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新年賀文 冷宮皇后不吃素林汐 VS. 負傷皇后皇甫璟 (1)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皇甫璟正慵懶得躺在軟枕上,半夢半醒間,天空忽然變色.......

      等他醒過來後,這才發現身旁得景物都變了。他皺了皺眉,正想開口叫人進來,卻發現一個穿著華麗、面貌陌生的女子進來了。穿著月牙色娟紗金絲繡花長裙,上面的曼珠沙華乃是用暗金線縫製而成,更顯出此人高雅不俗的氣質。

      「大膽!沒有本宮允許,竟入此殿,你是什麼人?」老天……我去找顏老頭玩,回來就遇到刺客啊?我還不想死阿……匕首又被那個臭皇帝拿走了,這下可好了……

      皇甫璟冷淡的看著眼前囂張得女人,冷笑了聲:「這個瘋女人是打哪來得?來人阿,還不快把她給孤趕出去!」

      「哼,看來這皇宮的守衛真得該好好重新教育了!居然讓這個不知打哪來的女人混進來......」

      皇甫璟說完之後,便隨意指了指來人身旁的宮女:「妳,去把安達給孤找來!」被點到的宮女愣住了,傻傻得看向自家的主子,不知道眼前這個不可一世的男子在說什麼。

      「花環,別理這瘋子,這皇宮太黑暗,逼出一堆瘋子,真可憐,你先出去。」林汐嘆了口氣,同情的看著眼前的男子。看他這身穿著,應該是王爺之類的,但是沒道理啊……王爺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裡沒有你說的安達,你是誰?」不管了,他看起來也沒什麼攻擊性,我現在只想睡覺,林汐坐上那木椅,年久的木椅發出奇怪的聲響。

      皇甫璟聽完女子的話後,先是細細思考女子的話,而後便開始打量起四周,赫然發現這裡與自己的寢宮大相逕庭!更別提女子身上的服飾,是自己從未見過的!

      這裡是如此的富麗堂皇,宛如皇宮一般……難不成,他來到了鄰國宮殿?不,他今天根本沒有離開過寢殿,所以,是內賊,是內賊將他帶到這裡的?哼,沒想到在我的皇宮裡會有內賊阿……

      一思及此,皇甫璟的目光由原先的疑惑轉為冷冽!他嘲諷的開口:「孤是誰妳不知道?別笑死人了,不就是妳們花了這麼多心思請我來喝茶的嗎?」

      「說吧,妳們到底想做什麼?」皇甫璟從容站起,緩緩走到女子面前,滿是不耐的說!

      「我想做什麼?我都還沒喊刺客了!你還問我做什麼?」這人精神分裂挺嚴重的,我開始後悔剛剛沒叫救命了……

      「離我遠一點,不然等會中什麼毒,我就不知道了。」我好想踹他,但是……我又不可能打贏他,還是先用這招嚇嚇他就好。

      「要喝茶去找別人,本宮沒那閒功夫」隨手拿了木桌上的醫書便看了起來。

      「女人,妳說什麼?」皇甫璟瞇起眼,逼近那個很是愜意的女人,看著眼前專心看醫書,不搭理自己的她,皇甫璟心中充斥著更多疑惑……

      他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女人,半晌才冷冷的問:「喂!這裡是哪裡?」如果說,這女人真的是無辜的,那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而這個地方又是哪裡?

該死的,我居然一點頭緒也沒有!

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被人帶到這裡的?

     

      皇甫璟焦躁的來回踱步。他從來沒有一刻是想現在這樣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上,只能任由別人牽著走……

      「你別盯著我一直看,也別一直走來走去,我頭會暈」林汐抬頭冷冷的撇了他一眼,不知道顏老頭有沒有精神科的底子?

      「這裡是軒轅王朝,老娘是軒轅塵痕的皇后,你又是誰?」瞧他這樣子,怕是連哪個王朝都記不清了,說這些有用嗎?

      「軒轅王朝?」皇甫璟驚愕的低呼隨後又皺起眉頭!這個奇怪的朝代他從來都沒聽過,也不曾在歷史中出現過,難道是眼前的女子騙他?不,她應該不會。眼前這女人看自己的目光,一點不像是算計……

     

      所以,我真的來到了她口中的軒轅王朝?這怎麼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冷靜下來,再好好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皇甫璟喃喃自語著。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到茶几旁的椅子上,靜靜的坐在那裡思考。

      「冷靜什麼?要不要我我陪你去太醫院找顏老頭?瞧你這臉色慘白啊!」怎麼搞的像失戀,打擊這麼大喔?古人真是專情!

      「娘娘,皇上找您呢!快點兒出來!」門口傳來玉環的喊聲。

      「我頭疼想睡會,別吵我」果然流年不利犯太歲,皇帝那醋桶要是知道我房裡有男人,不滅我九族才有鬼,天要亡我啊?這下可好……

      「娘娘?我去叫太醫」玉環急聲說道。

      「叫你個頭,滾!別吵」這樣玉環應該就不會煩了,現在要怎麼偷渡這男的?果然接著並無任何呼喊聲傳來,估計等會就是皇帝親臨,這該怎麼辦呢?

      「孤沒事。雖然孤還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不過孤相信妳說的話。」像是有了什麼決定,皇甫璟站起身,有些不自然的說。

      「孤也該走了,在留在這裡,會給妳添麻煩。如果孤沒猜錯,等一下這裡的皇帝就會來了吧!」皇甫璟淡淡的說。

      看著眼前的女人,他忽然想起那個性子冷淡的絮妃,有那麼一刻,他覺得兩人很相像……隨即又失笑了起來,絮妃是清冷的,跟眼前女子火爆脾氣明明相差十萬八千里,哪裡有雷同之處呢?

      皇甫璟阿,你是遇到這麼多沒料想到的變故,導致腦袋有問題阿?皇甫璟搖了搖頭,揮去那些可笑的念頭。

      「那個皇帝來不來與我何關?我只是他的一颗棋子罷了,他來也只不過是想確認,棋子有沒有乖乖聽從他的指示,呵呵……」林汐冷冷的笑了,真是可悲,我林汐注定要成為被犧牲的棋子?

     

      「沒事,別露出那種表情。走吧」林汐指了指身後的窗戶,示意他爬出去。

      「我今兒就大發慈悲,陪你一天吧!」林汐推了推眼前的男子,要他動作快點,要是被抓到,可是要掉腦袋的!

      「妳……」皇甫璟愣愣的看著女子一閃而過的悲戚。聽到她口中說初期子二字時,眼神中閃過一絲悲哀。直到被女子推了推,才猛然驚醒,趕緊爬出窗外。

      出去後,皇甫璟滿臉陰霾,想他堂堂的一國之君,竟然淪落到爬窗離開?這實在是……太有損顏面了!更別說,他還聽從了一個女人的話!?

      「喂,我們現在要去哪?」出來都出來了,在懊惱下去也沒用,皇甫璟看著一臉興奮的女人,淡淡的問道。

      「去哪兒好?爬牆出宮,你會武功吧?我可爬不上那麼高的牆!」林汐不管男子那陰冷的表情,自顧自得說道。

      「妳……」皇甫璟本想拒絕,但聽到不遠處的腳步聲,也顧不得其他,抱起尖聲呼叫的女人,就使出輕功往宮牆外飛去。

      「喂,妳夠了沒?我們已經到地面了。」看著依然放聲大叫的女人,皇甫璟無奈的說。她再這樣叫下去,不會被人發現才奇怪!

      「接下來呢?」

      「我的老天……不說一聲就……想嚇死人啊?」林汐往一旁跳開,拍了拍胸口,平常被狗皇帝嚇到快有心臟病,現在被你嚇到快要心臟麻痺了……

      「愣著幹麻?往前走啊!前面有個百花樓,我們進去逛逛!」林汐笑的邪惡,滿腦子打著如意算盤,她拉著眼前的男子,往市集走。

      「萬花樓?妓院?」皇甫璟看著眼前華美的樓院,開口問。女子笑而不答,這讓皇甫璟皺起眉頭,轉身就要走。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一陣涼意朝他襲來……

      「百花樓,賣藝不賣身」林汐毫不客氣的把男子拖回來。

      「你瞧瞧,嘖嘖,這名字起的多貼切,裡面美女如雲,各個花容月貌……」林汐笑的燦爛,一臉奸商樣。

      此時,一個畫著大濃妝的老鴇朝他們迎了過來:「喲,好俊的公子,裡面請,是第一次來嗎?」一陣刺鼻水粉味,撲鼻而來,大花臉逐漸逼近。

      「瞧這兒你最美,肯定是老鴇了?」我趕緊拿起帕子,捂著鼻子,以免受到波及。

      「這位美人,你這話可說的真,想當年……」老鴇笑的像朵花,臉上的粉都龜裂剝落了。

      「我聽聞這兒的牡丹姑娘,才貌雙全,能否見她一面?」林汐趕緊塞了個銀子給老鴇,誰想聽當年的故事?她只想看如今的傳奇。

      皇甫璟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沒有多做阻攔,想看看她打什麼主意!不過,當那個有著濃厚脂粉味的老寶來到他身邊時,他二話不說就往後退了一步!他可不想被這種胭脂俗粉的女人給碰到……

      收了銀子後,老鴇帶著我們上樓,轉了幾個彎,終於在一個雅閣前停了下來,門前掛著一個木牌,刻著牡丹二字,想必這就是牡丹的閨房了。

      老鴇朝門內喊了喊「女兒,有貴客來訪,能進去嗎?」裡面傳來溫柔似水的聲音,「媽媽,快帯貴客進來吧!」老鴇帯著我倆進去,牡丹隔著屏風溫柔的說道。

      「那姑娘、公子就在這裡好好跟牡丹聊聊吧!我就不打攪了!」頂著一張大花臉的老鴇說完,便恭敬的退出去,留安靜的空間給裡面的三個人。

      「兩為貴客好,奴家是牡丹,很高興有機會服侍您……」牡丹由屏風後面走了出來,看到眼前仔細打量自己的女子時,嚇了一跳!居然會有女子上青樓,這實在太讓她意外了!而那位跟著女子同來的男子更奇了,他彷彿沒看見牡丹似的,逕自坐在一旁喝酒……

      牡丹沒想到有人會對她的絕美的容顏視而不見,她有些不甘的走到男子面前,巧笑倩兮的說:「公子,敢情是牡丹長得太過醜陋,所以您才不願正視牡丹一眼……牡丹真的感到無地自容啊!」

      林汐看著牡丹的淚眼,心中有些錯愕!原來這青樓的女子都這麼會演啊?還無地自容勒,乾脆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算了!不過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男子還真是挺奇怪的,像牡丹這樣國色天香的女子都不看一眼,難道說……他是GAY!?

      林汐想到這個可能性後,便一直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男子,越看越覺得自己的推論是對的!終於,她忍不住了,她輕拉男子的衣角,吞了吞口水後說道:「欸,你是不是有斷袖之癖啊?」

而一旁的牡丹在聽到林汐的問題時,就僵住了!難怪這個男人對她的美色無動於衷……原來,他喜歡的根本不是女人!!!

      此話一出,皇甫璟馬上青筋浮現,他朝眼前這個該死的女人射出極為冰冷的目光:「妳是從哪裡得知我有斷袖之癖的?」惡狠狠的語氣,再再顯示了男子心情不悅,尤其當皇甫璟看見牡丹震驚的表情時,臉色更黑了!

      林汐看到男子陰冷的表情時,忍不住倒退了兩步,尷尬的笑說:「你先別激動嘛!我只是問問啊……再說了,要不是你對牡丹這個大美人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才不會有這個疑惑的!」

      「我、沒、有、斷、袖!這樣,妳明白了?」皇甫璟說出的每一字都加重語氣,他氣的連皇帝的自稱都忘了。

      「明白、明白!」林汐不停的點頭,像是吃了點頭丸一般。奇怪了,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她不過就是好奇問問嘛!這人,脾氣真差!林汐在皇甫璟沒看到的地方,偷偷做了張鬼臉。

      「喂,這間百花樓還不錯吧?難怪人家都說這裡是溫柔鄉……」安靜沒一會,林汐又開口說道。

      「還真沒看過哪個女人喜歡逛妓院。」皇甫璟冷聲譏諷著眼前打量四周,好奇摸東摸西的女人。

      「沒見過這樣的女人是你見識淺短!真糟糕,早知道還是應該讓顏老頭看看你腦袋有沒有事……」

      「還有阿,你脾氣真得很不好耶!我看你一定很短命,死因不是心肌梗塞就是腦中風,嘖嘖,還真可憐!」林汐用同情的目光看著男子,絕不吃虧的她,輕輕鬆鬆就把話頂回去,把皇甫璟氣的說不出話。

      「野蠻的女人,我開始同情娶到妳的男人了。」

      「娶到我怎樣?我看嫁給你的女人才可憐吧?」像是被刺中痛處,林汐馬上變臉,悶悶不樂的坐在一旁喝起酒。

      「女人果然翻臉比翻書還快!」皇甫璟低聲喃喃道。隨即又想起不久前要離開皇宮時,女子臉上一閃即逝的哀傷……

      「妳沒事吧?」皇甫璟躊躇了許久,還是走到林汐面前,輕聲問。

      「與你何干!滾開啦,不要打擾老娘喝酒的興致!」林汐不開心的推開了皇甫璟,坐到另一邊繼續喝酒。一直杵在一旁牡丹則是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個毫不矯情做作的女子。

      「妳走吧,這裡不需要妳伺候了!」皇甫璟對著牡丹說道。他打算要跟這個奇怪的女人好好談談。

      「是的。」牡丹先是愣了愣,然後便離開了。奇怪了,今個兒來的貴客怎麼這麼……古怪?

      帶牡丹走後,屋內一片寂靜,只見林汐不停的斟酒、喝酒,臉色也因為有了幾分醉意而紅潤。皇甫璟淡淡的嘆了口氣,走到林汐的面前,將林汐的酒杯拿走,不打算讓眼前這個女人在喝下去!

      皇甫璟此舉讓林汐很是不滿:「喂,君子不奪人所愛,你沒聽過嗎?幹嘛把我的酒杯拿走阿?」

      「妳再喝下去會醉,我可不想看到一個爛醉如泥的人倒在這裡。」皇甫璟坐到林汐的旁邊,把玩著酒杯,漫不經心的說。

      「要你管喔?把酒杯拿來啦!」林汐伸手就要去抓皇甫璟手上的杯子,卻被皇甫璟給閃過了,於是她停住動作,不打算再跟這個討人厭的傢伙糾纏下去!她拿起另外的杯子,倒滿酒,一口氣喝完!醉了也好,所謂一醉解千愁嘛,她是有許多愁需要解……

      「妳……固執的女人!」看著林汐依然故我的樣子,皇甫璟為之氣結!奇怪了,她不過就是一個萍水相逢的女人,何必這麼在乎?

      定是來這個奇怪的地方,讓我腦袋不清楚!皇甫璟,想著想著頓時有些鬱悶,他不再勸阻林汐,反倒跟著喝起酒來了!

      酒過三巡,兩人都有了七八分醉意,也開始聊起天了!他們東說一些、西扯一點,說著說著就說到心事了……

      「這麼說來,你也是皇帝囉?」聽完皇甫璟的話後,林汐確定他也是穿越來到這裡的!只是他比較慘,他之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現在到這裡卻只是個平民百姓,一時間要適應肯定很難!

      「坦白說,我不喜歡皇帝,皇帝都是渾蛋阿!!!」林汐說到這,忽然站起身拍桌大喊。她真的不喜歡皇帝阿……要是他也是個平民該多好?呵!

      「我同意!妳知道嗎?皇帝不是人當的阿……」皇甫璟苦澀的說。

      「這麼痛苦就不要當了阿!姐姐我會幫妳找份好差事的!」林汐豪氣干雲的拍了皇甫璟的肩,很有義氣的說。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皇甫璟也有今天!好阿!就聽妳的,記得找份銀子多些的,還有阿不要太粗重!」

      「還真是嬌生慣養阿,這麼挑剔!」

      「喂!妳為什麼不喜歡皇宮?那裡不好嗎?享盡榮華富貴,多少人都享進去的地方,妳有幸進去卻想逃離?」

      「我說你們這些沙文主義的豬!別以為每個女人都想入宮好不?皇宮有什麼好?限制規矩一大堆,還要每天面對一大群花癡,時不時就有人上門來找麻煩……就算有榮華富貴又怎樣?老娘我可以自己賺阿!」林汐指著皇甫璟的鼻子,痛罵一頓,把來到這裡後藏在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

      「妳知道嗎?妳跟她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人,不,妳們根本是相差極大的人,可是妳們卻好相像!」想起心中的人,皇甫璟忽然說了這些話,這讓林汐是一頭霧水。怎麼她說東他就扯到西了?

      「她?你心上人喔?」

      「她是我的妃子。絮兒她呀,跟妳一樣都很奇特。對什麼事情都冷冷淡淡的,就連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都一副與我無關的模樣,是個性子很倔的女子!」

      「想當初我第一次見到她,也是在妓院。她當時也跟妳一樣,跑到妓院找最紅的紅牌,結果剛好被我跟她哥哥看到……」

      「聽你這話,你對她有意思喔!知道嗎?像我們這樣的人阿,不求其他的,就求一個真心的人!可惜,我入了這皇宮……」

      「如果你是真的為她好,就讓她離開,不然就為她空出六宮,從此專寵她一人。」林汐露出認真的神色,眼眸中有著淡淡得哀傷。她無法完成的心願,希望這個男人可以為他心中的女人實現!

      「妳說的我做不到。」皇甫璟很坦白的招認了。

      「身為皇后的妳,應該知道空出六宮有多難,不是?而放絮兒離開,這個更不可能……我很自私,可這世上誰不自私?我知道,不管我怎麼做,我能為絮兒帶來的只有傷心跟絕望。」

      林汐聞言忍不住笑出來了,她的笑容裡滿是酸楚:「藉口!你說得全部都是藉口!」

      「只要你有心,你就可以改變一切!而你口中的絮兒,也就不會受傷!不要拿藉口去合理化你們的行為,這樣太過分了,一點都不公平……憑什麼要我們為了你的私欲,而傷了心?」

      「你不是受傷的人,你不會明白痛徹心非的感覺有多可怕……」

      「或許妳說得沒錯。可我無法改變這個既定事實,我能給絮兒的,就只有傷痛,這是打從一開始就註定好了的。」皇甫璟落寞的說著。他比任何人都還不想傷害絮兒啊!可惜,他們之間中就是會走到那一天的……

      「呵,真好笑!不管是你還是他,你們這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人總是這樣!留給別人的永遠都是傷心難過!」林汐閉上眼,任憑淚水肆虐。她丟下酒杯,拿起整壺酒就直接灌,絲毫不管這酒的後勁有多大!

      「我真得很討厭你們這種人!!!」林汐一口氣乾完整壺酒後說道,隨即往桌上一倒,不醒人事了。

      皇甫璟喝著酒,心中是百感交集,林汐的話一直在他的心頭縈繞不去。絮兒,我應該這麼做嗎?還是我該聽這女人的話?

      「絮兒……」喝了一壺又一壺的酒,皇甫璟最後也醉倒在桌子上了!而他口中囈語的,依舊是他心頭女子的名。

      「陛下、陛下!」一聲聲呼喚讓皇甫璟由混沌的黑暗中清醒,睜眼一看,發現是多年來侍奉身側的安達在叫他。

      「安達,何事稟報?」皇甫璟邊揉了揉有些發脹的頭,邊問。

      「陛下,現下已是卯時了,該準備上朝了。」安達將朝服準備在一旁,輕聲的回答主子的話。

      「命人更衣吧。」皇甫璟淡淡的說。方才發生的一切,原來是場夢阿……不過這夢倒是真實的緊!

      「陛下,差不多該啟程了。」

      「嗯。」皇甫璟邁出步伐,直挺挺的推門離開。這裡不是軒轅王朝,而是他的王國,至於他,是這裡唯一的君王。

      有關那個軒轅王朝、有著火爆脾氣的女人林汐還有那個不會有人相信的奇遇,都被皇甫璟小心翼翼的鎖在心底。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附上洛洛寫的負傷皇后網址:http://www.popo.tw/books/42270
有沒有覺得帥皇帝很讚啊?還不趕緊殺去看~~〈色杯杯貌
2013-02-12 23: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