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在我離開之前:致,遺憾的友情。

      妳說過,雖然我跟妳相處的時間比其他人都還來的短,但,就是有一種莫名的羈絆,讓妳覺得我是妳很重要的朋友。

      雖然當時我只是輕輕一笑,內心的澎湃卻是千言萬語無法敘述的,我有多感動、多開心,也只是靜靜的,化為一抹真心的笑。

      也許,是我把自己保護得太好,任何事情都默默的承受,就算很痛苦,也是咬緊牙關,逞強的不肯想任何人求救或訴苦。我不想讓妳知道,我的家庭背景是多麼醜陋,也不想讓妳知道,自己狼狽的樣子,更不想讓妳受到波及。

      因為,妳沒有義務承擔我的痛苦。

      驀地,我們吵架了。快的讓我措手不及,完全無法反應,冰冷的語氣,疏遠的像個陌生人,過去那些歡樂溫馨的對話,在哪裡?彷彿那是很遙遠的事。

      把自己保護得太好,在受傷過後,我不肯再交出自己的真心,小心翼翼的經營我們的友情,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讓悲劇再次重演,害怕再次嘗到那椎心刺骨的痛。

      所以,我們吵架了。

      妳說,妳不懂我到底在想什麼,也許,我該多相信別人一點,但是,受傷就受傷了,在傷還沒好之前我不可能會再相信誰的,很想改變,卻是恆古不變的事實,聽妳那疏離的語氣,好像有冷冽乾澀的鈍刀,一刀一刀,慢慢的割。

      淌不出來的心痛,真的,太痛了。

     

      頃刻間,我才遲鈍的悉知,其實我早就把妳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了。

     

      卻已經來不及了,不管再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原來,友情也是在不知不覺間深根發芽的,當我痛徹痛悟的時候,卻再也挽回不了什麼了。

      眼淚,流了也沒什麼意義,卻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掉,抽抽噎噎的對自己說:「哭什麼,錯的是我,是我自己不相信她的……」卻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哭泣,原來,感情的付出,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付出的,比我自己想像得還多太多,才會心痛得無法自己。

     

      在我離開之前,很遺憾沒有與妳和好,也沒有機會與妳談話,但我想我一定要跟妳說:

     

     

        

      「妳也是我最好、也最重要的朋友。」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