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手錶:希望的起義火種

勁寒的山嵐穿梭在杉林間,手持各式步槍、彎刀與炸彈等裝備的男人們沉默地溯溪。歡悅的金鵲與踩踏溪水時發出的啪踏聲相互奏起輕快的小調,但氣氛越是顯得無憂輕鬆,眾人臉上肅殺的神色卻對靜蓼的山林更顯戒慎萬分。

帶頭的先鋒曾倚騫早就橫越溪水,俐落地就近攀上高聳的雲杉,一會後噘起嘴發出鷺鳥的叫聲,眾人收到暗號後決定在附近的山洞落腳。

眾人紮營完畢後開始進行戰況匯報。

「隊長,我們昨晚的突襲雖無死傷,但經過清點後剩下的彈藥只能撐過幾天後的攻擊,糧食也所剩不多。」倚騫對己方戰況經過評估後告訴在場的夥伴。

他們是常真第二中學工學科的學生,自從聽聞政府軍在國內四處以武力鎮壓時,他們組成了二校工學隊發兵起義。趁著政府軍仍在北部時,他們為了保護中南部的黎民百姓,決定在中部盡全力擊潰政府軍。

昨晚政府軍進入中部地區時,他們躲在巷弄與樓房中打算發動奇擊,不料攻勢受阻,最後導致必須與政府軍直接交鋒展開巷戰,所幸無人死亡不過已彈盡援絕。

聽到連糧食都剩得不多,保護自己並用來反擊的彈藥也不多,現場因此漫延著不安低落的情緒。即使成軍時已抱持九死一生有去無回的心境,但真的面臨死亡,生命沉重的壓力還是讓眾人不敢在死亡來臨時多呼一口氣,以免隨時被死神勾往地府。他們不僅要面臨自身的死亡,也得把身後無力反抗政府的百姓性命扛在肩上,死亡夢魘緊縛著眾人的心。

隊長有著沉穩的聲線,一開口發話便散發穩定的氣息,能使眾人安靜下來。此刻隊長靜靜說道,「我會盡全力保住更多弟兄,不用擔心,我們一定要在此殲滅政府軍,讓他們在死前見識人民心中蘊藏的巨大力量,我們不是他們腳下的螻蟻,他們不得再為所欲為。」

眾人聽了信心大振,都想著隊長肯定有良策,於是在隊長一一指派眾人這兩天該做的準備之後,便滿懷信心地散去。

「王昕瀾隊長,越來越有架勢了。」現在只剩下倚騫仍留在現場,昕瀾這才放鬆下來,整個人向後倒在地上,聲音此刻變得慵懶無力,「當隊長累死了,明明你能力就比我強,為什麼一開始就要我當隊長?」

「因為當隊長比較累。」

「喂!」

「這樣比較適合你。」

「講的一副我平時都很懶的樣子!」

「平時班上的事確實都是我在負責發落啊,你這班長根本就是虛位元首。」

「我一開始就不想當啊。」

「誰教你入學成績太好又是本班最高的,老師不選你選誰。」

「你的成績也很好啊,向來只差我一點而已,一直都是第二名。」

「因為這樣當班長的人才會一直是你啊。」

昕瀾成績優秀不是因為智商很高而是比同儕努力,遇上倚騫這嘴上功夫厲害的人他自然討不到好,還會慢了幾拍才會明白倚騫又在佔他便宜。他覺得倚騫天生比他聰明,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輸給他。

他們常真第二中學工學科自從決定起義反抗政府後,倚騫迅即集結了校內義勇之士拿起槍桿子上戰場。突然離開單純的學校生活被迫踏上戰場後,生存危機使他變得更為警覺,此刻他才終於想通了長久以來的疑惑,「你故意考得比我差!」

「恭喜你答對了,真不愧是三班永遠的第一名。」倚騫真心為他的成長感到欣慰,就如以往老師在班上表揚他一樣,樂於為他鼓掌喝采。

應該要是最聰明的第一名,竟然整整被蒙在鼓裡兩年,這永遠第一名的稱號從永遠第二名的倚騫口中說來格外諷刺。

看著倚騫略為嬌小瘦削的臉蛋上彎起的笑眼,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看倚騫衝著他燦笑,他更是氣不起來,只得用偌大的雙手無奈地捂著眼,「光是為了不想當班長扛責任就能坑我這麼久,你騙得我好慘,你怎麼忍心欺騙我還在旁邊一直笑......」

見到昕瀾一邊講一邊無意間地扭動著腰懊惱著,又用那樣慵懶的聲調說話,他趁著昕瀾沒看到,用力揉了揉臉提醒自己定神,「我倒覺得你在裝無辜,不然為什麼老師事情都交代給你,最後都是我在處理收尾,我都沒說你坑我了。」

「那是因為你真的比較厲害,當我沒辦法處理事情,班上沒人願意幫忙時,最後總是你默默幫忙做完。」

「所以我幫你是我活該?」

「不是,是我的榮幸,因為有你在,有你真好。」

最後這句話的尾音在空氣中泛泛擴散,在倚騫耳畔緩緩放大。

「真不愧是隊長,很會收買手下。」倚騫故作帥氣地背過身子不看他,彷彿這只是一段往常普通的拌嘴。

「我是說真的,不是因為我當隊長才這麼覺得,我一直這麼覺得,一直很感謝你的幫忙,也一直想及時告訴你。」

「及時?急什麼,要說的機會多的是。」

「不是,我是覺得......嗯,昨天的仗太驚險,無人死亡已經很幸運了,下一次就很難說,因為現在我們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所以我體會到,要有什麼話就要趕快說。」

「呵,你是怕我死了?」

「這種時候別說不吉利的話!」

「有句話說能者多勞,所以我還能活很久,像你這樣遲鈍又老要我幫忙,要謝還謝不完。」

聊著聊著時間就到了晚上,在眾人用餐時他們討論了戰略。現在政府軍正在找他們,因為他們是唯一起來反抗的群眾,所以領導必定會下令殲滅他們以殺雞儆猴,讓全國人民都不敢反抗,於是他們必定要傾盡全力讓正府軍受到重創,為全國人民帶來信心,即使是死了也要留下希望的火種。

他們要在通往此處的唯一山道上埋下地雷,並伺機炸垮山洞。戰役後要是還有人活著,則化整為零隱匿在民間,找機會尋求其他契機並集結死士再度起義。

這一晚在眾人睡去後,昕瀾正想翻身悄悄叫醒倚騫,卻發現倚騫不在身旁,走到山洞外才發現倚騫在看月亮。

「睡不著?」

「也還好,就是想趁現在賞個月。」

「對了,既然你能者多勞,我可以再麻煩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笨蛋隊長?」

「替我保管這只錶。」他拆下了手上的手錶,棕色錶帶有些斑駁但看得出來材質極佳,是他父親過去託人從國外帶回的。

「你想幹嘛?」倚騫瞪著他一眼便立即後退,「沒事為什麼要把錶拆下來給我?」

「這裡頭藏著我的錦囊妙計,如果你活下來但跟我走散了就把錶蓋拆開,你比我聰明,肯定知道該怎麼辦,天下百姓都靠我們了。」

兩天後夜黑風高的夜晚,眾人去敵營發動突襲,政府軍在地雷引爆聲中逃竄,但政府軍人多示眾,憑著充足的彈藥與精良的兵器殺了大部分的人,但近身戰時遭到了他們英勇的反抗,故也有所死傷。倚騫帶著身邊剩餘的兩名隊員要將政府軍誘導至山洞方向,卻被政府軍追上,殺了這兩名隊員。倚騫不敢逃入放了炸藥的山洞,因此從一旁的山壁滑落。

在峭壁下等了一夜,最終沒等到任何人來,等到沒了聲音他上去查看,隊員與昕瀾全數死亡。他拆開了錶蓋,讀完字後他揚起輕笑,抱起昕蘭沉靜的臉,緊緊貼著昕瀾冰冷的胸膛掉淚,一手的大拇指印上了昕瀾曾帶著錶的手的大拇指,他悄悄在昕瀾耳畔許下承諾。

他回到昨晚眾人用餐處,將與隊員人數相同的石頭數堆在一起當墳墓。

數著石頭時,腦海中眾人的臉已經被淚水弄得模糊,而這些人的臉很快地消失,最後只有昕瀾的笑臉留下,溶化在淚海中。

數十年後,紀念這次起義的紀念館開幕,他作為唯一的倖存者受邀出席。他按照昕瀾的指示與其他有志之士悄悄反擊,經過幾十年的壓迫,百姓也拿出勇氣反抗政府,這間紀念館的成立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戴著昕瀾的手錶出席,看著他牆上昕瀾的照片,拿起老花眼鏡讀著上頭的字。

「這只錶一天沒停,就要永不放棄,最後一次麻煩你了。」

昕瀾沒有什麼妙計挽救他們的頹勢,只將希望留給他,這就是唯一的計謀,也是最後的請託,所以他數十年來不斷上緊發條,從不讓這只錶停下來。有時他甚至把錶的指針裝反,但即使讓錶倒著走,也回不到有昕瀾的日子。

「當年你死了後我答應你,你沒做完的事,我一直都有在繼續做。我不是向來要故意躲在你身後當老二,讓你一個人忙,而是要在你失敗的時候,在身後及時幫助、保護你。」他靜靜地對昕瀾說。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抱歉啊,這麼晚才來回應冰河的第一篇BL~XD
(然後我必須承認,其實我早就看完了,只是沒時間回QwQ)
 
我自己的作品也寫過「有你真好」這句話,
對這句還滿有感的~很有FU!^^
倚騫聽完之後背過身子是難為情的表現嗎?ww
 
昕瀾根本就是預見自己即將死亡,
才留下遺言給倚騫吧QAQ
 
我很喜歡那所謂「錦囊妙計」的真相,
以及那之後有關錶的上緊發條那些蘊含意義的段落,
然後我也被觸動和感動到了……QwQ
我自己看言情小說也滿偏好那種曖昧感>w<
2016-02-08 22: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喔沒關係,我自己連回留言都常常遲到 (比如現在)

我自己很常用「有你真好」因為這句真的很好用也很感人,聽者會感受到價值上的被肯定。倚騫是難為情了沒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XD

對,昕瀾知道這次恐怕凶多吉少所以用手錶留下遺言給倚騫。

其實上發條這個也算老梗,可是我想不到更好的段落,那個年代資源有限,為了配合參賽主題,能用的東西不多,想了一會還是決定用手錶。我寫這篇一直不願把同性感情寫太白,所以都是隱隱帶過,想看BL的人應該會覺得搔不到癢處,很高興你喜歡XD
2016-02-17 10:41回覆
我喜歡軍事和戰爭的耽美xD
覺得這篇透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雖然並沒有確切表達出愛情
反而比較像瑯琊榜那種若有似無的曖昧(所以我看瑯琊榜的時候都會微微激動)
可是我也好喜歡這篇,有點感人
2016-01-15 17: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寫這篇耗費我超多腦細胞,因為軍事跟耽美我都沒寫過 (但軍事一直想嘗試)

我不太好意思把感情寫得太清楚,外加上我一開始就決定這故事要在早期,他們所處的時代人們比較純樸,所以就決定這樣寫了

我還沒時間看瑯琊榜但推的人很多XD
2016-01-15 18: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