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旋律,勾起美麗的曾經,

 

 

夢醒,深層的絞痛,

 

 

彷彿是來自地獄的,嘆息。

 

 

 

 

 

 

 

思念是可以焚毀的,我一直深信著。

 

 

灼熱的氣息,蒸散到同樣灼熱的空氣中,

 

 

乾涸的肺葉,孱弱的心臟,

 

 

濃稠不堪的血液,就這樣崩壞四散,

 

 

最後成為一幅,名為回憶的絕世之作,

 

 

剩下微不足道的靈魂,用空洞的眼神,

 

 

孤芳自賞。

 

 

 

 

 

 

 

這是惡魔的手爪,抓住了胸口,

 

 

噴出的鮮血,弧度自若地好像想炫耀些甚麼,

 

 

若無其事在臉上貼著虛偽的表情,

 

 

沒事的,我還沒死透,

 

 

因為還沒仔細審視那幅用生命寫下的畫作。

 

 

 

 

 

 

 

好美啊,似乎有人讚嘆著,

 

 

一個人的事故總是會變成最淒絕的故事,

 

 

就算聽不見油墨下的淒厲,

 

 

也要裝的似懂非懂,寫下

 

 

或說出一些比幹你娘還刺耳的評語。

 

 

 

 

 

 

就放把火把它燒了吧,

 

 

火柴、酒精,或是即將熄滅的菸蒂,

 

 

可惜,還沒有勇氣,

 

 

只能讓手上的火焰,慢慢地燃燒自己,

 

 

無聲的吶喊劃破寧靜,

 

 

表面卻完好如昔。

 

 

 

 

 

 

到了盡頭,似乎是該畫上休止符了,

 

 

微不足道的靈魂收拾起滿地的殘骸和灰燼,

 

 

重新拼湊,有點歪斜且滑稽,

 

 

無所謂,反正不是完成品,

 

 

找不著那微弱的脈動,雖然勉強可以當作是個人,

 

 

嗯,那就這樣吧,沒有心臟似乎也不是壞事,

 

 

至少不再會畏懼那些撕裂心扉的甜蜜了。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