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天 [Day -2]

        03:26:15

        安娜睡得很熟,沒想到在醫院的第一夜可以這麼好入睡,但在睡前,她不斷來回檢視房間另一頭空著的床位,好確定是自己的神經質所導致那不安,或許沒有另一個人作陪也好,反正她從來就不容易感到孤單。

        瑞塔、凱西、愛麗絲、安琪拉,她想著這些人,想著大家也不過都是些可憐人。那個凱西,尤其是如此,如果一生都只能模仿人講話,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呀?好像了無個性的木頭人一樣…多可憐…

        她想著,聽到遠處傳來輕易可以辨識為瑞塔尖聲嘶吼的聲音,無奈嘆了口氣。

        疲憊的第一天,好像被誰按掉了燈光的開關,於是她頃刻間就陷入了熟睡。

        07:40:21

        「點名,安琪拉?」康拉德手上拿著名條,但實際上那人數少的不需要看都可以記憶。

        「在這裡!綺拉也來了哦!」

        瑞塔支著頭悶哼了一聲,一點聲響就把不屑與嘲弄表現得淋漓盡致。

       

        「愛麗絲?」康拉德問。

        「嗨,我的名字叫做愛麗絲,很高興認識妳。你呢?你叫做什麼名字?」

        康拉德倒沒有太多回應,繼續了點名的工作,「安娜?」

        才踏進餐廳的安娜恰好趕上康拉德叫喚自己的名字,「我來了!抱歉,睡晚了…」

        康拉德點頭,揮了揮手要安娜趕緊入座。

        「凱西?」

        然而凱西的座位卻是空著的。

        「凱西也睡晚了?」康拉德納悶,低頭在點名條上加上註記,「瑞塔確定來了。」瑞塔那腳扣在椅子上敲打的惱人聲響,整個早上都沒有中斷過。

        「我得去確定下凱西跑去哪裡了,妳們大家先用餐。」說著康拉德就離開了餐廳。

        「綺拉說她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安琪拉開口,說的這句話是多麼令人毛骨悚然。

        「再也不會回來?什麼意思?是凱西離開了我們,去旅行之類的?」安那不安地發問。

        安琪拉聳肩,把吐司往嘴巴裡送,「我也不清楚,但綺拉就是這麼說的。」

        瑞塔哈哈大笑了起來,聽起來是很誠摯地愉悅,「那不是很好嗎?那傢伙永遠都不會再出現了!」

        安琪拉轉頭看了名為綺拉的空位一眼,恐懼地偷瞄瑞塔,最後索性不再搭話。安娜卻不打算就這樣保持安靜,她想,瑞塔不像她們其他人因為些小毛病而困擾,瑞塔是邪惡的,她會說出這種話,像凱西不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一樣。

        「妳不可以那樣講。」安娜本來想罵她,但沒想到說出口的話語微弱地像毛毛細雨一樣,「凱西只是…只是有她自己的問題…她從來就沒有要傷害妳的意思…」但是妳,妳卻從來都不掩飾傷人的意思。

        「吵死人。」

        瑞塔大吼,嚇得安娜往後一縮,感覺神經脆弱得要斷掉一樣。

        安琪拉不安地縮著視線,低聲喃喃念著些什麼,在安娜聽起來,好像是什麼「昨晚看到妳…」、「綺拉說…」、「兇手,殺人兇手…」等等之類的話語。安娜還想要開口,但是震懾於瑞塔地兇惡之下不好多問,低下頭也安靜吃起早餐,這才發現就連不明所以的愛麗絲都三緘其口。

        「喂!」

        突然大叫的瑞塔,把三人嚇得微微一震。

        「我昨天沒吃到早餐呢,肚子還餓著。」這句話乍聽是沒什麼意思,但瑞塔猙獰地大笑,那讓安娜一陣寒毛倒豎。

       

        「喂!」她又喊了一聲,這次是針對安琪拉,「培根跟蛋給我。」

        愛麗絲似乎又忘了她在哪裡、周遭的人是誰,不過聽瑞塔這麼兇惡地命令讓她暫時不在意對細節的執著,伸手拉過盤子小心翼翼地護住自己的早餐,培根趕緊往嘴巴裡頭送。

        「妳吃自己的就好!不要跟人搶!」安琪拉生氣地叫,「一天不惹麻煩對妳來說很難嗎?」

        「妳要付出代價!要付出代價」瑞塔逕自也大叫了起來,喊來喊去卻喊不出那幾個字的組合,「妳要付出代價!」喊著就伸手要抓安琪拉的餐盤。

        「妳不能吃!那是綺拉的,醫生不肯幫我多準備綺拉的早餐,妳要是吃了綺拉就要餓肚子了!」說著胡亂抓推瑞塔的手。

        瑞塔這聽著倒是停下手腳的動作,臉上露出明顯的憤怒神情。

        「綺、拉、不、存、在!」

        「嘿!」安娜想阻止,無奈聲音出來了卻仍然微弱,馬上給安琪拉歇斯底里的尖叫蓋了過去。

        「綺拉存在!綺拉有黑色的長直髮,是黑的光澤的那種,綺拉漂亮又聰明,而且她是我的雙胞胎…綺拉存在…綺拉存在…」

        安琪拉幾乎是自我說服那般的描述起綺拉的特徵,但在場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理解,安娜想要幫忙,但是完全插不了嘴。

        「受不了欸!根本就沒有這個人,對著空氣說話真的是太可悲了!」瑞塔用力踢了桌腳一下,愛麗絲驚呼了一聲,害怕地躲到安娜身後。

        「妳不能那樣講綺拉!妳害綺拉不高興了!」安琪拉憤怒地辯解,聲音帶有絕望,「她就在我旁邊、正在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妳不能這樣講她,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真正懂我的人!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超可悲的。」

        瑞塔「嗤」了一聲,伸手搶安琪拉的餐盤。

        安琪拉幾乎要哭出來了,卻也不屈不撓地拉著餐盤不讓瑞塔搶走。

        「她們…她們在吵些什麼?」安娜聽見愛麗絲在自己背後怯怯地問,安娜本來轉過頭想要回答,但仔細一想,愛麗絲根本連誰是誰都搞不清楚,可能才回答完馬上又會再問一次吧,這想著雖然對愛麗絲感到抱歉,但也就先不管她了。

        「妳們…妳們不要吵了啊!」

        安娜微弱地想要阻止爭吵,卻苦惱自己絲毫沒有影響力,「凱西,凱西沒有來吃早餐,不然妳吃凱西的那份吶!」

        瑞塔肯定是邪惡的,安娜這看出來了,她臉上滿是復仇的神情,事實上她根本不在意那早餐與否,她就是要找安琪拉的碴,她要安琪拉付出代價,瑞塔並不是說說就罷。

        她要安琪拉生氣或悲傷,瑞塔就是要看到安琪拉痛苦,否則不會善罷干休。

        這一來一往之下,那餐盤根本無法平衡力道,一不小心把餐盤翻到地上,培根、蛋、吐司,全部灑了一地。看著安琪拉幾乎要哭出來,瑞塔滿意地大笑了起來。

        「兇手…妳這殺人兇手…」

        安琪拉大叫著推了瑞塔一把,一個動作又把那狂躁症患者惹怒了。

        安娜看到瑞塔捏起拳頭就要往安琪拉身上招呼,即便想要插手卻也沒有膽量幫忙,嚇地雙手蓋住眼睛,縮瑟在椅子上。不過不明就裡的愛麗絲尖叫了起來,即便不知道誰是誰,看到衝突就要發生了卻還是有點危機意識。

        「瑞塔。」

        聞聲而來的康拉德推開餐廳的門,板著威嚴的神情向裡頭望。

        安娜這才知道,瑞塔再恐怖,這個地方還是有她懼怕的。

        一定只有醫生治得了她。

        康拉德幾個步伐就到達暴風的中心,手掌按在安琪拉哭泣中顫抖的肩膀。

        「回妳的房間,今天不准活動。」

        瑞塔大笑了起來,笑得多猙獰,像獸類在咆哮一樣。

       

        「我說的是妳,瑞塔,不是安琪拉,回房間去。」

        康拉德幾乎是憤怒地說。

        瑞塔的神情馬上轉為暴怒,紅著臉又想要反抗。安娜覺得自己好像看著同樣的情景反覆發生,康拉德伸手把那反抗而且胡亂踢打的女孩架出了餐廳,她吼叫的聲音就這樣緩慢淡然,最後轉為空無。

        剛剛還在恐懼中的愛麗絲好像馬上又忘記了發生的事情,轉過頭對安娜。

        「嗨,我的名字叫做愛麗絲,很高興認識妳…」

        「我是安娜、那是安琪拉…」安娜幾乎是敷衍地回應,微微猶豫後又補上一句,眼角偷偷瞄安琪拉,「…還有綺拉。」

        但安琪拉似乎是無法被振奮起來,安娜把自己的餐盤推到安琪拉的眼前,看女孩困惑地抬頭。

        「這給綺拉,好不好?」安娜安撫性地問,看小女孩終於破涕為笑。

        「綺拉是誰?」愛麗絲在自己身後東張西望,問著。這讓安娜頂著笑臉,偷偷在桌子下踢了她一腳。愛麗絲大概也不懂自己為什麼突然被踢了,可能還在納悶這個踢自己的人是誰。

        「安娜,妳真好,妳真不適合這裡。」安琪拉說著,伸手捏了捏安娜的手掌心。

        「別擔心我。」安娜笑了笑說,那笑容裡侷促不安的成分少了許多,「我也願意瞭解妳、當妳的朋友的,我想綺拉應該不會介意吧?」

        「她說不會。」安琪拉笑著點頭。

        暫且忽略愛麗絲還喋喋不休的發問,安娜第一次感覺,在這個新的地方好像終於有所歸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