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偏執的執著

灰色的天空讓男人心思稍微一愣,拿著雨傘的手稍稍一晃,幾滴雨滴落在自己的肩膀上,浸濕了上衣,而他只是斂下眼眸,一步步地走著,右手上銀白色的戒指,泛著微弱的光芒。

『顏葉,那個,媽媽是想問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天冷了,你那邊比較冷,要多加件衣服,還有錢如果不夠了,沒關係,媽媽給你……顏顏,不要再去了,好不好,不要再……』

修長的手指按下按鈕,穆顏葉輕吐口氣,脫下自己的鞋子,愛戀的目光移到牆上那幅特大幅的婚紗照,腦海依稀閃過的,是女孩的得意的笑容,『嘛,你看,這樣子一來,大家只要來我們家,就知道我們是夫妻了,顆顆』

『妳哦,敢情老婆大人這是在宣示主權嗎?」

女孩笨手笨腳的爬到桌子上,朝底下笑的無奈的男人冷哼了聲,微彎著身軀,雙手捏上男人的臉頰,『你哦,生的一副好皮囊,有啥用,嗯?』

男人伸手抱下女孩,露出了壞壞地笑容,輕啄了她的唇,開口說著,『回夫人的話,勾引老婆用』

記憶,嘎然而止,他眨眨眼,試圖眨去眼底那不屬於自己的灼熱液體,而牆上的年曆上,九月一日被紅色的麥克筆圈起,一旁訂著一張照片,上頭的女人,笑得一臉燦爛。

江梓殷,一個死了七年的女人,一個死於強暴案的女人

穆顏葉,一個沒了老婆的男人,是江梓殷的老公……

雨刷刷刷刷的掃著玻璃,駕駛座的男人只是靜靜地開著車,目光緊盯著前方,突然,猛烈的踩上煞車,急促的將車子停擺好,不顧外頭的大雨,飛奔到店內。

「叮咚」

裏頭的小姐並未抬起頭,只是唸著日復一日的口號,「您好,歡迎看看,這裡的花都是新鮮剛到貨的哦,可以參考看看」

「香水百合,我全數要了」

小姐抬起頭,臉頰泛起淡淡地薄紅,黑瞳如同星辰的緊盯著自己,性感的薄脣稍稍抿起,絲質的襯衫因外頭雨水的關係透濕,露出裏頭精瘦的身材。

「那個,那個,先生,是要送人的嗎?」

「嗯」

小姐眼冒愛心的抱起全數的香水百合,卻意外看見男人手上的銀戒,頓時,像被澆了桶冷水似的,擺起哀怨的臉,也是,這麼極品的男人,應該的……

「用紅色的蝴蝶結可以嗎?」「藍色」

很快的,被精心整理過的花束送到男人手中,而店員小姐則是偷偷瞧了男子一眼,卻意外感到幾分的眼熟,怪了,這個人,他是不是有看過……

「謝謝您的惠顧,慢走」

望著不遠處的銀白色跑車,她忽然想起來了,去年,他似乎也有來買,也是香水百合,也是藍色緞帶,而那天,似乎也是個下大雨的日子。

「站住,你是誰,要幹嘛?」

門口的侍衛上下打量了幾眼,對面前俊俏的男子感到幾分的陌生,而後者只是舉起自己的水果籃,淡淡地說著,「來探望」

「請給我們身分證,多謝配合」

他只是淡淡地從皮夾裏頭掏出身分證,而侍衛也看他沒有任何惡意,便放他進去,只是臨走前又問了句,「對了,你是來探望誰的?」

男人腳步一頓,平淡地嗓音下似乎隱藏著什麼,「林大威」,隨即,他便繼續道走著。

林大威,年僅36歲,因涉嫌強暴,搶劫,殺人案,法院判案於死罪,卻因最高法院決策將死刑改為無期徒刑,原先將於6月30日的槍決也取消。

「呵呵,又來了嗎?」

老者呵呵的笑了出聲,看著朝他稍稍點頭的男人,七年了,原來,已經過了七年了啊!

「趙老,這是一點心意,您拿去吧!」

望著男人手裡的水果,老者搖搖頭,眼眸閃爍著淚光,緩慢卻堅定的推開他的手,「當年我沒照顧好少夫人,是少爺您大人有大量不計較,所以我才想在這,陪陪少夫人也好」

「梓殷一定也希望您能收下的,就算是為了梓殷好,收下吧」

左一句梓殷,右一句梓殷,趙老微微一嘆,伸手接下水果籃,面前的男人,太清楚他的弱點了,真是的……

「您說的是,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而男人捧著花束,朝著黑暗的深淵走去,趙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點起一支煙,淡淡地抽著,而一雙眼,卻湧起老淚。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的情況,滿地的血跡,女人唯美的笑容,還有男人近乎崩潰的大哭,一切切都像是昨天才發生過似的。

「踏,踏,踏,踏」

監牢裏頭的男人瑟縮了下,又來,那個人,又來了,有節奏的腳步聲像極了死亡的聲音,然而,等待他的,卻是比死亡還可怕的情景。

「好久,不見了」

如同相識多年的語氣讓他感到心慌,連忙雙膝一跪,大力地磕著頭,不顧那血絲緩慢沁出,嘴裡重複喊著,「饒了我,求求您,饒了我!!」

生鏽的鐵門被他打開,林大威只能躲到一旁角落,看著高挑的男人走進,將手裡的花束放下,拿起一顆蘋果,慢慢的削著,淡薄的問了句,「梓殷她說了什麼?」

如同魔咒,他急促的喘著氣,瞪大眼看著那細細落下的皮,彷彿那是他的生命,不斷的流失中。

「她沒有說什麼」

「梓殷說了什麼?」

簡單的對面,他們重複了整整七年,每個月的一號,他都會來探望他,然後問一樣的問題,而他也從先前的得意,無聊,到後來的害怕,以至現在的驚恐。

「她真的沒說什麼,我就掩著她的嘴,不斷的撕她的衣服,她能說什麼!!!」

感覺到空氣似乎凝滯了幾秒,穆顏葉放下手裡的蘋果,抬起頭,「所以,梓殷說了什麼?」

林大威倒抽口氣,雙手攀上後頭的牆壁,對上那雙烏黑的眼瞳,冷汗自額前滑落,身軀不斷的抖動著,聲音,帶上一層哭音,「她什麼也沒說,對不起,我不該對她做那種事的,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望著面前一度哽咽的男人,他只是將蘋果削好,俐落的切成幾塊,淡淡地開口說了句,「不可能的」

林大威抬起頭,卻只聽見他喃喃自語的說道,「梓殷她最愛的人是我,不可能什麼話都沒說的,不可能的,一定是你說謊」

「我,我,她真的沒講話,我沒說謊,我,我說的是實話啊!!」他慌亂的擺擺手,語氣略顯急促的解釋,站起身子,朝男子揮揮手。

「那麼一定是你忘記了,沒關係,你慢慢想,我下個月再來」

拍拍自己腿上的灰塵,穆顏葉站起身,不顧後頭男人的呼喊,只是自顧自的走出牢門,卻意外的在走廊上遇到一位女子。

她有著一頭淡褐色的長髮,眼底寫上絲絲疲倦,簡單的衣服搭著纖瘦的身軀,嘴唇扯開一個笑容,「好久不見了,姊夫」

「妳是……」   「江露晞,江梓殷的妹妹」

說起來,他倒是還有那麼幾分的印象,只是那時候的她是一頭俏麗短髮,頂著一張精緻的臉蛋,卻是害羞內向的,跟梓殷完全是不同的格調。

「妳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姊姊,有託我帶給你一段話,是在她被強暴之後」

說起來也真巧,就在她剛從國外實習回來,想給江梓殷一個驚喜時,卻聽到自家姊姊的哭泣聲,也顧不上什麼,連忙撞開門,卻看見她倒在血泊中,衣服凌亂不堪,身上還有許多烏青的傷痕。

「梓殷……託付給妳的?」

江露晞看著面前的男子,微微一笑,裏頭卻飽含了十足的苦笑,從包包裏頭掏出一封信,「這個,是姊姊跟我說如果你還是放不下的話,再拿給你看」

稍微激動的打開,原本半信半疑的態度全然消失,只因為開頭的那句小顏,腦海裏,閃過一絲絲的片段,這封信,是梓殷親手寫的。

『親愛的小顏

很抱歉我要先離你一步了,你說的永遠我沒辦法陪你實現了,可是,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很多話,我來不及說,我只想跟你說,忘掉我,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好嗎?不要讓我傷心難過,這樣你會不捨的,嗯?

愛你的梓絕筆』

「姊姊寫完後,就自己自殺了,所以,不是林大威殺死她的,是姊姊自己……」

穆顏葉小心翼翼的收好信,感受著上頭淡淡地馨香,眼眶不爭氣地濕了,雙手,不斷地抖著,「梓殷,為什麼妳要這麼傻,梓殷……」

江露晞別過頭,努力地忍著想哭的慾望,「既然這樣,姊姊交代給我的任務也完成了,姊夫,下次有空,再見面吧!」

他沒回任何的一句話,只是抱著信,靜靜地坐在一旁,突然,一股清涼的風吹拂過他的臉頰,一段優美又熟悉的歌聲竄入他的腦海裡。

『你知道嗎?每次阿,只要我唱歌,就會有涼風呢!』

『哦,那這樣以後,如果我熱了的話,只要妳唱歌就行了』

「梓殷,梓殷,妳在哪,梓殷…」

拔腿狂奔的跑出門口,對上的,是一片空曠,哪裡有人的影子,四周都是泥土飛沙,然而他只是不斷的大喊著,「梓殷,梓殷,妳在哪,我去接妳,梓殷……」

突然,他雙膝跪在地上,右手緊捏著信,相信了他逃避七年的事實,梓殷,真是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的愛人,離開了!!

「梓殷!!!!」

而呼嘯而過的狂風,似乎也在為他的悲哀哭泣著……

隔天一早,他寫了一封信,和原先的那封疊在一起,將兩封信丟入火堆中,看著那熊熊大火吞噬著白紙,裏頭,他只寫了短短三行。

『親愛的

梓殷,我愛妳,妳不會孤單的

愛妳的顏……絕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