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cissus 水仙

Narcissus   水仙

 

-羽蕭   Zephon   W.

 

  

 

  

 

      其實,很妙。

 

  

 

      環視身邊以往親近的同學和好友,一個個都論及婚嫁,甚至有了小孩了,這種感覺很奇特。之前,在參加他們的婚宴時,我也曾帶著微笑,看著身邊牽著手好幾年的女人,感覺到幸福,甚至在別人的婚禮上,也彷彿看到自己走上紅毯的幸福模樣。這一切,我從來沒有懷疑──

 

      ──直到驚喜出現的那一天。

 

      驚喜,其實不應該叫「驚喜」,英文中的「surprise」是一個中性的詞,並沒有特別偏向好或壞,只是中文裡沒有這樣的詞,變成好的驚喜叫「驚喜」,不好的驚喜就叫「不好的驚喜」。所以,照這樣說,上面的句話應該是:

 

      「直到不好的驚喜出現的那一天,」然後風箏就此斷了線……

 

      我不喜歡驚喜,無論是好或壞,因為我不喜歡脫軌、不在我預計範圍內的事情,但是不喜歡歸不喜歡,我也無法否定生命本身就是充滿了不定數,驚變的發生是必然,且無可預料的。無法否定,但還是無法阻止我不喜歡它,縱然,衡量起來發生在我生命中的驚喜多半是好事,碰到壞事時,通常就是很嚴重的,所以,我毫無抗拒之力地,挫敗。

 

      回頭看看自己的感情生活,或許在外人眼中我總是個驕傲的勝利者,因為我身邊從不乏為我爭風吃醋的追求者。曾有人說我是一朵花,永遠縈繞著蜜蜂和蝴蝶。

 

      這個比擬很有趣,因為通常這樣的話,是用來形容女生的,但是事實的確是如此,我甚至能夠說一句令男性族群想殺了我的話:

 

      「我沒有追不到的女生。」

 

      然而,在這句話下面,卻隱藏了一個極大的秘密。

 

      每個字都沒有半分虛假,但是我卻利用心理學創造了一個另人羨慕的假象,讓人以為這就是「王子」羽蕭的魅力與傳奇。只是實際上,這麼多段感情和數不清的曖昧中,我都不是主動的那個──也就是說,我從沒有真正去「追」過人,除卻幾個例外。

 

      原因很簡單,我通常會說,我不敢主動搭訕,因為我不會交際。

 

      但是事實則更簡單:我不敢,因為我怕被拒絕。我怕受傷。好怕。

 

      其實,我和所有人一樣。只是,我更缺少那份勇氣。

 

      我知道我有一種特殊的魅力,那就是我的才華──我的文字、我的繪畫、我的音樂──而我則一直仰賴著它,替我去撒網補魚,然後再從中挑選我要的。我望著大海,卻飛不離岸邊,我就是那隻假裝驕傲卻私下羨慕南飛大雁的一隻小鷗鳥。

 

      我不是沒有掙扎過,想像其它的人,主動去追逐喜歡的對向,無論那是多麼遙遠的一個界象,然後用一切手段來網住對象,再展露自己的魅力,馴服喜歡的人,繼而穩固一段感情。

 

      我沒有那個勇氣,我比誰都怕傷害卻又自傲,所以當我伸出手,碰到第一根刺的時候,我就龜縮回自己的殼內,假裝這一切都沒有發生──感情在還沒開始前就已經結束,所以,關係從沒存在過,所以「失敗」並不存在,所以,沒有違背那句話。

 

      我多可笑的自傲。

 

      所以,我只能繼續等著,等待著自己送上門的蜜蜂蝴蝶。

 

      只是我忘了季節,蜜蜂蝴蝶都採集完了自己的花蜜,幸福地消失在夏天的盡頭,而我的魅力我的才華,在秋風的涼意下孤獨顫抖。

 

      我獨佇在池邊,就像希臘神話中的納西斯(Narcissus/水仙花)孤芳自賞,但我眼裡看著的,不並是自己的倒影,而是遠處某仙子踏水無紋的美麗身段──

 

      卻枝不敢動,葉不敢擺,只能用眼神深深凝望……多麼希望我的眼神能夠換得她一個微笑,讓她笑著朝我走來,暨時我知道我會張開枝葉,為她展現我自己,努力證明我是整座花園中最漂亮的花……

 

      但是我始終只是朵水仙,不敢踏出第一步,生怕再次受傷。只能一次又一次,眼睜睜地流下懊悔的眼淚。

 

      淚水模糊了我的世界,我看不到我的未來,我看不到下一次的春天,只看見仙子離去的背影,知道她,從未發覺我在這裡。

 

  

 

      其實,很妙。

 

      看著朋友們在主婚人面前交換戒指,許諾終生,和其它人一樣在底下吆喝拍手的我,在無聲歲月的流逝之間,竟發現我真的慢慢變成了一朵花。

 

      一朵凋零的水仙,在那從未之覺的美麗秋眼之下。

 

  

 

      我多麼想要妳的眼神……卻──

 

  

 

      「──非要演到人心碎,才是屬於我的美。」

 

      一語成懺……嗎?

 

      多麼奇妙,卻不,美妙。

 

  

 

  

 

 

回應 (4)

風信子
2011-08-06 15: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羽大本身擁有那麼多才華,不應該流於孤芳自賞才對,其實人際相處有時也像寫作,勇敢並展現出來,仍會得到掌聲與喝采的。
默默看完您的《天使書》第一部,驚嘆您文筆的細膩及豐富的想像,當然,對聖經的了解和天使的描述也令我眼睛為之一亮,難怪會出書呢,有機會一定要買本實體書回來看,也期待您二部有更新的發展~^^
回覆:2011-08-08 14:22 天使書... 不光是想像啊,我所創造的部分其實應該就是劇情,天使部分,則是歷時十幾年的研究(至今)啊...... 孤芳自賞,或許只是我自己一個人覺得吧,當自己的眼神太過專注於某個人、某件事,就會忘記身上「或許」有著其他人的目光
(自勉中?)
四絃
2011-08-06 15: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ㄟ~做人應該要熱血一點!不記代價的戰鬥才是真正的戰鬥,就算跌倒也要選一個最帥的姿勢跌個盡興,這樣才痛快嘛,是不?
回覆:2011-08-08 14:19 哈哈,那樣的年少輕狂對羽蕭來說已經過去了呢... 雖然並不代表我不會去嘗試
冰河晨曦
2011-08-06 14: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發現我跟幸秋有點像,我也是做了再說XD
知道不會成功、下場很慘還是會做,摔就摔吧,雖然真的蠻痛的,也很怕痛。
有時候想想,我也很沒神經哪(不知道是優點還缺點)大概就是夠沒神經才會去做愚公移山、精衛填海、螳臂擋車、蜉蝣撼樹、狗吠火車、肉包子打狗…這些蠢事,可是人不傻就不是人啦~
寬心一點,嗯。
回覆:2011-08-08 14:19 是啊,妳不是自稱是戰場中的女武神嗎...
幸秋
2011-08-06 14: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羽蕭跟我一個朋友很像

相當自傲又自戀,但其實這些都是為了隱藏他內心害怕的部分

有時候對方反而會羨慕我這種什麼都不怕(說白點是沒神經)的性格

但我認為做了再說,就算摔倒了我還能爬起來(當然下場很慘XD)
回覆:2011-08-08 14:18 的確,羽蕭真的很羨慕... 我是那種一摔就可能摔斷腿的人 (因為眼睛望著的「對象」都很高啊...)(簡單說,就是很多人說我的目光都很高) = =|||