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錯在哭泣的雨天

每個人都犯下過錯,因為人不是完美的。

我與小綺是同窗4年的大學好友,兩人現在是所謂的上班族,中午吃飯時間,我們難得想到外面逛逛,卻預到豪雨,我們趕緊躲近咖啡廳裡。

攪拌著喝了一半的摩卡,我看向窗外,聽著滴答滴答的雨聲。

「小姿,你有沒有犯過你至今仍後悔的錯?」小綺忽然綻放笑容的問道。

我微微一笑,從玻璃的反射,我感覺出我的笑容有些苦澀。

事情要從這說起吧.....

班上有個男生,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瘦瘦小小的,是被欺負的對象。

我覺得他可憐,但絕不會給予他幫助,因為這意味著我也是可以被欺負的對象,因此,我開始了漫長的被罪惡感沖刷打擊的日子。

國中時期的女生,下課都是八卦大嬸,而我記得當時我也在其中。

「ㄟ!妳們看那個何啟睿,下節美術課我看他又沒帶水彩,好煩哦我又跟他同桌。」聲音高亢的A女,故意把話說的很大聲,給坐在前方沒多遠的何啟睿聽。

我淡淡瞥了一眼何啟睿,諷刺的道,「我看他現在應該在著急吧哈哈!」

A女翻了個白眼,「搞不好叫他親愛的媽咪~~正在送水彩的路上。」

有些肥胖的B也加入我們的對話,「太不孝順了吧!現在外面雨正大耶!」

「就不要她媽媽為了他在雨天發生甚麼意外。」我這話講的意外的大聲。

語畢後,我感到一陣莫名的暈眩,只聽見A女和B女的咯咯的笑聲,然後我轉頭,對上何啟睿目光如炬的憤怒眼神。

我強壓下心中再次浮起的罪惡感,撇過頭不再看向何啟睿,繼續聊天。

當天回家,我看到新聞,「女騎士為幫兒子送上課用品,在雨中不甚與卡車相撞,搶救不治已往生。」

自從那天,我們再也沒見過何啟睿,也因此我改頭換面,只要有人批評諷刺他,我就狠狠的反駁回去,我真的...很對不起他。

高中了,我搬到南部,讓我震驚的是,我在班級名單上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何啟睿。

第一天踏進教室那剎那,我心跳得飛快,就是不知道見到他時,我該怎麼辦。

然,我見到了,還坐在他旁邊,可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那個何啟睿。

他很高,大概有180公分,身材很結實,不再是以前的粗框眼鏡,換成了褐色的隱形眼鏡,配上他俊俏的臉,他...是何啟睿?還是同名同姓?

我的心跳得又更快了,但我知道,如果他是那個何啟睿,我一定要鄭重的道歉,正當我轉頭要介紹自己時,何啟睿老早就看向我,他微微一笑,如沐浴在森林般美妙,「姿雅,好久不見。」

腦中和定時炸彈爆開似的,我怔怔的看向他,不知該說甚麼。

高中的確是戀愛的最佳時刻,我和何啟睿都不曾提到那場意外,我以為他會恨我,相反的,我們反而日久生情,我的心裡,住進了一個叫何啟睿的人。

高中的畢業典禮上,我拿著鮮花,笑得好不燦爛。

但我預料不到的是,這是何啟睿的報復。

「小姿,結束吧,我膩了。」何啟睿摟著另一個女生,冷漠得對著我說。

他看著我,不再那樣炙熱,彷彿是一個陌生人。

我的鮮花掉在地上,笑容逐漸退去,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不懂?妳以為妳帶給睿得災難不夠多?妳是何家的罪人,妳覺得妳還有臉跟睿在一起嗎?」何啟睿身旁的女生尖銳的說著,引來旁人的關注。

我自嘲的一笑,「是我太天真,以為錯了可以原諒,但你知道嗎何啟睿,午夜夢迴,縱使跟你在一起,那句話那場意外,還是會找上我,我很後悔,我真的很後悔!」

何啟睿只是一怔,卻還是冷冷的說,「既然後悔,何必當初?」

我的淚水溢出,緩緩得轉身,往禮堂的出口走去。

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一如當日何啟睿的媽媽送水彩用具時的天氣一樣吧?

心,很痛很痛,我任由雨打在我的身上,我的心上。

我能怪誰呢?也許這樣,我的罪惡感可以減少一些了吧。

我放聲大哭,不理會路人的注視,

何啟睿,祝你幸福。

咖啡廳內,雨已經停的差不多,外頭是雨過天晴的暖暖陽光。

小綺輕握我的手,「事情沒有誰對誰錯,妳或許說錯話,但何啟睿有用他想要的方式讓你還了。」

我回小綺一笑,輕輕搖頭,不在意了,也許心到現在還有個傷疤,而那傷疤,也隨時間淡了許多。

「走吧!再不回去,老闆要炒了我們了。」

我和小綺起身,往門口走去。

當我在開門一瞬間,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臉。

「過去那些大雨落下的瞬間

我突然發現

誰能體諒我的雨天

所以情願回你身邊

此刻腳步會慢一些   如此堅決

你卻越來越遠    」孫燕姿-雨天  

沒錯,他是何啟睿,但...又如何呢?

-----

青春時期的莽撞叛逆,

我們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一如小姿跟何啟睿,

你們有嗎?(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說出口的話有如潑出去的水
人阿.
為何總是在說出才後悔
人言可畏哈哈哈哈哈哈

在這明白了恨以及悔意
2014-06-06 11: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是啊
人就是個奇妙的動物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