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先生,助けて。(BL)

*篇名:先生,助けて。(醫生,救救我。)

*很悲慘的某種同人性質(?)

*意思是忍不住拿了自己的比賽文《訣心領域》開刀,無視掉華麗的字數不足以及截稿日

*CP秋暮弦x吾苓,攻受應該也是這樣(?)絕對沒有因為我喜歡年下攻(?)但是我覺得兩人根本可攻可受(ry

誰知道這樣子的情形是怎麼開始的。

秋暮弦還依稀記得,自己當初是莫名其妙的被吾苓給盯上,莫名其妙的被對方拉入了奇妙的世界,最後莫名其妙的開始進行了這樣子的工作。

一邊完美的在傳陽做著實習醫生兼學生,一邊在Personality做著指揮官,也一邊完美的當著──

「醫生,救救我吧。」純白色襯衫之下的溫暖雙臂從背後環繞住了秋暮弦的肩膀,接著是嘴唇親暱的在對方的耳廓上親了親。

但專注的打著論文的秋暮弦沒有回頭,只是加快了敲打的速度。

「醫生,理我一下嘛?」吾苓的手由掛在秋暮弦胸前轉而微微抬高了他的下巴,愛憐的摩娑著。

似乎終於因為搔癢的感覺而起了反應,秋暮弦嘆了口氣後,拿下便宜的耳塞式耳機,將身子連著屁股底下的椅子轉了圈,面向吾苓。

「又怎麼了?今天我可是在家裡乖乖的寫著實驗結果囉?」

的確,前些日子因為秋暮弦在忙著論文的實驗,幾乎都住在實驗室了,今天也是在自家戀人的央求〈威脅〉之下,才勉強回來,先整理實驗結果。

──是的,吾苓的身分,已經從那個無良的上司,變成了任性的戀人了。

一開始在梁姐那邊時,的確因為秋暮弦一句「吾苓你快點回來」而引起了不小的誤會,但沒想到最後,那樣的誤會竟然成真了,兩人也穩定交往了數個月了。

秋暮弦自己倒是看得很開,雖然在這個國家同性婚姻還沒有通過,但反正就是喜歡一個人嘛,在某些學者的眼中,這也是種本能行為。

秋暮弦老是聽見吾苓在說他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深海之中的憂藍,能將人給吸引進去,使人沉醉於其中。

不過,他在此時此刻,眨也不眨的盯著吾苓鏡片下的黑色眸子時,也覺得能有這樣純粹的黑色,是一種純粹的美麗。

見吾苓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像是個孩子一樣的盯著他瞧,秋暮弦也實在沒有什麼辦法,一把就將吾苓拉入自己的懷中,輕撫著對方的髮絲。

「怎麼了?剛剛是不是說了『救救我』?」

吾苓抬起手,撫上秋暮弦的臉頰,接著微微調整了下身體的位置,棲上了對方的嘴唇。

一吻及離,他滿意地看著秋暮弦有些詫異的反應。

「醫生,我覺得啊,你再不理我,我就是一個『情愛妄想型』的病患囉?」

聽見這句話,秋暮弦的臉色很微妙,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要從何處開口。

良久,他嘆了口氣,將雙手環上了吾苓的腰際,將他緊緊的拉近自己,「你對我一個心理醫生說這麼可愛的話,到底有沒有知覺你是29歲的人啊?」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秋暮弦的臉旁還染上了些許的潮紅,能讓戀人喜歡自己到這樣的地步......已經不是單單一句高興就可以表達的了。

「我一個29歲的人可以讓你心動,我自己也很高興吶......」吾苓攀住了秋暮弦的肩膀,稍微調整了下,讓自己呈現跨坐在對方雙腿上的姿勢,由上而下的看著秋暮弦......這讓後者不自在的撇過了頭。

「所以啊,我最喜歡的醫生......」吾苓完全不彆扭的抬起了秋暮弦的頭,湊近了對方,「你願意滿足我的妄想,讓它化為真實嗎?」

「吾苓你──」

還沒來得及說更多的話,就已經不能夠再說話,只能任由對方吸吮著自己的雙唇。

最後,彷彿是任命似的,秋暮弦反手將筆電的螢幕給蓋上,同時一手環住了吾苓的腰,一手則伸到了對方鬆軟的黑髮之中。

「算了,就讓我來拯救你吧。」短暫的分離之時,秋暮弦語焉不詳的說道。

下一秒,兩道人影就這樣倒在沙發上。

後記:

我已經一邊哭一邊寫這篇了,我的節操回不去,拿著自己的奇幻作品在別處開刀還開了一千多字真的是會想哭啊

可是我明明設定暮弦的好基友不是吾苓啊怎麼會這樣(*´Д`)雖然我寫的很開心(   *´艸`)

下一篇會嘗試吾苓x范心(*´ω`*)←喂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