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黃國華老師,我是這樣長大的:狂戀對象

          早已模糊的記憶,由一張相片勾起,漸漸清晰起來。

          那時的我,只有十三歲。剛好是少女最愛幻想的年齡。我喜歡上一名同班的男生,他大我一歲,高高瘦瘦的,很是帥氣,總是笑得很温柔。我對他的「喜歡」,不同於一時的好感,已然到了狂戀的地步一一他的電話,我以小組功課的名義騙到手;他的住址,我每天跟蹤他,連他的補習社都去過,一清二楚;分組,總是有意無意地,威逼利誘其他同學令自己能和他一組;排隊也巧合地因高度而站在一起(那麼巧?)……

          愛玩的我有些不拘小節,和班上的男生也混得挺熟,所以就算經常找他也沒人奇怪一一事實上,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喜歡怎樣的女孩,我便向那個方向進發,裙子多穿了,說話文雅了…就連心愛的及腰長髮,也強忍心痛剪了一半。但,他卻這樣說:「還是原來的你比較好,而且,你適合長髮。」

          一切努力,付諸流水,皆因他一句話,心思的轉變。當然,現在頭髮已長回來,甚至有過而無不及。

          情人節那天,我決定表白心意。但,天文台的誤差又出現了,陽光普照變成毛毛細雨。我手捧用了一星期嘗試、熬夜親手做的巧克力,在雨中等待着。良久,他的身影出現在轉角處,手撐一把大雨傘。來到我的面前,那把大雨傘撐在了我的頭上。「怎麼又不帶傘子?幸好我早有準備。」

          我笑了,以前的我故意假裝沒帶傘子,就為了和他撐同一把雨傘,今天卻真的沒帶。把懷中護着的那盒巧克力遞給他,說出那句我一直想告訴他的話:「我喜歡你!」

          他呆住了,時間也彷彿停頓了。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有一小時,也許只有一分鐘,他說話了。「我…只當你是好朋友,好妹妹而已…對不起。」那刻,我的世界似乎崩潰了。他仍說着:「我們…還是好朋友嗎?」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帶着笑意說:「當然,我也不是那種被拒絕便要死要活的女生吧!」這真的是從我的嘴巴發出的嗎?他似鬆了口氣,又如以往一般温柔地笑了起來。

          「拍張相吧!情人節免費過膠!」馬路對面傳來呼喊聲,是照相館在宣傳。「拍張相吧!」我向他說出同樣的話,他同意了。我們拍的是很正式的相片,不是貼紙相。

          拍的時候,我笑得很幸福,他笑得很温柔。不過,手中的相片卻是另一張,拍第二張的時候,就在閃光燈亮起的一刹,我飛快地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而他那目瞪口呆的樣子便被保留下來了。第一張給他,第二張則留給自己。

          也許是刻意淡忘的原因,這段記憶早就不再想起,但不知為何,他的東西還在。再次撥出那熟記的號碼,奇蹟地,電話接通了,那頭傳來他依然温柔的聲音:「你好,請問是誰?」「……我是阿嘉,很久不見了。出來一起拍張相吧?」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