吹來,「哈啾!」我打了個噴嚏。

黃其淋停了下來。

「沒事⋯⋯」,我揉了揉鼻子,「你繼續說⋯⋯」

他頓了頓,伸手只想後方漆黑看不到盡頭的樓梯,「我們上樓說吧?樓上比較溫暖,別在這吹風。」

要我上樓⋯⋯?

我可以拒絕嗎?

樓上感覺更恐怖、更像鬼屋。

他到底怎麼住在這裡,又怎麼會住在這裡?

2.黃其淋·第一個客人

昨天我屋裡來了一群白目的小鬼,我利用住進這裡後裝上的第一個自動開關門的機關把他們嚇跑了。但是有個人嚇到跑不動。

我下樓去看了下,他長得清秀,因為很害怕所以一直顫抖著。

我輕聲叫了他卻嚇到他。

現在的人都喜歡自己嚇自己嗎?

我跟他說了趕緊回家。他就離去了。

今天,他又來了。

他到底想幹嘛?劫財劫色?

可是他還把我當成鬼⋯⋯

他到底想做什麼⋯⋯

我再次去查看,但他又嚇到了。

他讓我開始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腦子。

跟他聊幾句話,他說他叫敖子逸。

突然吹來的風讓他著涼,打了個噴嚏。

所以我找他上樓說話,他可能以為我要對他不利吧?

他看起來很惶恐很害怕。

他眼珠轉了幾圈後點了頭,「好吧⋯⋯不好意思打擾了。」

我領著他走上樓,他冒了一路的冷汗。

二樓的裝潢跟一樓完全不一樣。

我覺得二樓很現代很Fashion。

他一看到這轉變,好像有點遲疑。

拜託,誰會住在像鬼屋一樣的房子啊?

「這裡跟樓下⋯⋯也差太多了吧?」

「當然,我可不想晚上起床被自己房間的裝潢嚇死。」

「那為什麼不把一樓也修一修?」

他看起來是來勁了。

這幅畫摸摸,那片牆摸摸,看到東西就摸。

「因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就不會被嚇到了。」我靠近他一步,他整個人貼在牆上,我湊近他耳邊,「而且這樣,很有格調。」

「格⋯⋯調?」

「當然,一成不變很無趣。」

我看著他的眼睛,清澈透明。他的臉,紅撲撲的。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和他現在的姿勢非常怪異。我剛剛為什麼會這麼做?

發現到自己的失態,我向後退了一步。

「抱歉⋯⋯」我想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我轉開門把,「請進。」

我拿了杯熱可可給他。

「其實你是我第一個客人。」他有點懵的坐下,「你要聽聽,我的故事嗎?」

「好⋯⋯」

3.黃其淋·多年往事

小的時候,我就住在這座城市,那時候我很喜歡到處蹦噠。

家裡算是名門世家,所以不能常常亂跑,所以總是偷偷溜出門。

有一次趁著天氣好,瞞著管家偷偷爬牆出去買枝冰。

好不容易走到了冰店前,都選好冰也走到櫃檯了,突然發現口袋裡沒有錢。

一定是翻牆的時候掉了下來。

好像是發現了我沒帶錢,排在我後方的男孩遞給我一張鈔票。「嗯,用這個付吧!下次記得帶錢啊!」

男孩燦爛的笑容,讓我有點驚艷。

我一直記得那個男孩的笑,卻不知道他是誰。

後來又有一次,我在一次看到了那個男孩。在我對面人行道。

我想過去跟他說聲謝謝,想請他吃一枝冰。

我等著交通號誌變色。突然有人從後方一手敲暈我,我眼前突然模糊一片就向右倒去。有一只手緊緊抓著我,難道是要綁架我?

「少爺!」我模糊中聽到了管家的聲音。

然後我就昏了。

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是爸媽。

「小其!」

媽媽很激動的抓著我的手,「下次不要再亂跑了。」

她緊緊抱著我,「你差點被壞人綁架你知道嗎?」

那年,我就住進了現在這幢古宅。

那年,我國中。

我讓家裡人把二樓整修的溫馨點兒。

他們答應了,從那天起,我就一直被困在這幢房子裡。

現在,我都22歲了。

我的學習一直都是爸媽找來可以信任的家教到家裡來教我的。

他們很怕我出事。

直到昨天敖子逸他們一群白目闖了進來。

今天敖子逸的出現。

我都多久沒有跟外頭交流過了⋯⋯

昨天隱約覺得看過敖子逸。

原來,那年給我錢的男孩,就是他。

4.敖子逸·距離

難怪覺得黃其淋眼熟!

聽完他的故事才知道原來多年前沒帶錢就去買冰棒的白癡就是他。

我對於他爸媽的作法並不能諒解。

我不明白為什麼就因為這樣他必須被囚禁在這棟古宅裡,沒有自由。

「反正都,習慣了。」他是這麼說的。

他這種人生,真的好無趣。

他不能出門看世界,那我把世界帶給他。

從那天起,我下了這個決心。

從此以後每天都到這裡報到。

我和黃其淋越走越近也越來越好。

「小逸,我喜歡你。」

那天黃其淋猝不及防的跟我告白了。

我答應了他,畢竟我覺得我也有點喜歡他。

從那天晚上起,我們的關係晉升到了牽手、擁抱。

每天晚上都壓著門禁時間回到家。

媽媽如果知道我根本沒和同學約在圖書館做報告而是到這裡玩,她一定會很生氣的。

5.黃其淋·計謀

「什麼都別告訴你媽,也不要搭理她,就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是這樣告訴敖子逸的。

他很害怕,也很惶恐。

他不敢讓家人知道,也害怕我們之間的關係被破壞。

那天晚上,吃了點炸雞喝了點清酒。

我把他推上床給辦了。

那天晚上,我替他打電話回家告訴家裡人他在做報告要做到隔夜。

敖媽媽是個特別開明的人,也沒有懷疑,反倒讚賞敖子逸的認真。

隔天我覺得有點難以面對敖子逸,他他卻裝作不在意。

他倒是有越來越多奇怪的小動作來勾引我的慾望和他進行身心靈上的結合。

他每次都很享受在其中,就像溫馴的小貓一樣。

後來,我爸媽出了意外,離開了人間。

那是我多年以來第一次踏出我家的門,去了醫院送了爸媽一程。

當初要我爸把我關起來的,他的小三。也到了醫院想要跟我爭遺產。

雖然我不懂為什麼要在醫院爭。

不過我可以給她沒關係,反正我有小逸就夠了。

但這輩子我最恨的人,就是她。

她親手葬送了我的童年。

以小三的身分欺壓身為正宮的我媽。

還千方百計想把我趕出家門。

她覺得她還年輕,還能攀上我,所以跟蹤我回了家。

她在我進門前,上前圈住我的手,我知道她剛剛在我的飲料裡下了奇怪的藥。

我也知道,敖子逸現在在我家。

我牽引著她走進門內,我看見敖子逸突然躲了起來。偷偷的看著我。

我帶著她走上了二樓,連房門也沒關就把她上了。

我還知道,敖子逸旁觀了這一切。靠在門邊哭了很久。

6.敖子逸·背叛、轉變

昨天晚上,我都看到了什麼?

說好黃其淋會跟我在一起一輩子。

說好他最愛我了不會變心。

可是他帶了一個女人回來,還像沒有人一樣的開了房。

黃其淋的那張床,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躺上去過的。

為什麼,那個只看過一眼的女人,理所當然的上了那張床。

我不能接受。

而且,我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她就是害黃其淋住到這裡來的小三。

為什麼他會跟他一輩子最恨的女人在一起?

我怎樣都想不通。

我坐在門邊,哭了好久。

不可以,我不可以讓那個下賤的女人跟黃其淋在一起,黃其淋只能,跟我。

我趁他們倆完事後往房內瞧一瞧,他們都在睡。

我到廚房裡拿了水果刀。

也許我喪心病狂了吧?可是我不想管那麼多了。

我走近那個女人旁邊。

黃其淋總說。

「小逸,你知道嗎⋯⋯我只要一看到你漂亮的臉,就很幸福。」

我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熟睡的女人。

黃其淋,你說,她的臉有比我漂亮嗎?

我拿刀輕劃過她的臉頰,滲出了一絲絲血花。

越看越不是滋味。

我高高舉起刀子往她胸口刺去,血花四濺。

我把她推下床,撿起黃其淋扔在地上的領帶,綑綁住黃其淋的雙手,把他的手固定在床頭。

將刀子隨意扔在一旁的地上,我安然自得的躺上剛才那女人躺過的位置。

真是骯髒。骯髒的一切。

 

7.黃其淋·終章

我醒來的時候,感覺雙手不聽使喚。

才發現,被綁起來了。

看著身旁的人,從昨晚的女人,變成小逸安穩的睡顏。

我明白,我成功了。

小逸替我除掉了那個女人。

我裝作掙扎的做著大幅度的動作,弄醒了小逸。

小逸張開眼,眼神和以前的他不一樣。

多了些邪魅、多了些佔有。

他把我攬進懷裡,抵在他肩上,我清楚的看見那女人的屍身。

他推開了我。

「黃其淋,你只屬於我一個人。」

——————

很感謝還看到結局的人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