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武俠三十題 (凝微 And 自初)

        【自初X凝微之武俠30題】

        1、在下是XX,江湖人稱XXXX

        英雄大會即將召開,悅來客棧裡熙來人往,聚集各路武林好手,好不熱鬧。

        一陣吵嚷之中,木門吱呀地被推開,幾個人望過去,瞧見面目清秀、個子嬌小的少年,顏上不協調地搭著個小鬍子,頭紮錐髻,身板看來十分瘦弱,搭上那不甚協調的面容,教人都不禁疑惑地望了過去。

        「這位大俠留步。」門口小二將少年攔下,不好意思地笑笑,「這兒的人都是應盟主之邀而來,不知大俠是何路好漢?」

        客棧不知何時靜了下來,似乎對這小個頭的俠士頗有幾分興趣。少年聞言揚揚眉,神情得瑟地壓著不自然的粗嗓子出聲道:「在下何育清,江湖人稱卜卦神算何半仙──」

        他話未落盡,窗邊角落那處驀然噗哧溢出一聲清澈笑聲來,聽得少年身形一僵。

        角落那處落座一個白衣仙然的公子,身姿翩然斯文,俊秀容貌教在座幾位姑娘都不住紅了臉蛋。

        「終於找到妳了,夫人。」嗓音溫潤悠然,他脣邊笑意深遠,目光柔得像是能將人融化,那方少女卻只覺一陣背脊發涼。

        等、等等,不是昨天才傳消息說他閉關修練了麼?怎怎怎麼他會出現在這裡啊!

        2、要我XXXX,就用XX來換

        她聽見廂房傳來不對勁的聲響。忽然,她撩起絆腳的衣襬,不顧侍婢在身後慌忙叫喊,鐵了心地往門外闖去。糟了,她想起父親藏在廂房的……

        「碰」地一聲,木門被廂房內的人拉開了。

        她呆了一下,視線落在一身漆黑的怪客身上。

        看不見對方的臉。

        「喔?這不是花家千金?」來人輕啟低沉的嗓。

        「你是何人?」回過神,她蹙起清秀的眉。她其實很緊張,卻還是擺出沉穩的氣勢,不想讓眼前的不速之客得逞。

        「我啊……」男人笑了,忽然一個箭步將她拉進廂房。

        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她輕顫呼吸──

        「韋司宸。」

        「什麼?」她沒料到對方會直接報上名諱。

        「聽說妳爹有個珍貴收藏?」

        聽了,她一驚:「那、那也不該在廂──」

        「沒料到在廂房呢!難怪幾個後輩怎麼也尋不著。」男人輕笑,亮出藏在手中的玉佩。

        「你、你把它還來!」

        「雪築!」

        身後的門忽然被踹開。雪築回頭一望,見一干護衛和父親都在眼前。

        家主氣憤地大喊:「大膽!將東西放下,不然我──」

        「那這樣如何?」

        男人將雪築拉入懷中,並拆下蒙面的黑布。雪築抬頭一看,頓時撞見那雙深沉的眸,扎實地打入了心底。

        「要我放下這玩意兒,就用花小姐來換。」說完,他低沉一笑,「我對她……可有興趣了吶。」

        3、神兵利器

        江湖中,巧匠李白精巧手藝一直都是為人所知。論雕刻或煉製武器等,皆無人能出其左右,凡是李白所出,必是天下無雙的神兵利器。

        只是李白鮮少答應會替人製作,即便是答應,也有一人一物之限。

        不過唯有一人,沒有這困擾限制。

        「哇!沫澄,妳這屋子是怎麼回事?」

        好友來到她屋裡作客,剎然見那滿屋子或精緻或實用的擺飾雕刻及武器,驚詫得張嘴說不出話。

        孫可君則兩手一攤,「定情物嘍。」

        4、神秘蒙面人的真實身份

        當花家員外與闖入自家廂房的怪客對恃之時,另一道突兀聲響打破了僵局。

        「咦?」另一名蒙面客在半開的窗外現身。

        「還、還有同黨?」花員外激動大喊。糟了,他的女兒還在對方手裡……

        抱著雪築的黑髮男人瞥他一眼,看似很是無奈。

        奇怪,看起來……好像不是同黨?

        雪築忘了自己還在男人的懷裡,開始認真地猜測蒙面客的身分。

        「臭小子!」沒料到,那名蒙面客居然開罵:「不是跟你說過,那玉佩是我的!你竟然趁我跟你娘爭執時開工!」

        聽了,雪築抬頭瞅了男人一眼。名叫韋司宸的男人也回瞅了她,並在唇邊落下笑意。

        「老頭兒,不就是老了才慢一步?玉佩您要就拿去吧!我要的是這個女人。」

        「什麼?」雪築一驚。

        蒙面客在此時扯下黑布,露出一張和黑髮男人極為相似的臉:

        「你老子我可是江湖中人人懼怕三分的神偷!玉佩和女人都放下,我全部要了。你還是再喝幾年奶水吧!」

        「……您不也就喝奶水這點本事。」

        5、被郡主或者王子愛上了

        貧戶出身的方巧欣為謀生計到峨眉拜師,而後出山行俠仗義,順道餬口飯吃。前陣子被死對頭追殺時很戲劇性地不小心撞了一個衣著華貴的男人,還很戲劇性地被一個樣子英俊瀟灑、武功高強又不正經的男人給救了。

        結果她幾日後抓著領賞的錢帶回家,看著眼前滿地金碧輝煌和兩個英俊非凡而且眼熟無比的男人傻了。

        「在下乃當今飛雲閣閣主沈雁書,特來此向方姑娘提親。」

        「吾當今太子陳靖宏,前來迎娶太子妃。」

        ……等等,路上隨便撞也能撞到名大俠和太子是怎麼回事?!

        6、怡紅院

        她一個青樓女子,是不該奢望未來。

        收起羽扇,她似笑非笑的倩影令在場客官癡醉沉迷。

        「花姐姐,有客人指定見妳。」

        結束歌舞表演之後,她端坐在床沿,並回頭瞥了小妹一眼。

        「不是說過,我從不單獨見客?」

        「但那人說是姐姐的舊識。」

        她沉默,好一會兒才允諾:「請。」

        不久,一名氣色瀟灑的男子應邀進房。他在門口附近的木椅坐下,遠遠地望著起身的她。

        那雙眸,望的是曾經,也是現在。

        「你是……」她盯著那張似是熟識的臉。

        男子笑了,瞳光細膩流轉,「韋大哥,不記得了嗎?」

        「韋、韋大哥?」

        一聲低笑,勾起了她所有回憶。

        在她被賣入青樓前,緊鄰而居的隔壁男孩……

        一無所有,被自家父母看不起的家庭。

        「跟我走吧!如今的我,已能將這怡紅院買下。」韋司宸帶著深沉笑意,來到她身邊,「但我,只要妳。」

        「好……」眼眶一顫,她展露帶淚的笑顏。

        她捨棄名利、守身到現在……

        就是為了這一天。為了他,能將她帶走的這一天。

        7、奇特的武功名字

        「哎呀,這位小公子生得好生俊俏,要不要跟著大爺回去玩玩啊……」

        「住手!」

        一聲頗是中氣十足的女聲赫然由一旁爆出,扮著身輕便男裝的桃花眼少女眼兒一轉,瞥了瞥牆邊被幾個登徒子圍住的俊秀美少年,脣邊驀然揚開一抹邪氣十足的笑。

        「看我的──『抓奶龍爪手』!」

        「……」

        牆邊范佑軒抽搐地動了動嘴角。

        姑娘,妳既是要救我,怎麼這手是放在我身上?

        8、自絕經脈

        「薛初凡!別做傻事啊!」月見拼了命地衝向欲自絕經脈的他。

        她知道,他不忍自己繼續照顧生病的他。

        但她怎麼能放下他不管!

        「月見……」薛初凡按上手腕,對她露出依舊溫柔的笑,「能遇上妳,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不要!」

        當那道光逝去,她終於到達他的身邊。

        「薛初凡、薛初凡!」她激動搖晃對方的肩。

        她不能失去他!不能!

        「月見……」

        聽見少年微弱的聲音,月見掛著淚珠看他。

        「妳可以教我……」他露出傻乎乎的笑,「怎麼自絕經脈嗎?我好像按錯條了。」

        「……」

        9、報恩或報仇

        瞧著那扎在自己腰際的匕首,少年怔怔地凝望半晌,腰腹傳來的劇痛令他不穩地迾了步伐,卻只無奈地勾出一抹淺笑。

        「……你為何不躲開?」雙目微瞠,身版嬌小如孩童般的姑娘不敢置信地望他,握著匕首的手一鬆,明明該要覺得高興,她卻覺得心頭一陣空茫。

        「我早就知道,妳是來殺我的。」一貫總開朗地揚著大咧咧笑意的脣卻勾得苦澀,他嘴角溢出鮮血來,氣息不穩地望後退了幾步,「謝氏遺女……是我爹害死了你們,我來償命,也是應該的……」

        她臉色一白。「你早就知道了?」她當初裝可憐地在街邊乞討,被他撿回周府埋伏這樣多年……他從一開始便知道了?那為何還──「你既然早就知道,為何還收留我入府?」怎麼可能只是為了償還她?她不相信──她等了這麼久,就為了報仇,他怎可能……

        「因為我愛妳呀,小韻。」

        脣邊含著饜足卻甘苦的笑,他身子驀然倒下,獨存她一人恍然夢醒。

        「周丞央!」

        10、重出江湖

        「韋師兄!」

        她紮著惹人憐愛的丸子頭,向正在不遠處練劍的黑髮男子邁去步伐。褐色長髮披肩垂放,美得如傾瀉的瀑布。

        「嗯?」韋司宸收起劍,鬱色雙瞳朝她一望。

        「也沒什麼事,只是……」她忽然變得緊張。低頭下去,她從懷裡掏出一只小布袋。「這是慶祝你重出江湖的賀禮。」

        他微微一愣。

        幾日前,他是大鬧了那名跋扈員外一番。這對封劍多年的他來說,的確算是再入江湖沒錯。

        只是……

        他一把將師妹摟入懷中。聽著她漸亂的呼吸,韋司宸低啞出聲:

        「妳不會不明白……我那天是為了救妳吧?所以,賀禮我能自己決定嗎?」

        「什、什麼?」

        「不如花師妹就以身相許吧,如何?」

        11、決鬥

        「……既然這樣,那你們兩個決鬥吧。」

        無言地看了會前面暗潮洶湧的堂堂太子和閣主,方巧欣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反正誰贏了她也不一定要嫁,最好他們打一打旁邊滾蛋去,別來煩她就好。

        「太子殿下,冒犯了。」

        「閣主請。」

        於是兩個實力相當的人立時動手起來,完全沒發現後面新娘早跟青梅竹馬跑了……

        12、好友是反派BOSS

        「對不起。」

        還沒聽懂好友的意思,花雪築已經被對方壓在懷裡。忽然,冷硬的觸感出現在頸處。

        刀刃的光輝。

        「涂靖祐?你在做什麼?」她無法置信。

        「對不起,我就是妳在找的人。」他的聲音不見情緒,「那個殺了妳愛人的兇手。」

        「什、什麼?」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涂靖祐是殺了韋司宸的兇手?然後,他一直待在她身邊?

        他……是她一直恨著的人?

        「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因為我……」他將刀抵得更近,「我不忍心看妳發現真相。但是,對不起……為了父親的仇,我必須這麼做。如果我也殺了妳,妳會比較快樂嗎?」

        「我……」她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她無法相信一直對她溫柔的涂靖祐,竟是殺了她愛人的兇手。

        如果是這樣,那她……

        「我還沒死呢。」

        忽然,兩人背後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涂靖祐並沒有料到後面有人。一回神,懷中的雪築已經被拉退幾步遠,並護在某人的身旁。

        「韋、韋司宸?」雪築睜大了眼。

        他不是已經……已經被涂靖祐殺死了嗎?為什麼……?

        「我就是在等你露出馬腳。」韋司宸拔出腰間的劍,笑著說:「聽著,我沒那麼容易死。不過……當初你怎麼不檢查一下我的屍體呢?」

        13、被愛人誤解(有崩壞黑化,慎)

        她醒過來時,身週一片黑暗,她渾身痠痛,似是被綁縛在踏上,動彈不得,身上未著寸縷。

        發生什麼事了?她腦子還有些混沌。噢,王少俠向她表白了,還握了她的手,她還來不及拒絕就被太白給帶走……

        「沫澄?」傳入耳畔的聲音溫柔清澈依舊,她眨了眨眼,又聽得他道:「渴麼?餓麼?」

        她聞言張了張脣想發話,喉嚨卻乾澀得說不出話來。下頷被人輕托住,她被微微扶起身子來,清水延喉間滑潤下,她意識也清醒了些。

        「……太白,能不能放開我?」頭有些疼,幾時辰前不久的記憶緩緩浮現,孫可君動了動被繩子縛得有些發疼的手腕,嗓音微微顫抖起來。

        她記起來了。他誤會她了,誤會她要和少卿離開,此後便如同變了個人似地對她──

        李白沒發話,只是起身去點著燭火。映著燭光,她總算看清他面容,而後又見他緩步再次走近,神色依然淡漠卻溫柔。

        「不必。」伸手替她撥開散亂髮絲,他聲音輕柔地開口,眸光如一泓柔情清潭,「若是放了妳,卻讓妳去尋王少俠,該要如何是好?」柔軟脣瓣輕印到她痕跡斑斑的白皙肌膚上,他劍眉輕蹙起,附到她耳畔輕聲開口:

        「無論妳心裡放著誰……沫澄,妳都只是我一人的……」

        ※以上請當作平行世界,小說中的性格是絕對不會病嬌化的!

        14、採花大盜

        「小姐、小姐!有採花大盜闖入啊!

        」

        老總管慌忙地跑入她房間。一聽,花雪築身旁的女婢都嚇得花容失色。

        雪築秀眉一蹙,「抓到了嗎?」

        「不!來人功夫了得,連老爺都前往金庫避難!小姐,一同前往金庫吧!慢了就來不及。」

        「走吧!大家也一起去。」她快步向前,並招呼身後的女婢跟上。

        「這……小姐,金庫空間不大,可能只有您能……」

        「但我不能丟下她們──」

        「喔?在這裡啊。」

        一名陌生男子闖入了房中。他緩步向前,站定在老總管跟前。

        「大、大膽狂徒!休想碰小姐一根汗毛!」老總管激動大喊。

        「所以說……我只是來拿回妳父親從我韋氏一家那裡偷走的東西罷了。」黑髮男子狀似無奈地扶額,那雙瞳孔卻透露了難以抵擋的自信。「什麼採花大盜?我跟那懸賞的人真有這麼像?」

        「你……」雪築不曉得該不該相信對方。

        但男子並不在意。他聳肩,勾起一抹從容笑意。

        不久,一名女婢訥訥地發出聲音:「我……」

        「他、他我可以!」另一名女婢放聲大喊。

        「我也行!」

        「我!」

        「好俊哪──」

        「……」雪築和老總管都看傻了眼。

        15、打著打著毒發作了卅武器斷了卅肚子餓了

        說起來,林婕妤和這位鼎鼎有名的何半仙相遇,倒是個挺奇葩的故事。

        她娘親背了債被追殺,帶著她往深山野林逃難,好巧不巧撞進了何半仙房舍中,懇求他收留他們一夜。

        何育清心善,不忍見他們如此,自然還是收留下來。結果夜半時錢莊的人竟然追上,他義不容辭出手幫忙,而她目瞪口呆發現這看來斯文儒雅的男人武功竟然十分不差。

        只是何育清下手幾乎皆會留情,出招動作優雅緩慢,十分從容的模樣。

        母女倆躲在房裡不敢出聲說話,林婕妤則悄悄探頭出去望,卻見他原來十分悠緩,倏忽便加快了出招速度,幾招便解決了所有敵人。

        那時她還不知他身分,於是困惑地小心翼翼問了句:「大俠,為何你方才明明很從容,卻又突然這般著急呀?」

        何育清聞言,挺是無辜地偏了偏頭,笑容溫和依舊,「沒什麼,只是肚子餓了。」

        16、男扮女裝卅女扮男裝

        「所以說……」

        花雪築的面色複雜,牢牢地望住眼前這名比她更「美」的女人。

        「為什麼你扮起女裝還挺有模有樣?」

        「呵!」韋司宸輕勾嘴角。上了胭脂的面容完全沒有破綻,的的確確是個大美人。「這下我那想要女兒的父親總了結心願了,不過……」

        「嗯?」

        韋司宸托起她的雙頰。此刻略顯男孩子氣的她,散發幾分雌雄難辨的英氣。

        「想不到扮起男孩也不錯嘛!要不,娶了我吧?」

        「韋大哥!別說笑了!」她臉紅大喊。

        17、客官對不起,我們只有一個房間了

        中間奇葩過程省略不說,總之最後出外的廚子范佑軒和女扮男裝的女俠江瑋恩攜伴同行。

        遊至天京時,天色已晚,客棧都已歇得差不多,唯剩一間還亮著燈。

        「老闆,給我兩間房!」氣勢霸氣非常,江瑋恩一進門就大有踢館架式,嗓門大得老闆耳膜一震,差點兒跌下去。

        揉了揉耳朵,老闆滿臉為難無辜,「可、客倌,咱這兒只剩一間房了……」

        聞言,江瑋恩沉默一晌,隨後是神情嚴肅地側過頭去拍了拍范佑軒的肩膀,「小佑佑,放心吧,我會負責的。」

        「……」

        他是該吐槽她說這句話,還是該吐槽這話應該他說才對?

        18、搶婚

        他一直都對她很好。她的竹馬青梅,涂靖祐。

        「夫妻對拜──」

        這一天,她要嫁給他了。不為什麼,只為遵循父母意思。但她,怎麼就沒有任何感動呢?

        她的眼淚,冷不防地隱入紅紗。

        「打擾了。」

        忽然,熱鬧的婚宴現場闖入了一名青年男子。

        耳聞熟悉的聲音,她激動地回過身!

        是那個人,一次遊江南的旅程中邂逅的男子。她深深記得他的名字,以及星辰般的黑眸──

        「雖然對你感到非常抱歉,但我還是要說……」男子優雅地向新郎行了個禮,「花小姐,只能是我韋司宸的人。」

        19、親人相認

        謝小韻空茫無措地望著倒下的周丞央,蹲下身子想替他止血,可又想這是她傷的,又替他止血不是可笑?

        周府上任的主子已經亡了,她一直是為了能親手殺了這個滅她全門的可恨權貴之子而活……可她明明已經殺了他,為何卻覺得,心頭空得什麼都沒了……

        「韻兒!」

        門邊傳來一聲陌生叫喚,她愣愣地抬眼望過去,一個眼生的婦人急匆匆奔過來,在瞧見眼前情景時大驚失色,搖頭不斷嘆道:「終究還是來不及啊……」

        她怔然。「妳是誰?」她未曾見過她,可為何她知曉她的名字?

        那婦人眼眶隨即一紅。「姊姊歿了多年,原以為這天下再沒有我的親人,卻沒想到妳竟然還活著……」複雜地踱過去望她,她看了面色蒼白的男人一眼,慨然出聲,「這些年,若非是少主一直護著謝家,如今阿姨哪可能再見著妳……」

        謝小韻猛然一頓。

        「……找大夫……」呢喃地細聲張了張脣,她呆呆地望著男人,整個人倏忽清醒過來,「快、快找大夫!」

        「周丞央,你若是死了,我就是做鬼也絕對不饒你──」

        話音哽咽,她目眶含淚,倔氣地低聲悲吼。

        20、比武招親

        「爹舉辦比武招親,根本是怕我嫁不出去嘛!」她坐在梳妝鏡前,忿忿不平地抱怨。

        「小姐是到了該出嫁的年紀,就別想太多了。況且,要是能贏了比武,這實力也夠保護小姐一輩子。」

        「妳說得真輕鬆!」

        「小姐。」門外的家僕探頭進來,「比武要開始了。」

        「唉,我還寧願拋繡球。」她不甘不願地踏出閨房。

        比武招親為期三天,以替唐家千金覓個夫婿為目的。所有人都認為是唐老爺不想等了,畢竟以小姐倔強的脾氣,任何人上門提親都不肯答應。所以,他只好出此下策。反正,有實力的人能好好保護唐家,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然而兩天下來,沒一人能撐過三個對手。當新的勝者出現時,不一會兒又被打下了。

        月見覺得她永遠嫁不出去。也好,省得麻煩。

        「小姐、小姐!」

        隔天下午,家僕慌慌張張地闖入她的房。

        「怎麼了?」都怪外頭的比武太無聊,她一個待不住就回來了。

        「有、有個公子打敗了所有人啊!老爺似乎也挺滿意!」

        「誰?」

        她迅速地前往比武擂台。不會吧?難道是彪形大漢?

        「啊,妳就是唐家小姐吧!」

        一到現場,那名打敗了所有高手的公子隨即對她行了個禮。月見牢牢地盯著他看,發現這人有一張清秀的臉。精瘦的身子,看不出來哪裡擅長武術。

        「妳還記得我嗎?」

        「我見過你?」她疑惑。

        「那天妳到城下街,買了個香噴噴的肉包。我覺得它看起來很好吃,所以就追到了這裡……」

        「什、什麼?」他是狗嗎?

        「能不能告訴我哪裡買的?」

        然後,他露出一個可愛得欠揍的燦爛笑容。

        21、選武林盟主

        「所以……妤兒,妳來這兒究竟是做什麼?」

        鬧劇總算結束後,何育清和林婕妤終究還是被請入客棧休息,待看明日的英雄大會。只是何半仙向來是個神龍不見首尾的人,行蹤詭秘,此次出現,令不少人嚇了一大跳,諸多猜測不斷。

        也不曉得會不會信……其實他不過是出來尋自己妻子的?

        「選武林盟主啊!」揚笑燦爛,她答得理直氣壯,大眼兒轉了轉,又不知是在想什麼鬼主意。

        何育清訝然,「妳想選武林盟主?」沒想她亦會想沾這種麻煩事兒的邊,他有些不解,「為何想做武林盟主?」好奇地偏了偏頭,他出聲問道。

        「哎,你瞧瞧現方天下大亂的,自然是要以匡扶天下為己任嘛!」出聲答得冠冕堂皇,她揚揚眉,聲音朗朗明亮。

        嘿嘿,她若是用了他名號做上武林盟主,那他以後必然會忙得不可開交,就不會再有閒暇時間管她要去哪兒玩啦!上次生個孩子還真憋屈,幾乎被軟禁了整整一年啊,她可不想就這麼無聊的被困在山頭裡……

        「妤兒。」嗓音溫潤含笑依舊,何育清忽地開口喚她,眼裡帶些無奈。

        「嗯?」

        「妳心裡想的事全說出來了啊。」

        「……」

        22、愛上敵方

        她不該注視他的。回過神來,她的目光已經追逐著他……

        真的,好不甘心。

        「夏小姐。」

        暗夜中,她聽見了他的呼喚。

        「你……」當轉身撞見他溫柔的笑顏,她只覺得悲傷,「為什麼來?」

        「我想見妳。」

        「你知道我們派別不同。況且,誓死敵對。」

        「但我不是以在派門內的身分而來。」江聿諾朝她前進。就像以往那樣,總是不顧一切地接近她。

        害她,連心都淪陷。

        「不然呢?」她的聲音變得顫抖。冷面的偽裝,在這一刻消失了。

        「我,只是一個愛妳的男人。」他緊緊抱住她,「所以妳……也成為那樣的女人吧。」

        「……笨男人。」

        他們,可是敵人啊!

        23、中了迷魂香或者春藥

        兩國大戰將要展開,為了奪取神工出名之李白支持,敵方將孫可君綁走,卻沒想被盛怒之下的他血洗了一個營子。

        可終究是晚了些。他趕到時,她差點兒就要被玷汙,好不容易救走,卻是發現她被下了合歡散。

        李白一路抱著她望客棧輕功狂奔。合歡散……竟然下了這樣的東西,也不知時辰還來不來得及,這附近天色暗了,醫館都關了──可若他為解毒而對她──那豈不是趁人之危?

        心頭還在天人交戰,懷裡的人兒卻不甚安分地不斷挑戰他理智極限。

        「太白……」方才在掙扎之中還勉強保有一絲意識,但約莫是見他來而放了心,孫可君此時依偎在他懷裡,身子燙得嚇人,白皙顏頰透著醉人紅暈,迷濛而模糊地抬起氤氳的眸子望他,「太白,熱……好難受……」衣領被她扯得微微敞開,透出襟口一絲春光來,她雙手環著他頸子,脣瓣軟軟地印在他頰側。

        他脹紅了臉,一時更加手足無措,只得加快腳步返回客棧去。

        好不容易將人帶了回去,四邊醫館卻都關了門。怎麼辦?再這麼下去──她是真會死的!

        將渾身發熱的她輕放在床榻上,李白咬牙,「沫澄,妳等我,我去尋大夫給妳解毒──」

        才正要轉身離去,他的手卻驀地被她捉住,貼到她發燙的頰上,「好舒服……涼涼的。」半闔著眼,她似十分享受地貼著他的手輕蹭,隨後是在他還未反應過來前,勉強地撐起身子來,依偎一般地將他抱住,紅脣貼上他深衣襟口。

        驚詫得愣了神,他低下頭想趕緊將她帶開,目光卻輕易地下探至她胸前春光。任憑他再純情理智,終究是一個男人,繃緊的神經猶存的理智也被她給生生掰斷。

        「沫澄……妳可會怪我?」嗓音沙啞,他眸色驟然黯下,抑制不住地捧起她的臉吻下──

        當然,他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某個女人不過是藉著藥性假裝沒意識而順便拿下了他而已。

        24、下雨了躲進破廟

        「這裡好冷……」她環抱身軀,不安地蹲在角落。

        這破廟又黑又暗的,該不會出現什麼怪東西吧?

        「我去附近找些柴火來吧!妳被淋濕了,會感冒的。」說完,他隨即起身。

        「韋、韋大哥,等等!」

        韋司宸回頭,露出溫柔的笑,「怎麼了?」

        「可以……」雪築的臉色漸紅,「留下來陪我嗎?」

        輕輕一笑,他走向不安的她,並在她的額上留下一吻。

        「閉上眼睛,數到三十。」低沉的聲音讓她逐漸安心,「然後,我就回到妳身邊。」

        25、藏寶圖或尋寶

        跟著青梅竹馬逃離了兩個怪人的魔爪,方巧欣一路還心有餘悸。天啊,她這樣不曉得算不算逃婚?可一個是當朝太子,一個是鼎鼎大名的飛雲閣,她兩個都惹不起啊!可現在算什麼……亡命天崖?

        「喂,方巧欣,妳到底要到哪去啊?」莫名其妙被拖出來逃命的竹馬鄭禹廷滿臉無語地望著她,覺得自己很無辜。她被提親要逃婚,沒事把他也帶出來逃婚幹麼?

        「誰曉得?反正拉了你有人墊背。」聳肩說得輕鬆,方巧欣挑了挑眉壞笑。拜託,他武功不差啊,至少還能幫她擋一擋,還有個理由能用。

        鄭禹廷聞言默默伸出中指,「妳令堂的。」

        方巧欣直接了當地無視他。

        因怕被發現而追上,他們皆選了山路小道走,夜晚便在山洞裡歇腳。她閒著無事到處晃,理所當然地將撿柴燒火的工作都丟給了他,倒是不經意在最裡頭角落發現了個奇怪的木箱。

        「喂喂,這是什麼啊?」將箱子拿到火堆旁,她拍了拍上頭灰塵,好奇地端詳了半晌。裡面不曉得會是放毒藥還是寶物?

        鄭禹廷白了她一眼,「誰曉得。不會打開來看看?」

        她不置可否地撇撇嘴,「問一下是會死?」隨後也懶得再搭理他,便逕自開起小巧精緻的箱子來。

        箱子裡頭空空的沒放東西,她困惑地倒了倒,鄭禹廷也圍過來好奇觀望,敲打半晌,竟然真的瞧見一張摺疊起來,十分老舊的紙掉落出來。

        他倆連忙打開一看,那上頭畫著像地圖那樣曲折離奇的路,還標示些地名,中點某處還畫了記號。方巧欣愣愣,這兒不是十分有名的一個帝王陵麼,據說裡頭埋了不少寶藏,只是從未有人能得其入之法,都死於外頭機關……

        這也就是說──

        「咱發財啦──!」

        26、指腹為婚

        「別那麼冷淡嘛!」聿諾挨近她美麗的側臉,調皮地笑笑,「妳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嗎?」

        「那只是指腹為婚,你還當真?」未央連頭也不回。

        「我當然明白妳不一定願意,但……」輕撫她的頭,他展露了連冷淡的她都難以忽視的溫柔:「至少我永遠都願意,守著這在出生之前就存在的約定。妳……不會連這等待的機會都不給我吧?」

        「……隨你。」

        她的臉,在慌忙地離開現場後變得更紅了。

        27、連夜逃亡

        結果進了房沒出多久,又跑來莫名其妙的刺客暗殺,弄得江瑋恩和范佑軒只好連夜出逃。

        搞什麼,身在江湖就一定要被追殺就是了?!

        「喂小佑佑,你該不會其實是鄰國的公主,所以才被追殺吧?」筋疲力盡的兩人歇腳在附近隱蔽樹林,想像力豐富的江瑋恩生了點火起來,開始無盡腦補,「也許本朝太子肖想你已久,才想殺了我順便搶走你……嘖嘖嘖──」

        「……」

        為什麼是公主才會被追殺?……為什麼他是公主?

        還有等等,他怎麼從頭到尾沒句台詞能唸啊!

        28、被困在某處

        「你沒事吧?薛初凡!」

        闖入家父私設的地牢,唐月見的表情看起來很擔憂。

        「啊……不過是想來見見妳,怎麼就被關進這了?」坐在牢中的薛初凡輕鬆一笑。

        「還笑得出來?算了,我今晚請總管偷偷放你出來,記得聽他暗號!」

        「可是……」

        「怎麼了?有受傷嗎?」她再度緊張起來。

        他委屈地玩著手指,「聽說這牢房正上方是妳房間,所以我還想多待一會兒。」

        「……」

        29、特殊的信條

        九死一生地救回了周丞央後,謝小韻徹底失蹤,怎麼也尋不著人影。

        身作與皇室關係密切的暗殺世家,他周府底下有幾乎整個王朝最隱密的大小道消息,可尋了個一年半載,對於她皆是無消無息。

        她去哪兒了?是報了仇,所以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麼?可她奶娘說,見著他受傷,她分明是痛苦的──是愧心於他,所以不願再見他了麼?

        他心底萬般猜測,可再怎麼猜,也猜不出她行蹤。

        一個人居然能消失得這般徹底。她難道就這樣討厭看見他麼?

        「少主。」

        慨然行至頭一遭撿著破爛狼狽的她的地方,他垂眼發著愣,身旁隨從卻驀然打斷他思緒。

        他抬頭起來,疑惑地淡問:「怎麼了?」

        隨從只恭謹地拱手道:「方才有個頭戴面紗的小姑娘,托我將這字條給少主。」

        給他?周丞央微愣。再怎麼不願,他畢竟是暗閣之主,要到他手中的東西,必然是確認過的……只是,蒙著面紗的小姑娘?

        不解地接過紙條,他打開一看,上頭只潦潦地寫著幾字,他呆滯一陣,卻是驀地揚開脣笑了──

        「我一直在這等你。」

        而他終於找到了她。

        30、惺惺相惜的對手

        「喝!」

        靖祐朝前方一刺,卻被對方閃過。

        「劍法不錯。」司宸笑了一下,再度擺出備戰姿勢。

        「你才是。」他露出冷笑,「能和我勢均力敵的對手……你是第一個。」

        「那真是榮幸。」

        靖祐再度進攻,「別顧著說話,吃虧了都不曉得。」

        「呵,感謝你的提醒。」劍尖一轉,司宸沉下黑瞳。「但吃虧的是誰呢?」

        一瞬間,靖祐的袖口已被削去半分。

        輕甩衣袖,他亮起流轉的瞳光,「接下來,你也要小心了。」

        一觸即發之際,遠方忽然傳來甜美的女聲──

        「兩位,準備用膳囉!」

        「啊!感謝花姑娘。」靖祐收起劍,迅速地走近女孩身旁。

        「又在比試了嗎?真是的,明明才認識沒多久。」雪築搖了搖頭。

        「比試也是有益無害,不要緊的。」

        「是啊!何況……」

        見兩人都把目光轉向自己,司宸才輕聲說:

        「比試不必分出高下,但妳身旁的人只能有一個。說起來,妳該擔心的是這個才對吧?」

-

這次是和自初合作的武俠三十題,我是負責雙數題哦~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