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與我們擦肩而過的,愛情。

如果在那之前,我有及早發現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就能夠改寫我們故事的結局?

站在家門前的我,看著手上粉色的手錶。

我微微蹙眉,六點五十,他遲到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每天都會牽著他那台昂貴的腳踏車陪我上下學。

但我並沒有和他提出這樣的要求。

即使他生病抑或是受傷,他依舊準時的在六點三十分出現。

從來都沒有缺席過。

從來沒有!

但是今天他卻遲到整整十分鐘,擔心的情緒漸漸多過憤怒。

算了,不等了。

我抬起右腳,一步...兩步...

一抬眸,我停下腳步。

前面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腳踏車還有旁邊的人,不會錯的,是他。

但他身旁的女生不是我!

我正想衝過去罵人,卻又突然想到,我又不是他女友,憑甚麼管他旁邊是誰?

在他身旁的女孩好像接收到我的視線一樣,也望了過來,給我一個微笑。

一個挑釁的微笑。

她在宣誓著,她的勝利。

他循著她的視線望去,不偏不倚對上我的雙眼,卻恍如沒看見一樣,繼續和她相談甚歡。

那個眼神,冷淡到像在看陌生人。

好吧,有點難過。

我忿忿的拿出手機,撥了他的號碼。

前方的他也掏出手機,任它響一下才接起。

「喂?」他低啞的嗓音從手機中傳出,「有事嗎?」

「你今天怎麼沒有等我?而是去接她?你之前不是說會載我到我不給你載的時候嗎?」我不爽的丟出一堆問題,好像接我是他的義務。

「我是說過沒錯,但是我也是人,也有心,我沒辦法承受失戀的痛。」他嘆口氣,「妳知道嗎?我選擇了告白,就是把我們的友情當作籌碼,失敗了就不可能變回無話不談的朋友了。今天要畢業了,趕快去學校吧!不然就要遲到了。」

「可是...」

還沒說完,電話就被他硬生生掛斷了。

你還記得嗎?我們當時的約定。

畢業後一起上大學的約。

「恭喜妳畢業了。」她微微一笑,遞上一束花。

那個笑容跟早上一模模一樣樣!

看了就討厭。

「嗯,謝謝。」

她湊近我耳畔,「希望妳在愛情裡能以榜首的腦袋思考,快點想通吧!」

語畢,勾著走來的他走人。

過了很久我才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

我記得,那天是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

我們相約去遊山玩水。

雖然下雨,卻不減我們玩的興致。

一路從台北玩到高雄,不停的吃吃喝喝,我們都很開心。

傍晚,在咖啡店要各自解散回家時,他拉住我正在牽腳踏車的手,「再過兩天畢業,我有話不說不行。」

「什麼事?」

「我喜歡妳,從高一就一直看著妳,妳也跟我很親近,我有時會忍不住想,如果妳也喜歡我,我們是不是就能夠成為男女朋友?但是妳好像一直把我當成朋友,這讓我很受傷。」他眼神黯淡。

我愣了一下,「對不起,我真的只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從來沒有對你產生朋友以外任何情愫。」

「紹安,妳...」他語未畢,我立刻跨上腳踏車快速離開。

雨滴瘋狂在我臉上拍打著,我感覺到幾滴溫熱的水珠劃過我的雙頰,是我的淚。

我不知道我是為什麼哭,是為了他還是...?我真的不曉得。

自從那天過後,我怎能料到,他連正眼瞧我也沒有。

他再也沒有進入過我的世界。

今天是畢業後的第二天,我坐在書桌旁發呆。

自從他不理睬我後,我就經常這樣,就好像一個,沒有靈魂的肉身。

接著,我的手機唱起歌來。

我忍著想罵髒話的衝動接起來。

「喂?」

「余紹安嗎?」好聽的聲音,現在在我耳裡聽起來就跟巫婆沒兩樣!

我翻白眼,「明知故問。」

「好吧!妳知道他選哪所大學嗎?」

「我怎麼會知道。」我咬牙。

我記得,我們曾經約束過要在同校一次,如果能同班更好。

雖然他不跟我接觸了,我還是決定信守承諾。

「他原本跟妳填同一所唷,但是他改掉了,改成外地的了,現在正在收拾東西,準備搬到那附近。」

我被丟棄了。

我忍住淚,「所以?」

「沒有,只是想跟妳說兩個字。」她輕笑,「活、該。」

我對她罵了很大的一聲三字經,抓起錢包套上外套衝去他家。

全力奔馳著,眼淚不爭氣的掉下。

到了他家,只看見大門敞開,裡頭空無一物,新的屋主正要把東西搬進去。

我跪坐在地,在奔跑時,我想通了。

我不高興他跟她走那麼近,是吃醋。

看見他們相談甚歡時,很想閃她巴掌,是嫉妒。

吃醋加嫉妒,是愛情。

我喜歡他,是我太晚發現了。

一個阿姨走了過來,手裡提著一袋東西,「妹妹,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哭?」

「沒...沒事。」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說不好。

「妳是...余紹安嗎?」

我怔怔,她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對嗎?」她再問一次。

聞言,我點了點頭。

她露出和藹的微笑,把手上的袋子遞到我眼前,「這是前房主要我拿給妳的。」

我收下,打開袋子。

裡面有一個盒子跟一封信。

「給紹安:

對不起,我沒有遵守我們之間的承諾,我去了別的學校。

對不起,我陪著上下學的不再是妳。

對不起,我不告而別。

妳到了那所大學,要開開心心的過完,沒有了我的叮囑,不要再丟三落四的了。

我在那裡,會努力忘記妳的,但不會忘記我們的種種回憶。

答應我,請妳也忘了我。

還有,對不起,我擅自喜歡上了妳。」

看到最後一句,我崩潰大哭,那個阿姨甚至去端了一盤餅乾安撫我。

我怎麼可能忘記的了你?

我好不容易才發現了自己的感情...

畢業那天她說的那句話,其實是在暗示我,要我快點想通。

原來旁人比我更瞭解我自己的感情。

好不容易,我愛你。

你也愛我。

但是最後卻是,你不要我。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