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國中組】節慶的味道──《入戲》

            入戲

      「咻──啪──」連續不斷的煙火聲震耳欲聾,幾乎要將寧靜的午夜天空震毀。我迷迷糊糊地自床上醒來,瞥了時鐘一眼,這才回過神來,明白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我披了一件薄外套,朝陽台走去。夜空中無星,在都市是常見的事兒,雖有所可惜,但也多虧了這片黑夜,才得以更進一步地襯托出那些花火的絢麗。

      一覺過後,兩個小時便也跟著匆匆過去了。我低下頭,手撐著頰死命地望,好像再望一會兒,媽媽就會從遠處拖著行李走來。我不曾行走過沙漠,但我的心已是荒蕪一片。蜩螗的城市和無垠的天,無一不使我的寂寞明顯,可我卻無力抗拒。

      二零一一年冬季,媽媽因為工作到了美國一趟,一待便是數個月。那是我第一次在沒有媽媽陪伴下過年。表妹一早叫醒了我,像是要將孤單全數驅逐。她拉著我下樓吃早點,邊吃著她還邊在一旁說,要我一會兒陪她去附近小公園走走。我簡單應了話,她便高高興興地去和奶奶說了聲。奶奶聽了後,嘮叨約有五分鐘久,才讓我們出門。

      表妹嬌弱,容易生病。冬季時,牽著她的手,都覺得格外冰冷。我把我的圍巾解了下來,圍在她頸上,她對我莞爾一笑,勉強算是朝氣地說:「謝謝姐姐!」我點點頭,她又道:「姐姐,幾天後爸爸媽媽要帶我去遊樂園玩耶,真好。」「哦,那好好玩吧,記得多拍幾張照回來給我看看。」我說道,但其實真正想說的是:妳要好好珍惜和他們在一塊兒的日子。

      午時,表妹和哥哥在騎樓立蛋,就連隔壁鄰居家幾個孩子也來湊熱鬧。折騰了好一番,不知道究竟嚐過多少次失敗後,哥哥總算是把蛋給立起來了。孩子們見了,各個興奮地尖叫起來。可其中有個孩子挺愛搗蛋,伸手碰了一下,那蛋禁不起觸碰,立即躺平了。我在旁邊看著看著便笑了,也突然察覺到,無論那蛋兒站或不站,總是都有大叫聲伴隨著。讓人不禁感慨:好偉大的蛋啊!

      晚上六點左右,陣陣挑逗味蕾的菜香便從廚房裡散了出來。我和哥哥洗了手,便往樓下去。表妹下午時就離開了,估計是舅舅、舅媽帶她去看親戚了。反倒是二阿姨和表姊都有來。自從她們搬出去後,我就許少見到她們了,但這會兒一看,似乎也沒什麼變呀。

      其實我的家人平時都忙,如果哪天聚了,那麼那天便極有可能是新年。大夥兒在飯廳裡說說笑笑,話匣子一開便好似再也停不下來了。我望向我左邊的位置,那是媽媽在新年時吃飯的固定位兒,但如今它卻是空著的。而那冰冷的椅背,在短時間內,似乎也得不到什麼安慰了。

      夜幕再一次降臨。我閒得發慌,只好看連續劇打發時間。而看到尾聲時,背景正好也是新年。主角、配角們各個都笑著吃飯喝酒,前塵往事似乎都不再計較了。我看著他們笑,也開心地笑了起來,哪怕我心中的荒漠病了似的不停擴大,我還是裝作自己是戲裡人,並與他們感同身受。

      半夢半醒之間,若有似無的腳步聲傳入我耳裡。我閉著眼,總覺得明天會有個熟悉的人,在我清醒時,和我親密地擁抱。但當隔天,我遇見了晨曦,才發現這一切只不過是我太入戲。而如今人清醒了,便也不再擁有活在戲中的理由。

                                                                                          全文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