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要再相見

        紀春天在滿十八歲的那一天,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紀小春」,算是紀念那個總喊她「小春」的男孩。

        老實說,紀春天,不,從今以後是紀小春了。紀小春早忘了那個男孩的樣貌、忘了他們一起相處的種種時光,長大的代價許是健忘吧…而她又是兩人之中唯一長大的。

        正值十八歲的紀小春並沒有把自己過得多精彩,她一直處於不上不下的局面,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從一間過得去的高中考到一間還過得去的大學。

      「也沒有什麼不好。」紀小春是這樣想。

        和學校同學確實有些格格不入,但大部分都處於點頭之交。從那男孩逝世後,紀小春就極少和人深處交流了。甚至和自己,紀小春也很少沉澱下來問問心靈了。

      「跟隨自己的心。」每次在書店的新書陳列中看到這般的句子,紀小春都是嗤之以鼻的。不過是騙錢罷了。

        紀小春並非全然的不說話,雖然清楚自己和學校裡嘰嘰喳喳的女生們並不是同道中人,但應有的社交還是不可避免的,儘管那些話語都空洞的可以,在紀小春看來。

        雖然對於「朋友」一詞感到不信任,對「交際」全然不感興趣。但紀小春其實蠻受歡迎的,或許是長的漂亮的優勢。

        有時大家就是這樣膚淺,因為外表佔優勢的人總是更讓人願意包容。

        加上紀小春冷漠的個性,也算是大家口中的「冰山美人」吧!但,紀小春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冰山,只是無感罷了,每一天都是這樣渾噩的度過。

        睜眼再閉眼,一天就過了,再睜眼,全新的一天又來了!但她從來沒有感受到全新過。

        在她十八歲過後的星期天,一個交情勉強不錯的女生請紀小春喝酒。

        這個女生叫鄭橙,取得或許是「真誠」的諧音。但紀小春從來沒有在她身上看到半點「真誠」得橫跡。

        紀小春總覺得,自己能和她處得來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還有偶爾說得上話,但其實她們根本無話可說,不過同屬邊緣人的歸屬感。

        當天晚上,紀小春來到相約的公園。

      「小春,妳來啦!」鄭橙將一杯超商啤酒遞給她。

        紀小春順手打開後,抿了一口。

      「小春,妳為什麼改名啊?」鄭橙問道。

      「我也不知道。」紀小春自己也挺茫然的,真的只是因為純粹紀念嗎?

      「反正我們十八歲嘛~」紀小春沒有想到會從鄭橙的嘴裡聽到這樣的話。

        鄭橙從大眾的角度看來,是非主流人物。從學校的角度去看,就是麻煩人角色了!穿環、刺青、玩樂團……

        但紀小春覺得她很誠實的面對自己。

      「小春,我覺得妳啊!太不少女了,一生只有一次的十八歲呢!所以我啊,昨天又刺了一個…」

        紀小春無心聽鄭橙分享她新刺的圖騰有多勁爆,但總被她話語中夾雜的「小春」給吸引。

        紀小春拿起放在身旁易開罐,起身,打斷鄭橙說話。

      「我先走囉,謝謝妳的酒。」搖了搖手中的啤酒,算是告別。

      「小春,欸小春,我還沒說完這次的刺青師真的很帥……」鄭橙還在後方碎碎唸過不停。

        紀小春已經往公園的反方向走去,在路燈下,她的身影變得高大起來,誰也沒有辦法忽視那種。

      「小春,再見啦!」鄭橙在後方大喊。

      「再見!」紀小春轉身將手圈成一圈放在嘴邊回應鄭橙。

        對紀小春而言,這樣的舉動是前所未有的青春。

        哼著久遠印象裡《貓的報恩》的主題曲,逐漸踏上回家的道路。

        她想,將名字改成「小春」是為了歸屬感吧?!但誰管什麼狗屁理由,反正她十八歲啊!一生只有一次的十八歲!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