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雙併公寓出租中「殷紅」

那是棟老舊的公寓。

但它裏面的套房頗為舒適,而且價格還算公道,鄰居和房東也都不錯。要是發生了什麼事總可以有個照應。

於是我朋友租下了它。

我當然也會三不五十過去看看、關心一下。

「所以你覺得這間怎麼樣?」在她租下房子的幾天後,我去她家打牌時這麼問道。

「嗯...不錯是不錯,可是你有注意到我們左手邊那間嗎?」朋友偏著頭,表情略微古怪

理所當然,我疑惑。

「每次我晚一點睡的時候......」

原來,每到晚間11、12點左右,她口中的那間套房就會傳出「咚、咚、咚...咚、咚、咚...」這種類似物體撞擊牆面的規律聲響。

可是,裡面明明沒住人。

「什麼嘛,你想太多了啦!」我不以為然的嘲笑。

於是朋友就叫我今天留下來過夜,順道聽聽是不是真有其事。

然後不知不覺到了她所說的時間。

「...咚、咚、咚...咚、咚、咚..」

詭譎的沈悶聲劃破寂靜,從我們左邊的牆面傳來。

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我倆聽見。

「你看!!」她用著氣音叫道。

而我則抓緊手中剛抽到的鬼牌。

「明、明天一起去看看吧....」我乾笑。

隔天晚上,還不到時候,我和朋友就擠在那間套房前,她用著大大的雙眼貼近門前的貓眼。

「奇怪,怎麼什麼都沒有...?」

「啊?」我把她擠開,接著自己主動貼上去。

整個殷紅一片,真的什麼也沒有。

就像個用血染紅的世界。

我驚嚇地退開。

「明天和房東問清楚,如果真的有什麼事就退租。」

隔天我們當然一醒便直接走到樓下找房東理論。

「如果你們真的要聽...」經不過我們的死纏爛打,他勉強述說起來。

幾年前,有個大學女生和她的男朋友一同搬進來,剛開始大家都看著他們同進同出,甜蜜的緊。但不知過了多久,只剩女孩一人。憔悴如她,每天的早出晚歸已成自然。最後,她甚至完全不出家門,直到一陣腐臭味從裡頭傳出,才知道她死了。死相相當淒慘。

據房東描述,少女瘦的宛若一具乾屍,後腦勺因為不停地撞擊牆面而大量出血。

我們當場表明退租的意願。

「但為什麼要把房間全染成紅色?」最後朋友這麼問。

「紅色?沒有啊!還是維持原來的樣子吧?」房東一臉困惑。

為了證明,他拿出鑰匙打開那塵封已久的套房。

乾淨普通,沙發床舖矮桌一應俱全。

「對了!」

房東突然喊道。

「因為撞擊過久,她的眼睛全變成血紅色了。」意義不明,他淡淡說道。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