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返鄉

第一章   返鄉

一個大約10歲的狐狸小女孩和一位大約17歲的男孩子肩並肩的坐在黑色的高級沙發上。

「吶,我們約好了喔,春季時你要在這裡等我。」

小女孩頑皮的靠向男孩。

「欸~春季?春季還有很久誒,為什麼妳要去那麼久啊!」

男孩起身優雅地閃過小女孩的攻擊。

「哈哈,大哥哥很羨慕吧!媽咪說要帶我出去旅行,而且爸比好像也要一起去。」

小女孩摸著剛剛撞進沙發裡的頭,對男孩做鬼臉。

「超羨慕的~你爸比也要一起去啊,太好了,白狐你一定很開心吧!」

男孩蹲下,右手輕輕地拿開他裝鬼臉的手。

「恩,畢竟很久才能見到爸比一次。」

小女孩露出一個無比大笑臉。

「啊!但是這件事不能跟別人說哦,大哥哥我們約好了的。」

小女孩緊張地跳起來,映在男孩眼裡的臉瞬間放大了好幾倍。

「恩,我知道啦,我不是說過只要是你的約定我一定會遵守。」

男孩微笑,將另一隻手環著小女孩的腰,將她再次抱到沙發上坐好。

「不用擔心,春季我會在這裡等你,而且我還記得你最喜歡的季節就是春季了。」

男孩再次坐在小女孩身旁,牽著女孩的右手一拉,女孩一股腦地撞進男孩懷裡,俯身輕吻女孩的狐狸耳。

「這是約定的證明。」

小女孩的臉瞬間刷上一層淡粉色。

「啊哈哈,大哥哥記性真好。糟糕!快到出發時間了,我⋯我得快點去才行!」

小女孩往前一跳,奔向華麗地鐵製大門,但在距離大門一步的距離,小女孩停下了腳步。

轉身大喊。

「不見不散喔!大哥哥再見~」

砰!鐵製大門關起。

「白巧玥~白巧玥~!?白巧玥你怎麼了?」

滂沱大雨的聲音越來越大,漸漸地手心的冰涼感傳來,大哥哥的臉變得模糊,華麗的豪宅的沙發、吊燈離我越來越遠,房間裡淡淡的花香也消失了。

「恩?啊!對不起,剛剛稍微走神了。」

「你剛剛說什麼?夜灰鳶。」

「真是的!這是你第幾次走神了啊!最近你總是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只是稍微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天⋯⋯也是這樣的大雨。」

那天,7年前的那個春季,與媽媽一起出去的日子,跟柳潼靖最後見面的那一天,我想我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天的事。

「你還記得嗎?那天也是這樣的大雨,森林裡一片黑暗,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不敢喊出聲音求救,最後還跌了一跤。」

「當然,我怎麼可能忘記,你可把我嚇得不輕。」

「聽到奇怪的腳步聲去查看的時候,突然一個狐狸小女孩從懸崖上飛下來,如果不是我及時接住你,你現在就沒時間發呆了!」

「哈哈,沒辦法,當時太慌張了,雨天路滑的就不小心摔下去了~」

確實,那天我以為自己死定了,黑壓壓的森林裡我只聽得見追兵們一步步逼近的腳步聲,然後⋯⋯⋯

「刷—」踩空,身體飛出懸崖。

我還記得自己摔下懸崖的感覺,極速下墜的身體,大雨打在身子的冰涼,灰色的天空離我越來越遠,景物向火車一樣快速經過,然後突然一陣睡意襲來,我覺得好睏⋯⋯好睏⋯⋯

我在模糊的意識裡看見了爸爸。

「巧玥快跑!快跑進那個森林裡,爸爸跟媽媽會擋下追兵的,進去後就不要回頭!」

一向穩重的爸爸對我大喊著,但下一秒追兵的箭卻向我飛來。

來不及閃躲的我看見箭刺進了爸爸的手臂,鮮血飛濺,染紅了原本翠綠的森林。

「爸⋯⋯爸比⋯⋯你⋯⋯流血了,快!止血!對止血!可是我的力量⋯⋯為什麼!為什麼血停不下來!」

然而,卻有隻手溫柔的環抱著我,讓我僅存的思緒恢復了運作。

「沒事的,我們的乖女兒。」

「媽咪⋯⋯,媽咪!快幫爸比治療,爸比他受⋯⋯」

白色的光芒在我還沒講完時就映入眼簾,光芒包覆住爸爸的傷口,漸漸的傷口開始癒合。那是我一直憧憬著的白色光芒,跟媽媽白色弓箭上的光是一樣的,媽媽的力量很美而且很強大。

「冷靜下來了嗎?巧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之後妳的生活肯定會很辛苦,

但我們相信妳,相信妳一定能把金狐的惡行公諸於世,妳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媽媽拉起我的手。

「我們約好了喔!打勾勾,蓋印章,加油,白狐你一定可以的。」

「快走吧!追兵快來了!」

紅著眼眶,我隻身跑進了幽暗的森林。

接著四周黑暗包圍住我,而一個瘦瘦高高的人影離我越來越近,他隻身走向黑色高級沙發,手裡捧著一本大野狼與小紅帽的童話書,就這樣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高級黑色沙發上看著,然而他的眼神卻好像穿透了書,聚焦在很遠很遠的遠方,一個大概沒有人能到的了的位置。

「媽媽、爸爸、大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能遵守約定了。」

眼淚跟雨水混在一起,分不清。

「大哥哥,又讓你變成一個人了,對不起。」

7年前的我,顫抖著小小的身子,輕聲的說。

但事情總是出乎我們的意料。

我被一隻烏鴉救了。

「幸好當初有遇到你,夜灰鳶你空中接人的技術真是不錯誒,你怎麼不改行去當外野手啊~」

「⋯⋯」

「幹嘛裝無言啊,我很真心的建議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睜大眼睛試圖說服這頑固死板的烏鴉

「阿哈哈,我其實更適合當投手耶,你要不要親自來領教一下,恩?」

夜灰鳶勉強微笑了一下,很明顯的,他不適合去當業務。

「不用了,謝謝。」

這才叫完美的微笑,懂不?

「玩笑就到這裡了~剛剛你說的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啊?」

我收回開玩笑的態度,看向夜灰鳶。

「啊,對了!我剛剛要跟你說的是⋯⋯」

「巧玥姐姐!我們要準備出發了~」

一位綁著黑色雙馬尾的女生扯著大嗓子喊。

「出發?這麼快,我們不是才剛剛回來不久嗎?」

轉頭回應時,那頭的雙馬尾小姐冷不防地竟然飛撲了過來。

「等⋯等⋯喂!」

「白狐姊姊好久不見~人家好想你。」

一雙水汪汪大眼直接在眼前對著我,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夜曉鳶總是來這招。

「欸嘿嘿,人家在旁邊早就瞄準好時機了喔,姊姊跟笨蛋哥哥還是早點放棄吧!」

閃躲成功率接近零我真是認了。

「喂!你也太沒禮貌了!竟然敢打斷你哥的話!」

「蛤?笨蛋哥哥就是笨蛋哥哥,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我早就「瞄準」好時機了。」

「夜曉鳶!你以為你哥就這麼好欺……」

語音未落,飛針便冷不防朝窗邊的我們飛來。

「鏘—」

我反射性得射出白弓,將3隻飛針擋下。

夜曉鳶嘴角微微勾起,眼光落在遠方黑色樹後的黑影。

我想她大概暴怒了。

「真是的,人家說話不聽是很失禮的欸。」

「咻—」

眼前閃過一把黑色十字刀刃,迴旋越過層層的大樹。

十字刀刃像黑色森巴蛇一般優雅快速地穿越障礙,被鎖定的獵物早就無處可逃,被困在自己以為安全的死角。

刀刃俐落地刺入要害。

黑影倒下沒入森林黑暗的陰影中。

「真是的,我可沒有講第三次的耐性。」

那是非常鄙視的眼神。

「死角?沒錯,那裡確實是死角,但是那是你會死的角落。」

死亡在出手的那一瞬間就決定了。

說話時語氣跟眼神毫無溫度,跟那個愛笑、會撒嬌又調皮的她完全不一樣,這是另一個她,另一個隱藏在心裡,脆弱卻堅強的她。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厲害嘛,夜曉鳶。」

連我也感到不寒而慄的氣勢,如今又更上一層樓了。

「哪裡哪裡,我只不過是不喜歡笨蛋而已。」

她笑著說,一如往常。

「所以我們這次的目的地在哪裡?為什麼這麼快又要出發?」

我的疑問還沒解開啊!

各種亂入真是!

「嘻嘻,這次要去的地方巧玥姊姊肯定很熟悉。」

夜曉鳶終於放開撒嬌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妳很久沒回去了吧!自從『那天』之後。」

很熟悉?很久沒回去?

還有「那天」?

難道說是⋯⋯

夜曉鳶的眼神再次對上了我,只是這次卻不是撒嬌的呆萌大眼,而是認真又堅定的眼神。

開口說道

「這次要去的是⋯⋯」

「櫻雪源,你的故鄉。」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嗨嗨~回訪喔!!
是個很可愛又溫馨的故事呢XD
加油喔~
2017-06-14 09: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更新時間龜速
構思劇情加上現實裡真的有好多事情做
更新實在是非.常.慢
大家要原諒我阿((
有空來看看的人不彷留下你的意見~
我會很感動的!!!!
2016-09-08 20: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