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幽默殺手patr3

    流浪數十天中,還是有跟管家連絡處理的狀況,同時我來到了新北市回到熟悉的地方,就是新店區我父親遺留的房子,從此落葉歸根重新開始,決定隱姓埋名為了生活賺取一般小市民的普通人,雖然從事全家跟7-ELENVEN的工作,早上排班接到下午都是全家的工作,而晚上就是7-ELENVEN兩邊一起做,漸漸地一做就五年多了薪水一個月四快五萬。

    因此也習慣這裡看似簡單做是複雜的生活,那你會不會想知道,我怎麼會做這麼久的原因,簡單來說就是我大少爺的因為,所以我平常就很懶又習慣找簡單的事情做,在店裡就是個麻煩,幸好我臉皮厚才能留到現在,例外也是為了想收一些免費的報廢食物,想帶回去當點心或宵夜,才當撿便宜的社會聰明窮苦家人。

         

      開始介紹我平常在店裡發生的生活小趣事,一如往常的我一定都會睡過頭遲到,再用自以為的騎車方式,以抄小路闖大路的招式,自稱「逆向車神開路法」奪出家門,插上機車鑰匙摧下油門飆上大馬路,享受追風的快感(其實不是闖紅燈,就是違規被警察抓開單),這次為了遵守交通法規就當好市民,稍微騎快一點趕到工作地點全家,不然又會被店長碎碎念,到達全家人車停在附近的騎樓下。

      本人鬼鬼祟祟地,迅雷不及掩耳的衝進全家,躲過店長的視線,還跟櫃檯正在結帳的正妹打招呼,再神不覺鬼不覺的鑽進員工室裡,馬上換店裡服裝拿貨出來補充,門蹦開一聲,一臉疲倦抬著紅色牛奶箱的人走出來,準備去上架補充市民個人喜愛產品。

          店裡突然回盪傳來一句驚訝的聲音,「啊....喲呀!?   你終於出現了,是不是又遲到了啊....嗯!」這發出溫柔又諷刺的嗓音,正是女店長扭著腰插手擺頭看著我。

          我眼皮往下一臉無耐的表情,「沒有啊~我早就到了,只是在廁所不小心睡覺了,難不成妳要來廁所叫我嗎?」說話低沉又小聲。

          女店長有點抓狂,迷起雙眼,「最好是這樣啊!   好呀~再有一次被我當場抓到的話,就照店裡規定扣工資,知道了沒」歪頭懷疑問著。

          我將東西放下,身體微向前引,回應點著頭,「喔?是的,我知道了又不是故意的」一臉誠懇的看著女店長,女店長感覺尷尬,「好啦~好呀!?   趕快去工作,不要每次都這樣好嗎?」散發出一點女性魅力,轉身離開。

我雙手一拍即合,比出一隻手「YA」的手勢,嘆口氣繼續上架琳瑯滿目的商品,在這間全家暫時消失女店長的身影,因為她走進儲藏室,但在這空間裡又傳來另一個女生聲音。

櫃檯的女同事,呼喚著我,「嘶....嘶!   你很壞耶!   幹嘛又騙店長,小心遭天譴喔?」這講話小聲的,為您介紹她外號叫小點,個子小小的,本名廖芳緯。

      我將純喫茶擺完後,走到櫃檯對小點說著,   「反正沒差,我現在又沒事,我臉皮很厚的,說實在她又沒證據說我遲到,嘻嘻....」自豪著,小點放心著,   「說這樣也對啊,可是....啊!?   你手機是不是響了」聲音從員工室傳出來,我不在乎回答,「不要管它,這陣子就己經接一些莫名其妙的無號碼,一直打來還不講話」我人就靠在店的櫃檯裡,小點輕鬆接話,「是這樣得嗎?是不是重要電....」她看著我沒理她,認真幫客人結帳動作。

      我們開始一天的營運,瘋狂展開工作時間,隨著店內廣播的音樂,稍微放鬆面對客人壓力,這間全家位在台北市高樓大廈的某個角落,但能夠在這裡工作,遇到善解人意的女店長,結識六個同事,兩男兩女的正職店員和一女一男的工讀生,就在小小的全家,陸陸續續的交班,忙碌到忘記下班的時間。

      晚上下班後,一回到家門發現,地上收到奇怪的信件和包裹寄到我家,我當入屋內後好奇拆開東西的時候,裏頭竟然是『一張照片和一支手機』,穾然間手機響起來,上面顯示死神的來電。

心中有些懷疑想說媽啦就把它接起來,「喂!   請問是誰??」疑惑的表情。

        電話另一頭疑問著,「你是陳先生吧!!   你父親代號是不是叫J7的個殺手嗎?」對方知道他(我爸)的事情。

        我眉頭一皺,激動回答,「你到底是誰?   怎麼知道我那麼多的事情,快說啊~」我開始不爽了。

        電話另一頭說中話,「先別急,我是你叔叔的顧客,我希望你可以幫我解決一個人」對方請求說著。

        我挖著鼻孔,不在乎,   「是喔!?   為什麼我一定要幫你,不能去找別人嗎?   可是我很忙得耶~」一點興趣都沒有怎麼說著。

        電話另一頭,談出條件,   「沒關係,地點和你需要的東西,我們都會幫你準備好了,只要你人來就好;年經人我開價很高的,多多考慮考慮吧!!」這番說一完,電話就掛斷。

        我聽到火都上來了,   「憑什麼要我恢復那種身份~   喂喂!!」一頭霧水,想著說那個自稱我叔叔的顧客的人。

        從這張照片中看得出來,照片裡的人應該是國際商業界的大老闆,可是為什麼這個自稱我叔叔的顧客,需要我幫忙一定有不好的預感,有可能陷入一場可怕的風暴雨。

拿著照片的背面有留字句。

『明日傍晚六點,於台北101觀景台見!!』

我心裡總覺得不要想太多,反正我絕對不會去地,還是趕快睡覺吧!

明天還上班,就這樣躺在床邊想著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覺了,漸漸做一場夢,夢見我爸在強烈光中對我說著。

※每個殺手都有他的法則,當你接到任務時就是你跟死神約定的契約,而你的命運就是扣起板機,替死神獵殺靈魂….   去吧!   我的孩子!

穾然夢中驚醒大叫著,「爸…爸….啊~」從床上跳起來,全身冷汗。

我坐床上喘氣自問著,「原來只是個夢,現在幾點了十點半啊,完蛋了上班己經遲到我得趕快收拾去上班,奇怪耶!?」下床動作。

 

發現為什麼筆記本在桌子上打開著,上面還寫著父親遺留的一句話。

        『我不怕死!!   只有我會帶走靈魂,替死神執行獵殺,因為我相信死神的信念』,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思考了幾分鐘後。

我腦海回想夢中畫面著,「對啊耶,不管了上班要緊啊!!」穿上衣服後衝出門。

炎熱的八月還是夏天….

          照著平常早上的時候,我都會來到這家熟悉的地點全家,不斷展開我的工作時間,可是今天會有點不太一樣的開始,機車狂飆在台北市的街道上,趕緊狂飆到全家的工作地點上班。

          我一衝進入去店裡,就有人在說閒話,「大少爺~   這次遲到又破記錄喔?」一邊補充架子上商品說著。

          為您介紹剛剛那位他叫巫季剛,我都叫他「無~敵~鐵~金~剛」哈哈哈哈~

          我很快衝進員工室裡手忙腳亂換完衣服走出來,不高興著回達對方的話,「噓~   阿剛,你不講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吧吼!!快點幫我弄一點吃的,我早餐沒吃啊~」

        我馬上跑回進倉庫裡去點昨天沒點完的貨,阿剛有點不高興對倉庫門外說著,「大少爺就是大少爺,我拿一個便當和飲料,等一下叫你自己過來拿喔?」默默拿去結帳和微波。

儲藏裡心裡忐忑不安,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想昨天晚上,那通電話的對話和照片、地點地方的事,搞得我的頭好亂喔?在倉庫自言自語的本人覺得心情很煩。

這時阿剛在外面叫我去拿,東西弄好了。

我拿弄好的便當和飲料,坐在休息區吃幾口繼續想著,後來覺得到坐立難安,於是決定去拿要買書的書架上偷拿上次拆開的笑話大全,放鬆一下心情,看著看著突然不小心笑的太大聲,還被阿剛念著吃完就趕快來幫忙,回答好好我會吃我的飯,可是那個笑話實在太好笑了,我又情不自禁笑起來。

        穾然發現一個女孩静静坐在我旁邊說:「叔叔有什麼那麼好笑啊~」眨著眼睛對著我微笑。

          我瞬間被驚嚇到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聽見阿剛對我說著,「你鬧夠沒有,白目喔?」在櫃檯拍桌跳腳。

          害我惶恐不行,為了轉移注意力去拿出照片看著,重新想說暫時看他搞什麼鬼,反正不吃虧。

          女孩在我思考當中穾然問我,「叔叔我肚子好餓這個可以吃嗎?」注意著桌上便當指著,就我在思考著說,「嗯嗯好就這麼決定吧!」當我沒有理會她時,這個女孩就直接把我的便當拿來吃得精光,露出滿足的笑容向我看著。

          我落莫表情看著她便當說著,「妳怎麼可以把我的便當給吃掉啊!!我只吃一囗耶!」扭曲表情並情緒一來就大罵。  

          她裝著可憐表情說,「對不起!叔叔   我肚子實在太餓了」擺出能原諒她的樣子。

        我馬上爆怒著說,「妳為什麼把我便當給吃了,妳要吃是不會自己買啊?」非常不爽罵著。

        阿剛受不了破口大罵,「大少爺!!   你平常懶就算了,不要在那邊不工作,還自言自語好不好啊!!」在結帳中。

        我不爽又激動回答,「你說我自言自語!?,是個女孩跑來搗亂我,還我把便當給吃掉了」愈說愈氣。

        阿剛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你白痴喔?你今天怪怪的噢,哪來的女孩在鬧你,裡面都沒有其他人啊,你到底在說什麼,你怎麼了!?」無言。

      我更無言,其他排隊結帳的人,更是錯愕的看著我,聽到他這樣說,我的話變小聲說,「你真的沒有看到到她嗎?   她就站在我旁邊啊!!」明明氣炸的我又覺得怪怪的指著她。阿剛和一的旁人都一頭霧水,還有一位國中生說:"幹!這店員是智障嗎?"

      我開始不爽著大聲,「媽啦~屁啊!?」叫聲傳遍整個全家。

      那位女孩就開始哭起來說著,「明明人家餓好幾天了又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看見世界級博物館裡的全家,裡面有人在吃飯我才來問你說這個可以吃嗎?   那你才回答我嗯嗯好,我才敢吃的勒」大哭著。

      我開始有點搞清楚是誤會安慰她說著,「好好~   對不起不要再哭了好嗎?,等一下再跟妳算帳,天呀!   到底是怎麼了啦?」說完以後,再先去收銀台繼續工作著。

          心不甘情不願的繼續工作過程中,觀蔡著她看得出來十六到十八歲的年紀女孩,可愛的小臉蛋,身材不錯穿著跟一般人簡單的流行衣服,還背著旅行背包,看起來是背包客,應該是己經沒有錢了才會懶在店裡不走了吧,可是為什麼沒有人看得見她,難道她是鬼吧?不可能她還在我面前做鬼臉。

        我趁著空檔的時間,偷偷走到她旁邊問著她是從那裡來的問著她,「妳是住在哪裡的啊」坐在休息區又站起來到處閒晃。

      女孩好奇對一排架上東西,還回答我說,   「我是從未來來的啦?   那時候我只知道肚子好餓才吃掉你的東西哦!!」說完後,自言自語的發問。

      我露出不可能發生的表情說   ,「妳是在跟我開玩笑嘛!!   哪有甚麼妳說的未來啊~」頭都歪了看著她。

女孩爽朗回答,「我說是真的,我是在跟我爸在時空中遇難中分散了」越來越認真。

        讓我開始進入沉思當中,「這種事情也太扯了吧」對於這位神祕女孩,連想起另一件想法。

 

        以前只聽說過小說故事中或科學討論過這種事情,沒有看過真的事件發生,我想沒錯的話她應該是當時空扭曲或產生變化它才會出現,在時空當中分為九大空間時,世界的歷史因此改變,她就是流浪時空旅行者,這些事是從以前書裡看來的。      

所以他們可能會在某個空間時間甚至是過去未來還有現在,當中徘徊並創造及修復我們現在生活;難怪周遭人們看不到她的存在。

        我嘀嘀咕咕的回到收銀台繼續做事,「為什麼只有我能看得見她,可真是想不通啊」但心裡面有許多問題想要問她。

        我站在收銀台結帳完後,對著休息區附近的她說著,「喂!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啊」向她問說。

        她面帶微笑轉頭向我回答著,「我叫陳佩君,今年18歲叫我小君就好了,那我該怎麼稱呼你」不怕生又很親近的模樣。

我也隨性的回答著,「我也姓陳,就這樣,有些事妳不要知道太多」低頭繼續做事。

妹妹很突然說著,「那你今年多大啊~」問著。

        我隨意回答著,「23歲啊~」繼續走著。

        於是她好奇的到處亂晃,無意間她跑到收銀台,害我被嚇一跳,明明看她剛才奇怪著在看那些雜誌或書藉,怎麼穾然出現在我眼前,問說巧克力可不可以吃,還露出微笑。

她一直在店裡瞎晃到了下午五點半下班時,這個女孩還一直跟著我又賴著我,有企圖對我說可不可以住我家,還滴滴咕咕說了一大堆藉口,想用讓我無法抵抗的撒嬌方式來對付我。

    我卻很表明告訴她,   「我下班以後就要見一個人,時間要趕在六點前到101大樓,OK!   我拜託妳好嗎?」心裡上就沒時間想理她,可是她鬧到我不可開交的狀態。

    還她能對我傻笑說風冷話,「嘻嘻!沒有啊!   這裡就你認識我,所以入境隨俗的方式去借住你家,我人生地不熟又沒有地方可以去也沒有加索(指著她所稱錢的意思)去住旅館,所以你到哪裡我就跟你到哪裡,這樣可以嗎?   喂....呀!」她看我把腿奔向門,她還想跟上我到門口問說,「你要去哪裡?」她對我露出害怕迷失方向的眼神。

    我果決不想跟她鬼扯蛋站著思考,「......」,愣了幾分鐘卻很激動對她說,「妳就待在店裡,不要來煩我,我....會回來的」搪塞了這句話後走出店裡門口大聲暄曄,阿剛被嚇到從櫃檯探頭問說,「是怎麼樣了,下班就發神經啊!   給我差不多一點好嗎?」懷疑的語氣,突然阿剛也被我對激動著。

        正當我站在全家門口戴上安全帽時(心裡就好想叫人拴住眼前麻煩的她吼!),立刻就對店裡的阿剛激動說著,   「阿剛啊~看著那個女孩,不要讓她跟著我,她坐在衛生紙那邊,聽到了沒」我又跑回店裡去放在她面前,讓阿剛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阿剛露出一臉害怕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樣子說,   「看著....誰呀!?難道是大少爺早上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女孩,他是怎麼對我說的」看著我指的方向後,我就離開。

        就當阿剛看著休息區桌上衛生紙開始呆滯,調皮的女孩發出了聲音回盪整個全家嚇到了阿剛,被逗鬧著的阿剛害怕到躲進員工室裡再不敢出來,只能對門察看門外的動向,心中認為那個東西應該是鬼。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