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約定好,不哭了。》

「到底快到了沒阿?」我被矇著眼,只能被他牽著手,亦步亦趨的前進。

「快到了,再等一下喔。」

「你到底要帶我來看什麼啊?」我疑惑的問。

「等會就知道了嘛。」他還在賣關子。

哼,孫奕小氣鬼。

走了大約有五分鐘,他才停下腳步,「我們到囉。」

「可以張開眼睛了嗎?」我問。

他放開遮住我眼睛的手,「可以了。」

聽到他的許可,我這才緩緩張開眼睛,但是映入眼底的景象卻讓我不禁大吃一驚!

只見木棧道的兩旁,種了一整排櫻花樹,有深有淺。開滿粉色花瓣的樹枝們隨著風擺動,帶來悅耳的沙沙聲響和沁人心脾的花香。

「好美......」此般美景不禁讓我感動不已,但是讓我覺得疑惑。我望向他,「你怎麼會知道我想看櫻花?」

他微笑:「櫻櫻你喜歡櫻花不是嗎?」

「謝謝你。」我握住他的手,輕輕晃了晃。

「不客氣。」他摸摸我的頭,接著執起我的手:「那麼徐櫻櫻小姐,你願意和我一起走完這條路嗎?」

「嗯。」我不可否認,心跳因為他的那句像是求婚的話而突然加快,一股甜蜜湧上心尖,暖暖的。

走在櫻花步道上,他摟著我的肩,步道上彷彿只剩我們兩個,走在這條我們兩個專屬的路上,就這麼,走到盡頭.......

「哇!這棵樹好大!好美!」在棧道盡頭,有著一棵比之前的樹都還要更大,花也開得比其他樹還要更燦爛的巨大櫻花樹。

我不由自主的衝上前,用我的雙手緊緊擁抱住它,它也像似在回應我般,落下幾片花瓣當作它的謝意。

「小奕,你看!」我轉頭,卻發現他拿起手機在

拍我,「幹嘛偷拍我!」我喊。

「因為你這樣很可愛啊。」他絲毫沒有因為被我發現他在偷拍而停止,反而毫不客氣的又拍了好幾張。

「孫奕,刪掉!」哇,我剛剛的動作肯定蠢斃了!

我衝上去想要拿走他的手機,他卻舉起手來不給我:「不要啦,明明很可愛啊。」

「孫!奕!」我噘嘴,「手機給我,我要刪掉。」

「好好好,都聽你的。」他無奈的晒笑,將手放了下來。

「嘿嘿,這樣才乖。」我伸出手想拿走他的手機,不料手卻被反握住,整個人猛然被他拉進懷裡,溫熱的唇印上我的。

「唔!」他、他居然親我!在這種公共場合!

這樣很丟臉阿!

他親了好久好久,直到我快喘不過氣而狂捶他的肩膀,他才放開了我,表情帶點得逞的笑意。

「你你你......」我氣急敗壞的指著他。

「櫻櫻。」他嘴角揚起笑。

「.......」我撇過頭去,不想理他。

「櫻櫻。」他又喊,聲音揉進了一絲絲誘人的甜膩。

「幹嘛啦。」我轉過身,挑起眉頭看著他。

好啦,我就是承認我對他沒有抵抗力。

他單膝跪了下來,然後從褲子口袋拿出一個方盒。

「小奕......?」我驚訝,難道是我想到的那樣嗎?

「徐櫻櫻。」孫奕緩緩打開了手中的方盒,在盒內的閃著璀璨白光的鑽戒,閃耀到我眼眶不禁感到一陣熱,「你願意嫁給我嗎?」

「答應他!答應他!」身旁不知何時聚集了一群人,正不斷起鬨著。

「櫻櫻,你願意嫁給我嗎?」他又問了一次,眼底有著和鑽戒一樣晶亮的光。

「我願意。」感動的情緒在一瞬間填滿我,我才一開口,臉上的眼淚就不禁滑落。

「櫻櫻。」他站起身,一隻手將戒指套進我的手中,另一隻手則抹去我的眼淚,「別哭,這是值得高興的事啊。」

「你自己明明也有哭。」眼睛都還泛淚光了。

「哪有。」他不承認。

我想擁抱他,但是手卻像是僵住般,不管怎樣使勁都無法移動半分。

「小奕?」我慌了,「為什麼我沒辦法動?」

他沒有回應我,只是笑著。

「小奕!」為什麼,小奕逐漸在消失?

眼前的他開始漸漸變得虛幻,連帶著身後的櫻花林,變得縹緲。我大叫他的名字,卻無法改變他的消失,只能哭著看他,在我面前幻化成一片虛無.......

「孫奕!」我猛然從床上坐起身來,一場惡夢讓我額頭浮現層層冷汗,我抹抹臉頰,觸到了眼角的濕潤。

「怎麼突然夢到這個呢......」我望向無名指上透著冷光的戒指,不禁長嘆一口氣。

「現在幾點了?」我扭頭看了看時鐘,才六點多,「現在小奕應該還在睡覺吧?」我想。

我在床上又躺了一會,但是卻再也沒有睡意,於是我起身洗漱,換好衣服,準備去找孫奕。

騎車出門,我來到了離家不遠的C市市立醫院。

「徐小姐,又來看男朋友啦?」醫院裡的護士小姐親切的向我打招呼,我也報以微笑。

我搭上電梯,來到了小奕所在的樓層,許多認識我的護士紛紛向我打招呼,我也一一點頭回應。

推開病房門,床上的他正熟睡著,我拖了張椅子坐在病床旁,凝視著他。

「小奕。」我輕輕撫著他因高劑量化療而掉髮的頭,心底深處一陣抽痛。

孫奕得到的,是血癌。

更正確一點來說,叫做「急性骨髓式白血病」。

自從賞櫻之旅回來後,孫奕開始無時無刻都感到疲倦,甚至常常有牙齦出血和發燒的症狀。

我很擔心他,於是叫他來醫院看病,結果醫生一聽到他的症狀,馬上叫他去血液腫瘤科去做檢驗。

血液腫瘤科的醫生說,小奕必須做骨髓穿刺,才能檢驗出來是否罹患血癌。

我的小奕,怎麼可能得到血癌?

不可能的,對吧?

然而當檢查報告出來,確定孫奕罹患血癌的那一剎那,我只能緊緊捂住嘴巴,任憑眼淚在臉上肆意流淌。

我不相信,不可能的。

我的小奕,明明很健康阿,為什麼會得到這種病?

「孫奕......」我被他抱在懷裡,他的手輕輕的撫著我的背,給我安慰。但是明明應該最難過的他,卻沒有什麼反應。

「怎麼了?」他的聲音依舊溫柔。

「為什麼......會是你?」到底為什麼?小奕不菸不酒,平常也沒做過什麼壞事。那到底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待他......

我不要,我不要小奕生這種病......

他的手明顯停頓了一下,但隨即又繼續拍著我的背,「我會沒事的,好嗎?」

雖然他的語調不變,但是我卻能感覺到,他的身體,正在微微顫抖.......

孫奕開始接受治療,因為化療的副作用,他開始掉髮,甚至嘔吐,發燒,內出血。每當看見他虛弱的躺在床上,只能讓護士替他打理一切那副宛如了無生氣的布娃娃的模樣,心就像是被猛然掐緊般,疼得無法呼吸。

他住院的第一個月,我的淚似乎沒有停的一刻,臉頰都是乾了又濕濕了又乾。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這句話我早已問了上蒼不下百遍,卻永遠得不到回應。

「小奕......你要早點好起來。」我用指腹輕輕摸著他闔上的雙眼,「我們說好的,還要再一起去看櫻花的......」

過了一段時間,睡意不禁再次襲來,我忍不住將頭靠在他的床上的稍作休憩。

等我再次醒來,不知已經多久時間過去了,我一睜開眼,就發現孫奕已經醒來了,正直直的看著我。

「你什麼時後起來的?」我揉了揉還稍微發澀的雙眼,「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只是覺得很累。」他無奈,「櫻櫻,我真的會好起來嗎?」

「當然會!」我堅定的回答,「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但是,如果化療沒有效果怎麼辦?如果找不到合適的骨髓怎麼辦?」

「你不要說這種話!」他的話讓我驚慌不已,「你一定會平安出院的,好不好?小奕?」

我按捺下心中的慌亂,輕拍他的手:「你要好好吃飯,知道嗎?」

「吃了還不是又都吐出來,有用嗎?」他自嘲的笑了笑,笑得令人心碎。

「孫奕......」我抿緊唇,眼角好不容易築起的堤防又差點失守。

孫奕,他以前不會這樣的。

他不會這麼悲觀的......

「對不起,櫻櫻,我不是故意的。」他嘆了口氣,「我只是......」

「沒關係沒關係,我知道。」我強撐起一抹笑,「那我先走了,晚上再來看你。」

我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病房。但當我轉過身時,卻聽到他從背後傳來讓人揪心的一聲,「櫻櫻......」

「怎麼了?」我回眸,卻發現一滴淚從他眼眶滑落,「孫奕?」

「櫻櫻......」儘管得知自己生病也沒有哭的孫奕,居然才此刻,流下了眼淚。

「你怎麼了!」我連忙趕到他身旁,「哪裡痛嗎?要不要叫醫生?」

「沒有......」他搖搖頭,然後他伸出手,緊緊握住我的手臂,哭紅眼眶的他看起來是多麼讓人心疼,「櫻櫻......如果我死掉了怎麼辦?我好害怕......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再去看一次櫻花......」

「孫奕......」我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俯下身抱住他在顫抖的身體,他此刻的脆弱惹得我又是一陣鼻酸,「你會好起來的,小奕別怕。我們一定還能一起去看櫻花的。」

他沒回話,只是緊緊回擁著我,房裡很靜,靜到只聽得到他的抽泣。

等到他哭累了,細碎的抽噎成了沉沉的呼吸時,我才鬆開手坐回椅子上。

「小奕......」我望著他臉上尚未乾的淚痕,心中的痛楚沒有紓解,反而更加強烈。

再次確定他無流露出任何不舒服的姿態後,我才離開病房,當我一闔上病房門,一道聲音便喚住我。「徐小姐。」

我回頭一看,是孫奕的主治醫師—唐醫生。

「有什麼事嗎?」我問。

「我們到辦公室談吧,這裡不太方便。」唐醫生示意我跟著他走。

「好。」雖然有點不明所以,不過我還是跟他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請坐。」他臉色帶點凝重,讓我不禁打從心底發慌。

「請問,是孫奕他......?」

「我們已經用過很多種藥物要去降低孫先生的癌細胞數量,但是都沒有太大的效果。」

什、什麼.......?

「所以現在孫先生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回家安寧照顧,另一種方法就是選擇骨髓移植。然而孫先生是選擇做骨髓移植。」

我愕然,小奕的病,已經嚴重到這種程度了......?

所以小奕今天才會那麼反常,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如果做骨髓移植,百分之百會成功嗎?」我語調不穩,手緊緊掐入掌心。

「這很難說,骨髓移植當然有一定風險,而且副作用不少。如果術後排斥情形太過嚴重,甚至有可能導致死亡。」

「死亡......」我錯愕的瞪大眼,「你是說,孫奕有可能會死嗎?」

不要......我不要小奕死掉......

「當然,這只是最嚴重的情況,如果術後復原良好,當然就能平安出院了。」

「是嗎?」聽到這句話,我才鬆了一口氣。但是另一波的恐懼卻又浮上心頭,「那如果孫奕找不到適合的骨髓怎麼辦?」

「事實上,我們已經找到符合孫先生的骨髓了。所以一個禮拜後,孫先生就要進入無菌室,進行移植前的化療。」

「真的嗎?」驚訝讓我的語調上揚,「所以你的意思是,孫奕可以進行移植了?」

「是的。」唐醫生點了點頭,「那麼徐小姐,我還有事要先忙,就不招待你了。」

「是,醫生你先忙,那我走了。」我不斷向醫生道謝,然後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孫奕可能有救了!他可能有救了!

一個禮拜後,孫奕正式進入無菌室,然而在骨髓移植前,他必須先做全身性放射線療法和殲滅療法,目的就是為了去除所有壞的骨髓細胞。

但是當我看見小奕在無菌室裡的模樣,心就像被刀狠狠的劃過般,疼的可以。

躺在床上的那個人,是我的孫奕嗎?我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他鼻子下面那兩管鮮紅是怎麼回事?他那乾裂的皮膚又是怎麼回事?

我哭著問護理師,然而護理師則是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說這是療程一定會產生的情!況,叫我不要太擔心。

要我不擔心?怎麼可能?每每我看著小奕在裡頭痛苦掙扎的模樣,我的心臟就像是要被扯裂似的。

好不容易在無菌室裡待了兩個令人難熬的禮拜,醫生說小奕已經可以轉回普通病房時,我當場哭了。

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形容當下我有多麼感激。

「小奕,我們很快就能在一起去看櫻花了!」我待在他身旁,朝著睡眠中的他低聲說著。

移植後一個月,雖然發生過一些小感染和輕微發燒,不過他也都撐過來了。

「小奕,你想要去哪玩?」這天,我和他正在討論出院後要去哪裡玩。

「不是說要去看櫻花?」他笑了笑,「三個月後就是你生日不是嗎?我們就去那裡慶祝吧。」

「好。」我點點頭,「那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這樣我們才能一起去。」

「我已經快好了!你看看我的肌肉!」他搞笑的戳戳自己的手臂。

「還敢說,你現在都快和我一樣瘦了!」我嗔道,「出院後我一定要把你養的肥肥的,臭小奕。」

「好啊,把我養成大肥豬,把你養成小肥豬。」他大笑,卻突然開始咳嗽起來,「咳......咳咳.....」

「孫奕!」我慌慌張張的倒了杯水給他,「快點喝水。」

他接過水杯,咕嚕嚕的喝完了一整杯:「哇,舒服多了。」

「你小心一點啦!」我瞪他。

他又咳了幾聲,對我揚起一個微笑:「我只是不小心嗆到啦,櫻櫻你別擔心。」

「哼。」我又瞪了他一記,直到他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我才原諒了他。

「好啦,這個禮拜我要回老家替我媽媽過生日,順便在那住個幾天,所以可能不能來找你囉,你自己可以吧?」

「蛤......這樣我會很想你耶。」他癟嘴。

「乖,一個禮拜就回來啦。」

「那你一定要想我喔。」他一邊說,然而又咳了幾聲。

我擔心的皺起眉,「你要多喝水,知道嗎?感冒了就不好了。」

「好好好,遵命。」孫奕說。

「那我先走囉,掰掰。」

「掰掰,要想我喔!」

「好啦。」我不禁被他像孩子般的語氣逗笑。

跟他鬧了一會,我才離開病房。關上房門之前,我又聽到了他的咳嗽聲。

一股淡淡的不好預感纏繞在心頭,我揮揮手,試圖將它揮散。

小奕一定會沒事的。

一定會的。

回到老家的第三天,我一邊和媽媽聊天,一邊整理著相片。

「媽你看,這是我和孫奕一起去櫻花林拍的照片。」我指著其中一張相片,照片中的我們笑得愉快,尤其是孫奕,更是笑得燦爛無比。

「小奕什麼時後出院阿?帶他來我們家坐坐阿,我也好久沒有看到他了。」媽說道。

「醫生說只要情況良好,應該很快就可以了。到時候我們可要好好給他補補。」我嘿嘿一笑。

最好快點讓他變成一隻小胖豬!

「說到補,我昨天燉了鍋雞湯,我現在下去加熱,你等等下來喝喔。」

「好。」我點點頭,繼續翻閱手中的相本。

翻著翻著,我聽見我的手機開始鈴鈴響了起來,但是左找右找,卻怎樣也找不到。鈴聲響的急促,我連帶的跟著緊張起來,「手機呢?我的手機呢?」

這時,樓梯傳來碰碰的聲響,接著媽一臉慌張的拿著我的手機出現在我眼前,「櫻櫻!是醫院打來的!」

「醫院?」我沒由來的一陣慌亂,接過電話一看,是一個在醫院和我和小奕都很熟的護士—淇蕙,我點開通話:「喂?」

「櫻櫻!你現在快點來醫院!」淇蕙急躁的聲音傳了過來,「孫奕病危阿!」

我手一鬆,相本掉到地上,發出很大的聲響「......什麼?」

病危?

淇蕙剛剛是說,小奕病危......嗎?

「櫻櫻?櫻櫻你有在聽嗎?」淇蕙不斷的喊著,「快點來醫院阿,再不來可能就來不及了啊!」

再不來可能就來不及了?

再不來可能就來不及了!

「小奕!」我大喊一聲,顧不得媽還在旁邊一臉驚訝,我立刻衝下樓,抓起包包就往外衝去!

「計程車!」我猛力地揮手,很快的就攔到一輛車,我迅速坐進車內:「先生,麻煩以最快的速度載我到C市市立醫院!拜託!」

車子在路上飛馳著,我坐在車內,緊緊交叉著雙手,一滴溫熱突然落在手背,我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小奕......拜託你不能有事阿......」

醫院一到,車都還沒停穩我就跳下車,匆匆塞給司機幾張百鈔後,立刻衝向醫院內。

小奕,等我!

火速趕到小奕所在的加護病房前,淇蕙正在外頭等著,一看到我出現,立刻跑過來抱住我。

「櫻櫻!」她的聲音明顯帶著哭腔,臉上也掛著淚水的痕跡,「孫奕他......」

「他怎麼樣了?」小奕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巨細胞病毒引起的間質性肺炎,病情惡化的太快,當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呈現呼吸衰竭和嚴重缺氧的情況了.......」淇蕙抽噎著說。

「什麼......」太大的刺激讓我腿一軟,整個人跌落在地。

呼吸衰竭?

小奕幾天前看起來明明還很健康阿,怎麼會突然變這樣.....

我們不是還約好,要一起去看櫻花的嗎?

「那他現在呢?」我抓著淇蕙的手,「脫離危險了嗎?」

「醫生還在急—」淇蕙話還沒說完,眼前手術室的燈暗了下來。接著,病房門緩緩打了開來......

「小奕!」我跑上前,看著被推著出來的病床,我卻徹底僵硬在原地,無法動彈!

他們為什麼,要把小奕的臉蓋起來?

小奕明明......

「我們已經盡力了,很抱歉。」

抱歉什麼?你們在抱歉什麼!

「你們別騙人的!孫奕他不可能會死掉!」我擠開護士,來到病床前,「小奕你快點起來,不要嚇我好不好......」

不管我怎麼哭喊,白布以下的人,卻沒有回應我。

「孫奕!孫奕我叫你起來!你起來!」我放聲大哭,「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看櫻花的嗎......」

「櫻櫻!」淇蕙過來拉住我,她眼眶泛紅,「你不要這樣.....」

「孫奕......孫奕.....嗚......」我掙開淇蕙的手,彎下身,緊緊抱住早已沒有昔日溫暖的他,「你怎麼可以死掉,你怎麼可以留我一個人......」

沒有了你,我要怎麼辦?

最後,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護士推走了他,也帶走了我的全部。

我的世界,在此刻全部崩塌。

吶,小奕,沒有了你,我要怎麼活下去?

孫奕去世後,我每日每夜都躲在房間內,只是不斷翻著我與他之間的點點滴滴,到最後哭著入眠。

小奕,我真的真的很想你......

媽看不慣我這副頹廢的樣子,硬是把我在C市租的房子退租,將我拖回了老家。

只是換了環境,卻依舊斷不了我對他的思念。我無法從傷痛裡走出來,只能任憑痛苦與悲傷侵蝕我的心靈。

「櫻櫻!」有天,媽終於受不了我的行屍走肉,哭著向我大吼:「夠了沒有?」

「......」我愣愣的望著媽,不語。

「你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媽強迫我從地上站起來,將我推到鏡子前。

鏡子裡的人,神色枯槁,紅腫的眼睛看得出來剛哭完沒多久,骨瘦如柴的身材彷彿風一吹就會倒似的。

是我,鏡子裡的人,是我。

媽搖著我的肩膀,痛心疾首的喊著,「櫻櫻,放下吧。沒有放下,就無法繼續前進阿!」

放下?

媽的意思是,是要我放下他,忘記小奕嗎?

不要......我不要......

「不可以!」我哭喊,「我怎麼可以忘記他!小奕......」

「那你覺得孫奕會希望你這樣嗎?他會希望看到你以這樣半生不死的模樣活著嗎?」媽將我擁入懷中,柔聲的安撫,「叫你放下他,不是叫你一定要忘記他,只是希望你振作,不要在耽溺於悲傷中。他一定不希望你變成這樣的,對吧?你想想如果他發現你成了這副模樣,他會有多心痛?」

「嗚......」我無法回應,只能像個孩子般,在媽的懷裡嚎啕大哭。

睽違一年,再度來到這片櫻花林,四周一如往昔,唯一改變的,就是身旁沒有我深愛的他。

那天和媽談過後,我想了很久,最後想出唯一能讓我放下的地方,就是這裡了。

小奕,我又來看櫻花了。今年的櫻花還是開的一樣漂亮喔。

一步一步踩著木棧道,回憶隨著每一個步伐,紛紛湧現在腦海。

吶,小奕,我不能繼續停留在過去裡,我必須要向前進了。

小奕,你會不會怪我呢?怪我丟下你一個人在過去?

走到小路盡頭,那棵櫻花樹依舊佇立在那,花開的無比燦爛。

吶,孫奕,沒有了你我要怎麼活下去?

我上前,伸手輕輕環住它粗壯的樹幹,腦海之中突然浮現孫奕當天向我求婚的畫面,眼眶不禁一陣濕熱,我緩緩閉上眼睛......

在黑暗中,一點白光突然從遠方亮起,隨著距離的拉近,白點逐漸成為一個人形,最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張我朝思暮想的臉龐。

「孫奕?」我不可置信的低喊出聲,無法相信眼前所見。

「櫻櫻。」他定在我眼前幾步,眼神內包含了無限柔情,「你知道我此生看過最美麗的風景是什麼嗎?」

「是什麼?」我不明所以。

「就是櫻櫻的笑容喔。」他勾起唇角,「櫻櫻的笑容是我在這世上看過最美的風景了。」

「小奕......」我緊抿著下唇,不讓眼角的淚滴滾落。

「所以......」他伸手撫上我的臉頰,「為我笑一個?」

「嗯。」我點點頭,嘴角揚起一抹笑。

「很漂亮,櫻櫻。」他也笑了,笑得好溫柔好溫柔,溫柔到令人想哭。

「小奕,你會不會怪我?怪我不能再停留在與你一起的過去?」

「傻女孩。」他揉揉我的頭,「我不要你為了我流眼淚,我也不要讓你為了我而沉溺於哀傷中,我不要這樣。櫻櫻,我只要你快樂。」

「孫奕.....」

「櫻櫻,我能和你約定一件事嗎?」他伸出手,做出打勾勾的動作,「我們來約定,以後櫻櫻不要再為了我掉眼淚。」

「好......我和你約定。」我也伸出手,和他打勾勾。

「這樣我就放心了。」他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原本清晰的身影在此刻居然開始變得透明。

「孫奕!」

「櫻櫻,再見了。」他揮揮手,「記住我們約定好的......」

語畢,他的模樣也徹底消失,融進一片黑裡。

我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和剛才一樣的櫻花林。

「小奕,你剛剛來找我了,對不對?」我一邊說,同時一行淚從臉上滑過,我趕緊用手抹去。

對不起,小奕,這是最後一次了。

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哭的。

因為,這是我們的約定。

我們約定好,不哭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沒想到蔚然書封做得漂亮,文筆也很好啊
2016-08-27 14: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沒有啦你過獎了哈哈哈//
2016-08-28 19:31回覆
安安(・∀・)
我終於知道蔚說的是什麼意思了xD
但是這樣剛好可以增加文章的深度d(*´∀`)

話說好久沒有看到蔚的新文章了~
跟第一篇文對比進步了超~級~多!(認真
下禮拜會考完就有很多時間可以打文了xD
但是還是希望可以考好不然整個心情會很……(;´Д`)

倒數會考加油r!!
2016-05-07 2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終於知道了齁!!

有進步就好嚶嚶嚶QQ
謝謝你!!!

話說我真晚回,對不起Orz
2016-08-28 19:30回覆

幸福的回憶會阻擋幸福前進QQ
 
2016-05-07 13: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無法割捨過去的美好所以才無法放下阿Q w Q
2016-05-07 17:24回覆

嗚嗚嗚  好感人喔...........

突然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那心情真的是... (眼眶濕 
2016-05-06 17: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嗎有被感動到嗎?QwQ

真的阿如果是我我肯定哭死QQ

謝謝山山喔
2016-05-06 22:52回覆

嗚嗚嗚嗚好虐啊啊啊(噴淚(?
你寫的好棒啊啊
2016-05-05 18: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嗚嗚嗚嗚真的嗎,我還怕寫不出那種感覺Q w Q
我來幫你擦淚(擦)
謝謝你愛你啾啾
2016-05-05 22: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