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戀,沒有這種事。

或許戀愛不是想像中這麼簡單。

每個人一定會有一次初戀,每個人都只會有一次初戀。

初戀不是小事,也不是大事。

她的初戀是真真切切的,但對她而言,初戀是沒有的事。

她不曉得該不該稱之為初戀。

她第一個交往的男人,是在一個對著101的停車場對她告白的。

很不浪漫,當時她正準備跨上機車的後座,男人卻在這時候跟她告白,一切多麼措手不及。那天風大,有些冷,她戴著安全帽,只想回家。

「那就試試看吧。」她說。

她只想在氣溫驟降至十五度的夜裡趕快回家。

這句話不經意地從她嘴裡溢出,男人欣喜的表情她想忘都忘不了。

她答應,她模稜兩可地答應,她還摸不清自己的心就答應,她會徹底傷了這個男人。

她的確傷害他了,因為她其實不愛他。

出乎意料地,他們交往了六個月。

前三個月倒是風平浪靜,雖不是天天膩在一起,卻也仍維繫著如白開水的感情。

清淡、無味,卻也不可或缺。

他們一起出去逛街、看電影、上課途中偶爾翹出去一起喝個飲料,中午也會一同吃飯,像是比好朋友更好的朋友。

但他們不會牽手,因為她不喜歡牽手。

男人尊重她,他也為了她天天刮鬍子,因為她不喜歡鬍渣。

就這樣安全的度過三個月之後......

一切改變了。

她發覺自己不是這麼喜歡那個男人,但相處起來的舒適感讓她過去忽略掉,此刻這些心情又在度浮上檯面。

她不是這麼地喜歡她,她喜歡跟他當朋友,卻無法跟她當戀人。

男人一如既往地真心對她,她開始對這一切感到厭煩。男人對她的好,像是一股無形的壓力重重壓在她的背上,逼迫她回應,但她回應不了。

她開始逃避。

她躲開男人的眼光,她故意不去回應男人的訊息,她天天約自己的姐妹,就是不把時間留給男人,她的動態對他隱藏,她將自己變成一個徹底縮頭縮尾的烏龜。

男人一開始仍默默承受著,當感情進入到第六個月,他終於受不了。

打了一則長長的文章,問她是不是想放手?

她心虛,可是她承認。她想放手,可是她重重傷害另一個人的心。

分手隔天,她和姊妹們離開台灣去韓國遊玩,在她盡興地旅行八天之後,回到台灣,一切思緒又重回腦海。

她對他抱歉,可是不知道怎麼表示。

她的確不愛他,可是心裡不是真的想要傷害他。

她想給他一個眼神道歉,可是當他們真的遇到時卻互相撇頭裝不認識。

她不曉得這一切算不算初戀,不酸不甜,因為她沒有感情。

現在她會對過去這段開著玩笑,自嘲般地說自己如何冷血地在一個人的心裡製造出傷口。

但傷口最終回到她的心裡,她的血未停。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