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 ① - 其實我們都被不對的愛情困住了很久

我從不跟認識的人買保險,因為保單無法保障脆弱的友情,更何況當需要申請理賠的時候,我親眼看過身旁的人,從親友為了保險變成仇人,就只是為了當初買的一張保單,脆弱不?

 

或是為了人情事世買了保單,因為我們是朋友,你一定要幫我做業績啊,為了義氣,你簽了名,但內容是什麼卻都不知道,接著朋友又從保險業務員轉行到汽車業務員,又開始跟你灌輸,人生可以買不起房子,但不能買不起車子,為了義氣,難道又要掏錢買一台養不起的車子?

 

我慶幸我身旁擔任各種領域的業務員好友,從來不會叫我買他們的車子、房子、基金、保險,而是會在我提出問題的時候,幫我冷靜分析,我現下的狀況適合從哪裡開始,而哪家的產品可能會適合我。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朋友,原本是朋友的保險業務員,因為我的第一張保單內容有點糟糕,於是朋友介紹她的保險業務員給我認識,看到她的第一眼,有一雙細長的單鳳眼,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傻氣,我常在為什麼盧廣仲要模仿她。

 

看起來有點稚嫩,沒想到整整大了我七歲,很開心的跟我打了招呼,然後拿起我的保單開始跟我說明,然後要我先減少保額,把錢拿去買這份保單裡缺少的部分,推薦的是別家但卻是真的適合我的產品。

 

於是之後,我破例了跟成為朋友的她,買了一份保單。

 

每次總是能先看見她的笑,才看到她的臉,她對工作充滿熱忱,除了保險業務員以外,她還去上易經、面相跟八字還有姓名學的課,我覺得這太迷信,她卻笑著跟我說,「這不是迷信是參考,參考是面對人生的一個部分」

 

然後一臉興奮的拿著我和當時男友的名字,開始分析,「我跟妳說,他的名字是水生木,是會疼老婆的人,如果他有跟妳求婚,妳一定要嫁他。」

 

我笑了笑沒有回應,因為那時候,我和男友正吵的不可開交,也許水生木的他會疼老婆,但可能不疼女朋友,她又信誓旦旦的跟我說,你們不可能會分手的啦,你們的命格就是那種斬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而且在一起時間又這麼長,吵完就會過的,不會分手,絕對不會!

 

她用了她這幾年所學的八字、命盤和姓名學,來安慰著處在感情風頭上的我,但人如果真的只是只用五行和八字就可以說明一切的話,這世界上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錯綜複雜的情感,人永遠都不是字面上可以解釋的那麼簡單。

 

但我依然感激她對我種種關心。

 

我問著,「那妳呢?那個小妳五歲的男友,目前狀況還好嗎?」記得前一陣子才吵著要分手,因為男生年紀還小,總是三天兩頭往外跑,還在自由和愛情裡掙扎,他的晚歸和不接電話,總是讓她感到崩潰。

 

明明好幾次看她眼眶紅紅還發腫,明顯哭過的痕跡,但她又會笑著對我說,沒有啦~可能太晚睡,所以眼睛才紅的,可能工作太累了,可能最近不太舒服,但我們都明白那些可能都不是最主要的可能,他才是原因。

 

我坐在她的對面,等著她的回答,但她依然笑著說,「沒事的,他金剋木吃軟不吃硬,昨天是我太兇了,難怪他會生氣,沒事啦~我可以處理的啦!」

 

我一直記得,那一天我們兩個坐在露天咖啡座,我喝著溫紅茶,妳喝著豆漿拿鐵,我們看著彼此,然後忍不住為對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接著又相視大笑的樣子,雖然適當的自嘲是緩和疼痛的鎮定劑,但我們都忘了,這些痛會再復發而且很難痊癒。

 

自己愛情裡頭的喜怒哀樂,永遠都是自己看的最清楚,而看不清楚的,只是不想承認自己在這段感情上的失敗而已,因為假裝被愛遠比承認不被愛來的簡單許多。

 

後來,我和他還是分手了,第一次面對感情的背叛,我慌張的像失去所有生活能力的人,不知道怎麼吃飯,所以不吃飯,不知道怎麼睡覺,所以吃藥,不知道怎麼過接下來的生活,所以只能哭,不停的哭,不管看到什麼都會哭,不管聽到什麼都會哭,那一段日子,除了哭,我什麼也沒有做。

 

她找到我暫住的地方,帶著我出門,努力把各項食物塞到我的胃中,逼我站在西子灣看著用各式各樣方式摟摟抱抱的情侶,然後對我說,「我真的不知道水生木的人會劈腿。」

 

於是我笑了,那一陣子久違的笑了。

 

「別再看那些姓名學、命盤、還有易經了。」我說。也許參考是人生的一部分,但它終究不能拿來當做自己的人生。

 

「怎麼可以,我要去研究水生木的人為什麼會劈腿。」她堅持的說,對於這些參考,她總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執著,而我,依然不相信這些參考。

             

經歷了這一次,我明白,沒有什麼分不開的愛情,再怎麼愛、再怎麼離不開,都會有不愛的一天,也都能好好的離開並且好好的生活下去,離不開的只是我們的不甘心,不甘心被背叛,不甘心付出就像風一樣,消失在空氣中,不甘心愛就像垃圾一樣被丟棄,因為不甘心,其實我們都被不對的愛情困住了很久。

 

明白自己不能再這樣受困下去,於是我回到正常生活,換了新工作,她帶著喜餅來找我,決定要和小五歲的男友結婚,我為她的修成正果感到開心,她依然跟我說,「水生木的人真的很適合妳,妳下次有不錯的對象,先把名字給我。」

 

我苦笑,然後忍不住擔心著她的愛情和婚姻,是不是也是困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裡,那些五行八字和姓名筆劃,八字合拍,幸福就真的會合拍嗎?五行相需,快樂就可以不必需嗎?看著她的喜帖,我困惑了,但聽著她開心的說著籌備婚禮的事宜,我減少了擔心,至少我看到一個準新娘的欣喜。

 

婚禮的那天我並沒有到場,臨時的出差,我只能托朋友將禮金送到,傳了封簡訊給她,祝她幸福快樂,她卻回傳給我,要我記得跟醫生補拿診斷證明書,因為一星期前,我不小心出了車禍,頭破了個洞,但意識清醒,自己坐上了救護車,自己從包包裡拿證件,自己一個人坐在病床上,讓醫生在我的頭上縫了八針,當護士問我要怎麼回家的時候,我冷靜的說著,「計程車。」時,我發現自己一個人,其實並不可怕。

 

但卻被好友們唸個半死,她陪我去覆診,順便問醫生狀況,想要幫我申請理賠,一臉焦躁的看著我,不滿意的我的堅強,然後一路上不停的說,「妳就打個電話會怎樣嗎?那對方呢?妳要賠他嗎?妳看這些妳那時候自己一個人怎麼處理?」

 

但我還是自己一個人都處理好了。

 

傳過來的簡訊最後一句,她說,「妳會很幸福的,因為妳是一個可以為別人帶來幸福的人。」

 

坐在火車上的我,紅了眼眶,我不知道我的幸福會在哪裡,但在這之前,我更希望牽著所愛的人走入人生另一階段的她,可以真的走進幸福裡,畢竟像太陽一樣明亮的她,是有資格擁有一朵屬於她的向日葵。

 

後來我因為工作忙碌,她因為職業婦女的關係,我們漸漸少了聯絡,偶爾偶爾才會捎來一封簡訊,問候彼此如何,她說結婚沒有想像的簡單,我笑著回她,很多事都沒有我們想像的簡單,我們只能加油。

 

接著沒多久,我傳過去的簡訊沒了回應,忍不住撥了電話,才發現她的電話都轉到了語音信箱,再過沒多久,電話變成了空號,我和朋友都找不到她,最後保險公司寄來通知信,您的服務人員已更改。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那個時候沒有FB沒有任何一種APP,我發現我Google不到她。

 

過了很久,朋友打給我,哽咽的對我說,「她過世了。」

 

我在電話這頭,沒了聲音,聽著朋友的轉述,她婚後過的很不快樂,一年前跳樓自殺了,那時候,我腦子裡出現的都是她說著火剋金、金生水生動的表情,我忘記不了,她對我說妳一定要嫁給水生木的人,那自信開朗的樣子。

 

                我無法從她跳樓的消息裡回到正常,我只想問她,為什麼會看姓名學,會看命盤的妳,卻看不到自己的命運?

 

那個晚上,我並沒有哭,我沒有辦法想像,從上一躍而下的恐慌和疼痛,還有她嬌小身軀和路面碰撞的樣子,會有多碎裂?我忍不住反胃,狠狠的往馬桶吐了幾次,過了好幾天才能正常進食。

 

妳離開已經八年有了吧!

 

我常常在想,如果妳還在的話,現在會是什麼樣子?還是會拿著姓名學的書追著我說,「妳就是適合水生木的人啦!」嗎?還是會明白,東算西算,其實我們什麼也沒辦法算透,南算北算,算盡機關,卻算不盡人生。

 

如果有一天,我也離開了這個世界,回顧我一生的遺憾,沒能發覺當妳在愛情的辛苦和難過的這件事,可以排進前十名,妳知道嗎?

 

我想妳應該不會知道,永遠。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