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因果鏈

      在那燈光灰暗的小房間裡,我與一名警察面對坐著。

      「有什麼話想要說了嗎?」

      我搖頭,依然癱坐著。

      「我沒時間跟你耗!在耍什麼大牌啊!」他拍桌吼叫著。

      聽了,不禁冷笑了一下,大牌?對你們來說是大牌,對我來說說出來只是浪費口舌而已,你能懂我?連我老媽都不懂了。

      突然桌上的杯水潑滿我的臉,我把眼睛閉上。

      「你就在這冷靜,一小時後再繼續,跟我比時間,來試試看吧?」警察大人撂下狠話,隨後把我關在這小房間。

      我仰天看著那死灰的天花板,回想起三天前的事情,在我犯下殺人未遂的前三天。

      ***

      我叫做張秉浩,是單親家庭的獨子,家境其實並不好,甚至可以說非常拮据,外面的小七經常是我晚餐的來源,只靠著我媽打零工生活著。

      「考這什麼成績啊!整天只會玩,你看看人家阿祥考的那麼好,你拿什麼跟人家比啊!」我媽拿著成績單劈頭念著我。

      拿著高中二年級期中考的成績給了我媽看,我那不上不下的成績總是換來這些話,也不得不習慣了。

      「是,我錯了,下次我會再努力。」

      「努力?你上次也說這句,還有下次?養你養的根本白費了,不如去養狗算了。」

      我咬牙忍了下來,因為我還只是小孩,我知道這時候反抗對自己沒有好處,而我老媽也只是工作上需要尋求發洩管道,碰巧成績單成為起火點而已。

      沒錯,跟往常一樣,忍下來,退一步海闊天空。

      最後成績單被甩在地上,我默默地撿了起來,然後回去自己的房間,那只有五坪大的小房間。

      我們家裡沒有閒錢可以讓我出去,班上同學總是經常邀約出去唱歌,但是我只能拒絕他們,久而久之大家都跟我疏遠了。

      唯一能陪伴我的是國中時候,表哥送我的筆記型電腦,但是那其實是被淘汰下來的產物,不過對我來說就像是如魚得水。

      因為自從我有自己的電腦之後,我可以沉浸在我的世界裡,小時候表哥看完不要的漫畫跟小說已經被我看了好幾次,在學會電腦之後我已經開始在看動畫了。

      老實說我很佩服做動畫的人,他們可以把人物講得栩栩如生,而我也很憧憬成為裡面的人物。

      但是人總是必須回到現實,因為我這種行為,在社會上被人稱為宅男,儘管我不是自願成為這樣子的,我也曾想要跟大家一樣一起出遊。

      不過現實是不允許,已經說了……家裡沒有那個閒錢可以讓我出去。

      「趕快把作業做完,看最新的一集吧……」我自言自語的,最後把成績單揉成紙團扔到垃圾桶。

      明天還是得面對,那些相處了一年多的陌生人,又稱為……同學。

      ***

      「阿浩,今天值日生可以拜託你嗎?我不想碰垃圾桶。」

      隔天一早,坐在我旁邊的小雅馬上苦苦哀求著我。

      「可是……」

      「你就幫一下小雅嘛!你是不是男人啊?」小雅她座位前面的朋友馬上出面說話,雖然這事情跟她沒有關係就是了。

      「我知道了……」

      「太棒了!阿浩你真是個好人。」

      然而小雅說完話之後,馬上轉頭跟她的朋友聊天,而我只能摸著鼻子看著黑板,意外的發現今天另外一個值日生就是阿祥。

      阿祥他總是考全班前三名,人氣也非常高,又是班上的班長,雖然我媽因為工作上跟阿祥他媽有認識,不過我跟阿祥可是完全不合的組合。

      隨後我依然上著無聊的課,這比起電腦課做程式語言還無聊,但是為了不辜負母親的用心,我還是必須面對這些不拿手的科目。

      中午,我跟阿祥一起在收垃圾,一般來說我跟他不可能有值日生的一天,因為我們班採男女制的,所以他看到我的時候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被小雅利用了?」

      「看的出來?」我苦笑著。

      「你啊……一直當爛好人當不膩,會吃虧的。」

      我沒有回答,不是我想當爛好人,而是沒有其他立場可以用,我跟班上沒有什麼交集了,如果不小心惹怒誰了,被公幹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想阿祥這輩子應該都不會理解這種感受。

      「走吧!」阿祥提著垃圾袋,而我提著廚餘桶,我們一起往垃圾場走過去。

      途中阿祥也許認為太過安靜了,突然開始找起話題。

      「我說,阿浩,以前邀你都不來,你是都在家做什麼?」

      「沒什麼……」

      「說嘛!都同學一年了,有什麼不好講的。」

      「真的沒有什麼……」

      「不然我保證我不會說出去,你相信我吧?」他突然勾著我的脖子說著。

      「相信是相信,但是……」

      「怕什麼,跟女人一樣,勇敢說出來不用怕!」

      「好吧……」

      然而,這是我的噩夢的開始,我在這個時間把我在家的興趣跟阿祥講了,他表情也笑笑的,看起來沒有什麼異常,對……沒有異常。

      異常的是這個社會。

      ***

      當天傍晚值日生,我幫忙送作業到老師桌上回來,意外的在教室外聽到班上的對話。

      女人都很喜歡八卦,這個是不變的事實,我在教室裡也常聽到他們總是在炫耀跟貶低別人,還會為一些男星尖叫。

      雖然我不能理解,但我也不會干涉,我想這是最好的辦法,不過現在那群女生之中有一個人存在,那就是阿祥。

      「阿祥,中午委屈你了。」這是小雅的聲音。

      「不會,而且我也難得跟阿浩聊了一下。」

      「嗯~?你們聊了什麼?」

      女生們開始好奇,而我皺起眉頭,心裡非常不安,躲在後門靜靜的偷看著他們。

      「好吧!那你們不能再說下去喔!阿浩他其實是個宅男,所以才不怎麼跟我們出去玩的樣子。」

      「什麼?好噁心喔!」

      「難怪他都那麼安靜,腦袋裡原來都裝著那些東西啊!」

      這一刻,我心碎了,承諾只是口頭上而已,這我知道……但沒想到自己被人拿來當話題調侃的時候,心裡真的非常難受。

      所以這一刻,我衝了進去,狠狠的給阿祥臉揍上一拳,桌子跟椅子都位移了數公尺,而女生全都尖叫了。

      「阿浩……」阿祥站了起來。

      「很痛吶!」他直接往我的左臉也揍了一拳,我沒有咬緊下巴讓我的下顎發出喀的一聲,隨後倒在地上。

      「阿祥,虧我那麼相信你!」我抵著下顎說著。

      「我怎麼了?我有錯嗎?」阿祥皺起眉頭說著,他沒有錯,說的也是事實,因為對他們來說我的興趣等於八卦而已,但是對我來說我的隱私被侵犯了。

      「阿祥沒有錯!」

      「臭宅男!野蠻人!」

      我咬緊牙齒,站了起來作勢要對他們做揮擊,然而這時候我身後突然傳來了大吼。

      「住手!放學不回家在這幹什麼!」

      「教官!是他先動手的!」

      全部的女生都指著我,而阿祥只是把頭撇開來。

      「不是這樣的,教官,是他們……」

      我說不出口,儘管我的隱私被侵犯了,我也找不到任何可以反擊的話。

      「我們怎麼了?我們只是在聊天而已,是你突然跑進來揍人吶!」小雅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到頭來……我幫忙她卻換到了背叛,而他們把我當作怪胎一樣看待。

      最後我被教官拖走,這件事情也被我媽知道了,當天回去我被母親痛罵了一頓,但是這次不一樣。

      「你啊!好死不死學什麼流氓,還打人家阿祥,你是腦袋秀逗了嗎?」

      我不敢說話,應該說是這時候不管說什麼話都會被說成頂嘴,只會讓對方情緒更激動,但是我媽這次看我沒有反應,居然脹紅著臉往我的房間過去。

      「媽?你要做什麼?」

      「毀了你那該死的電腦!一定是你沉迷電腦讓你腦袋思想偏差了,應該要好好讓你認真念書才對!」

      「媽,這跟電腦沒關係啊!是我一時失控,不要這樣!」

      我跟媽搶著家裡唯一的筆記型電腦,那是我的興趣我的憧憬,我還想再欣賞那些作品,我不能就這麼放手。

      「放手!連你老媽都不放過了嗎?」

      「媽!求求你放過它!我不敢了!」

      然而我的苦苦哀求卻讓我媽認為我過度沉迷電玩,最後我看著那台老舊的筆記型電腦狠狠地摔在地上。

      「腦袋清醒了嗎?收一收好好反省你今天的錯!」母親右手的食指指著我的臉,但是我的眼角卻不斷地聚集著淚。

      我知道……我們都沒有錯,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場,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到底是誰做錯了,是我嗎?

      看著那堆殘骸,我久久不發一語,豆大的眼淚從雙頰流過。

      ***

      隔天,我的桌子被人刻了野蠻人三個字,還有立可白塗了臭宅男的字眼,而且周圍同學的距離都離我特別的遠。

      我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坐了下去,他們的距離更遙遠了。

      這天的課我過得非常痛苦,我完全被當作空氣的存在,大家也刻意地遠離我,甚至還有些人無聊說要伸張正義,讓我為打人的事情付出代價。

      所以我的課本還有鉛筆出現在各式各樣的地方,像是洗手台或者是垃圾桶,甚至還會不客氣地叫我滾開。

      我很氣,但是無處發洩,最後我決定打小報告,我想不會比現在這情況還要更慘了。

      「老師……」我敲門進辦公室之後,直接來到導師的位置上。

      「秉浩?怎麼了?」老師好像在準備下節課的考卷。

      「我被人欺負了,可以請你救救我……嗎?」

      「欺負?誰?老師幫你解決!」班導把眼睛轉過來正視著我,但是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說全班的話實在太籠統了。

      「我不知道,班上好像都在排擠我。」

      「怎麼會,你想太多了,班上大家每個都是好孩子,一定是你的錯覺。」

      「可是……我的桌子被人破壞了。」

      班導皺起眉頭,隨後跟著我去察看我的桌子,並向四處的同學詢問這些不雅字眼是怎麼回事。

      結果全班大部分的人都說了……那是本來就有的塗鴉,應該是學長姊留下來的。

      最後老師當然選擇相信班上的好同學,也叫我好好跟大家相處,如果有得罪人的地方,只要去道歉就能夠得到原諒的。

      大概吧?道歉,或許他們就能不要再欺負我了。

      這天放學,我特地去阿祥的座位,我打算向昨天的事情道歉,雖然我也不認為我做錯什麼,不過還是老樣子,退一步海闊天空。

      「阿祥,那個……昨天真的非常抱歉。」

      然而他斜眼瞪了我一下之後,冷冷地拋下一句。

      「難道我在打你臉之後道歉,我就可以一直打了嗎?」

      他拎起了背包,又補了一句。

      「我不介意你是宅男,但是被你那一拳打過之後,我可是非常討厭你。」

      我們原本不該有交集的兩個人,現在已經距離更遙遠了,我看著他跟班上的同學會和,口中淨是貶低我的話。

      「阿祥,沒事吧?死宅剛才是不是纏著你。」

      「不要怕!他敢亂來,兄弟我挺你!」

      「沒事,不要理那種人,我們走。」阿祥說完之後,帶著大家離開教室,留下一人在這空蕩蕩的教室,往窗外看到橘紅的洛陽,我的心在流淚。

      ***

      隔天,早自習的時候。

      「啊!誰啊!可惡的傢伙!」小雅拿起殘破不堪的課本尖叫著。

      「阿浩!是你對不對!」

      那殘破不堪的課本甩在我桌上,小雅怒指著我。

      「又不是我,扔到我桌上做什麼!」

      「除了你還有誰啊!」

      漸漸地小雅他們的團體開始圍過來,像是逼供一樣不斷念著我,而且一直帶有性別歧視的話語,說男子漢就該勇於認錯才對。

      我不理他們,打算無視他們的存在,直到我的背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誰啊!很痛啊!」

      「痛?會欺負女人還敢說痛?」

      那位男同學說完之後,又往我後腦杓甩了一拳,隨後我忍不住站起來跟他扭打一團,最後變成我跟班上數個男生打在一起,直到班導進來。

      「還不住手!發生什麼事了?」

      最後我跟那位男同學被留下來放學約談,老師也只是跟班上的同學了解了經過,男同學被狠狠念了一頓,說打人是不對的。

      而實際上我是被很多個人圍毆,不過讓我更不合理的是老師念我的是別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跟雅貞有什麼過節,不過破壞別人課本是很不道德的。」

      明明不是我做的,我卻要道歉,最後我被老師盯著的情況下,跟坐在我隔壁的小雅低頭道歉,隨後看到她那令人可憎的滿足笑容。

      而原本以為就這麼結束了,直到我回到家之後,我才知道還有更慘的事情,因為我媽被炒魷魚了。

      結果她平時累積的怒火幾乎全開,我被打得遍體鱗傷,只能往外跑。

      「出去啊!不要回家了啊!就當沒有你這小孩就好了!」

      鐵門就這麼狠狠的關上,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突然,直到不該出現的人群出現在我面前,我心裡才有個底。

      班上的不良男同學跑來看樂鬧,說是從阿祥那聽到我媽被炒魷魚的事情打算做實況轉播,至於會發生這種事情可想而知是阿祥他媽搞的鬼。

      這一天我無力的攻擊那群人,被換來的是更慘痛的調戲,我的慘樣被他們全拍了下來,最後聽著他們大笑著離開了。

      人,只要不發生在自己身上都可以當作娛樂,越多人的時候越分不清對與錯,這就是人性。

      事,儘管我認為是沒有錯的事情,大眾認為是錯的,我就是錯,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物,生來大家都不平等,有時候環境逼不得已造就一個人的樣子,有誰不想要一起玩樂的?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不想知道了,反正我已經一無所有,要命一條,我們大家一起來。

      ***

      「有話想說了嗎?」

      聽著,我把頭轉向鐵門,警察插著腰看著我。

      「手持西瓜刀砍傷班上十六位同學,其中三個還命危,還沒有悔意?」

      「有。」

      「既然有悔意,還不說,到底為什麼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我後悔,後悔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起身,走向警察。

      「如果大人有用的話,我也不會走上這條路了。」我輕聲說著。

      這世界就是如此,儘管我的故事被人看了會覺得誇張,那只不過是因為想不到而已。

      看到新聞報導我的事,橫幅大大標著「動漫宅男禁不起課業壓力,竟拿班上同學洩憤,同學十三傷三重傷」,媒體斷章取義的報導讓我直搖頭。

      接著看到我母親上電視,老師也上了電視,說我平常很乖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而我母親的淚臉讓我揮之不去又痛不欲生。

      我既是加害人也是被害者,是我們讓這個社會扭曲了。

      (因果鏈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2)

大大你寫的好棒
真心覺得這個社會就是那麼可怕......不管是加害人與被加害人,兩者都有很可憐的地方.......一個是沒辦法為自己出生,一個是沒辦法看清事實。
看完一整個粉心痛哇哇哇,總覺得比虐戀還虐,哭死寶寶了(桑心)
被誤會什麼的就是這樣啊啊啊啊(感慨)
真的是惡性循環的說(嗯嗯)

其實剛看以為是什麼可怕殺人犯捏.....結果沒想到背後會有這麼多的原因。人往往都只看到表面以及結果,而後便是批評,絲毫沒有好好了解過背後更深一層的問題。現在社會上也有很多人是這樣被誤會的吧.......

覺得你說出了我的心聲^^
超級感動
2016-07-19 17: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篇短文說實話寫實到可怕的地步...所以我不敢繼續寫,擔心出事情(?)
不然之後還有阿浩他變成更生人後續構想,不過當初為了參賽會爆字數所以不寫
而且實際上從每個人角度每個立場來看,他們都有理說自己沒做錯
然後有埋兩個給人自由想像的地方
到底是誰破壞小雅的課本以及為何阿浩他媽會被炒魷魚www

至於這本為什麼叫做因果鏈 大概就是對鄭捷事件有感吧(?)
於是拿我自己的故事做了點改編,解釋一點為什麼最後會走歪的原因。
所以才不可以只看結果,有時候透過過程才會知道真相,最後被判刑的人,
實際上也是受害者 而且世界各地都不斷上演著,就像一條鍊子緊緊拴著

至於這應該是許多人的心聲 絕大多數的人都有這種感覺,但實際上...
大家也有可能無意識下傷害別人也說不定
那麼這篇超糾結的,趕快去看點開心地緩和情緒吧www
2016-07-21 08:47回覆

點了這篇四、五次有,但每次都不知道該怎麼留言。
是逢近日有個滿轟動的新聞,所以我決定再來複習一次。
其實我跟大大的想法一致:這個社會存在一個惡性循環,我們協助製造加害人出來,然後被害,接著再把加害人給害死。
對於這種現象實在感到很無奈也很無力,放眼國際幾乎所有國家都存有這種問題,組織與團體之間那又是另一種形式,或許這也是一種潛在的法則……
2016-05-12 14: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篇是「真」虐心短文(?)
之前是參賽才寫出來的寫實黑暗文 不過算是我故意寫的(?
但是因為這篇實在有很多爭議點所以我也無法多說什麼,他可以探討的事情非常多,
因為從每個人的角度來說他們都可以是正確也是錯誤的,每個人觀點都不一樣的關係,
而這種一直輪迴不斷的行為就是這短文的名字,就如未央大大說的
這只是一小部分,全世界都在上演這種因果鏈。

至於解法嗎?我想現在是不可能會有,畢竟每個人都最先想到自己,
而其實這故事還可以繼續下去,不過真的太沉重了我想還是到此為止,
畢竟擔心有哪個讀者看完想不開我也會驚恐
只希望給那些比較自我昇華的人看一下,凡事必有因果關係
2016-05-17 16:4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