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溫度 赤安同人

一天夜裡,安室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一家小酒吧,最近追查組織的事還是沒能有個結果,因為一籌莫展,想說喝一杯解解鬱悶。

「先生想喝什麼呢?」

「一杯『教父』。」*註:「教父」(COD   FATHER),威士忌加杏仁香甜酒,酒精濃度約30%   。

「好的,馬上為您送上。」

在等待酒來之前,安室一手撐著頭嘆氣,最近老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自從知道赤井沒死之後,那種奇怪的感覺真叫人芒刺在背,好像為此有點感到開心,但又覺得心理不甚愉快。此時隔壁來了一個人。

「請給我一杯『波本』。」

聽到了那熟悉的名字跟聲音,安室猛然轉頭看著隔壁的人,原來是沖矢。

「哎呀,你不是那個宅配小哥嗎?真是好巧啊,竟然在這裡遇到你。」

回想起和這個男人正面對談,是在確認對方是不是就是赤井秀一,但似乎是自己的推理錯誤,也因此讓安室對眼前的男人有些過意不去。

「真的是很巧呢,沖矢先生,上次那件事真是對不起了,看來真的是我認錯人了。」

這時酒保遞上了安室點的酒。

「從這個顏色來看⋯應該是以蘇格蘭威士忌為基底的調酒對吧?」沖矢看著安室手中的杯子。

「是呀⋯⋯」安室看著眼前的杯中物,那剔透的玻璃映照著金麥色,正是那個顏色,也讓他想起了令他悲痛的事⋯⋯

「蘇格蘭威士忌帶有濃郁的煤煙香味,但對我來說,口感有些辛辣,但也不失威士忌獨有的風味。」沖矢解釋著,「不過,論威士忌的種類的話,我比較喜歡『波本』。」

沖矢看著方才酒保送來的酒,淡淡的微笑。

「話說回來,之前你之所以把我誤認成另一個人,是因為我跟那個人很像嗎?」

安室思索了這番話,他試著把赤井跟沖矢重疊,兩個人都散發出深不可測的神秘感,還有冷冷的殺氣,確實十分相似,一想到那個赤井,安室的火氣都上來了。

「你們確實很像,但那個傢伙的個性更糟,老是把人當笨蛋耍,總是一副高傲的態度,光想到就一肚子氣!」

說完,安室一口就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但其實他的酒量並沒有太好,沒多久就醉了。

在酒醉之際,安室模模糊糊地喊著沖矢的聲音,大概是想大吐苦水吧,沒過多久,他就睡著了。

當他再次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從床旁的窗戶透進來的微弱光線,似乎是在賓館之類的地方,但自己總麼會在這種地方!?而且⋯自己總麼會裸著上半身!?

「你醒來啦?昨晚的樣子可真是狼狽呀。」

安室看向聲音的主人,竟然是自己最討厭的人。

「赤井⋯⋯!為什麼你這傢伙會在這裡!?」

「還問我為什麼?你昨天喝醉在路邊,想不到公安的人也這麼隨便呀?」

安室仔細回想昨晚的事,但已經記不起來遇到沖矢之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3

他看了看自己赤裸的上半身,在看向赤井。

「我們昨晚該不會⋯⋯?」

「哈哈哈你放心好了,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因為看你吐的衣服都弄髒了所以好心幫你把上衣脫掉,怎麼?感到失望嗎?」

「誰感到失望啦!變態!」安室氣呼呼地把床上的枕頭丟向赤井。

之後兩人各自離開賓館,就好像兩人一點也不熟一樣。

白天安室到白羅咖啡廳打工,當他出來整理店面時,正好再次遇到沖矢。

「早安啊,還真是有緣,我們又見面了,宅配小哥。」沖矢一如往常的微笑。

「是呀,還真巧。昨晚真是讓你見笑了,我是不是做了很多失禮的事?」

「哪裡,感覺宅配小哥你有很多煩惱。」

安室想起今早跟赤井的互動,還有組織的事⋯⋯安室的表情變的困擾。

「如果心情不好的話,不如開車去兜風吧,我論文想不出來的時候都會這麼做。」

「這樣呀,謝謝你的建議。」

此時安室注意到沖矢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怎麼了嗎?」

「啊,也沒什麼,只是看到你的脖子紅紅的。」

安室轉頭看向玻璃窗的倒影,明顯地可以看到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此時沖矢已經不見了。

留下這個吻痕的犯人不會有別人。

「可惡!赤井你給我記住!!!」安室怒吼。

過了幾天,當安室打工下班時,他想起沖矢給的建議,於是決定去兜風。

開車在無人的道路上,沿著幾盞路燈,一幕幕景象忽然浮現在眼前,這使得他無法專心駕駛,最後他選擇停在路邊。

他下車走在路旁的人行道,倚靠著欄杆,遠眺漆黑的遠方,那一幕幕畫面又再次浮現。

「為什麼老想著那傢伙的事……」安室握拳用力地捶了欄杆。

「『那傢伙』,是指沖矢昴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赤井…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你怎麼知道沖矢先生的事?」

聽到對方這麼問,赤井忍住不笑,反倒用足以激怒對方的口吻回答。

「了解自己對手的一切不是遊戲的基本盤嗎?『零』。」  

「你少裝了!我跟你可沒熟到允許你用這個名字叫我!」安室怒瞅赤井一眼。

「喔呀,這樣的話,沖矢先生就可以囉?」

被怒火所激,安室揪住赤井的衣領,差點沒直接往臉上揍一拳。

「你閉嘴!別裝得一副好像都看透我的樣子!」

「是這樣嗎?如果說是沖矢先生像這樣摟著你呢?」赤井圓滑地摟住安室,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你、你幹什麼……?」

安室被這曖昧親密的舉動所嚇到,不自覺地臉紅,也稍微澆熄了方才的怒火。

「你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

「少囉嗦!快放開我!」

安室越是想掙脫,赤井越不讓他走,看見懷中的小炸毛生氣又害羞的樣子,讓人不免想好好欺負他。

正當安室試著甩開赤井時,赤井抓住他的手並吻上了他。

「唔……!」

對此感到驚慌的安室原本就像被大蛇抓住的小兔子般拼命掙扎,但赤井越吻越深情,還將舌頭伸了進去。

「嗯……唔……」

「哼哼,你果然是個純情男。」赤井舔拭了唇邊,再度用輕蔑的口吻激怒對方。

「你、你這傢伙……」正當安室要破口大罵時,赤井再度用嘴堵住他的嘴。

這次安室不打算示弱,也將自己的舌頭伸進對方的口腔,原本只是想表現自己的氣勢,但不知不覺中,濕濡的水聲只殘留情慾與熱度,漸漸使人上癮,原來,吻真的會使人意亂情迷。

熱度不自覺傳到了身體的四處,包括了那裡。

「看來你有感覺了,那我們換個地方吧,還是說你想就地解決我也奉陪。」

「真想殺了你這個混蛋……」

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但還是被牽著鼻子走,跟著赤井來到賓館。

一進了門,兩人立刻繼續方才的動作,好似想趁著那把點燃的慾火熄滅前征服對方。

當赤井褪去安室的上衣時,單薄的身子一覽無遺。

「看什麼看?同樣都是男人的身體有什麼好看的?」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你的身體看起來很誘人,一想到如果有其他男人侵犯你,我就氣的不能自已。」

「你傻啦,我好歹也是個男人,怎麼可能會被侵犯?」

「是嗎?那麼如果你心愛的沖矢先生現在正對你做同樣的事呢?」

赤井故意在原本的位置留下相同的吻痕,強迫安室想起自己被種草莓的事,也想起被沖矢看到吻痕的事,這讓安室備感害羞。

「你白癡啊!我又沒有喜歡沖矢先生……」安室已經漸漸失去抵抗力,連聲音都變得微弱。

「哦?是嗎?那為什麼每當我提起他,你似乎就很有感覺?」

「那是因為…不都是你害我變這樣的!強吻還硬幹!」

安室亂了陣腳,繼續對赤井破口大罵。

「我硬幹嗎?既然這樣那我就收手,我可不想強迫你。」

赤井停下動作,但身子仍壓住安室,明顯地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下都起了反應。

「你的個性真的很差耶……」

「不這麼做的話不就沒辦法讓你注意我了嗎?」語罷,赤井就在安室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零⋯⋯」

一瞬間,眼前這個男人的聲音竟如此溫柔,如同當年那個女人,和宮野艾蓮娜一樣。

想起這份溫柔,這個名字,安室心中最敏感的那層被眼前的男人狠狠地敲開了,現在的他是最脆弱、赤露,但是也是最坦率的時候。安室雙手環住赤井的身子,緊緊地抱住他,就好像害怕失去什麼一樣。

面對這樣的安室,赤井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專心擁抱眼前這個惹人憐愛的人。

經過激烈的性愛,安室因為體力透支而昏睡了過去,睡夢中,安室似乎夢到了什麼,臉色不是很好。

「伊達……」安室囈語。

赤井將他抱入懷中,溫柔地拂過他的髪絲,手的溫度傳到了對方,或許就是這個溫度使他安心,很快地,安室的臉色轉為安詳,隨著平穩的呼吸進入了沈睡。

「不要害怕失去。因為我會代替他陪在你身邊的,零。」赤井在安室耳邊喃喃,雖然知道他已經睡著了,但赤井知道,這些話會透過他給予的溫度傳給對方。

隔天早晨,安室比赤井早起。

「喂!已經早上了,有想喝點什麼嗎?」

「嗯~來點波本酒好了,昨天可『嚐了不少』呢。」

聽到赤井開的黃腔,安室的臉都漲紅了,有害羞跟生氣的原因在,氣得往赤井的頭上揍一拳。

「笨蛋!真應該直接把熱咖啡倒在你頭上的!」

之後又過了幾天,安室在咖啡廳工作時,沖矢來了。

「歡迎光臨。」

「你好啊。」

沖矢坐在吧台的位子。

「感覺宅配小哥今天的心情還不錯,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呢?」

「沒有呀,怎麼這麼問?」

「因為看到你的表情感覺變溫和了,才想說是不是你的煩惱解決了呢?」

「不,那個煩惱還沒解決,只是想起了令人懷念的事。」

回想起當時那微弱的話語和那令人安心的溫度,安室露出滿足而欣慰的表情。

後記:

請無視與實際劇情相左的部分Orz。

我單純是想寫安室被赤井調戲的萌樣才寫的(遭毆

總之,稍微補一下漫畫跟動畫,大致可以知道對安室而言,宮野艾蓮娜跟伊達航都是很重要的人,但也都離他而去了。

宮野艾蓮娜是安室年幼時很重要的一個人,雖然主線故事沒有交代清楚,但她似乎常常幫安室療傷。

伊達航是安室在公安的同事,組織代號是「蘇格蘭威士忌」,因被發現是內奸而自殺,而赤井因為沒能及時阻止其自殺因此被安室憎恨。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哇啊啊啊是赤安////
超喜歡的 加油哦!
2017-01-31 12: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