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寫書總是缺乏一種感覺。

      我一直以來都是將寫故事、繪圖作為樂趣在執行的,它們為我帶來平靜也帶來狂躁。

      最初我開始寫書的時候我並沒有將文字的意義給看在眼裡,甚至許多故事都沒有花上太多的時間在思考、思緒。直至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在我的手中經過,加上不斷重複閱讀對自身文筆帶來的不滿,我逐漸的開始思緒與了解更多文字上的意義,情緒上的表達、以及文語所能帶領你走向的幻境。

      痛苦就是這時候開始了,來得突然,卻不感到厭惡。

      故事的海洋總是無邊無際,他大概早已超越地球的範圍並逐漸的往星空延伸。他們像是午後的晚風,也像是劇烈的颱風。他們帶來暴雨、帶來滋潤。溫暖的可以令你平靜,更可以將一切燒成灰燼。寒冷的像是赤裸在北極,也可以在熾熱時當來涼爽。

      它們無法掌握。

      故事是海洋、既是星空。行走在這片星空之下流露而出的泉水中,思緒它們的模樣,並將它們化為文字、化為情緒、化為感受。這就是故事吧?我總是這麼想。可卻每當這種想法愈漸深刻──我撕碎自己稿子的次數便越來越多。

      我不是什麼文學系的學生,更沒有親自到英國學習真正正統的寫作。我只是一個簡單的觀望者。我站在原地抬頭望向星空,並走向另外一處,見識看似一樣卻截然不同的情景。

      每當我逼迫自己寫出一小段故事時,我總是觀看兩遍,並拿出另外一張稿子寫出另外一種思緒,接著想想後續,與接續。有時候都會結束在這一邊,我想要為自己、為裡面的角色帶來更多的情緒,更多的表達、更多的意義。

      試想一下吧。

      悲傷的哭泣,與:

      天上的星空像是遇到什麼樣悲傷的事情,月光閃爍飄盪著的淚珠

      溫和的柔風輕輕撫過女孩面龐上的淚珠,悄悄的撫慰她的心靈。

      強烈的樹擺卻不願止息,漆暗在月母的眼皮下悄悄逼近。

      在一小段中我試圖把周遭的情景都帶入進去,這樣我在接續的故事描寫中便不用特地花上一兩行進行描寫,但真正讓我疑惑的是,我辦到這件事情了嗎?

      我不清楚,因為在故事描寫當中會帶入太多的"自認為",這倒不算是一件壞事,真正的問題是你的故事描寫出去後的閱讀者並非只有自己。

      可如果,沒有"自認為"我該如何判斷事物呢?有時這些莫名的想法在我大腦中無謂的衝突著,而我很清楚明白這些都是屬於思緒的一部分,而我需要的便是理清他們的意義。

      那麼,你是怎麼認為的呢?在故事的描寫上。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