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髒比搗蛋題:惡作劇慣犯

日本大約是這幾年才比較有過萬聖節的風氣,但日本人卻能過得像是本來就有這個節日一樣。除了商家的擺飾很應景之外,扮裝風氣亦十分盛行。

這是溫遙來日本後的第一個萬聖節,走在街上處處充滿驚奇。人們的扮裝十分認真,讓他好奇大家哪來的錢,他在想如果是在台灣,沒有獎金還會有多少人認真扮裝。

日本人除了扮裝之外,還有他意想不到的萬聖節活動,就是萬聖節演唱會。不少樂團會自己辦,也很常邀請幾個要好的團一起同樂。他的團   Yes,   my   Lord   受到長青樹視覺系天團永生之酒邀請,參加這個團主辦的萬聖節演唱會,總共連辦三天,為了向歌迷表達誠意,參加的樂團三天的服裝跟曲目都要不一樣,當然這也是吸引歌迷買下三天套票的手段。

他從來沒扮裝過,頭一次要扮裝就已經想破頭,也覺得很害羞,規劃起來綁手綁腳。他所屬的樂團的主唱出雲倒是十分興奮,每天都能玩不同的花樣正合他意。

出雲大讚永生之酒團長鳶的創意跟生意頭腦,一直說要以鳶為榜樣。

「你的意思是,你以後也想像鳶一樣每年辦這種?」

「當然啊,以後我們征服武道館後,就每年辦一場萬聖節演唱會、聖誕節演唱會還有我的生日演唱會,當然,每個五週年或十週年也要辦。」

真不愧是愛出風頭的出雲,生日也要來個萬人祝壽。

「才不是只有我,這在日本是常態,通常叫做生誕祭,不過我不一樣,我要命名為『性誕祭』。」

「生」跟「性」長很像,意思卻完全不同,他很不好意思地說:「意思是生日也要做愛?」

出雲大笑:「我本來的意思是,這一天是我這個『   性愛之神』誕生的日子,沒想到你的解釋更鹹濕,跟著我總算有點長進。」

「我不想在這方面向你看齊。對了,所以我們要扮什麼?先說在前頭,不要色情的,也不要讓我太丟臉,拜託。」

「丟臉?不會啊,我無論穿什麼衣服都不覺得丟臉。」

他都忘記出雲的尺度就是沒有尺度了。

「那以往你扮過什麼?」

「吸血鬼、天使之類的啊。」

原來出雲也是正常人,那他不用擔心了。

在這之後,出雲就不再提扮裝的事,而是開始作曲。溫遙看見出雲認真地對著紙本樂譜和電腦苦思,感到幾分意外。

看慣了出雲平時在舞台上風情萬種百般挑逗,他沒想到出雲創作時的認真神態反而更動人。他不打擾出雲,坐在床上休息,卻忽然聽見詭異的風聲,發現自己背部中招,狠狠被抽了一鞭,他痛得哀號大喊。

還沒來得及問出雲在發什麼神經,他又被甩了鞭子,這次他哀怨地呻吟。

「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溫遙真是我的謬思男神,讓我找到靈感了。」

「你這次又在寫什麼變態色情歌?」

「萬聖節你就知道了,我一定要在萬聖節完成,藉著鳶的演唱會好好宣傳一番。」

隔天出雲完成歌曲,錄完所有人的部分,之後果然萬聖節上市。出雲負責最後收尾,連他這個吉他手都不知道最後聽起來什麼樣子。他去唱片行聽完後,驚駭地跑回家:「為什麼你把我的呻吟聲放進去還不跟我說?」

「驚喜嘛!慶祝你在日本第一個萬聖節!當然你很榮幸地參與了我的創作,這次讓你獻聲了。」

「用這種方式獻聲超丟臉!而且全日本都聽到了!」

「沒有人知道是你啊。」

「這不是重點嘛!根本只是尋我開心,我大老遠被你從台灣騙來,還常常被你玩弄,我是有沒有這麼倒楣啊!」

出雲仍然笑意未減,但他的語氣很認真:「我不是故意捉弄你,你願意放下光明輕鬆的前程,離開台灣來為我彈吉他,我一直都很感激。我會偷錄音然後放入歌曲,真的是因為你給了我莫名的靈感,我覺得很適合,讓你這麼生氣真是抱歉。」

此時出雲語氣一轉,臉色看來有點感慨,「不過真沒想到聽到了你的心裡話,看來你跟我到日本玩團並不開心,甚至覺得我在騙你,看來這可能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不過也難怪,你曾是個青春偶像,現在卻踏入搖滾,這不是你原本想做的事。我想,萬聖節演唱會結束後你就回台灣吧,吉他手我再另外找就好。」

「我以前確實沒想過要玩搖滾,不過我不討厭樂團,也想過可以玩搖滾,不然我不會在認識你之前就學吉他,即使我當偶像不需要彈樂器。」

「那你為什麼覺得被我騙?」

溫遙想起來這才是他不該說出的心裡話。第一次看見出雲彈吉他唱歌,就被他深深吸引,外表優雅的他有著低沉的嗓音,搭配迷幻的曲風,像是天使在低語呢喃,認真地吟唱時,臉上綻放聖純的光芒。

他當時根本看不出來,原來這男人骨子裡是個變態,無論是唱歌還是跟歌迷講話,都是滿口女人、性愛、高潮,很愛在舞台上惡作劇,沒事就對他攬腰、作勢接吻,包括這次故意偷錄他的呻吟一樣,豈止是萬聖節惡作劇,根本是永遠對他惡作劇。

他決定不要老實說出他第一次聽到他唱歌就被他吸引,也才會想跟著他來:「我會覺得被騙是因為我第一次聽你唱歌時以為你唱的是抒情歌曲,哪知道你走的是十八禁路線,然後唱歌時還不時捉弄我......」

「嗯?那不是捉弄,是欣賞喔,我是真的覺得你表演得很棒,覺得有你當我的吉他手幫來我很大的忙。」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是我誤會了,不好意思。」原來都是他想太多,果然還不夠瞭解他才會生他這種氣。

到了演出當天,他終於看到三套服裝時,頓時陷入無語。

說好的吸血鬼、天使呢?

「我又沒有說這次是這種。」

他知道自己又被拐了。

第一套是全體扮成花魁,雖然有點排斥女裝,但這麼漂亮他還是忍不住受到吸引。第二套是各知名速食店的吉祥物,第三套是高中女生制服。

「你不是說以前是扮成吸血鬼、天使之類的嗎?」

「那是以前啊。」

他總覺得他

呃,為什麼三套中有兩套是女裝?」

「你的話是三套喔,你負責扮演溫蒂漢堡女孩。」

他就知道是這樣,看到那套衣服時已經有不好的預感。

今天這套是花魁的和服,一出場就引起後臺歌手們驚呼,永生之酒的團長鳶幫他們熱情地鼓掌,現場口哨聲與尖叫聲此起彼落。

出雲看到鳶立即上前雙手握住對方的手,鳶豎起了大拇指:「出雲,今天這套不錯喔。對了,你的新單曲我有聽,旋律很有味道,那個呻吟聲真是畫龍點睛。」

聽到這裡,溫遙不自覺向後退了兩步。

「謝謝你!」

出雲作了個手勢比向溫遙:「這次主要是我的吉他手幫了我的忙。」

溫遙臉色大變。

「吉他和弦確實好聽。」

「謝謝您,鳶大哥。」對方特意留意到呻吟配音,又稱讚他的吉他,他感到高興卻又非常困窘。

鳶挑眉:「頭一次聽到你說話,你的聲音很耳熟喔。出雲,該不會……我應該沒聽錯吧?」

出雲促狹一笑:「溫遙,鳶的聽力很強吧。」

溫遙呆住了,這不等於是承認了?說好的「沒人知道是你」呢?

「鳶是什麼人物,聽力當然比一般人好。」出雲的意思是應該只有鳶聽得出來,但他還是覺得被這種大人物知道這個秘密,出雲真把他整慘了。他只好勉強自己鎮靜,鳶將食指比在唇上,接著就繼續去張羅演唱會。

演唱會熱鬧地開始了,觀賞了幾個團體的演出,接著輪到他們上台。出雲首先就演唱萬聖節發行的單曲。他害怕聽到自己的呻吟,同時又因為穿女性和服而感到不自在,幾次緊張地差點彈錯。

此時他在內心暗暗地罵出雲,這是他第一次穿女裝,又聽見自己的呻吟被錄在歌曲中,而且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表演,他陷入無限的羞恥感中,根本沒辦法好好表現。聽見出雲低啞的歌聲應和著他的呻吟,他渾身發熱動彈不得。

這場漫長痛苦的惡作劇結束時,他毫無感覺,機械式地準備彈奏下一首歌,忽然聽到台下歌迷在叫自己的聲音,回神後發現原來是出雲跟歌迷一起祝他萬聖節快樂。

出雲對他溫柔的微笑,真心希望他此刻能感到快樂。出雲一露出笑容,彷彿全世界都會原諒他。即使心裡還是有些哀怨,即使跟著出雲一起生活就是一場漫長的惡作劇,但他仍不自覺地揚起微笑。

「還後悔跟了我嗎?」出雲攬著他的腰唱歌時,在幾秒的間奏時間在他耳畔問道。

「後悔跟了你這個愛惡作劇的詐欺慣犯。」

感覺到出雲的手稍微縮回,臉上笑容凝結幾秒,他藏不住微笑,總算小小地成功對他惡作劇了。

出雲很快地識破了,輕輕擰了他的腰一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看完之後發現
這兩人有點萌哈哈
不管怎樣都有種莫名奇妙被拐了的感覺!!!
2017-11-16 10: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