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密集恐懼症 洞

      晚上十點。

      文萱坐在電腦桌前,「啪啪啪」地打著鍵盤,一連串的聲音沒有半點停頓。

      瞥了眼右下角的時間,文萱這才停止手上的動作。

      「該刷牙睡覺了。」她一向有準時規律的行程,十點一到馬上關機去刷牙、睡覺,早上鬧鐘還沒響,才剛指到六點整的位置,她就會自動起身。

      也因此,就算每晚都盯著電腦打文章,她的臉上也沒有什麼黑眼圈、痘痘,不用特別保養也乾淨無瑕,許多朋友都為此感到羨慕不已。

      開燈。文萱走進浴室,拿起剛換上的新牙刷,擠上牙膏、沾點水,按照平常的順序一顆一顆地刷著,裡外都仔細地刷過一遍,她才將口中的泡沫吐掉,並以清水漱口。

      「?」抬頭看著鏡子,文萱張開唇,看著她那排潔白無垢的牙齒,原本以為會像往常一樣完美,但正要收起時,眼睛卻捕捉到了一個不完美的地方。

      那是一個洞。

      一個小小的洞,在下門齒的位置,牙齦和牙齒的連接處。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那在文萱眼中,是絕對不可以的存在。

      皺起眉頭,她用手輕輕碰了碰牙齦,但那個小洞似乎沒有因此受到影響,反而讓她越看越毛,所幸緊緊閉上嘴巴,不去看那個令人發毛的小洞。

      或許這只是錯覺吧?文萱想,但是口中卻隱約感覺到有空氣從那個小洞流通而過的感覺。

      關燈。她搖搖頭,拉開折好的棉被,迅速躲了進去,接著關上房間的燈,閉上眼,沉沉睡去……

     

      早上起床,還沒拿起牙刷,她就先張嘴看了看牙齒。

      還在……它還在!

      文萱抓了抓頭,厭惡地關上浴室的燈,接著離開了房間。

      「鈴鈴、鈴鈴!」手機響了,文萱一把拿起。

      「喂?」

      沒有聲音。

      文萱的額邊滑下一滴汗,她急著身手抹去,並將手機關上丟到一邊。

      跳上沙發,文萱少見地開了電視,平常這個時候她應該在吃早餐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無法靜下心來做這種事,有種令人不舒服的感覺充斥在她的心。

      「鈴鈴、鈴鈴!」手機又響了。這次她遲鈍了半晌,才伸出手接起。

      「喂?」

      『……萱萱……』低啞的嗓音自另一邊響起,讓文萱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請問你是……?」她不認識有誰會這樣親暱地稱呼她,更何況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就跟個死人一樣……

      『……不記得我嗎……我是……都是、妳!殺人兇手──!呀啊啊啊──────』

      「呀啊!」驚叫一聲,文萱把手機扔向遠處。   

      手機落在堅硬的地板上,發出碎裂的聲響,許多零件噴散而出,手機螢幕也黑成一片,但那懾人的尖叫聲卻還沒有停止,如同螞蟻蟑螂般爬上文萱全身。

      因為恐懼失去了理智,文萱幾乎是在同時奔向門邊,打開門逃了出去。

      不僅頭髮沒有梳整,連睡衣也沒有換,她就這樣飛也似的在大街上狂奔,也不顧旁人投來的側目,直到到了某間人家前才停下腳步。

      「小靖、小靖!」用力敲著鐵門,文萱緊張地探望四周,就怕那尖叫聲的主人就在她身後。

      過了半晌,鐵門終於敞開,文萱想也不想,就竄了進去,「呀!文萱妳怎麼會來?」在她身後才剛反應過來的靖琪疑惑地問。

      「我、我想借住妳家一晚。」文萱雙手抱緊身體,顫抖地說。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但靖琪還是答應讓她的閨蜜留下來了。

      晚上十點。

      因為工作用的筆電留在家裡,所以文萱只好向靖琪借電腦,暫時在網路上將後續故事打完存檔,方便明天回家在用電腦上網把文章下載下來。

      「呼……」深了一個大懶腰,文萱看向客廳,靖琪還在看電視,她聳聳肩,也不打算阻止,自己走到浴室,拿起靖琪為她準備的新牙刷。

      這次沒有多想,文萱照常的刷完牙,並將唇打開,對著鏡子看向她的牙齒……

      那個洞不但沒有消失,而且還出現了更多的洞。

      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洞在她的牙齦上、牙齒上,還有舌頭上!

      「呀啊──!」牙刷和水杯全都掉在地上,發出「喀啦喀啦!」的撞擊聲。文萱跌坐在地上,摀住嘴,卻摸到了更多更多的洞,驚慌地拿開手,只見手指的頂端也變得坑坑疤疤的,大小不一的洞擠在一起,像是海綿般流出了黑色的濃稠液體。

      「文萱!妳怎麼了?」靖琪的聲音出現在浴室門口,文萱立刻哭喊出聲:「小靖!救我、快救我!」

      「救妳?」靖琪發出低啞地笑聲。「為什麼?」

      「……咦?」文萱伸出的滿是坑洞的手僵在空中。她聽過這個聲音,在手機裡……

      抬起頭,文萱看見靖琪的臉上,也充滿了如海綿般各種細細小小的洞,但仔細一看,那並不是靖琪,而是……

      「娜娜?」顫抖的唇中抖出話語,文萱瞪大雙眼,看著那張血肉模糊的臉。

      她曾經很醜。

      但是她有個很漂亮的朋友,對方的名字叫布娜,她都叫對方娜娜,而娜娜也都叫她萱萱。她們本來十分要好,本來。

      可是有一天,她暗戀多年的男孩告訴她他喜歡上了娜娜,希望她可以幫忙把情書交給娜娜,這麼說著,男孩帶著笑容轉身離開。

      「……」明明喜歡你的人就站在你面前,可是你的眼裡卻沒有我。當時的她,心都碎了,可是眼淚卻沒有流出。

      她帶著情書回到家,並且帶了一整盒的釘子出門。

      「萱萱,你怎麼來了?」當時娜娜還一副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看了就討厭。她一定是故意的,她知道我會拿情書來給她,她會搶走我的愛!

      這麼想著,怒氣猛然上升,她尖叫一聲,撲倒了娜娜,將對方壓制在地,並拿出準備已久的釘盒,一根、一根,用力地扎進對方的肌膚裡。

      像是被怨恨沖昏了頭,她越扎越多,越扎越用力,連底下得哭嚎聲早已消失了也沒注意到,她只記得最後一刻見到對方的臉時,已經是滿臉釘針的可怖模樣。

      娜娜的父母聽見尖叫聲急忙趕出來,但她已經逃走了,只留下全身扎滿釘針的娜娜躺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後來,她搬家了,搬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她以為這樣就能完全忘記當時因忌妒而殺掉閨蜜的事情,但是她錯了,娜娜的鬼魂一直都在她身邊。一直都在。

      現在,她想起來了,自己親手殺掉了一個女孩,而且以極為殘酷的手法。

      所以,她要為此付出代價。

                                                                                                   《密集恐懼症    洞》完

──────────────────────────────────────────────────

      後記

      洞,是不久前突發想到的題材,而密集恐懼症,是我在睡覺時腦袋突然生出來嚇我的(?)

      這算是半真半假的故事吧?因為刷完牙後發現牙齒那邊多了一個洞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不過我姐告訴我:「那只是妳的錯覺~」

      雖然我不相信,但是隔天晚上刷牙前,那個洞真的消失了,只剩下當時的恐懼QQ

      後來睡覺時一直去想那時發生的事,結果就想到了這麼一個鬼故事,其中因忌妒殺了朋友也是在打的途中才又想出來的,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的故事:)

      附帶一提,本人其實不事做事規律的人,想一想,才發現那應該是我姊才對XD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我半夜來看這個
不要嚇我啊…嗚嗚@@
但真的很吸引人的故事,只是女主是病嬌嗎…?
2015-08-05 00: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個人也超怕鬼故事啊>w<所以都不敢半夜打XD
我想文萱應該還不到病嬌的程度吧?ˊˇˋ因為我不太會抓病嬌這種角色的個性((黑黑
謝謝七音的留言哦~~
 
2015-08-05 19: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