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幽默殺手patr4

      這時候的我,己經趕到101大樓附近了,發現到真的有身穿黑色西裝眼帶黑色墨鏡的一群保鑣,來接洽我上101大樓的觀景台,一進電梯到準時抵達的地點。

        眼前出現一位身穿白色西裝,留一頭銀白髪,向我走過來伸出雙手跟我握手,對我說著。

        白色西裝老頭,握手抱著我,「小K耶,很高興我還能找到你,我是你叔叔的朋友,可惜的事你父親很早過世,你叔叔又遭人謀殺,真希望可以找到殺你叔叔的凶手,這幾年你受苦了」安慰說著。

      我不在乎說著,「喔....隨便啊,還有為什麼你認識我叔叔和我父親,難道你跟他們有一腿嗎?」不想受理,心想為什麼他會叫我小K。

      他完全不在乎我說的話   ,「我跟你叔叔以前是也好朋友,他是跟我投資股票或企業行銷往來的朋友,而你父親是經常幫助我的殺手,就是你叔叔透過我,你父親才有錢過生活,還有你父親的關係,代號J順位後就是K啦!」哈哈大笑著。

      我有些驚訝事實發生,但平淡回答他,「是喔....反正過去事情就過去了,我現在過得很好,還有為什麼我一定要幫你殺人,難不成你以為我跟父親一樣嗎?」準備轉頭就走人。

      他背著對我說著,「是嘛?   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父親是被誰殺害的事」坐在沙發椅上喝著酒,露出一排黃垢的牙齒。

      我二度驚訝回頭爆怒說著,「你到底鬧夠了沒有,你想要我做什麼啊~」身轉對著他發怨。

      他自以為起身走過來說著,   「我沒有想幹嗎?   只想希望你幫我解決掉一個人,我相信依你的水準應該跟你父親一樣吧!」他搭著我的肩膀,走向觀景台上的架長槍,不知道瞄準哪裡。

      我不耐煩說著,「你就怎麼想要我幫你殺人,你才會告訴我父親的事情,那就不要食言。」我看著那組槍的樣子。

      他一派輕鬆豪爽說著,「那一言為定,還用說嗎?我給你開價都很高的,哈哈,你看現在桌上有美金十萬塊,如果待會幫我幹掉那個人,我就再加一倍的錢,就當我彌補你」一旁的美女過來再將美酒倒入杯中。

      我一樣淡定回答,「你難道有跟照片裡的男人,有什麼深仇大恨,重點我並沒有....」隨著心裡面緊張情緒到隨時會有情勢不對狀況的感覺,手掌漸漸出汗。

      他很快的又得意回答,「我說過的話,一定說到做到,更何況您是我請來的人,哪有人不給錢的道理,哈哈....」說出之前在電話約定的事,咳嗽兩聲後,竟慾言又止。

      於是我也很快的說著,「其實我也沒有答應你,只是想來說看你在搞什麼鬼,可惡都不注意....」他不在乎我的話又開始滔滔江水說著自己的事。

          這自稱我老闆這個人就開始,敘述照片中的男人的事情給我聽,我也莫名其妙跟著他聽著,從他到憤怒的囗唇轉入感慨心聲再敘述事情高潮迭起的各種臉部動作和豐富絕倫精彩的語氣。

          這個男人是『娛樂商業亞明大財團集團』的楊亞明董事長,常被抗議人民團體,認為是個非常黑心的假好人,雖然原本沒有什麼瓜葛,俗話說的好   :「河水不犯井水」這道理。

          可是這老闆立刻情緒轉的快,就在我想將他嘴巴變慢要消音時一大串都飆出來了,「誰知道,這個臭小子,他媽的王八蛋,敢在我的地盤撒野,還不去打聽你爸是縱橫東南亞海外經銷商的企業老闆,所有有關我的事都要先過這關,敢跟我搶美國佬的生意,我呸....!」激動著將高腳杯摔破在地上,

保鑣急忙向我解說,「我們老闆是國際有頭有臉的海外經銷商的企業老闆,目前經常跟歐州國家地區往來合作愉快,不知道什麼時候國外生意人意外和楊董事長合作,造成我們老闆困擾與比較,後來發展到互相搶生意的局畫,還在新聞上公然囂聲,『在投資與商業的戰爭上,大家各憑本事』,害我們老闆氣到都吃不飯。」老闆立刻不顧別人的看光,開門見山敘述著。

          台北101景觀台上的遊客都湊過來看,現場人還竊竊私話,認為又有要拍什麼國片,會不會是痞子英雄續集,老闆一開口立刻圍上一堆人爭峰搶著拍照。

          目前台灣擁有娛樂產業跟商業融資的他有非常多新聞媒體板面上的事蹟,之前還自以為是慈善家作公益,其實他的慈善捐款給弱勢團體或機構,都是捐給自己人來洗黑錢逃稅(一旁的保鑣還搭腔回答,『根本是把別人的痛苦當作笑話』)。

          老闆被中斷,還繼續說著,他竟然還能以綠色環保投資發展人,出席發言說他能幫助社會資源回收投資環保重新再利用,說的義正詞嚴他是多偉大多有愛心的狗樣子.....(賣姿騷弄的美女也跟說著,   『對呀!老闆之前說他利用高價收買某些地區回收場,還私下叫人強奪老人辛苦一整天收的資源回收;讓社會大眾以為他是個大好人。』);聽在這些林林總總的壞事中,只要知道的人都看在眼裡,其實這些都不重要的部份,要跟你解釋請你來重點是,「這個人白目連連跟我搶生意....」講一半又被打斷。

          當下我聽到一半馬上就補一句,   「這種人,聽了就讓人火大的人渣、社會敗類,欺騙大眾的王八蛋!!靠!說完了。」說出內心的話,圍著人潮對他拍照。

        只見他露出詭異的表情對我說著,   「這樣我才請你來,幫我解決掉這個人啦!」將推著我走向才剛架在那的長槍,四周有女生在亂尖叫。

        我腦筋轉回來,   「好....重點來了那你要我殺他,給我好的理由讓我知道」疑惑眼神看著他,另外注視觀察著槍身讚嘆著,遊客自以為在一旁模仿台詞。

        突然他想到又越說越激動著,「這個人,原本跟我沒關係,可是啊~   這個白目連連跟我搶生意、客戶或投資的經銷商,還壟斷我商業股票的資產,竟擋我財路,真是活著不耐煩了,所以我才會想把這個廢物殺了。呼呼呼....」氣喘鳴呼的坐下,人潮越來越圍觀。

        我看著他反倒問著,「那好!!   你...要我這樣去殺他,可是我平日要上班耶!   工作很忙欸,其實我只是想來看,你們邀請我確實是到了,那不然想這樣」覺得想反悔,遊客聽見的人台詞自己笑翻。

          他開始以老闆的口氣,站起來向我勾肩搭背指著觀景台外的黃昏天空,繼續説著,「我不是說過嗎?我什麼都替你準備好了,這個該死的傢伙死期到了,他今天會在七點半左右,會從松山機場下他搭的私人飛機,現場應該會有許多保鑣,你不用擔心我保証絕對不會被發現,一切計畫完美,沒有人想到可以在101大樓上的觀景台狙擊,看見的人還以為我們在拍電影耶,這簡直是在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哈哈大笑著,保鑣受不了來的人潮,向前阻止吵雜聲音。

我深呼吸開始重新思考著,看著一旁保鑣走過來開口解說,架在我眼前這把狙擊槍,但我看著剛才跟我很自豪的身穿白色西裝的臭老頭,座在高級的沙發椅,一邊享受雪茄和美酒,等待八點正有人倒在血灘裡。

當我回過神來,就聽到保鑣解說狙擊槍,「嘿....小孩!你知道這是甚麼樣的狙擊槍嗎?這是美軍很常拿來狙擊敵人的好槍啊,你可知道這多貴又多好用嗎?......它是M200耶!......」保鏢說話一直沒重點,現場圍觀的人才安靜。

我對身材魁梧的保鑣說著,   「我才懶得管它是甚麼槍,只要能送目標物回家......就是一把好槍。說真的,我好想把你推開。」但是這大叔太大隻了,我根本推不開,圍觀的人興奮看著。

        向前握起槍,被保鑣成贊說著「哈哈哈......小夥子!很有殺手的氣勢,很好,我還是要告訴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小夥子,要把這句話記牢啊!哈哈哈.....」保鏢大叔用力地拍著我的背,看著那把狙擊位子神氣的樣子,也結束了他的囉唆話題,人潮看出許多疑點並討論著。

我氣勢非凡握緊槍,調整自己呼吸,「吁......呼......」一口深呼吸、吐氣屏氣凝神,圍觀的人受到拍片現場緊張氣氛。

透過狙擊鏡帶著我的視線到達遠處,尋找目標物的附近景物,等待時間的允許,時間正好七點四十四分,有一架私人直升機,上頭也有亞明集團的標誌,副駕駛座上是目標物沒錯,直升飛機降落在機場,目標物下機時被一群保鑣圍住,準備往離開機場的出囗。

將冷血的槍口對準這個可憐的獵物,扣下板機前送他一句話:「不是我想要殺你而是死神盯上了你,我只是奉命行事」圍觀的人瞪大眼睛,興奮到想去看。

在一旁看的人都覺得這男孩非常專業,「嗯....有其父果然必有其子啊。」那臭老頭刁著雪茄嘴砲,人潮專注看著。

就在子彈順著完美的彈道,射到他腦袋前,竟然發生絕對不可能發生鬼扯的事情。

  所有人驚訝,倒在地上的竟然不是楊董事長,透過狙擊鏡看到的是,董事長身後保鑣中槍倒下,而楊董事長卻彎下腰撿起東西,馬上造成其他保鑣騷動,對天對地張望,保護董事長送離機場。

這時我擺出不可能失誤的表情,「媽啦!屁呀?   這是怎麼回事   」連他們都一樣的感受,現埸人也驚呼著亂叫。

臭老頭突然憤怒把雪茄丟到地上破口大罵,「媽的,是誰在搞鬼啊,我們這裡一定有人不是自己人」話才一說完話就岔氣,圍觀的人大聲叫,亂跳又笑翻。

突然出現一架戰鬥直升機,一個身穿西裝的保鑣跳了上去,原來他是臥底的,正當其他保鑣驚慌失措,有人發現透過望遠鏡,看見對方保鑣用望遠鏡向我們對望還招手面帶微笑,看來知道我們己經中計了模樣。

現埸人看見出動戰鬥直升機,興奮到拍手叫絕,看著繼續講台詞的樣子。

原來剛才沒射死楊董事長的原因,是因為剛才那個保鑣在董事長面前,叫他蹲下才躲過被槍殺的命運,其實是他一手設計出來的騙局,那到底是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們要謀殺他家董事長的事。

正當一群保鑣想追上去把那臥底的人給抓回來時,卻被穿白色西裝的臭老頭老闆給制止了。

        那個臭老頭竟然說,「算了反正都中了別人的計了,現在給我去調查那台戰鬥直升機怎麼來的。」一邊咳嗽,看的出來苦腦的樣子,遊客一切靜靜看著。

這時我喃喃自語也覺得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簡直跟拍電影情節一樣嗎?!

          臭老頭冷静走到我面前,一臉氣憤,「我跟你說過一樣的話,將桌上的美金十萬塊都給你」,就在我面前囉哩八唆就當作彌補我的生活,難道他是可憐我的人生看不起我嗎?人潮看見都讚嘆演技。

       

我不屑回答他:「我不想收你的錢,我只是要看你們在搞什麼鬼,你不是說要告訴我我爸的事?」他好像沒聽到我在說什麼,裝蒜講廢話了,開完支票就往我的全家制服口袋裡塞,遊客看著都摀嘴紛紛討論。

那臭老頭想要送我離開,在我耳邊告訴我一句話,「雖然你不如你父親,但是你很有天份這次我不怪你還想僱用你,希望你幫我做事,給你當作經驗啊?哈哈.....」在所有面前,裝出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圍觀的人期待看著。

現場人認為受到拍場感染,以為男角主沒有射殺到敵人,而演出沮喪表情,還有狀態逼真的臥底人逃上戰鬥直昇飛機過追殺畫局,真讓台灣人大飽眼福,可惜被那些假裝保鑣的工作人員趕走,還真是掃興......

被驅散的遊客,各自發出感想,   「幹!   剛才那個超屌的,真的是『戰鬥直升機』耶!」做動作,一群女生回答,「對呀!   超帥的,『剛才那男角主我沒在電視看過咦!?』,『會不會是新人呢?』,『他長的也很帥耶!』」姊妹淘露出笑容一起回答,「對啊!?」互看對方,一個男孩跳出來做動作,「哪是!   是剛才那個穿白色西裝銀髪老頭,突然跳起來說,『媽的,是誰在搞鬼啊,我們這裡一定有,不是自己人』講完這句話就岔氣退場,這才是經典啊?   現在越來越期待國片了」一臉超興奮的樣子,馬上另一個男子打槍,「最好啦~   也要看是哪個導演拍的喔?   白痴喔!?」被巴頭一群笑著,在一陣歡笑之中離開這個地方。

恢復流動的人潮,當下的我沒理會老闆,轉身就往電梯想樓下,保鑣也送我走進電梯,我心裡上壓力很大,想著剛才一生前所未見記憶的殘影,搭著電梯看著玻璃外的101大樓下四周繁華的街道和眼前夜空美景,到了一樓被保鑣護送到出囗101的大門,感覺一切都沒發生過卻身體麻酥的反應,默默走進巷子裡到一排機車旁,發動自己的摩托車到馬路上往回家的路上,但我能確定一件事我身上全家制服胸前的口袋的確塞著一張支票,騎著摩托車離開台北市中心的地方,沉默不語著看著前方車水馬龍的街道,心裡想著今天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多的事,到底那個臭老頭腦子在想要我幹嘛,最後重點是臭老頭還是沒告訴我,我父親的事就這樣打發我,他媽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