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盼來世〉

如釋重負的脫下小禮服,我舒服的嘆了口氣,正好對上另一聲嘆息。

「你看看你,平常不節制飲食,現在苦了吧。」老媽一邊將禮服掛在衣櫃裡,嘴巴不斷的叨念。

「要不是後天就是舞會,我就拿去改寬了。」我迅速的穿上輕便的衣服,小聲的嘟囔著。

大概沒聽到我說的話,她只是離開我的房間,走進廚房。

「對了,媽,你今天不用煮我的份哦。我跟紹妍約好要出去吃飯。」

老媽只是擺擺手,表示聽到了。

「隨便點哈,今天姐姐請客。」廖紹妍似乎心情很好,豪爽的說。

紹妍今年二十四歲,因此我都姐姐、姐姐的叫她,而她也很爽快的把我當妹妹。

「發生了什麼好事?」向服務生點完餐後,我問道。

「王源今年大學畢業嘛,難得有了時間,我們決定去韓國玩一個禮拜。」

王源就是紹妍的男朋友,跟我同年。

嘖嘖,請留給單身狗一條出來好伐。

「那你呢,畢業舞會準備的怎麼樣?」

「唯一的感覺是小禮服好緊。」

我不禁向紹妍抱怨,眼睛卻不住的盯著她上揚的嘴角。

你幸福了,真好。

#

穿著華美的衣服,我漫步在花園。

「都退下吧。」向一旁的丫鬟軟聲道,而她們欠了欠身,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看向滿園的花朵,心裡卻特別空虛。

他……在作什麼呢?

是在撥弦彈琴,亦是吟詩寫作,又或者,或者……惦念著我呢?

「小姐,林家二公子求見。」

「讓他在書房候著吧。」我吩咐小藍,一邊理了理衣服。

小藍應允了聲,只是竊笑著走開了。

「楊欣。」

我頓了頓,走向前。

那個印象裡總是嚴肅的爹爹露出一絲絲的疲憊,但只是那麼一瞬,仿佛只是我的錯覺。

「爹爹。」倒了杯熱茶,我遞向爹。

「你要相信我和你娘作的任何決定都是為了你好。」

我下意識的咬了咬唇,心裡頭第一個冒出的是林驚羽。

驚羽啊……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你累了?那就去休息一下吧。」

「爹爹也早點休息。」隨便行了離,我似是解脫的快步回房。

爹和娘……應該不知道我和驚羽的事吧?

這個想法在我腦袋轉啊轉,讓我徹夜難眠。

#

「叮咚——」

「啊,千璽你來了啊。」我看向門外的易烊千璽。

千璽是我家隔壁鄰居的小孩,算是青梅竹馬吧,就是從小玩在一起的那種。

嗯,我小時候也曾經說長大要嫁給他,然而他很不要臉的說,等25年後,也就是35歲我還是沒脫單,再考慮娶我。

當時我就絲毫沒考慮的賞他一個拳頭。

當然啦,這一切都已經是陳年往事,頂多變成了我們挖苦彼此的話題。

「欸,說不定我就在這次舞會找到我的Mr.   Right了。」繫上安全帶,我有些打趣的說。

「那麼那個人還真可憐。」

我沒理會他,逕自說下去,「倒是你,怎麼還沒脫離單身啊?」

千璽可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呢,每次他們系所外總是圍滿了學姐、學妹,我只看過一次就嚇到了。

他沒出聲。

「還是放不下嗎?」我輕聲問。

「嗯。」似是無意義的單音,卻含著眷戀、傷痛、無奈。

初戀是最美的,也是最痛的。

那麼如果初戀開始沒多久就迫於結束呢?

是不是更痛?

我無從得知,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他。

可是我希望他幸福啊。

#

這些花兒大概是娘的心靈寄託吧,她總是在花園裡種下許許多多花,有些名貴、有些叫不出名字、有些香氣撲鼻、有些色彩艷麗。

我將手伸向一朵不知名的花,卻不經意的被葉緣劃傷。

「你還好嗎?」

驚羽眼裡有著無法掩飾的擔憂。

「沒事,小傷。」

他像是沒聽到這話,將髮帶鬆開,綁在我受傷的手指上。

驚羽的頭髮就這樣在風中散開,我有些愣住。

包扎完,他似乎眷戀的將手靠在我的手上。

我無意識反握住他的手。

「楊欣,我得走了。」

「嗯……再見。」

鬆開緊繃的手,我的心似乎跟著空了。

「你手指受傷了?」

走進爹娘的臥榻,娘眼尖的注意到了我包扎著的手。

「小傷。」我連忙將手藏在袖子裡。

娘沒說什麼,只是拍拍床邊,叫我坐在她身旁。

「女兒啊,你這年紀也該嫁了。」

心裡的不安達到最高點,我艱澀的吸了仿佛變得稀薄的空氣。

「娘,我……」

「娘知道,你和林家二公子關係挺好的,可是他畢竟是庶出,和你不配。」娘嘆了口氣,「葉家大公子你知道吧?」

我語塞,一時衝動衝出房門外。

驚羽……我們該怎麼辦?

#

「姐姐?你怎麼在這?」

我進了大禮堂,意外發現紹妍在不遠處。

「我是你的學姐,回來幫忙也沒什麼稀奇的吧。」她俏皮的眨眨眼,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

「什麼幫忙,穿這麼漂亮來應該不只幫忙吧。」看了看姐姐身上淡綠色的禮服,穿在姐姐身上特別好看。

她順著我的眼光,用著雀躍的語調道,「這身禮服是王源給我挑的。其實今天最主要是帶他來玩玩,他們學校的畢業舞會那天剛好他有事沒辦法參加。」

我剛好想看看那個王源長怎樣呢。

「芯瀅!」遠處傳來呼喊我的聲音。

「我先去忙了哦。」我捲起袖子,向姐姐招呼了聲就跑去忙了。

穿了輕便的衣服因此忙起來不礙事,真佩服自己的機智哈哈。

會場很快的湧入人潮,幸好接下來就沒我的事了。

我趕緊抓著禮服和高跟鞋衝去廁所,以最快的速度換裝完畢。

「芯!」紹妍一手勾著我不認識的人,另一手大力的向我揮舞。

「這位就是王源吧?」一走近姐姐我就問,她點點頭。

「我是楊芯瀅。」禮貌的握了握王源伸出來的手,我不忘調侃,「紹妍常常跟我提起你哦。」

「你好,我是王源。」他眨了眨那雙仿佛有星星掉落的眼睛,拉開一個可愛的笑容。

不錯不錯,姐姐的眼光真好。

「我中午沒吃什麼東西,有些餓了,先去吃點東西哈。」我決定留給小倆口空間,於是隨口扯了一個理由。

「咕嚕——」我的肚子也很配合的發出聲響。

#

爹娘最近看我看的特別緊,難得今天他們去京城辦點事,我才能和驚羽見上一面。

這次是我用探望突然生病的林家老夫人的名義才順利的進入林家。

林驚羽打發走婢女,走廊空蕩的只剩下我們兩人。

「驚羽……」我忍不住的打破沈默。

「大夫和我說奶奶的狀況很糟。」他自顧自的說下去,「我奶奶心裡最惦記的是我的婚事。」

我心頭一震,沒有出聲。

「我爹娘替我安排了相親。」

「我爹娘也是。」沒想到我的反應意外的鎮定,「我們從一開始不是就注定沒有結果嗎?」

驚羽不再回避我的眼神,直勾勾的望進我眼裡。

「抱歉。」他訥訥開口。

「說什麼抱歉。」我淡淡一笑,「祝我們都幸福。」

「祝你幸福,也祝我幸福。」驚羽也勾了勾嘴角。

「小姐,吃點飯吧?」小藍端著飯菜,輕聲詢問。

看向豐盛的菜肴,我卻一點食慾都沒有。

「小藍,替我做件事吧。」

「待小姐吩咐。」

我將一條髮帶連著一封信交給小藍。

「你知道該給誰吧?交給你了。」

“有緣無份   盼來世再續”

我們,都會幸福的。

或許吧。

#

看向熱鬧的會場,我輕啜了一口飲料,腦袋轉著何時能偷偷跑掉的想法。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有玻璃碎裂的聲音。

抬起頭,發現有個人的眼睛好像盯著我瞧,腳邊有破碎一地的玻璃。

我連忙跑去拿了副掃具。

「呃,同學,用掃把掃吧,用手容易受傷的。」

那人聽到我的話,愣了一愣,手就那麼不小心的劃傷了。

我有些無言的快速的掃完,掏出包包裡的手帕。

原本打算直接丟給他叫他自己包扎的,不過看他一直處於失神狀態,我決定好人做到底。

「把手伸出來。」

簡單的替他包扎完,我報上自己的名字,「楊芯瀅。」

「王俊凱。謝謝。」他用著好聽的嗓音回答。

王俊凱,我在心裡默念一遍。

「為什麼不去玩呢?」王俊凱問。

「不擅長交際,不擅長跳舞。」我無奈的抓抓頭,尷尬的笑了笑。

他點點頭,我們之間又回歸安靜,好像有著各自的心事。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王俊凱的聲音特別熟悉,卻又記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能不能聽我說些事?」他突然開口,提了一個奇怪的要求。

不過我想了想也就釋懷了,人家說很多事情反而跟陌生人說會更自在些。

我點點頭,他好像鬆了一口氣。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的夢。」王俊凱不給我任何插話的空隙,逕自說了下去,「這個夢自我有意識以來就時不時的出現,可是又不知道該跟誰說。」

「怎麼樣的夢?」我被勾起了興趣,忍不住問。

「總是穿著古裝,那個女孩也是。」

他的眼神不自覺的飄遠,「每次都只看到她的背影,越走越遠、越走越遠,遠到只剩一個小點。「不知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我的話讓他拉回視線,看著我。

「你很像那個女孩。」

我不知為何愣住了。

「跳支舞?」

他突然起身,向我作出邀舞的動作。

我輕輕點了頭。

擠進略微擁擠的人群,王俊凱輕輕的牽著我的手。

我對上那雙仿佛前世熟悉的桃花眼,他的眼睛裡似是有什麼東西被點燃,亮了起來。

在那雙眼裡,我看到了自己。

看到了勾起嘴角的自己。

“願今生不再留下遺憾”

【全文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