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是你1

「我好不容易相信愛情,但卻愛上一個沒有心的男人。」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但你卻忘記了怎麼去愛。」

唐糖,A大研究所碩士,火熱熱校園風雲人物,是所有女孩忌妒的對象,是所有男孩心中的女神。

方洍,A大人見人怕魔鬼教官,但卻神出鬼沒,也不太常出現,也同時是女孩們心中的白馬王子。

-------------------------------------------------------------------------------------

在校園正中央的大草皮旁邊,有一群群的學生坐在草地上和朋友談天說笑,屹立於大草皮旁邊的教學大樓後方有一大片樹蔭,這是所有學生公認的告白最佳場所,這一塊陰影,造了許多佳偶,也碎了許多男男女女的心。

這一天,唐糖又收到了一封情書,上面寫的地點正是這裡,沒多久,一位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男孩跑了過來,並且大大聲地喊出:「唐糖學姊,我喜歡你,可以請你和我交往嗎?」雖然聽起來有點喘,但是口氣真誠。

「我也很喜歡你,你看起來很可愛,但是我還沒有辦法跟你交往。」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雖然聽起來悅耳,但語氣中還是透漏著清冷。

「我我我...」男孩不知道要說什麼,並且露出了窘迫的表清,此時地氣氛已經尷尬到了極點了。

「你們在幹什麼,光明正大在校園談戀愛,當學校沒人管了嗎?」此時一震大吼聲傳來。

「教官您好」         「教官好」

「唐糖,怎麼又是你,整天被約來這」方洍蹙著眉,看起來極度不爽。

「教官,志明說他今天有事情要跟我說,要我放學來這裡。」她淡淡地說道,好像與她無關。

「教教教官,我我我..沒..事.了,我先走了。」說完後拔腿就跑,好像欠了一屁股債似的。

男孩走後,兩人陷入無盡的沉默,最後唐糖還是掀開了話題。

「又一個被你嚇跑了,你還是一樣,喜歡管我的事。」

「我不想再看到有任何人和我一樣,被你傷的這麼深。」

「哪間大學的教官會這樣多管閒事。」

「當初是誰狠狠甩了我?」

「一個沒有心的人,沒有資格跟我說這些」說完,唐糖便轉身離開了,留下方洍一人在原地。

「一個不會愛的女人,還想要談戀愛。」方洍戲謔的笑了一聲,也離開了此地。

在五年前,這片陰影下,站的不是別人,正是唐糖的姊姊,唐語和方洍,兩人呼吸的空氣中,成分也只剩下了寂靜,唐語開口了:「我看我是被拒絕了吧。」她苦苦笑著。當時方洍還只是個即將畢業的大四生,唐語才剛要升大二,但是在高中時期她就已經聽過方洍的名字了了,會選擇一間離家裡最遠的A大也是為了能夠追隨他的腳步,大一的社團活動,也是為了和方洍多一點接觸選了自己最不喜歡的籃球,每天晚上和妹妹一起討論戰略,一起想辦法吸引方洍的注意力,兩人一起努力了多少個夜晚,才讓唐語鼓起勇氣約方洍來到這個樹蔭下。

遠方,唐糖蹦蹦跳跳地跑來找自家姐姐看計畫進行的如何,順便來看看以後將要待好幾年的校園長得怎樣,但卻被她聽到她們倆的對話。

「我沒有辦法答應你。」這句話不帶有任何語氣。

「.....你知道為了今天,我做了多少努力;為了你,我犧牲了多少。」唐語知道方洍說出的話不會再收回,也代表他們倆不會有任何結果,只好豁出去了‧。

「或許你認為你這麼做是對我無私的付出,但在我眼裡,你所說得''為我''全部都帶給我困擾。」方洍蹙著眉無情地斬斷唐語僅剩的最後一絲希望。

「我知道了,難怪外頭的人都說你沒有心,今天,我唐語果然徹頭徹尾的理解了」唐語說完就面無表情的離開樹蔭。

躲在轉角的唐糖一字不漏地聽完了整段對話,就算不是當事人的她也嚇傻了,平常在大家面前笑得如此開心的方洍,在姊姊口中如此完美的他,盡然會說如此傷人的字句,他從轉角走了出來,打算好地找方洍理論。

「誒,你,都是這樣傷害女孩子的心嗎?就憑你長得不錯,社交好,就這樣狠狠地拒絕別人嗎?你為什麼就不能再婉轉一點,再替別人多想一點!」唐糖一想到剛剛姐姐故作堅強的表情愈漸生氣,一口氣把心裡的話全部講出來。

方洍並沒有回答他,他沒見過眼前的女孩,但他看得出,她的五官,都和唐語有幾分相似,大約可以猜出他的身分,此時的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女孩挺有趣的,便走上前打算仔細瞧瞧。

「我從來沒有見過你,依我看,你不是校園裡的人吧,我想,校規上面應該寫得很清楚,除了校內人士,外來人士沒有證件,應該不能進來吧!需要我教校保進來嗎?親.愛.的.」眼中盡帶著嘲笑及脅迫,讓唐糖感到不寒而慄。

「你不要以為有一點人氣就可以亂來喔,還有我不是你親愛的!」糖糖隨然心裡很緊張,但還是故作鎮定地把話說完,但是眼中的慌忙全被方洍盡收眼底。

「親愛的你怎麼這麼見外,在哪邊偷聽了多久以為都沒有人知道嗎?給你兩個選擇,從現在開始,當我女朋友,要不....」方洍故作神秘的吊唐糖胃口。

「要不怎麼樣,你快說!」恨不得趕快離開的唐糖,只想趕快解決這件事,不知道姊姊現在怎麼了。

「要不由我來當你男朋友」方洍說完還笑了一下。

「這兩個不是都是一樣的意思嗎?」唐糖真的不解。

「所以寶貝你要選哪一個呢?」

「我唐糖寧願孤獨終老一生,我也不會選擇你!!」說完,就馬上掉頭跑走,拒絕和方洍繼續交談。

回到家後,

「媽,你有沒有看到姊姊阿?媽,你怎麼了?」唐糖焦急的問,且扶起坐在地上的母親。

「你姊姊留下一封信說,她要先離開十年,去努力進修自己」唐媽眼神空洞地說出這些話,讓唐糖的心都碎了。

把媽媽扶回椅子上後唐糖衝到房一看,果不其然,姊姊的東西果然都消失了,姊姊離開了,從小就沒有父親的唐家姊妹,原本還有獨立的姐姐可以幫忙母親,現在只剩下唐糖可以照顧媽媽了,他馬上意識到自己必須負起這個責任,從今天開始,他不可以再像以往一樣的粗枝大葉,一樣的莽撞了!

過幾天,

當唐糖又再次去A大打算幫姐姐處理轉學需要的一些手續,卻發現姐姐已經自己處理好了,在準備回家的路上,唐糖又突然看到前幾天遇到方洍的那一塊空地,她心想:或許一開始我就不該鼓勵姊去追求愛情了,當初我如果一開始就阻止姊,把這一份不可能的感情收好,是不是現在都會不一樣。

「糖糖寶貝~」

下一秒,突然冒出的聲音讓糖糖心裡又冒出一把無名火,他不用轉頭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了,「現在,你滿意了吧,我姊不會再打擾你了」唐糖怒氣衝衝的對著方洍說。

「看來這次你承認你是我的寶貝了,走吧,我要帶你去裡面宣示我的主權」方洍帶著自己的招牌笑臉順帶牽起了唐糖的手,準備邁步走進校園中央。

「喂!我不是你的寶貝,而且你那天為什麼可以這麼狠心拒絕我姊之後還笑咪咪地來靠近我?等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還有順便把手放開!」唐糖邊說邊甩手,想要把這坨名為方似的黏皮糖甩開,但反而越握越緊。

「我想,我輩子,不會再放開了」方洍再說這句話之前,他已經完全了解自己的心意了,這個名叫唐糖的女孩,一輩子都會是他的了,因為知道一定會回來幫家姊處理學校的事情,所以這幾天來,他幾乎是

全校最早起床,最晚回宿舍,曠了最多節課的學生,深怕會錯過這次有可能可以遇到唐糖的機會。

此時,正專注於要把這隻手甩掉的唐糖突然停下了動作,「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搞錯,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喜歡你,你為甚麼還要一直纏著我,明明每天跟你告白的人數都數不完,你怎麼不把時間花在那些喜歡你的女孩身上呢?」因為一直甩不掉他的手,所以唐糖只好採用理性攻勢,慢慢引導他走回正途。

「理由還滿簡單的,因為我不喜歡他們,只喜歡你啊!走吧,你不是要開學了,我想,先收悉環境對你沒有壞處吧」方洍丟出誘人的利益來引誘唐糖上鉤。

「好像是這樣,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麻煩你帶路了喔!」既然甩不掉這隻手,那就只好等他自己放開了。

就這樣,方洍帶著唐糖走過校園每一條小徑,每一道走廊,細細地介紹每間教室的用途,還有哪幾位教授特別的龜毛,沒有本事的話就千萬別去惹他們。唐糖看著他仔細為她講解的側臉,其實也有一點點動心了,但在這個念頭一出現時,唐糖馬上親手將他扼殺了,是他讓姐姐離開,讓媽最近這麼難過的罪魁禍首。想到這原本肩併肩的倆人,馬上被唐糖用力隔開了一個手臂遠。

「你怎麼了?突然跳這麼遠」突然被唐糖的舉動嚇到的方洍說。

「沒事啦,只是突然看到了一隻蜜蜂而已,你繼續吧!」他自己也意識到剛剛的反應太大了,但是有時候就是會不自覺地被他吸引。

「我看我們還是先去吃午餐好了!現在去人應該不會太多」方洍看了看手上的錶,發現現在已經快一點了。

「恩好,其實我也餓了~走吧!」半天下來,原本還滿討厭方洍的唐糖卻好像不這麼討厭他了。

在吃午飯的期間,他們兩個沒有說過話,安安靜靜的渡過午餐時間,解決完生理需求之後,唐糖打算線回家整理自己的思緒,於是當他們離開餐館後,唐糖主動和方洍開口:「我想要先會去整理一些以後上課會用到的東西」唐糖雖然不想要騙他,但是總不能跟她說我想要回家想一想我有沒有喜歡你吧!

「好啊,那我送你回去,我騎車載你回去比你搭公車快吧!」方洍說出一個對雙方都有利地回答。

他們倆一起走向車棚,遠遠的,方洍就看到自己的車上塞滿了情書,龍頭上也綁滿了氣球,他對唐糖尷尬一笑說:「等我一下」,便跑向自己車,且把車上所有別人送的東西全部塞到隔壁車裡,並大聲地對唐糖說:「好了,來吧!」。

唐糖看到他這麼做說:「你這樣子,不太好吧」她指了指那些移位的禮物和氣球。

「哎呀,為了可以載到你,其他人都不重要了啦!吶,帽子給你!」方洍將自己平常戴的安全帽交給唐糖,自己卻從車廂裡拿出一頂和她的臉一點都不搭的西瓜帽。

「噗哧!」唐糖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拉,我知道我這樣很好笑,快點上來吧!」方洍心想,我寧願我像小丑,我也要確定你是安全的。

方洍等到唐糖坐穩之後說到:「不打算抱我嗎?」帶著調侃的口吻。

「我寧願摔死也不抱你」唐糖賭氣地說。

「剛剛手都被我牽這麼久了,不差現在抱我一下啦!」說完,便拉起唐糖的手,還住自己的腰。

他都做到這樣了,唐糖也不好意思把手抽回,只好默默任由他。一路上,唐糖看著街景呼嘯而過,他也有些疲倦了,他悄悄地將頭靠在方洍的背上,偷偷的閉上眼,但唐糖這個動作卻被他發現了,他偷偷揚起了嘴角,並將車子的速度減慢,希望他們倆個可以晚點在到達目的地。唐糖的心裡現在可糾結了,他似乎對方洍有那麼一點點的動心了,但是姊姊的經歷卻又突然冒出來告訴他這個男人不可以碰,天使和惡魔的拉鋸戰,以已經在唐糖的心裡開打了!

到了唐家,車子一停,唐糖馬上就睜眼了:「這麼快就到了阿,只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家在這裡?」

「你姊之前常常盧我要我載他回家」方洍裝作無奈聳聳肩回答他。

「我好像有看過。」唐糖苦笑了一下不知道為甚麼,但是唐糖一想到剛剛那個位子有其他人坐過,心裡就不太舒坦,即便是自己的姐姐。

「但是我每次都叫他自己騎車在後面追,偷偷告訴你,你是我這輩子載過的第一個女人」方洍笑到眼睛都瞇了起來,開心地和唐糖炫耀。

「那又怎麼樣,誰稀罕那個位子,但是你盡然沒有載過你媽?」唐糖對此感到訝異。

「我不只沒在載過他,我連見都沒見過他,我爸說我媽在我一歲的時候就跟他離婚了,他說我媽要去完成他的夢想」方洍雖然是笑著說完這段話,但是眼裡還是流出了些許落寞。

「好吧,對不起,戳到你的傷心處,還是謝謝你載我回來」唐糖邊說邊把安全帽還給他。

「我剛剛騎了這麼久,屁股坐得有點麻,臉被風吹得有點痛,我打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可以休息的地方」他特別強調了這附近。

唐糖神經大條歸大條,但還是聽得懂他的暗示的:「我先去看一下我媽在不在家」,說完便趕快爬上樓,俐落地拿出家裡的鑰匙,衝進家裡,確定老媽不在家之後,馬上開始檢查家裡各個角落有沒有男人不該看見的東西,當他東跑西跑收拾得差不多時候,一道男生響起。

「其實看你的臉我就知道你家很亂了」方洍手靠著門框挑眉地說。

「你甚麼時候上來的阿,怎麼都沒有聲音。」唐糖安撫了自己的小心臟。

「你都這麼粗枝大葉隨便讓男人進你家嗎?」方洍慢慢進屋。

「沒有啦,怎麼可能,你是第一個誒,有想要喝什麼嗎?」唐糖拿出拖鞋給他順便詢問。

「看來我們都交出我們的第一次了。都可以啊,只要是你弄得我都喝」他又露出了微笑,他的校隊唐糖來說就像電流,每一次都把他電的暈呼呼的。唐糖急急忙忙地跑到廚房的冰箱,到了一杯冰茶他喝:「我先去換衣服,你可以在我家慢慢看,只要別跑來偷看我就好了」,說完便逕自跑金房間裡,用力將房門關了起來,靠在房門上喘著氣,剛剛得心動似乎還沒有平復下來,此時唐糖突然看到姐姐框盪盪的書桌上放著了一封信,上面清楚的寫著,"給唐糖"。

信封裡面只有短短兩行字:自己的幸福自己去追,不要後悔了!   --老姊。

看完了,唐糖的心裡已經清楚地明白自己對方洍的感情了,隨然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先前在幫姊姊觀察他的時候,唐糖就很清楚方洍的為人,現在又對他有心動的感覺加上姊姊的勉勵,他決定勇敢的試一次。

[未完待續--]

回作家的PO

回應(1)


渣芩你好
2016-08-27 01: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