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初戀》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妳這樣等下去。』

      陌生號碼的一端,些許的哽咽,濃厚的堅決,我竟是笑出了聲。

      初識那年,甫升初中,許凱坐在我右邊。

      第一印象挺差的。

      皺皺巴巴的制服,硬是不扣上的第一顆釦子,嘴角那抹輕浮、痞子味十足的笑意,懶散頹廢的坐姿,翹著二郎腿的模樣,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刺目、反感的。

      於是該是同鄰座熟絡的階段,我直接了斷的忽略了右邊的他,異常積極的向左邊的同學互動,想著就算沒法和許凱交好,至少和另一邊的蔡志謙打好關係。

      鄰居總是要相互照應的嘛。

      一切都如同我的計劃般完美,蔡志謙和我的友誼那是水漲船高,上下課的嬉鬧作弄少不了,每天都過得快快樂樂,簡直全忘了右邊還坐了個人了。

      可這平衡的關係,卻被段考後的換位潮徹底打壞。

      蔡志謙換去了反方向的遠端,我的座位靠窗,唯一的左邊就是許凱。

      搬著書桌的許凱安定好位置後,撇過頭,眼裡是嘲弄的。

      『真衰。』薄唇吐出了這麼兩個字,我們的關係也至此開始變質。

     

__

      我還是看許凱不順眼。

      上課不認真,唧唧歪歪的製造噪音;領口永遠鬆鬆垮垮,看著就礙眼;同著一群國小朋友作威作福,裝大爺的樣子說有多幼稚就有多幼稚。

      最討厭的是,許凱就愛捉弄我。

      他畫我的課本、藏我的文具、拆我的鞋帶、吃我的糧食,甚至毀掉我心愛的泰迪熊吊飾。零零總總的欺負讓我對他簡直是厭惡到了極點,他一笑,我就寒毛直豎;他出糗,我那一整天臉都燦爛。

      我以為我們會是永久的仇敵,我以為許凱在我眼中永遠都是一個痞子。

      可這樣的以為,卻也是痞痞笑著的許凱硬生生打破的。

      身為副班長、班上的前三名,這樣一個「好學生」的光芒下,臉皮薄、自尊心強是不可避免的。作業準時交之餘,要拿高分;考試提早寫完之外,要拿高分;加分活動參與不夠,要拿高分。

      一切的一切都要光鮮的完美,可某天我卻忘了寫作業。

      帶著羞恥感的罰站,彎身補寫,倔強的一臉淡定而從容。許凱始終拖著腮,默默地望著我緊抿的嘴,看到我完成作業後一臉迷茫和猶豫,大動作的舉起了手,大聲的喊道,『老師!林雨惟寫完了!』

      班導淡淡地瞥了許凱一眼,接著看向了我,微微點頭,『寫完就坐下吧。』

      全身發燙,我努力保持鎮定,一點聲響都沒發的坐回位置上,縮著腦袋愣了幾秒,這才轉頭看向眼中帶笑的許凱。

      平常盡是作弄我的許凱這次卻安靜的出奇,只是笑著凝望,骨節分明的手指輕敲著桌面,極富耐心地等著我開口。

      我死死地瞪著他眼中濃濃笑意,又瞥了眼依舊沒扣好的制服,沈默須臾。

      「謝謝。」終究是深吸口氣,出聲道了謝。

      『不用謝。』咧著嘴,溫熱的掌心輕觸我的手臂。

      穿著短袖的夏天,肌膚相貼的感覺太過明顯,我瑟縮了下,他還是笑。

      從這天開始,就算彆扭的不願承認,我還是清晰地發現,許凱在我眼中是個會發光的存在。

      不扣的釦子成了一種慵懶率真;嘴角的弧度成了壞男孩的帥氣;嘰嘰喳喳的噪音成了讓我臉紅心跳的呢喃,我無法阻止,只能放任異樣的感覺在心裡盛開。

      此時,我們剛要升上二年級。

__

      『他肯定喜歡妳。』兩人擠在窗戶邊,夏日的微風捲起小巫的鬢髮。

      「才沒有。」壓下心中的鼓噪,我癟著嘴,不想做出什麼回應。

      小巫曖昧一笑,無所謂的聳肩,『反正全班都知道他喜歡妳了,妳否認也沒用。』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她表情促狹,『許凱也從來都沒否認過啊!』

      是了。身為緋聞的男主角,許凱一句澄清的話也沒有。

      課堂上,他還是側著身面向我,一手托腮、一手轉筆,視線越發的放肆,有時我都被盯的渾身不自在,只能低頭苦苦抄著筆記。

      下課後,他總和幾個兄弟窩在一起,有意無意地笑看我和朋友嬉鬧,當有人又一臉曖昧地說著我們的流言蜚語,他也只會笑笑地看著我掄起拳頭追著人跑。

      於是,緋聞那是過關斬將,一路傳到了班導的耳裡。

      某堂國文課,一如往常地說著古文宋詞,突然間班導卻喚了許凱的名字,語氣好笑,『我知道雨惟很漂亮,可是上課的時候你也看看我吧?』語畢,哄堂大笑。

      我紅著臉,感覺丟臉的低下了頭。

      許凱尷尬的轉正身子,嚷著是看窗外的風景。

      大家有志一同地瞥了眼窗外凋零的枯樹,又是一次的哄堂大笑。

      我的頭垂的那是更低了。

      「都你啦!看什麼看。」咕噥著,語氣中含有的嬌嗔自己也沒發現。

      『我才沒看!』撇了撇嘴,許凱意興闌珊的翻著課本,臉卻明顯紅了。

__

      就這樣持續被老師揶揄了幾次、被同學開著玩笑。

      奇怪的是,一共換了四次座位,許凱不是在我右邊就是左邊,想反駁些什麼也理不直氣不壯了。

      我們開始熟絡,玩笑還是會開,卻多了抹溫存,多了點曖昧。

      也多了點酸澀,當他談著跟哪班的女生出去、當我說著哪個男生又帥又聰明。

      『我昨天和xxx去遊樂園。』歪歪斜斜的字體很醜,我瞪著陌生女生的名字有些恍惚。

      「所以?」慢慢寫下了兩字,我頭也不轉的把紙條丟過去。

      許凱又抄起筆刷刷刷的寫了起來,很快的丟回我桌上。

      『是陪朋友去約會,不要誤會。』我沈默的看著歪七扭八的解釋,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又要怎麼回覆。

      我看了眼黑板上的數學公式,又看了眼那紙條,不過幾秒便隨手把紙條折好丟到筆袋內,全神貫注地看著數學老師洋洋灑灑地寫滿了一整個黑板。

      許凱愣愣的看著我的動作,筆也不轉了,有些毛躁的弄了弄頭髮,持續地盯著我好一陣子,發現我的視線始終向著黑板,這才挫敗的也看向了黑板,認命的寫起題目來。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鐘響,我剛起身想逃到廁所去,手腕便被扣住,那力量有些重,我下意識蹙起了眉頭。

      『妳生氣了?』不確定的語氣,許凱認真地望著我的臉,尋找著生氣的蛛絲馬跡。

      「放手。」感覺到了疼痛,我的眉皺的更深了。

      許凱卻誤會了,更是不放手,甚至強硬地拖著我往外走,『聽我解釋。』

      於是在眾人或疑問或了然或曖昧的注視下,我被許凱拽出了教室。

__

      流言蜚語或多或少都會對人造成影響,心志再堅,難免也會有些許波動。

      最初對於那些曖昧傳言,我也只是莞爾一笑,並不放在心上。

      許凱和我的關係很明瞭,從仇家轉為朋友,就這麼簡單。

      偶爾打打鬧鬧、偶爾你說我聽、偶爾沈默相伴。

      期間欺負的少了,可也是沒有落下的。

      可此時此刻,在樓梯的轉角處,上上下下的熙攘人潮卻幾近無聲,我耳邊只有自己心跳如雷貫耳,眼裡只看見許凱深沈難辨的眉眼,薄薄的唇抿了又開,支支吾吾的模樣遂地溫軟了我的心,眼光也漸漸柔和了起來。

      我們真的只是朋友嗎?

      凝視著許凱的欲言又止,手腕上的力道仍未減輕,疼痛感卻已經不在了。

      是不是,就像大家說的那樣,他是喜歡我的?

      想到這,心便一熱,張口就要詢問出聲,許凱卻先發話了。

      『我不喜歡她。』耳根紅著,卻是說得鏗鏘有力、字字清晰。

      我愣愣地望著眼前的許凱,那張總是笑著的臉現下滿是侷促不安,隱隱又透露著誠懇之意,扣著我的大掌因為緊張而微微沁出了汗,高大的身子彎著,我們之間距離不過一米。

      看我沒反應,他急了,鬆開了手。

      感受到手上的圈握消失,我心一空,正想說些什麼,他卻突然俯身,猛力一拉,我就被抱了個結結實實。

      這下是真的懞了。

      僵直的被人擁住,我的臉整個貼在許凱的胸膛上,滿鼻子都是他的氣息,身體止不住地發燙。而許凱的頭輕靠著我的腦袋,呵出的熱氣全打上了我的耳朵,帶點濕意的。

      沈默了一陣子,身邊的驚呼和抽氣聲總算是喚回了我們的神智,這才想起這裡是哪裡,我們現下的行為有多曖昧。

      慌張地想把人推開,他卻是不肯放手。

      貼著我的耳畔,低啞深沈的嗓音惹得我心一顫,克制不住的臉紅。

      『我是真的不喜歡她。』他這麼說道。

__

      想當然爾,在校園內演上這麼一齣深情擁抱,各種聽說那是傳的風風火火。身為當事人,不知道被問了幾次「你們在交往?」,甚至聽聞了許多無稽之談,我終於忍不住了。

      「你能不能跟大家解釋一下?」狠狠瞪了閒言碎語的同學一眼,我衝著微笑的許凱說道,話裡是滿滿的火藥味。

      『解釋什麼?』仍是一臉痞樣。

      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解釋我們沒有在交往!解釋我們只是朋友!」

      聞言,許凱斂下了笑容,神情異常嚴肅,口吻莊重。

      『妳很在意嗎?』

      意料之外的認真模樣讓我停頓了一下,突然間有些心慌。

      「也沒有那麼在意啦...」諾諾的,原本的氣燄都懨了。

      滿意我的答覆,他又恢復了笑容,熟悉到不行的散漫模樣,伸手就往我頭上一拍,『管他們說什麼,我們自己清楚就好。』

      我沈默,勉強笑笑,心裡卻越發苦澀。

      清楚什麼呢?

      可是如果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你的意思了,那又該怎麼辦。

__

      心裡再亂,日子還是要過。

      看著訂在聯絡簿上的名次表,姓名邊各科的成績和名次讓我異常沈默。

      小巫有些擔心地坐在我旁邊,佯裝輕鬆的扯著家常閒話,笑說班上的誰跟誰發生了什麼事,我卻渾然不知,什麼都聽不進去,只餘嗡嗡聲在耳邊,滿眼都是那慘不忍睹的排名。

      『這只是段考啊,不要在意...』

      「我在意。」打斷小巫的安慰,想到了近日的心慌意亂、夜晚的輾轉難眠,一個衝動就起身奔向了教師職員室。

      考完試要換座位的,我站在班導面前,說著近期被流言蜚語弄得慌,說著不該每次都在許凱左右,許多許多憋了很久的疑惑和氣悶就這麼宣洩而出,想收也收不住。

      眼眶濕了,聲音啞了,班導安撫的拍了拍我的背,給了個肯定的答案,便哄著我去洗臉。扯著嘴角,乖巧應了聲好,甫轉身,印入眼簾的就是沈著臉的許凱,胸膛上上下下起伏,似乎是跑著過來的,還有些微喘。

      仿若電擊,雙腳死死固定在原地,我紅著眼迎上他晦澀的目光。

      班導也察覺到情況不對,張口叫了許凱的名,他卻轉身就走,再也沒回過頭。

      我靜靜看著他遠去的背影,眼淚嘩啦啦的就流了下來,卻是沒有追上去。

      二年級的時光就這麼結束在我的眼淚裡、許凱的背影上。

__

      依循著承諾,許凱成了我的遠端。

      蔡志謙又成了我的鄰座,而小巫則坐在許凱右側。

      『真的不喜歡他?』百般無聊的摺著滿分的考卷,蔡志謙問著,卻似乎一點也不在乎我會不會回答,只是兀自摺著紙飛機。

      斜睨了他一眼,看著那張一百被折來折去,沈默不語。

      他也真的不在意,繼續擺弄著考卷,嘴裡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你為什麼會和小巫分手?」我問,清晰看到某人的手抖了一下。

      不過片刻,蔡志謙就鎮定如常,鄙夷的瞥了我一眼。

      『八卦。』僅僅兩字,就噎的我說不出話來。

      果然資優生就是不一樣嗎?

      蔡志謙絕對就是校園羅曼史裡的狗血男主角。

      一張招搖撞騙的帥臉、無懈可擊的頭腦、跑的飛快的長腿,還有那詭異至極的高人氣。

      這樣的男生絕對會是一般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而我最好的朋友,小巫,也栽在了他手裡,拜倒在他的制服褲下。

      藉著我們幾個朋友的推波助瀾、明裡說暗裡勸,蔡志謙接受了小巫的告白。

      但兩人的戀情開始的快,結束的也快。

      不到一個月,蔡志謙就提了分手。

      那天小巫哭了一個上午,他雲淡風輕仿若不知情。

      『我是不知道你們怎麼一回事,但是最近他的狀況很糟。』同屬於校男籃,蔡志謙顯然對於隊友的表現非常不滿意。再怎麼說,選手的狀態關乎整個比賽結果。

      心一跳,瞥向了遠方角落,許凱正和小巫有說有笑的,我看見他伸手摸了摸小巫的頭,小巫臉頰微紅,揮手打了他幾下,撒嬌似的。

      安靜地看著刺目的景象,不知該怎麼形容心裡排山倒海的酸楚,只是沈默。

      蔡志謙順著我的視線將一切納入眼底,從抽屜裡掏出厚厚一本理化試題就往我腦袋一敲。

      『有時間就來寫題目。』他這麼說道,又嫌不夠似的丟來一本數學,『快寫。』

      傻傻瞪著桌上看著就頭痛的參考書,縱然想嘆氣,卻還是認命地提起筆寫了起來。身為備考生,國三的日子肯定是不好過的。心裡明白,我偷覷了飛快寫著數學題的蔡志謙一眼,有些慶幸。至少,學習的路上有他一起。

__

      籃球比賽的一天,鬧哄哄的球場,人潮洶湧。

      我和小巫併著肩坐在第三排的位置,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

      眼角餘光,他就這麼邁步走來,外套一丟就搶了小巫手裡的礦泉水猛灌。

      小巫抱著許凱還散著熱氣的外套,驚慌失措地看著我,水汪的眼睛濕氣滿溢,仿若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我看看急的要哭的小巫,又看看咕嚕咕嚕喝著水、喉結滾動的許凱,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

      『發什麼呆?』手心突然一空,大汗淋灕的蔡志謙劫走我的水壺就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無視我一臉驚愕,看也沒看一旁僵住的小巫、神色難辨的許凱。

      瞥見小巫眼角的淚要掉不掉,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辛苦了。」燦燦一笑,自動自發的將包裡的面紙遞了過去。

      蔡志謙鄙視我的裝模作樣,卻也沒戳破什麼,淡定的把外套脫下、塞到我懷中。

      『熱死了。』他說,語畢便搭上許凱的肩膀,灑脫地回到場上去。

      我好笑的看著懷裡的外套,明白此舉是出自他的體貼。深吸口氣,抬眼對上小巫不可置信的目光,其中參雜的猜測妒忌太過火辣,我彎起了嘴角。

      「我知道你們在一起了。」輕聲說著,我直直注視著小巫的眼神閃爍,「你們瞞了我這麼久,辛苦了。」

      說來我還是班上最後一個知道的。

      當我又哭又笑得向最好的朋友剖析自己的感情,說著想念、述著後悔,緊緊的抱著她仿若救命浮木,那人卻暗地和心裡的他十指緊扣。

      這樣的局面太過諷刺,可親眼撞見的事實又太過赤裸。

      他們雙手相牽、他們靜默擁抱、他們無聲接吻。

      我站在轉角,想哭,卻哭不出來。

__

      那之後,小巫和我徹底的決裂了。

      她和許凱的戀情開始明目張膽,上下課都黏在一起,互動越發甜蜜,手牽著、身體偎著。議論紛紛的同時,我保持安靜,淡淡的回視周遭的憐憫目光,微笑的埋首於課業。

      模擬考後的成績發下了,我捧著單子,眉眼裡都是笑。

      蔡志謙瞥了我的成績單一眼,嘴角微彎,『不錯嘛!真是為難了妳的腦袋要考出這樣的名次。』聽著挖苦,我卻知道他絕對是真心恭喜的。

      搶過了他的單子,不意外地瞧見名列前茅的結果,我癟癟嘴,「奇怪,你也沒有多認真啊,到底怎麼考的?」

      這人三天兩頭跑球場,也沒看他坐下來好好自修,憑什麼每次都穩坐第一名?

      噗哧一笑,清俊的面容盡是得意。

      『天生差異。』蔡志謙驕傲的昂了昂下巴,說的爽快。

      我望著他做作的模樣,也跟著笑出了聲。

      接下來的幾次考試,無論大小,我都得到了不錯的成績。蔡志謙還是第一,我也慢慢奪取了第二。原本同情我遭遇的同學都改變了目光,有人說許凱的變心是因為我重視課業多於他,也有人說我因為失戀的打擊太大,才會轉移重心到學習上。

      不管他們怎麼說,我有了清晰的目標,有了想要踏入的第一志願,也有了,夢想。

      愛情友情皆失了利,生活變得平淡穩定,每天就是抱著書啃。

      比較不一樣的是,蔡志謙成了我新的姐妹淘,縱然他本人不肯承認。

      時間如流水,匆匆而過,轉眼間倒數的日子到了盡頭,算上兩天的拼搏,基測結束了。

      美美的過了一個假期,放榜那天,一大早就守著手機,接近中午時分總算得知了結果。

      『哭屁。』蔡志謙嫌棄的皺了皺眉,手卻自動地抽了張衛生紙遞了過來。

      「成功了欸...」吸了吸鼻子,感覺虛幻的狠狠捏了蔡志謙一把,被巴了頭才破涕為笑,「這是真的欸!」興奮難以言喻,腦袋一熱,我衝著蔡志謙就是一個猛撲,死死地攀住了他,「謝謝你!」

      少年的身子僵了那麼一瞬,幾近無聲的嘆息,片刻之後他也穩穩地落上了雙臂。

      『白癡,謝什麼啊。』

__

      如我所願,我上了第一志願,蔡志謙也毫無意外地進了建中的大門。

      小巫徹底考砸了,被逼著考二基,家裡的門這下是邁不出了。

      始終吊車尾的許凱也選了個在地高職,繼續嘻嘻笑笑的同兄弟東玩西跑。

      畢業典禮當天,我始終笑著。

      身邊哭哭啼啼的感傷氛圍染不上我身,心裡早就期待這麼一天很久了,終於得償所願盼到了日子到頭,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我按耐不住就想往外跑。

      『妳也笑得太開心了。』剛領完獎的蔡志謙回到了位置上,腳邊的禮物堆了一山。

      我抱著幾張獎狀和禮盒,滿面春風,語氣也下意識的輕快許多,「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啊!」

      覷了眼週遭或哭或抱成一團的同學,又看了眼我咧到顴骨的笑,他一個手滑,大包大包的禮物就砸上了我的腦門。

      反射的伸腳就欲踹出去,卻一個不穩轉錯方面,踢上了來人的膝蓋。

      我傻傻地瞪著許凱吃痛地彎下了身,雙手摀著膝蓋處,暗叫了聲糟就想逃跑。

      『林雨惟。』手腕一熱,魂牽夢縈的嗓音現下沈沈地喚著我的名字,我抿緊了嘴,深吸了好幾口氣才面色如常地回過身,對上許凱巫光蕩漾的眼睛。

      蔡志謙默默看了眼許凱扣住我的手,仔細觀察了下我的表情,而後倏地一笑,『我先走啦!再見。』語畢,就真的大大咧咧地走了。

      用盡全力,我抽回了手,語氣冷漠,「幹麻?」

      靜默了半晌,許凱熾熱的視線盯著我的臉看,隨著時間流逝變得黯淡。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妳這樣等下去。』

      聞言,我狠狠一個抬眼,毫不避諱的直視他,「我從來都沒有要你等。」

      所以,你才會牽了小巫的手。

      所以,你才會有了名正言順的女朋友。

      所以,你們譜寫了自己的故事,我獲得了追求的成功。

      那年夏天,驪歌響起。

      我踏出了曾經哭過笑過的校園,甩開了初戀微燙微濕的大掌,抬頭挺胸的,從曾經的摯友面前從容走過。

      情竇初開,手都還沒牽到,就落下了句點。

      許多年後,我們身處不同縣市,有著迥異的人生,尋著自己的快樂。

      許凱和小巫沒多久後就說了分手,蔡志謙依舊是各樣比賽的常勝軍,我遇上了另一個男孩,終於談了場會牽手、會擁抱的戀愛。

      不完美的愛情、不完美的初戀,驀然回首,我卻是不後悔。

      沒有當時的痛徹心扉,沒有當時的斷情段意,沒有當時的埋頭苦讀,我不會成為現在的自己,不會明白自尊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不會在遇見他後,放膽去愛。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在那年夏天,落幕的美麗。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我超愛這故事的!!!!
我的初戀也是不完美的  以前和我彼此喜歡的那個男孩也因為我們之間發生一些事,所以沒聯絡了 ,而他現在也跟我曾經的閨蜜在一起了。

看到了妳的故事感覺就像看到了當初的我
或許當初錯過那男孩
是為了讓我留著最好的自己,去遇見下一個可以值得我付出一切去愛的人:)

希望原PO也可以一直幸福下去,故事真的很棒我很喜歡呦 :) 


 
2016-06-09 00: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妳:)
希望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充實自己,在最好的狀態遇上最適合的他
2016-06-21 15:02回覆
大推!!!!
看見後半段的時候在電腦教室大哭啊,尤其是許凱最後那句「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妳這樣等下去」還有最後寫得「落幕得美麗」有種說不出的苦澀酸甜,彷彿成長了一般,隱隱約約地在訴說的,是那所有年少的衝動。
寫得太棒了!
2016-05-01 20: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大推!!!!
看見後半段的時候在電腦教室大哭啊,尤其是許凱最後那句「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妳這樣等下去」還有最後寫得「落幕得美麗」有種說不出的苦澀酸甜,彷彿成長了一般,隱隱約約地在訴說的,是那所有年少的衝動。
寫得太棒了!
2016-05-01 20: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妳:)
不過確實想寫出一種成長的感覺,很高興妳可以感受到~
2016-05-09 20:03回覆

我喜歡!
一開始看到痞痞的許凱我就想說千萬不要是那種擂得要死的文阿!!!
還好沒有。
不過給我的感覺有一點點像<我的少女時代>那種青春中錯過的那個美好。
很棒的故事
2016-04-27 23: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妳喜歡:)
很慶幸沒有雷到妳XD
可能年少時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過這樣一幕,當初看電影時也覺得似曾相似,想想才發現許多都是經歷過的。
有時候,錯過也是一種美。
2016-04-28 18: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