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HP】Riddle小札

《被退回的作業》

今天的葛蕾絲終於後知後覺的注意到自己身處仲夏了。對她來說,這裡的夏季可不比家鄉那般炎熱,也沒有令她期待的冰可以吃。一切好平常,不過就是微暑的日子。

這時的霍格華茲籠罩著屬於夏日神祕的氣息,偶爾禁忌森林裡的生物們能聞到特殊的青草味,或者大自然的魔力波動。這些無色無味的氣流只有特定且敏感的小巫師能感受的到,由於飄盪在鼻間搔癢的小粉粒,引發連連噴嚏。

尤其是今日,這個特別不一樣的日子。在遙遠的遙遠的某個森林裡,幾百年前曾經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而被麻瓜們繪聲繪影的創作成一部可愛的小故事。

現在約是下午五點過了二十分,星期六的最後一堂課結束後,許許多多的學生走出教室,鈴聲一響,整個霍格華茲頓時便吵鬧了起來。

此時的戶外雖然還是挺燥熱的,但如果能在樹蔭下吹吹風,那倒還算沁涼。太陽已經褪去了數分的灼熱耀眼,留下了勉強稱作和煦的餘溫,躺在樹下,一天疲勞的課程結束了,讓人懶洋洋的。

也有的學生直接略過晚餐回宿舍睡去了、墜入舒服的夢鄉,又或者落進少男少女的仲夏夜之夢裡——那個關於夏天魔力的故事。

葛蕾絲一個人躺在湖邊的樹下好一會了。她雙手交叉枕在腦後、面色凝重地死死抿著唇、腳伸的直直的一動也不動。她正努力試著按捺心中的光火,試想些其他事情使自己分心,並且離開剛剛被羞辱的惡劣心情裡。

『我就不信字漂亮的字跟偉大的巫師有什麼鬼正相關。』

『迪劈校長說過我可以用習慣的字體寫就好。』

『唉,沒有人陪我抱怨,我只有我的日記。』

『現在想想,我好像連一個女生朋友或是說話對象也沒有?除了教授們、奧斯汀還有瑞斗那傢伙,一天下來,根本沒有人願意跟我講話啊……我的苦,還能跟誰講?』

「我不想讓奧斯汀知道我這麼還會犯這麼丟臉的事、也不想被湯姆瑞斗知道今天的事再被他嘲笑一次!」葛蕾絲皺起鼻子,小小的嘆了口氣喃喃道。

打了個呵欠,她終於開始想睡覺了。

「我的天,我簡直是邊緣人。」一切歸功於偉大的瑞斗,她恨恨的想。

看著沒有白雲而蔚藍純粹的長空,以及隨風搖晃的樹影,葛蕾絲的思緒逐漸漂到遠處。那個冷冷的冬天,她如何到來、如何從侷促徬徨,到隨遇而安。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越過了一季再一季,時間走得好快,她甚至還能很清楚的憶起那驚恐夜晚,一切彷如昨日才發生。

『瑞斗他陰晴不定、精明邪惡、腹黑難搞、高高在上自以為是,噢,現在跟在他身邊很氣派沒錯,但以後誰跟他在一起誰衰啊!什麼L,L......Lor......』葛蕾絲連在心裡默念出Lord   Voldemort的勇氣也沒有。

『……跟那個人混,長遠來看有什麼好處?以後變成VIP食死人嗎?被推上前鋒當砲灰的那種?』她扶額,『爛死了,一畢業我肯定要快點逃得遠遠的。』

「爛透了,湯姆瑞斗。」她心想之餘還脫口而出不該講的話,沒有事先刺探四周,完完全全沒有注意身旁的不對勁。

「我怎麼了?嗯?」湯姆的聲音冷不防的從她頭上森森響起,葛蕾絲半闔的眼猛然一張,著著實實的被嚇著了、心臟咚咚咚咚的直跳,方才的睡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一時不敢向後仰往湯姆的方向看過去,腦袋一片當機,有點心虛的她想不到要如何反應。過去因為湯姆有意無意的誤導,葛蕾絲一直以來都誤會破心咒是能夠知道一個人在想什麼的咒術,所以無論湯姆瑞斗是否只聽見了一點點,都足以讓她心慌。

只要幾個關鍵字就足以讓聰明的他串起所有聯想。想到這裡,她就無法控制的微微顫抖。

其實湯姆站在這邊已經有幾分鐘了。在走近之前,他如墨的眼遠遠地就尋到了她、隨著腳步的接近,他的眼底滿滿的只映照了葛蕾絲,那個躺在湖邊樹下的身影。

方才他在回城堡的路上,聽到了幾個葛萊芬多四年級的學生正大聲地討論氣炸的美思教授,還有譏笑那個魯莽頂撞教授的赫夫帕夫。

後來他們還因為聊得太開心一頭撞上了湯姆,不但受到湯姆冷言冷語(天知道那有多可怕,絕對參了幾分看似紳士其實惡毒的威脅)還被狠狠的扣了四分。以服儀不整及頂撞級長(但他們也不過是不小心撞到了湯姆)等理由,在吹毛求疵的標準下一人記上了一筆。

他們形容「那張年老而滿布皺紋的臉龐」因為「看起來就又呆又蠢的赫夫帕夫不會寫字」氣得脹紅,美思教授認為的傳統,接二連三的為了同一個人數度打破。當時她還尖聲質疑那個赫夫帕夫怎麼有辦法待在霍格華茲四年之久都好好的。而她罵人的樣子可怕卻又好笑,老教授臃腫的臉兇起來的時候五官都擠在了一起。

湯姆隱約知道他們在說誰。

看到與葛蕾絲同年的赫夫帕夫也在這群走過來的學生群中,他卻四處沒見著葛蕾絲,首先便回頭往黑魔法防禦術教室的方向去,一路穿過了長廊、走出太陽下踩進了草坪,經過大湖邊了、繞到黑魔法防禦術教室才又循著原路繞回來,看到一些赫夫帕夫的女學生在路旁指著湖邊樹下的一個人影嘰嘰喳喳的,他停了下來,才確定自己找到葛蕾絲了。

只見葛蕾絲若有所思的咬著唇,這是她思考時的動作。她半闔著眼,神色懊惱。雖然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不過湯姆還是想知道更完整的事情過程。他將手伸進袍裡的魔杖暗袋,打算拿出魔杖使用破破心直接看事發經過,卻在手觸碰到魔杖的當下改變了心意。

他想起了之前葛蕾絲曾對於他這樣不請自來的窺看她的記憶而感到憤怒,即使她一向都是敢怒不敢言,不過湯姆本身也不願又讓她生悶氣,然後再帶著刻意,若有若無地疏遠自己。

當時她就直直的站在他面前,失去以往能忍的能力,「放尊重一點,瑞斗。我有權要求我個人的隱私不被侵犯吧?」而他在那一霎那驚喜的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兒,可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他知道這回葛蕾絲是真的生氣了,而且感到無法忍受,她居然敢開口使用這麼激烈的句子,嚴厲的指責偉大的湯姆瑞斗了。

思及此,他理了理衣服,重新把魔杖放好。當初自己是有答應過她不再那麼做,就像每次情形在必要快速了解或者葛蕾絲死都不透露下,他才會直接使用破破心,然而現在自己應該先用「問」的試試看。

看著葛蕾絲驚慌防備的眼神,他面無表情的再度開口:「放心吧,我想我並不會再花費任何一絲珍貴的魔力在逗弄山怪身上了。」

湯姆瑞斗的臉很英俊精緻,讓他看起來無論是面無表情,或是扳著一張臉,都非常的吸引人,葛蕾絲不小心看著分神了。

長成青少年的湯姆終於有些肌肉了,不再像幾年前初入霍格華茲的那個樣子,乾巴巴的,又瘦又癟而招人欺負。身子拉長的他挺拔了許多,他站在躺著的葛蕾絲面前時在有點過於巨大,高得散發出壓迫感。

他有一種領袖氣質,似乎值得跟隨、有著滿滿的距離感,卻從來不失禮節。他是眾多女孩們的愛慕對象,她們稱他為紳士;也是一直是年級小一點的男孩們視為的標竿。

雖然暫時還無法得到所有更高年級的學生的認同,不過湯姆這幾年都很積極的在拓展自己的人脈、拉穩與史萊哲林和雷文克勞學生的關係。不過發展到現在,即使是在七年級的學生裡,她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了。

「別再看了。」湯姆似乎被打量得有些不耐煩,他嫌惡地微噘起嘴,繞來葛蕾絲的身旁,優雅的坐了下來,把手上厚重的書以及側背包擱在一邊。

接著他拿出一疊約三四張、寫得滿滿的羊皮紙,無聲嘲笑般地在她眼前晃呀晃,然後突然調皮的把它們拍在葛蕾絲臉上。她吃驚的叫了一聲,羊皮紙的氣味撲鼻衝來。原本上面的字被湯姆晃得她無法辨別,羊皮紙被拍在她臉上後她隨即搶過,湯姆也很快的就放手,反正那本來就是拿來要還給她的了。

葛蕾絲這下定睛才發現,這熟悉的字跡不就是自己寫得歪歪扭扭的書寫體嗎!

「你怎麼有這個!」她又氣又羞憤地把紙全丟花在草地上。

湯姆微哂,露出半邊淺淺的酒窩,也不知道為何有些沾沾自喜。他並沒有直接回話,而葛蕾絲看著他得笑容心裡只感受得到滿滿的惡意。

湯姆跟著躺下來,手肘撐起頭側向看著葛蕾絲。「報告被當眾丟在地上散落一地嗎?妳還真有葛萊芬多的氣魄,直接就走人。」接住對方扣來的拳頭,他又繼續搧風點火:「平常待我都不敢這樣的啊,還是妳就針對教授老了?」

「湯姆瑞斗!」葛蕾絲還握著拳,她嚷嚷T跟ddle時有很大的爆音,幾乎把湯姆瑞斗的名字唸歪了,不過對方可一點也不介意。「這些又不關你的事!」她奮力抽回自己的手,無奈她怎麼使勁,小小的拳頭還是被湯姆抓得牢緊,拉不回來。

葛蕾絲一個氣急敗壞,直接翻身滾去撞湯姆,後者被撞得有點突然、沒有防備,被撞倒鬆開了手,葛蕾絲就怪異的躺在湯姆腰上,而湯姆心跳彷彿漏了一拍,頸上本來就微鬆開的領帶不知道怎麼撞的落了下來,落在葛蕾絲臉上,她聞到了屬於湯姆的氣息。那一秒,她的心裡出現一個爆炸的聲音。

老天!湯姆肯定噴了什麼在身上!

葛蕾絲想,然後強迫自己假裝沒有看到湯姆衣領鬆開來所露出的鎖骨。

反觀湯姆,這樣曖昧的近距離下,他情不自禁地被自己放逐在回憶的洪流。他想起過去的日子裡,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以及每一秒鐘。那時候,她握著自己的手柔軟溫暖,頭髮間的香氣他非常的喜歡,每天洗頭的時候總是特別擠很多很多的洗髮精,並且很滿意自己擁有和她一樣味道的頭髮。

那時的她帶來的陽光,衝破了湯姆兒時在孤兒院裡晦暗的日子。每一天、每一天有她在身旁,他有一段她陪著的金黃色的童年,直到她……直到……

一陣突如其來的鼻酸,湯姆的臉因為不太舒服而皺了起來,鼻腔內的發癢使他秉住了呼吸,然後他莫名其妙地打了一個大噴嚏!

「阿嚏!」

「噢!」

葛蕾絲被湯姆一個大幅度的晃動給震了下來,頭硬生生的敲在草地上,眼冒金星,而後者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

湯姆的注意力隨著打噴嚏從葛蕾絲身上轉移別處。這鼻子發癢的感覺仍未消停、很像隨時都能再打另外一個噴嚏一樣,似乎瀰漫著某些看不見的粉末。這裡明明無風,卻能感受到一陣陣熱流從四面八方襲來,又不知流向何處,這八成是城堡的魔力波動,不過沒有威脅性。

「噢噢!」葛蕾絲又一聲驚呼,「你做什麼啦!」

只見湯姆粗魯的推著她,要把她挪到原來的位置,葛蕾絲覺得挺尷尬,便手舞足動的掙扎起來,最後還是被推得遠遠的。

「你很討厭耶瑞斗!會痛!」

「據我所知,山怪並不太有痛的知覺。」完事後他自在的找了個舒適的姿勢靠上去,就在葛蕾絲旁邊。在這裡,躺在開始轉涼的草地上仰望遠處落日,還挺愜意的。

「今天晚餐後,你不是還有那個什麼級長會議要參加嗎!去啦!」

「我不太想去。」這話不假。經過上次那件事後,他就不太想見到奧斯汀佩帖爾。

「是奧斯汀的緣故嗎?」

聽到這個名字,湯姆不高興得把視線移往別處,不過沒有讓葛蕾絲發現。他把手枕在腦後,方才還覺得鼻子挺癢的,現在那感覺卻無影無蹤了。

「赫夫帕夫的學生都這麼八卦嗎?」

「你知道我不真的是赫夫帕夫的學生。」

「那妳明知道我不喜歡帕帖爾,何必再問呢?」

「就說你誤會他了。」

「嗯哼,就妳這種隨便就相信別人的心態,是該被分類在少了點腦袋的赫夫帕夫。」

「我有腦!瑞斗!不要忘了我們打的賭,如果我普等巫測全部都拿E,你就得收回這句話,然後再也不要在吃飯的時候騷擾我!」

「妳能不能拿到A都很難說。妳是--」

「我不是!」

他們一來一往的吵了起來,而葛蕾絲惱怒,不想再與湯姆多說,她選擇無視他,翻成側身背對湯姆,枕在自己的右手臂上,打算閉目小憩一下再回去,她還沒收拾好心情面對她同學各種眼光。

沒想到湯姆反而沒有再開口了,他墨黑的眸聚焦在葉子裡的某一點,眉頭舒張。他是相當享受他和葛蕾絲之間難得獨處的時刻的,六年級N.E.W.Ts的課程繁忙,他不但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在準備七年級的考試、也耗費了許多魔力在實作練習,加上級長的公務,他忙碌了一整天回宿舍都累了。

前陣子和葛蕾絲相處的時間都浪費在鬥嘴。自從他把她帶了回來以後,他就不自覺的一直想找她吵吵鬧鬧。他明白這個葛蕾絲跟他小時候所認識的會有點不同,但她們吵架的方式簡直是一模一樣。過去的她只要哄不過自己、就會跟他吵架,現在的每一次拌嘴,都把他推回了好久好久以前,純真沒有煩惱與權力角逐的日子。

在他的心裡,除了娜吉妮以外,她是他現在唯一的朋友、家人。過去他擁有過一個她給的家庭,就在倫敦的郊區,遠離了孤兒院曾種在他心裡的噩夢。而今日,有她的霍格華茲,一樣才是他的家。

過了一會,發現湯姆居然沒有繼續數落自己的葛蕾絲感到稍微意外,所以她故作翻身到他的那一側,瞇著眼偷偷打量著他到底在幹嘛。

原來湯姆已經坐起身,拿著一本書在看了。

打自她直盯著他瞧的當下,湯姆就敏銳的注意到這來自身旁的視線,不過他並沒有搭理,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書上一條關於現形術的咒語。現形咒他已經學會了,就在上個暑假不得不回那又冷又可悲的育幼院時摸索出來的。

但是他想要練習的是更高階的無聲現形,他還無法掌握無聲咒的精髓,偶爾他能夠順利施展,沒有辦法每次都成功。

也許該從簡單的無聲咒開始,湯姆想。

「無聲現形?瑞斗,六年級的教程有那麼深嗎?」葛蕾絲清亮的聲音打斷湯姆的思考,他抬眸望向她,然後緩緩開口:「就是這麼難。妳六年級的選修課程完蛋了。」

她聽了心裡一堵,找不到可以堵住湯姆的話,她腦子動得飛快,終於在幾秒間,在他別過眼轉回書本前,靈光乍現,瞭解自己還可以怎麼反過來激怒湯姆、又不被他怎麼樣了。

她賊賊的笑,眼眶變成了彎月,在光線折射下她的眼底搖動著綠色與金色的粼粼波光。「奧斯汀他會幫我。」她一個字一個字地炫耀般地說,   知道湯姆定會不爽。

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次從葛蕾絲那邊聽到這該死的名字了,能不能不要動不動就提到佩帖爾?

他的眼神裡沒有波濤洶湧,不過葛蕾絲感覺得到他的深沉與鬱悶,不,用鬱悶形容還不夠,那是濃烈的怒悶。他的黑眸是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動,深得她看不見他眸裡自己的倒影。

見到事情不太對勁的女孩連忙閉嘴,沒想到湯姆的反應是這麼大。這證明奧斯汀真不是蓋的,果然只有他治的了湯姆!天生一對!

「Rictusempr......」葛蕾絲就這樣看著眼前的大男孩嘴唇性感的動了動,輕輕地唸出了幾個音,像是驕傲優雅的在詠嘆什麼,不過他可停論了一下,並沒有把最後一個完整唸完。

葛蕾絲聽到第二個音節,腦中警鈴大響!

她可不想再遭受哩吐三卜啦的折磨!

過去曾被下這個小惡咒的回憶湧上,她顫抖了一下,正打算起身跑掉。

其實湯姆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把咒語唸完,只是要嚇唬嚇唬葛蕾絲的,他甚至連作勢拿個魔杖的動作都沒有呢,葛蕾絲竟然沒有發現。

不過……說來說去,他還是得想個辦法「懲罰」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女孩才行。

『整整──石化。』他在心中這麼默唸,完美的施了個無聲咒。身旁的女孩頓時瞪大了眼,胳膊和雙腿緊緊貼了起來,連同抬起的頭部,完完全全地倒在地上,只剩漂亮的眼睛圓碌碌的轉著、睫毛巴眨巴眨的,沒想到一瞬間就被人下了石化咒,不敢相信瑞斗有辦法把無聲咒發揮得那麼完美。

她瞪著他直瞧,在心中咒罵了自己的不小心還有小心眼的瑞斗。而先是得意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心滿意足的笑容,湯姆安安靜靜的繼續投入並細細咀嚼著書上的文字,直到她罵累了、覺得沒趣、或是放棄引起他注意而開始昏昏欲睡前,他連頭都沒抬起來一下。

寂靜凝盪在兩人之間,未見尷尬,還是只有懶洋洋的氣息。晚近黃昏,周遭涼爽了起來,加上偶爾颳起的一陣陣暖風,彷彿堅持讓人體驗一次什麼叫做真正的慢活。樹影姍姍搖擺閃動,其他學生們都在用晚餐了,他們兩人就單獨在離城堡有些距離的大湖畔待著,遠離了囂鬧、還有方才一切的不愉快。

終於,過了好一陣子,湯姆才將手上從圖書館借來的書放下、一張張地撿起地上的羊皮紙並好好地收進了自己的背包。『葛蕾絲悲慘的作業。』他在心裡嘟噥,然後伸手推兩下已經小睡了一段時間的可人兒,斜日已經落得差不多了,天色有點暗,他不確定現在是幾點了。

「醒一醒。」他又推了推,直到看到她睡眼惺忪的醒過來才收回手,背起書包便自顧自的站了起來。

她眨了眨眼,知道自己終於能動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的伸一個懶腰。剛才的僵硬沒有帶給她太多的不適,事實上,她連緊繃太久的痠痛感都沒有。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的她,不斷火氣也消了一大半,葛蕾絲終於重拾面對問題的勇氣,她開始有信心能好好的應付別人給她的眼光,還盤算起來要不要跟美思教授道個歉。

她顧著思考,一句話也沒說正打算起身,不過,沒想到已經站立的那方竟然稍微彎了下腰、並伸長他的右手落在她面前,作勢是要拉葛蕾絲一把!

她因為太受寵若驚而目瞪口呆,一直沒有回接他的手。不過在抬頭確認過這不是夢、是真的湯姆在眼前時……欸,她見到了湯姆臉色漾起了各種不耐煩,為了不要再被罵,她迅速的也伸出手,牢牢的回握。

他的手以男孩子的大小來說其實不算大,因為頂多也只有大過葛蕾絲一點點而已,而且手指纖細,應該是隻很適合鋼琴的手。在葛蕾絲端詳著湯姆的手時,湯姆一把也握住了她的,令人驚訝的是原來他的手也可以這麼的有力。

她抬首望向他,看見他原本蒼白的臉夾染上了緋紅,她還一度覺得是自己看錯。反觀湯姆,他不太敢直視葛蕾絲,而且還在努力地試圖壓抑想打噴嚏的衝動。

葛蕾絲順著湯姆拉起的力道輕輕鬆鬆的站了起來,然後很自然的放開他的手再拍拍自己的屁股。湯姆總算忍住一波噴嚏,背對葛蕾絲,不疾不徐的先往城堡走去了。她小碎步跟了上去,沒有多化地的走在他的身後,兩人直到通往門廳的大門前都沒有人再開口說一些只顧激怒對方的無用的話。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當湯姆推開橡木大門、前腳才剛踏進門廳時,他對著葛蕾絲說了一句話,雖然他沒有回頭。葛蕾絲並沒有注意他說了什麼。她當時只顧抱怨湯姆關門關太快,全然不顧還在後面的自己,在門前冷不防甩放開手就閃進門內,害得她差點撞到門板。

拉開門,轉念她又想:『啊,難得他剛剛拉我一把那麼溫柔,其實也很難再多要求了。』最後她還是帶著滿足,小小雀躍的轉身輕關上門,然後突然意識到剛剛湯姆貌似有低聲對著她說了什麼。

「你說什麼?可以再說一次嗎?」快步跟上他,她說。

對方沒有回答,不過葛蕾絲不介意。兩人一同走到通往赫夫帕夫交誼廳的樓梯間停了下來,這時湯姆轉過身,斜斜的看向樓梯,就像亟欲表現自己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管怎樣就是不看葛蕾絲。

最後他迅速的說完︰「妳吃完飯後去空教室等我,我教妳寫字,東西帶著。」過程中完全沒有看葛蕾絲一眼,說完急急忙忙的也沒等到對方回答,他一個轉身便帶著滾滾長袍無聲的轉向另一頭的餐廳。

「哇哦。」

今天的晚餐時間,兩個人不在長桌上、而大家忙著吃晚餐的時候,狄劈校長呼籲校園裡的情侶小巫師不要有太過親暱的舉動。往年禁忌森林裡的夏精靈偶爾會出來調皮搗蛋,不過今年特別的猖狂,集體跑出來在校園間灑上魔法花粉——是一種只要心裡上,對於感情有波動時(也就是心頭一個小鹿亂撞的時候),就會猛打噴嚏。

雖然這只限定於「較敏感」且有「特定對象」的小巫師們,占了少數。不過校長不得不採取行動,因為吸收了太多夏精靈所灑出來的魔法花粉,很有可能打太多噴嚏而一帶大量出血不止,目前無法用任何魔法或道具、藥品預防,治療雖只需要幾個小時,但期間要忍受藥水的嗆蒜味也夠學生們受的。

今晚,在真正的仲夏夜,湯姆的夢裡反覆出現了好幾次今天與葛蕾絲在湖畔「約會」的場景。他夢見了他牽起她的手,這個世界不再有帕帖爾這個人,葛蕾絲眼底只有他——湯姆瑞斗,他們食指交扣、觀望群星,這個夜裡充滿笑聲和愛語。

結果香甜的美夢最後破碎在湯姆半夜的一個大噴嚏裡。他醒過來並發現自己起流鼻血後低聲的咒罵兩句,他唯二的室友們明明也被驚醒了,翻過身壓抑糟糕的心情、各個不敢有異議,仍假裝自己還睡得很沉。

反觀葛蕾絲這邊,她睡得香甜,由於今天態度良好的湯姆。晚餐後的練字時光還不賴,好幾次差點被湯姆無意下逗笑出來。她很感激也很滿意今天的他,撫平了她今日捅下的煩惱。

為了這件事,她願意只記得今日瑞斗對她的好,而忘記計較他的毒舌。

那晚的練習,又是另一則短故事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