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掌中人

朽木雕像磨人型,筆墨紅妝畫珠淚

鼓聲笛響帷幕掀,牽絲動偶魁儡舞

巧手哀腔曲淒淒,悲歡離合梁祝戀

曲終人散踏旅途,孤人獨偶相依偎

爬山涉水少變翁,身死偶灰再相逢

文案:

天寒雪花飄,出生不曾觀父母臉,乞討七年百家施,七年來漂泊世間,不知何為命,只聞度今日。

今日欲去市集乞討時,見鄉民聚集在於一地觀看眼前之物,上前一旁觀看,見一翁於台上,老翁手掌絲線人偶動,一絲動偶舞飛揚雙目不曾轉睛,只見台上偶動曲淒,一種莫名的心悸,今生第一次觀看一人一偶擺動,見老翁唱著戲曲擺動魁儡舞蹈,而我目光著迷魁儡久而於癡。

曲終人散時,我依然佇立於在街上,老翁收拾舞台見我於佇立在街上,看我衣衫濫縷手一拋,一文錢丟在我手中碗上,說道:「天寒地凍,老夫錢財不多,去市集上買碗熱湯暖暖身吧。」見翁欲走,我上前道:「不知老人家明日是否繼續演出,小子我著實迷戀人偶戲曲演出。」

老翁回:「小生鑑賞,明日不再演出,吾明日即走,魁儡戲曲雖好,但不曾停留多日,喜於漂泊世上眾人觀,小子甚喜,是否拜老夫為師,奇巧淫技是老夫唯一生所學,愧為人師,多年來不曾收過一徒,一但拜老夫為師只能跟隨老夫四處漂泊。」

我心中一喜急忙跪著即回道:「小子也只是一名乞兒,無父無母了無牽掛,師傅授徒兒一拜,徒兒願學習有關魁儡戲一切。」

「那便隨我走吧,徒兒,好生學習。」師傅將我扶起,手於肩上說道

隨著師傅漂泊四處,授於巧手唱腔,每當師傅演出時,我之雙眼依然著迷魁儡身上,我奢望也能擁有屬於我自己的魁儡,過於幾年後,師傅由於四處漂泊身上多有病痛留根,師傅將我帶回他的居所,教受我雕刻魁儡,而將自己的魁儡贈於友人,而眼看師傅彌留之際道:「徒兒,為師將自偶贈於他人,並非不喜你,而是為師知道你跟著我這幾年來,想要一尊魁儡,而為師授於你雕刻之藝,是想你發自內心去雕刻自己所要之物,而不是拿著為師遺物表演世間,為師自知你深愛魁儡之物,莫怪於我。」

那一年,我將師父安葬於一地,我便拾刀雕刻木偶,人生第一偶,終身不離身,當我將木偶漸漸成形之際,某一日,我走在市集街道上時,遇見一名姑娘,一眼鍾情,隨即上前攀談。

黃昏相遇、月下亭見,猶如世上熱戀中情侶般暢談未來,上門提親之時,

伯父道:「一名街頭戲子也敢妄娶千金之女,是否太於可笑,我既不刁難你請自回。」

我欲道:「若無今生巧遇,小子也不知摯愛於此,伯父是可成全?」

聽我一言之後,臉色大怒道:「無房無田也妄想,受苦受難是我女,可謂門當戶對流傳也,我早已將下女許配於好親家,從今以後別再來找我女兒,而婚事也在近期,你若鬧,我便將你橫死街頭。」聽得一言,再見伯父之臉,只得離開,成日買醉,在伊人婚期前天,我便收到一封信上面寫道:「今生一緣,深藏我心,父母之恩不得抗違,此情此愛,下世還。」

我便將之前刻好的人偶毀去,從新雕刻,偶頭將伊人臉型附之上,磨硯繪臉,紅妝鳳冠著身,婉美絕倫,一生摯愛猶如眼前,我便著裝一身,浪跡天涯,四處漂泊,行山過水走萬里,濫縷病弱它不嫌,各地鄉村只知有一街頭戲子,舞台上有一具魁儡木偶,宛如嬌美,惹人見憐。

旅途上,路過那名街頭戲子的旅人都會聽見,那一名街頭戲子都會喃喃自語地跟木偶說話,每一夜、每一日,戲子都會將魁儡木偶梳髮容妝,告訴它自己的心情和今天所觀趣事,如觀那名街頭戲子會看見,魁儡木偶不曾隨地而放,觀看木偶眼神柔情似水,對面魁儡木偶如妻子般對待,每當深夜戲子睡去之時,木偶都會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那名熟睡的戲子,眼神中透露無比的溫柔直至天明。

又是天寒之日,雪花飄落於地,破廟之中,一名鶴髮濫縷之人,寫下紙條之後,頭靠著木偶頭旁閉著眼微笑道:「如今,黑髮化白髮,年歲已去,而妳猶如當年不變,壽命已到,我卻尋不得好偶師將妳留下,我不怕死去,只怕妳無好地所棲,這些年,隨著我四處奔波,妳…苦嗎?我不苦,而妳不曾離我遠去。」語畢之後,老人氣息已盡,而那尊魁儡木偶,微微睜開了眼,猶如妻子對丈夫的不捨,木偶的雙手環繞抱著老翁,嘴唇緩緩動了幾下,眼睛一閉,與尋常木偶無樣。

翌日,一名讀書人路過,恰巧停歇破廟之中,觀看四周之時,角落處,看見一名鶴髮濫縷之人,老翁坐於柱旁,一靠近,看見老翁閉眼微笑,身體無動,彷彿沒有呼吸似,身旁的女魁儡木偶雙手圍繞抱著老翁,像似人間一對恩愛夫妻,如膠似漆,正當手欲摸老翁之時,魁儡木偶忽然化成灰,紅妝鳳冠掉落一地,書生一嚇,再將手一摸老翁脈象,早已無氣息,而書生慢慢從看著老翁眼神往下一撇看到老翁手上有一張紙,便將老翁冰冷之手指扳開,再將手紙拿到手中觀看手紙上寫:「不求葬身,只求好心人將吾偶尋得好偶師,讓它有一地所棲,留存世間。」旅者看完之後便嘆息一口氣道:「世間萬物皆有靈,在下無意路過,剛剛又發生前所未有之事,再看老者你的遺言字條,如此用情之深恐怕它早已入靈,在下猜測在你身死一刻,它也願隨你離開,而你身未入土若不未有路人經過,也不會碰巧在下來到這想與你問路之時,才就地化灰。」書生將老者以及魁儡木偶留下的紅妝鳳冠一起葬在破廟旁一處空地,書生開口道:「在下不知老人名諱,所幸將寫成掌中人,而埋葬一事,只是在下一片心意,至於所託之事,在下也不可能達成了,索性將紅妝鳳冠一起與老者你葬下,願你們下輩子還能再一起。」語畢,書生欲要轉身離開之時,耳中便聽到一聲女聲:「謝謝。」書生聽聞之後,搖搖頭嘆息轉身離開。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