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送給那女孩的畫

「夷?布丁要去外縣市的大學讀書?」在一陣寂靜當中,一個聲音劃破了寂靜。

「嘘...小聲一點!」坐在她隔壁的女同學壓低聲音用力地說。

什麼...?布丁?他不是說好要陪我一起上同一間大學?

我憤怒的站起,連桌子都被震得差點翻倒。

「布丁...?杜語銘你解釋清楚!」我對著他大喊。

他聽到身體震了一下,慢慢走到我旁邊。

「那些只是謠言而已,別信以為真。」他冷冷的對我說。

雖然口頭上說那是謠言,但是我看的出來,看得出他在說謊。

以我女朋友的身分。

「是嗎?那就好。」我裝作一副沒事的樣子,坐回座位上。

(我...我該怎麼面對?)

我趴在桌上,自己低聲痛哭了好一陣子。

*

「苡甄?苡甄!」

「額...?怎麼了?」

「你在發呆啊?」

「沒...沒有,只是有點累。」我苦笑。

「老師剛剛說期末要交一張畫,你要畫什麼?」

「恩...我不知道诶,回去想想吧。」我用手撐著頭,斜眼看了看杜語銘。

他正開心的笑著。

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就快要分開了你還能笑的那麼開心?

我又趴在桌子上,自己又痛哭了好一陣子,為自己的存在感到可悲。

*

「到底要畫什麼好呢?」我趴在上手玩弄著鉛筆。

就快分開了,還是畫張畫送給他吧...

我打了草稿,內容是一個女孩在哭泣,淚珠裡充滿著他跟男孩的回憶。

我畫著畫著又哭了好一陣子,為了他能這麼輕鬆講出謊言而哭。

大略畫完後我拍了張照片放到自己的網頁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瀏覽,卻沒人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我什麼都沒講,連杜語銘都沒講,我想現在大概也不用講了吧...

很快地,很多人紛紛在下面留言「好漂亮」「妳怎麼了?」等等的留言...

然而,卻有個留言讓我格外注意:「感同身受,我跟我女朋友也快分開了...」

我回覆:「是嗎?是同類阿^^」我留了個笑臉卻笑不出來。

過了好一陣子,我跟他聊開,聊了好多關於我跟他的事,發現他跟杜語銘有很多一樣的嗜好,我也因此很喜歡跟他聊天,也把他當作杜語銘的代替品,我知道我很自私但這是唯一能讓我快樂一點的方法了...

*

時間就這樣飛逝...一點痕跡都不留,也從不等人...

我們也快畢業了,我跟杜語銘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我們始終不敢面對對方,深怕一旦越喜歡最後造成的傷害就越深。

*

明天就要畢業了...我失眠了,我看著時鐘已經三點半了。

我爬起來,看著書桌上那張畫,留下了好幾滴眼淚,把畫都弄濕了。

我告訴自己不能哭,卻忍不住大哭。

哭完我打開自己的網頁,看著種種的留言,尋找那句令我注意的留言。

我看了看,關掉網頁,又打開,就這樣重複了好幾遍直到天亮。

*

我們始終不敢面對,不敢面對深愛所造成的傷害,正因為如此,我們把心房關起,把愛杜絕在門外,讓自己沉浸在冰冷的創傷中哭泣。

我帶著哭腫的眼睛到了學校。

把畫從書包裡拿出來,仔細看了看,走到杜語銘的座位旁,打算把畫放進抽屜,有張畫卻自己滾了出來。

我把畫打開,眼淚便從眼睛奔騰而出,我癱軟在地,他畫的事一個男孩在哭泣,而每滴眼淚中盡是他跟女孩的回憶,背面寫著:獻給我深愛的女孩。

我把我的畫塞進杜語銘的抽屜,把他會給我的畫拿走,帶著書包翻過圍牆,就這樣逃開了世俗,躲進自己的世界。

我終於懂了,跟我聊天的不是別人,正是他。

我為自己的愚蠢痛哭,奔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再也沒回去過甚至打聽過他的消息。

我相信這是緣分,我跟他的只有「緣」

就這樣癡癡得等待「分」

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在相見,而我們的回憶就存在於我們的眼淚中。

初戀,是如此神秘,又是如此露骨。我又暗自痛哭好一陣子。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哈囉哈囉
討厭好好看OAO
我可以做成遊戲咩
需要版權(遭毆#
我是阿姵wwww
2014-08-31 01: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歡迎wwwwww
我超級開心的阿wwww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