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手錶:轉動

      「五!四!三!二!一!    Happy   New   Year!」

      謝逸帆站在窗前,看著夜空炫爛奪目的煙火,聽著人們興奮的喊聲,當所有人開心的迎接新的一年時,他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默默地抬起手,看著戴在手腕上的錶,淚,不禁滴落。

      「又是……一年……,你……真的不回來嗎?你怎麼可以不守信約!嗚…….你說過……當你把錶……嗚……..戴在我手……上時,同……時……..也把我銬住了,嗚嗚…….我們會……互相陪伴在…….對方的身邊,一……生一……世,不離……不棄。嗚嗚…….但是,嗚嗚…….現在呢?你……在哪裡?為甚麼只留我一個人在這孤獨的夜裡……嗚嗚…….」

      謝逸帆泣不成聲的說著,但是他知道無論他在再怎麼說,怎麼問,再也不會有人回應他了。他蹲下身,將臉埋進膝蓋裡,試圖強忍住淚水,卻適得其反,反而被淚水嗆的直咳嗽。

      哭聲漸止,謝逸帆依舊動也不動地維持著相同的姿勢,但思緒卻越飄越遠。

      那年秋天,遍地金黃,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異地,第一次看見你,而你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大笨鐘許久,那專注的眼神,深深的吸引著我。

      四年後的冬天,我回到了熟悉的城市,曾經熟悉的一切,不再熟悉,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提著稍重的行李在路上晃呀晃,偶然,一間古樸的店面出現在眼前,雖然沒有招牌,但從櫥窗擺設的東西,不難看出來是一間鐘錶店,鬼使神差似的,我推開門踏進了店面,門鈴的聲音,宣告著來客,櫃台裡拿著螺絲起子正在修手錶的人,放下手中的東西,拿下戴在臉上的眼鏡,抬起頭正要招呼客人的剎那,微微睜大的雙眼,顯示著此人的驚訝,而我也同樣的驚訝。

      「我們又見面了呢!你好,我叫上官武,請問有甚麼需要嗎?」上官武收起驚訝的表情,微笑地招呼眼前這個一面之緣的客人。

      「你……」我看著眼前的人,突如其來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呵呵!四年前你應該有去過倫敦大笨鐘吧?」上官武笑笑地看著眼前有點不知所措的人兒,泛紅的臉頰,看起來非常可愛,上官武被自己心底的嚇到,只好開口詢問。

      「恩……你見過我?」

      「見過,你在那邊畫著大笨鐘吧!是幅美麗的畫呢!」

      「恩。謝……謝謝誇獎。」我臉紅的道謝,也有點懊悔竟,然沒有發現有人在看自己作畫。

      「阿!不好意思,麻煩幫我修錶」我慌忙地從某一袋行李拿出一隻很舊很舊的手錶,上面的秒針早已停擺,不再轉動。

      「給我吧,我幫你看看。」上官武拿過那錶,戴上眼睛,開始動手。

      上官武認真專注的臉,熟練地操控著手上的工具,每一個動作都吸引著我的目光。上官武擺弄了一陣子,錶修好後,兩人互相告別,上官武繼續手中未完成的東西,我則拾起行囊,踏出店面,一切一如往常般,彷彿剛剛在鐘錶店的種種,只是虛夢一場,但手上慢慢轉動的手錶,讓我知道這不是一場夢。在那之後,在路上時常互相遇見對方,但也只是點個頭,打個招呼,毫無交集。

      「唷~小子,長得不錯嘛!來!來哥哥的身邊玩玩。」

      「請不要這樣,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離開了。」我強裝鎮定的說著,但心裡早已驚懼不已,眼前這人猥瑣的神情,讓我覺得噁心,也極為害怕。

      「唉呀,別這樣,不會讓你無聊的。」

      那人舉起手想要摸我的臉,卻被我躲過,但這一躲卻惹得那人不高興。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罰酒。」

      語畢,那人用力的抓起我的手,邊摸著我的身體邊拖著我走,任憑我怎麼掙扎也無用,那人似乎因為我不停的掙扎而惱了,一個用力把我甩向牆邊,趁我未反應過來時,壓上我的身,吻了上去,突如其來的觸感,讓我覺得噁心,內心的恐懼,早已超過我能承受的範圍,身體止不住地顫抖,不停地想要擺脫那人的箝制,淚,也早已不停地流下了。

      「嗚.......嗚……放……放…….開我…….」

      那人吻完我後,還不夠,吻漸漸往下,那人的雙手早已伸進衣服裡不停的撫摸著,突然一陣拉力,把那人拉離,一個人影擋在我身前,看到那人還想往前,人影握起拳頭往那人揍了下去,倒在地上,那人深知打不過人影只好跑走。

      此時的我,縮在牆邊,身體不停的顫抖著,眼淚也不停的流,人影轉過身,想要扶我起身,但是我只是不停的掙扎。

      「不要!嗚…….放開我!不要!…….」

      「別怕,是我,沒事了。別怕。」人影抱住不停掙扎的我,不停地安慰,告訴我已經沒事了。

      聽到聲音,頓了一下,那熟悉的聲音,讓我想起了某個人,而後我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著那人,也在看到那人的瞬間,心放了下來,再也止不住地嚎啕大哭起來,那人,正是之前鐘錶店上官武。上官武看著眼前哭得不成人形的人兒,心裡沒來由地擔心、憤怒也害怕,若不是他剛好經過,這可愛的人又會如何,他不敢想也不想想下去。之後,上官武將我帶回他自己的家照顧。

      往後的日子,有我帶著點心到鐘錶店探望上官武;有在草地上畫畫的我,身後有著上官武;有我在家煮著菜,門鈴響起,來人是上官武,兩人一起吃著一頓頓的餐點等等許許多多甜蜜的片段。

      一日,一如往常,我在家畫畫,門被打開走進一個人,那人甚麼話也不說只是坐在我旁邊靜靜的看著我畫畫,許久,終於畫完,我正在收拾東西,身邊的人卻抓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腕上戴上一隻極為精緻的錶,我則疑惑的看著對方。

上官武看著眼前的人兒說道。

      「從我們相遇到相識到相愛已經過了七年了吧,這些日子我們有哭有鬧有笑,但是這些日子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現在我想用這隻錶,將你銬住,讓幸福永遠留在我身邊,一生一世,永不離棄…….帆,你可願意被我銬住?」

      「我願意,武。」

      「請問是上官武先生的家嗎?」

      「是。」回答著電話另一頭的人,我心裡突然一陣恐慌一陣心痛,拿著電話的手顫抖著。

      「你好,這裡是XX醫院,麻煩請你們到我們醫院來……謝謝。」

      「…….好。」

      掛上電話,匆忙地拿起外套,跑出家門,在醫院的路上,只能不停地祈禱武平安無事。

醫院,刺鼻的藥水味刺激著嗅覺,走到櫃檯詢問,一下子便有一個醫生前來。

      「不好意思,因為對方擅闖紅燈,與上官武的車子發生碰撞,但上官武先生因為傷重,在送到醫院的途中,心跳已經停止了……」

聽著醫生轉訴的話語,世界好像在這一刻停止了,聽不到任何聲音,只有眼前的人不停地晃動著。

      「先生,先生,你還好嗎?」

      「我…….我沒事。請問後續處理怎麼辦?」

      「這個等一下我們會請護士們跟你說,對了,這隻錶是當時上官武先生緊緊握在手上的東西。」

      「恩,謝謝!」

      我麻木的伸出顫抖著的雙手接過,就連自己都不知怎麼完成這個談話的。

      雨,不停的下,一身黑的我,紅腫的雙眼,神情憔悴看著躺在棺木裡的人,那人的笑臉、生氣的樣子、復黑的表情…….那人的一舉一動不停地在謝逸帆腦中播放,但是如今這人再也不會有如此生動的樣子了,棺木蓋上,看著人們慢慢用土掩埋棺木時,我再也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一幕又一幕的回憶不停地湧上來,謝逸帆無力阻止,最終他站起身,卻因為久久不動的原因,手腳麻木,讓他又倒了下去,動手擦了擦眼淚,握緊雙拳,再次站起來,緩緩走向床,躺上床,蓋上被子,關上床頭的燈,一個一個的動作好似一個沒有心臟的機器人,每日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錶,仍在轉動。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