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賽女孩

吉普賽人說:「我們吉普賽人,路上出生,路上長大,路上變老,路上死掉,不停的走,沒有方向,大地為家。」貼切的形容出吉普賽人的一生。可惜吉普賽女孩娜娜,不如此的想。

 

 

娜娜是母親最後一個孩子,她的母親三十幾歲,生下娜娜不久,就死在流浪的路上。其實不難想像,吉普賽人在十幾歲的時候,開始生兒育女,三十幾歲就三代同堂了,然後在四十歲來臨的時候,等待死亡。

 

 

娜娜可能比傳說中她大哥的小孩還小,娜娜想。她這一輩子大概不會有機會遇到她大哥了,因為她大哥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自成一個部落,自行流浪去了,所以娜娜也沒有真正的看過她大哥,不過吉普賽人對這種事不會太在意,他們自由慣了,任來任去的,否則吉普賽這個名詞,那能成為流浪的代表。

 

 

娜娜沒有母親帶領長大,哥哥姐姐與她在年紀上也有點距離,沒有人跟娜娜討論外面的世界,娜娜不懂,為什麼部落外面的人,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她們?為什麼她們的部落,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三天以上?為什麼城裡的人都不用搬家,為什麼部落裡的女生常會消失一陣子,然後挺個肚子出現?-------,有太多的為什麼了,可是沒有人可以為娜娜解答。

 

 

娜娜十五歲了,長成一個漂亮的女孩,有著深遂的大眼睛,笑起來甜蜜的酒窩,窈窕的身材,她喜歡將頭髮整整齊齊的綁成辮子,她喜歡將彩色的衣服,往自己身上披披掛掛,部落裡的小伙子都想娶她回家。

 

 

但,娜娜不想在跟貧窮為伍了。她看著城裡的女孩,她想,我比她們漂亮,我比她們年輕,我比她們會跳舞,而且她還有著吉普賽人與生具來的占卜才華,所以娜娜不想老死在這窮苦的部落了。

 

 

娜娜在一個繁華的城市,趁夜離開了她從小長大的部落,然後她面對一個最現實的問題,在部落裡大家同吃同住,來到都市,今晚她將在那裡落腳,娜娜自己也不知道,娜娜選擇有彩色燈光的街道走,走著走著,她發現有人會偷摸她一把,偷捏她一下,更大膽的就往她的胸部捏下來,娜娜慌了,她不是不懂這是代表什麼?在部落裡很多像她這樣年紀的女孩就已經當媽媽了,但部落裡的男孩不敢這樣輕率的對娜娜,娜娜是部落裡的小公主。

 

 

就在娜娜驚慌失措時,一隻大手將娜娜抱入自己的懷中,「別出聲」,娜娜抬頭看,應該也是個吉普賽人,不過衣飾比部落裡的男孩整齊多了。

 

「這女孩我要,有沒有意見?」

 

 

沒有人會有意見,這男人是城裡最大妓院的幕後老板,表面上有其他光明的投資,但暗地裡這叫安哥的男人骨子裡黑到不行,從暗巷裡的小混混,到如今的風光,安哥的手段不能說善良,而且這女人到安哥的手裡,不久後就會在妓院接客了,實在不用在這時候跟安哥起正面衝突。

 

 

娜娜那天晚上就住進安哥的家裡。

 

 

安哥對娜娜的寵愛大看的出來,以往安哥要的女人不會超過一個月,就會出現在自己旗下的妓院,而這次娜娜留在安哥家裡超過三個月了,而且也懷孕了,城裡的人都說娜娜將成為正牌的安哥夫人,以吉普賽女孩來說,娜娜是幸福的。

 

 

那天安哥興奮的回來告訴娜娜,他找到自己的部落了,這對流浪的吉普賽人是很難得的,娜娜也為安哥高興。

 

「你的部落叫什麼名字?」

 

「塔塔。」

 

「你的母親叫什麼名字?」

 

「奇拉。」

 

「你叫什麼名字?」

 

「安哥。」

 

「娜娜妳問這什麼奇怪的問題,我當然叫安哥了。」

 

 

第二天娜娜被發現,自己上吊在房間裡,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就在她希望的幸福來臨時,她選擇死亡。

 

 

只有娜娜自己知道。

 

 

自己的部落叫塔塔。

 

 

奇拉是過逝母親的名字。  

 

回應 (2)

琉影(暗香蘭影)
2011-08-14 16: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好悲哀Q_Q
對於吉普賽人不是很了解,不過之前曾在某遊戲詮釋過。
幸秋
2011-08-14 00: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最後怎麼這麼悲哀啊.....=口=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